刚刚更新: 〔惊世凰女:神君大〕〔从零开始的末世生〕〔你有多远,沧海多〕〔官路青云梯〕〔重生学霸:校草,〕〔心动101次:娇妻萌〕〔次元学园〕〔超模娇妻:老公,〕〔白狐之我的同桌〕〔都市阴阳仙医〕〔丹武帝尊〕〔我当动物那些年〕〔站住!你这条蛇〕〔王者荣耀:大神,〕〔冷艳总裁的至尊老〕〔魔法之苏醒之界〕〔[综]女主她总出事〕〔快穿之撩人小妖精〕〔军少住隔壁:丫头〕〔医妃妖娆:残暴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五章 鸿门宴
    五月十五,盛世开业。

    并没有想象中那种热闹的场景,鞭炮铺满街什么的,盛世除了大门敞开,门口挂上了牌匾之外,几乎看不出来这是一家新开业的酒楼。然而,再仔细看,就能看出这牌匾的字体龙飞凤舞,气势磅礴,落款竟然是“李桓”二字,还盖上了玉玺!

    这是皇帝亲自题写的牌匾,也代表着,谁敢在盛世闹事,就是御前示失仪,藐视皇威!

    无数人走过门前,无不羡慕地多看几眼,但普通百姓都知道,这地方是他们辛劳一辈子都不可能踏入的。

    何况,十五的盛世,一楼二楼并不开放,只有三楼开了一桌酒席。

    午时前一刻,客人们陆续到齐。

    这先后顺序其实也是很重要的,各府都有默契,也有人盯着盛世,算好出门的时间,谁先谁后,或者同时到达,都是有讲究的。

    最早的是秦建云和凌从威父子,原本凌从威并不想带上儿子,不过日前刚刚接到任命,他就要去坐镇京畿大营了,儿子也升任禁军小队长,那么跟太子和宁王混个脸熟也是应该的,于是千叮咛万嘱咐后才带上了凌子霄。

    随后是端王,不过李钧是先到安国侯府接了秦珍一起出现的,未婚夫妻嘛,李钧这态度倒让从御史弹劾事件后一直阴沉着脸的秦建云满意了不少。

    毕竟亲事都定了,再不满意也不能退婚。何况在秦建云看来,男人在外一时风流并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懂得尊重原配妻子,并且保证嫡长子的地位,就足够了。逛个青楼还弄到被御史在朝堂上弹劾,实在太不给秦家面子。

    然后是江辙,平日性情冷厉的丞相,即便来赴宴,也是一身银色锦衣,面容冷肃,不苟言笑,坐下就不跟任何人交流。

    李钰也是和江涟漪一起来的,江涟漪和秦珍的关系确实还不错,两人又是妯娌,没有利害冲突,就更加亲密了。

    李暄是最后才到的,而且让人诧异的是,他竟然是一个人来的。

    “皇叔祖。”连李钰都笑容满面地起身打招呼,其他人就更不敢怠慢了,除了依旧冷着脸的江辙。

    “本王来晚了。”李暄点点头。

    “不晚,这不是还没到午时吗?”李钰这个时候哪会因为这点小事跟他计较,脸上的笑容更深,随即又道,“怎么不见秦大小姐?”

    “大姐不是一早就出门了吗?难道不是和王爷一起来的?”秦珍奇道。

    李暄扫了她一眼,又看看李钰,微微扬眉:“她是主人,当然要最早来布置。”

    “主人?”秦珍一愣。

    别说秦珍,除了秦建云和李钰,连凌从威也以为这是太子殿下设的宴,只是能劳动宁王替他下帖子,才让他谨慎考虑之后答应下来。

    “秦大小姐与姬夫人有旧,要不然可定不下十五这天的筵席。”李钰笑道。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恍然,传闻太子在姬夫人这里吃了闭门羹,原来又借秦大小姐搭上了关系,那就难怪是宁王送来帖子了。

    李暄似笑非笑地看了李钰一眼,这棱模两可的话,误导了众人主次关系,不过也无所谓,秦绾强自要做这个主人其实毫无用处,甚至她也可以直接把这个名义让给李钰。抢着替李钰请客,只是要李钰一个人知道她的力量,让联盟更稳固罢了。

    “咳咳。”李钰干咳了两声,脸上有些微红,但见李暄并没有说什么,就知道他是默许的,立即便镇定下来。

    秦绾确实很有合作的价值,更重要的是,她知情识趣,该进的时候虽然不会放弃应有的利益,但该退的时候绝不会遮了自己的光彩,省心省力。

    “都来了呢,可以上菜了吗?”就在这时,秦绾带着个少女笑吟吟地走了进来。

    “大姐。”

    “秦小姐。”

    除了秦建云不需要对女儿客气,连李钰都很有礼地打了招呼,凌从威则是看在宁王份上,毕竟这位很有可能是未来的宁王妃。江辙虽然没说什么,至少也点了点头算是招呼。这一片和谐中,江涟漪那一声冷哼就格外明显。

    “涟漪。”李钰脸色一沉,很是不悦。

    真是看不清形势的愚蠢女人,在座的都是些什么人,容得她耍小性子。不过是些女人之间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别说秦绾算是自己人,就算是生死大仇,在这种情形下也得摆出一副笑脸迎人的模样来,没得让人说太子妃小鸡肚肠,没有容人之量。

    “秦姐姐,好久不见了。”江涟漪撅了噘嘴,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怎么看怎么勉强。

    李钰皱眉,但偷眼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江辙,终于没再说什么。

    “不客气。”秦绾一脸得体的微笑,似乎完全没有前几天才坑了人家几万两银子的事……对了,出银子的是太子殿下。

    “大姐,这位姑娘是?”秦珍好奇地问道。

    实在是,跟着秦绾的少女并不是她身边的荆蓝和蝶衣,而是个陌生的女子,穿着打扮也不像是个丫头,一身淡青色的长裙,外罩罗纱,都是南楚最上品的软烟罗裁成,轻盈飘逸,更显出这少女楚楚动人的气质。头发也是挽的南楚发式,清清爽爽两支白玉簪,是摘星阁的精品,简单素雅,却绝不寒酸。

    “小女白莲有礼。”少女盈盈一礼,眉目含笑,动作很是赏心悦目。

    “咳咳。”凌子霄下意识地别开脸去。

    李钰和李钧一眼看见这少女,都忍不住起了一丝惊艳。

    绝对的美人,气质也不错,而能被秦绾带来这里,想必家世也不会差。

    “王爷的表妹,前日才刚刚除了孝,托我带来见见世面。”秦绾轻笑道。

    众人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看了李暄一眼,但随即也释然了。

    都听说宁城有人来,可那位夫人的身份,显然是没法出来交际的,而宁王府又没有女主人,这正值如花年纪的少女的亲事显然就发愁了,想来李暄也只能把人托付给秦绾了。

    “哪里,白小姐初来京城,想必也没有闺中好友,若有闲暇,也可以来寻涟漪,是不是?”李钰含笑道。

    “嗯。”江涟漪点头,但笑容却有些僵硬。

    眼前的白莲看起来美丽,温柔,无害,就像只单纯的小白兔一般,但她有种本能,就是不喜欢这个女子,只是她到底也没这么傻,当众驳李钰的面子,还是答应下来。

    “绾儿坐这里。”秦建云指指身边的空位,另一边是李暄。

    “是,爹爹。”秦绾笑着应了一声,又道,“看来江小姐很喜欢莲儿,你们亲近一下吧。”

    江涟漪闻言,脸色顿时黑了。

    她左边是秦珍,右边是李钰,闻言,倒是秦珍很自觉地起身,连带着李钧一起往边上让了一位,留了个空位给白莲。

    白莲道了谢,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动作优雅地坐下来。

    秦绾满意地点点头。

    虽说几天功夫不可能让她把白莲调教成真正的大家闺秀,但仅仅用来撑门面已经够了。这女子有野心,为了自己的野心肯咬牙吃苦,而且也识时务,这点让秦绾最满意。

    更何况,真调教出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跟江涟漪打对台?要的就是这种表面淑女内里荡妇的女子,才最容易勾走男人的心。

    “可以上菜了。”李钰道。

    秦绾拍了两下手,很快的,一队美貌的侍女鱼贯进入,每人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放在桌上,正好每人一个。

    “这是?”李钧有些惊讶。

    “夫人说,药膳可不是能随便乱吃的,这是按照客人的名单,夫人特别制作的,每个人都不一样。”秦绾笑道。

    “那倒要试试。”李钰笑道。

    侍女们揭开托盘上的盖子,有序地退下,只见每人面前都是四菜一汤,一碗米饭,量都不多,刚好就够一个人的量,菜色略有不同,就算是同样的材料,看起来做法也不太一样。

    “这都是……夫人一个人做的?”凌从威也惊讶了。

    要知道这些人加起来,足有几十道菜肴,全不重复,而且绿叶青翠,完全不像是煨在火上的模样,热气腾腾都是刚出锅的,怎么可能?

    “是啊。”秦绾理所当然地点头,“我见过夫人同时开着十几个炉子做不同的菜,简直像是艺术。”

    众人无语,难怪姬夫人每天只做一桌菜,敢情这一桌,就是至少几十道菜了。

    “秦大小姐和姬夫人关系倒是不错。”开口的竟然是一直冷着脸的江辙。

    秦绾微微一怔,随即坦然地看过去,淡笑道:“承蒙夫人厚爱,尚可。”

    不管是欧阳慧,还是秦绾,这都是第一次距离这位朝野毁誉参半的丞相这么近,而让她惊异的是,江辙的语气虽然冷,但却没有恶意。

    是江涟漪没有回去告状?这不太可能吧……还是说,她对李钰真有这么言听计从?

    “秦侯有个好女儿啊。”凌从威感叹道。

    秦建云脸上满是笑意,最近这个女儿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了,要是和宁王府的婚事顺利完成,那安国侯府今后几十年就真的稳如泰山了,就算哪天他不在了,桦儿即便能力差些,有两个王妃姐姐帮衬着,也没人敢轻易得罪他。

    凌子霄没有说话的份,但盯着秦绾的目光却满是怨念。

    谁叫李暄有御前佩剑的特权,出入间那把纯钧剑就没取下来过,他也很坦然这把剑是秦大小姐从南楚临安王手里打赌赢来又转送给他的。

    秦绾忍不住搓了搓手臂,心里很郁闷,要是她真的把画影剑送给凌霜华,凌少将军该不会要抓狂吧?

    另一边,江涟漪和白莲凑在一起亲密地说着话,秦珍不时地插上一句,看上去很是和谐。

    秦绾低头,掩去唇边一抹淡笑。

    撇开个人喜好,白莲确实是个人才,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让第一印象对她有些讨厌的江涟漪放下了成见,而江涟漪那样的性子本是最记仇的,她讨厌一个人,可不会轻易改变看法。

    “听说江夫人最近身子又不太好?”李钰忽然说了一句。

    “嗯。”江辙顿了顿,有些疲倦地道,“老毛病了,每年换季就要发作个几次,太医院那群老不死也拿不出个章程,只能养着。”

    他这话说得有些冷情,但在座的或多或少听说了江辙夫妇有些失和,倒也不以为意。不过,失和归失和,江辙和尹家的关系依旧是不可分割的,江辙进入仕途的契机全靠尹家,这恩情怎么撇都撇不清的。

    “听说最近神医苏青崖在京城。”李钰道。

    “不过一个江湖游医,吹出来的名声。”江辙并不在意道。

    “这个……此人的确不同于一般的江湖游医,听说南楚太上皇生前也是他诊治的。”李钧说着,隐晦地看了李暄和秦绾一眼。

    “这不还是治死了?”江辙道。

    “……”李钧张了张口,无语。实在是他完全不知道楚帝是怎么病的,又怎么突然好了,随即又直接驾崩了。等回到东华,他再想起李暄的行为,简直就好像是事先知道会有这一日似的。

    “无论如何,既然太医院都没办法,请苏神医来看看也无妨。”李钰道。

    “殿下说的是,只是听说萧家的家主被折腾得够呛。”凌从威干咳了一声。

    “那是活该。”李钰都想翻白眼了。就凭苏青崖和秦绾的关系,他怎么可能把秦绾废掉的人再医好?

    “看来太子殿下是知道内情了。”秦建云道。

    实在是……这些日子萧家的遭遇简直已经成了满京城的笑柄,还听说萧三公子被抬回去后到现在都没出过门,是因为毒虽然解了,却出了满脸的红疹子,一张还算俊俏的脸肿得跟个猪头似的。

    “这个么,不如问问大小姐?”李钰笑着把话推了过去。

    “绾儿?”秦建云惊讶道。

    秦绾优雅地放下筷子,用丝巾抹了抹嘴,微笑着开口道:“小女和苏公子有些交情,若是丞相大人不嫌弃,小女就请人上门为夫人诊一诊脉。”

    江辙默默地看着她,许久,才微微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大小姐了。”

    “区区小事,举手之劳而已。”秦绾笑道。

    李钰对上她的目光,很赞赏地点点头,表示感谢。

    秦绾一笑,她不在乎李钰把她和苏青崖推出来讨好江辙——毕竟大婚之前,江辙的支持还是很重要的,偏偏这人对任何人都是不冷不热,除了讨好江涟漪,李钰是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拉近关系了,连这次的帖子都是江涟漪拿回去,江辙才答应下来的。对秦绾来说,她对江辙这个堪称传奇的丞相有些好奇,何况,注定是死敌,而她对江辙的了解却太少,自己接近一下也是好事。

    所以,她就不计较李钰利用她的事了。

    “秦小姐倒是交游广阔。”江涟漪带笑说了一句。

    众人不禁皱眉,“交游广阔”这个词虽然不带贬义,但用来形容一个闺中少女,却也实在不是什么好词。

    “我是嫡长女,自然应该替爹爹分忧。”秦绾答道。

    江涟漪不禁一滞。秦绾这话并不是对她的回答,可又挑不出错来,隐隐的,似乎还有些反讽。要知道,秦绾虽是嫡长女,但却是有兄弟姐妹的,而她江涟漪,实实在在是独生女。

    秦建云眯了眯眼,眼角的余光扫向江辙,微微有些晦暗。

    如果没有意外,他安国侯府和丞相府应该是一条战线上的人,可如今江涟漪身为未来的太子妃,却对绾儿有这么重的敌意,又是几个意思?难不成等太子登基,江辙想独揽朝政?

    白莲轻轻拉了拉江涟漪的衣袖,悄声说了几句话。

    江涟漪的表情动了动,却按捺了下去。

    “对了,虽然无酒却有茶,大家还应该敬凌元帅一杯践行。”李钰又道。

    “殿下言重了,践行什么的,京畿大营距离京城不过半日路程。”凌从威爽朗地笑道。

    “身为将军,不必留在京城繁华地,总是该庆祝的。”秦建云感慨道。

    虽然已经从武转文,但他毕竟也是武功起家,很能理解这两年凌从威困守在京城的苦闷。

    “还得谢过宁王殿下。”凌从威一抱拳。

    “凌元帅合适。”李暄淡然道,“倒是少将军,要跟着本王一段时间了。”

    “能得王爷亲自教导,是犬子的福分。”凌从威道。

    凌子霄眼里也闪过一丝兴奋,他虽然早就知道自己要去禁军,但也是今天才知道居然会跟着自己狠崇拜的宁王殿下。

    宁王虽然没有调军权,但负责护卫皇城的那几支禁军小队却是受他节制的。这也代表着,凌子霄要去的地方是皇城。

    凌从威从军多年,爬上元帅之外,自然知道这是皇帝的制衡手段,但他自问忠心耿耿,此去京畿大营也毫无二心,所以也不太在意儿子被变相扣为人质。只要自己不出差错,拱卫皇城的禁军是最容易获得升迁机会的,毕竟算是天子御前嘛。对凌子霄来说,算是个不错的起点。就是自己这一去起码几个月到半年,又要耽误女儿的亲事了。

    “少将军有元帅之风,磨砺一番,将来定成大器。”李暄说道,他平素不太夸人,这算很高的评价了。

    “王爷尽管摔打,这小子皮厚得很,没事!”凌从威也很高兴。

    凌子霄苦着脸看他爹,你是不是我亲爹啊!

    “尽力而为。”李暄勾起唇角,露出一丝淡笑。他当然要尽力而为,免得这小子精力过剩,总是给紫曦找麻烦!

    秦绾哭笑不得地埋头吃饭。

    还说她吃醋?明明王爷您才是个醋坛子好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提议把南昌公主嫁给肃郡王李君息的。日前她在大街上还看到了那位传说中的肃郡王,一副死了爹娘的哭丧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办的不是婚事,而是丧事呢。

    不过也难免,毕竟娶了南昌公主,就差不多等于断绝了他的登天之路了,这么多年的隐忍谋划,最终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

    南楚随同的官员倒是很满意,比起郡王世子,肃郡王本身已经有了郡王的封号,而且是嫡皇长孙,身份高贵,就是匹配长平公主也尽够了,可以说给足了南楚面子。

    当然,皇长子早亡是个缺憾,可要是皇长子还在,恐怕就是太子了,太子的世子正妃,也不可能和别国联姻。

    “难得聚聚,就别说政事了吧?”李钰道。

    “殿下说的是。”李暄看了他一眼,淡淡地点头。

    李钰心中一喜,最近李暄待他的态度比起从前来,真的算是不错,也让他有了信心,秦绾说过会让宁王当众表示支持他的话。

    原本,这种宴会,还有女子和小辈在,也不可能谈论什么大事,就算是李钧都知道,附近定然会有父皇的暗卫在监视他们的动静。左右不过是拉拉交情,心照不宣。

    一顿饭吃得也算是宾主尽欢,倒是散席时,秦绾主动找上了江辙:“丞相大人,治病救人总是宜早不宜迟的,若是大人有空闲,明天一早,小女就登门拜访?”

    “好。”江辙点头。

    “那就打扰了。”秦绾微微屈膝一礼。

    “我家霜儿若能有大小姐这般乖巧就好了。”凌从威拍拍秦建云的肩膀感叹道。

    他们俩身为保皇党,从前还一起征战过,交情不错。

    “哪里,作为父亲,只求女儿能健康就好。”秦建云苦笑道。

    凌从威一愣,这才想起别看秦绾现在如此稳重大气的模样,她可是病了十八年,拖到了这个年纪还未出阁的,甚至从前满京城传说安国侯大小姐是个疯女。这么一看,再看凌霜华,就算淘气点,至少也没秦绾这般命苦。

    沉默了一下,他才按了一下秦建云,低声道:“你这女儿是个有后福的,就别往心里去了。”

    “元帅说的是。”秦建云深以为然。

    另一边,白莲挽着秦绾的手,神态亲密:“姐姐什么时候再带莲儿出去玩?”

    “好好学京城的规矩,马上就会有机会。”秦绾微笑,意有所指。

    白莲会心地一笑,盈盈一礼:“多谢姐姐栽培。”

    “我派人送你回府。”秦绾说道。

    “有劳姐姐了。”白莲并没有意见。

    她是个很能看清楚自己位置的女人,所以一开始就冲着侧妃的位置去的,从未肖想过能做正妃,所以,当李暄直白地告诉她,需要太子的后院有个自己人的时候,她把握住机会,立刻表示同意配合。

    太子侧妃,自然比宁王侧妃更好,何况这还不用她自己去争去抢,宁王和秦大小姐自然会替她铺就一条坦荡大道,既安全又舒心。毕竟,她也尝试过了,未来的宁王妃秦大小姐绝对是个难惹的角色,反而太子妃江涟漪……白莲很自信,若是她背后能有宁王府的全力支持,就算只是个侧妃,她也能玩死江涟漪那个蠢货。

    何况,她也看出来了,秦大小姐很不喜欢江涟漪,那么……斗倒了江涟漪,既为自己更进一步铺路,又讨了秦大小姐的欢心,何乐而不为?

    宁王说得明白,他和太子关系不佳,将来太子继位,后宫要有个宁王府出身的宠妃才安全,这代表着,她以后至少会是个贵妃,若是有那个机会,后位也不是完全没机会。

    白莲聪明,胆色也够,自然收起了之前的小心思,一心一意地跟着李暄和秦绾走。

    秦绾招来蝶衣和朔夜,命他们把人送回宁王府去——就算李暄在这里,秦绾也不能让他们一起走,毕竟表兄妹还是要避避嫌的。白莲心知肚明,但她现在对李暄已经完全没有兴趣,又一心巴结秦绾,自然是言听计从。

    “绾儿不回去?”秦建云问了一句。

    “女儿去向姬夫人道个别。”秦绾笑道。

    “记得好好谢谢夫人。”秦建云满意道。

    “是。”秦绾一直将所有人都送出门。

    “大小姐果然厉害。”李钰趁着江涟漪向江辙撒娇要和他出去打猎的空档落在最后,轻轻地说了一句。

    “殿下过奖了。”秦绾也低声道,“我们是同盟,不是吗?”

    “不错。”李钰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道,“最近母妃的身子有些不适,若是可能……”

    “殿下,带个男人进后宫,小女可没那能耐。”秦绾一摊手。

    “是孤失言了。”李钰沉默了一下才道。

    确实,周贵妃看上去也没什么大事,苏青崖再是神医,也是个男人,进出后宫不妥。

    “殿下,爹爹答应了!”江涟漪一脸欣喜地走过来,看见他们说话,脸色微微一变,眼中又充满了敌意。

    “那么,小女就不送了。”秦绾一声哂笑,丢下一句话,也不等李钰回答,转身进屋,顺手关上了大门。

    盛世今天只开一桌,送走了客人,自然是关门大吉了。

    李钰差点碰一鼻子灰,但江辙还没走,他也不能对江涟漪发火,更加憋得内伤。

    “夫人。”秦绾不管他们怎么闹,径直到后院找到了正在刺绣的姬木莲。

    “人都走了?”姬木莲抬头。

    “嗯,辛苦夫人了。”秦绾在她身边坐下。

    “其他人都罢了,凌从威也就是个单纯的武将,但是那位丞相……不简单。”姬木莲沉声道。

    “所以,我明天亲自去瞧瞧。”秦绾垂下了眼帘,寒声道,“我与江家,除了你死我活,没有第二条路。”

    她是绝对不信,等她弄死了江涟漪,江辙还能跟她化敌为友的。

    “目前江辙虽然不会对你动手,但这个人,还是远着些吧。”姬木莲道。

    “夫人过虑了吧?”秦绾楞了一下才道,“江辙再怎么都只是个文弱书生,来软的也罢了,来硬的……难道我还怕他?”

    “只是一种直觉吧,这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满着一种危险的气息。”姬木莲苦笑道。

    “毕竟……他是陛下手里一把最尖锐的刺刀啊。”秦绾感叹道。

    “或许吧。”姬木莲点头。

    “不说了,夫人,我的嫁衣怎么样了?”秦绾笑道。

    “你确定,要穿这个嫁人?”姬木莲抖了抖手里的布料。

    大片纷繁盛开的牡丹,展翅欲飞的凤凰图案已经初具轮廓,可以预见刺绣完成后的美轮美奂,尤其姬木莲使用的绣线并不是绣庄里卖的那些,根根都闪耀着光泽,其中夹杂着金银线,更显得熠熠生辉。

    “我相信夫人的手工,我的嫁衣一定一鸣惊人。”秦绾道。

    “当然会一鸣惊人。”姬木莲一声冷哼,没好气道,“东华……不,大陆历史上第一个穿着白衣出嫁的新娘。”

    “这个……绣完就不是白的了嘛……”秦绾抬头看天。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