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阑玉思〕〔血色天途〕〔总裁爹地〕〔邪帝独宠:至尊大〕〔美女总裁的特种神〕〔异能诡妃:邪尊,〕〔方外:消失的八门〕〔若华的小时空直播〕〔嫡女冥妃:魔尊,〕〔海贼之无限觉醒〕〔腹黑boss霸宠:逃〕〔修行在三千小世界〕〔我只想当一个安静〕〔重生蜜宠:景少,〕〔剑破九天〕〔重生之逆回千年〕〔变身绝色神姬〕〔校花之无敌仙少〕〔逍遥小仙农〕〔人道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一章 想当世子?做梦!
    “啊,对了。”秦绾恍然大悟。

    “怎么了?”秦建云问了一句。

    “我记得,这个丫头原来是伺候二弟的,名叫春杏,后来母亲给了女儿,才改了名的。”秦绾迟疑道。

    “……”秦建云额头青筋直跳,盯着春花的目光仿佛会吃人。

    “奴婢、奴婢没有!”春花顿时腿都软了,慌忙道,“奴婢以前虽然是伺候二公子的,但、但从来没有……”

    “没有,你刚刚是怕什么?把这个贱人拉出去杖毙!”秦建云几番想发泄怒火都被堵了回去,早已经快堵不住了,这回连解释都不想听,何况春花是家生子,性命都由侯府做主的。

    “侯爷饶命啊!”春花想跑,但这回没人救她了,两个侍卫拖着她就走,挣扎不开,她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了,只大喊道,“大小姐的侍女也是会武功的,能掌劈梨花木桌,侯爷明鉴啊!”

    秦建云阴沉着脸,他不开口,侍卫也不会冒着得罪大小姐的风险停下来,直接把人拖了下去,没多久就听见外面传来春花的惨叫声。

    不过,秦建云没在意,不表示别人没放在心里,张氏死死盯着秦绾,目光阴冷,仿佛淬了毒。

    “春花说的姐姐的侍女……说的是这回大姐带回来的那个吧?叫荆蓝的?”秦珍说了一句。

    “大概是吧?”秦绾依旧一脸的无所谓。

    “果然是你陷害桦儿?”张氏怒视她。

    “闭嘴!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像是个侯夫人,简直像个泼妇!”秦建云顺手抓过边上侍卫拿着的板子砸过去。

    “啊!”板子砸在张氏肩膀上,向来养尊处优的张氏哪里吃过苦头,顿时一声惊叫,泪眼汪汪地看着秦建云道,“老爷,桦儿是你的亲生儿子!”

    “所以,因为绾儿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就这般诬陷她?”秦建云的声音很冷。

    张氏一愣,随即不服道:“妾身并没有诬陷!”

    “绾儿?”秦建云一偏头。

    “爹爹明鉴,荆蓝……是有品级在身的女官,女儿可不敢把她当丫头使唤。”秦绾笑道。

    “她是女官还是丫头,跟今晚这事没关系吧?”张氏也是豁出去撕破脸了。

    “荆蓝最爱开玩笑了。”秦绾一耸肩,有些无奈道,“掌劈梨花木桌什么的……爹爹信么?”

    “你爹爹还没老糊涂呢。”秦建云瞪了她一眼。

    这也是他下意识训斥张氏的原因,要是用兵器还罢了,单凭肉掌劈碎坚硬的梨花木桌,连他这个自幼习武的人都不敢说自己能做到,何况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其实……也是女儿不好。”秦绾轻笑道,“外祖父送了女儿一把古剑,前几天女儿在书房里试剑,一不小心把木桌砍下来一块,一点小事不想麻烦母亲大动干戈换书桌,就叫荆蓝把碎块粘回去了事了。爹爹不信可以去看看,那分明是利器砍的才会那么平整,荆蓝……大概是吓唬春花玩呢。”

    “不必了,爹爹还能不信女儿?”秦建云一摆手。

    “那老爷怎么不信桦儿?桦儿也是你的儿子!”张氏凄厉地喊道。

    “东西是从他屋里翻出来的,这么多人亲眼所见,谁能冤枉他了!”秦建云的怒火再一次上来。

    要只是自己府里的人还罢了,偏偏被宁王送来的侍卫看见,这事先不说秦桦是不是冤枉,就算他真冤枉,也得先打了再说,要不然宁王定然以为安国侯府的家风败坏,万一宁王因此嫌弃绾儿怎么办?能和宁王府攀上姻亲关系的机会可就这么一次!

    在秦建云心里,如今秦绾的婚事可比秦珍还让他重视,端王毕竟只是太子的弟弟,不是太子本人。而绾儿这边,陛下已经给了暗示,太子大婚过后,宁王府就会来提亲了,这关口可万万出不得差错的。

    只是张氏却越来越拎不清了,原本一顿板子,这事也就含糊过去了,若不是她拦着不让打,越闹越大,他至于这么下不来台吗?

    秦桦是他唯一的嫡子,他花了最多心血的,难道他就不是为了儿子好?

    越想着,秦建云看张氏的眼神就越发不善。

    秦珍在一边很无措,在母亲和秦绾几乎撕破脸的现在,她总不能再去求秦绾说情,可父亲现在明显只听得见秦绾的话,这可怎么办?

    “老爷你怎么能这么偏心。”张氏一边哭一边控诉。

    “偏心?”秦建云只觉得额头青筋突突直跳,要是秦绾来说这句话他可能还会有点愧疚,可张氏……这将近二十年,他哪一点对不起张氏了?就算老太太硬要把柏氏母子接回来,还不是因为张氏生不出儿子!

    “来人!来人!把夫人拉开!”秦建云怒道,“打!打死这个孽子!”

    见秦建云真的气得眼睛都红了,边上的仆妇终于不敢拖拖拉拉,上前强硬地把张氏扶起来,拉到一边。

    “给本侯重重地打!”秦建云道。

    两个侍卫对望了一眼,重新举起板子。

    “谁敢打!”张氏吼道。

    “这侯府究竟是本侯做主还是张氏做主?”眼见侍卫迟疑,秦建云更怒。

    后院的事他向来不管,不过,若是张氏连他的护卫都伸进手了,就超过他的底线了。

    顿时,两个侍卫不敢再犹豫,举起板子,“啪”的一下落在秦桦臀部。

    “啊!”秦桦也是身娇肉贵的公子哥儿,才两板子下去,已经涕泪交流。

    “桦儿!桦儿!你爹那个狠心的,真的要打死你啊!”张氏哭喊着,两个粗壮的仆妇都几乎拉不住她。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有你这个娘,才把桦儿教成这样!”秦建云一转头,怒火又冲着张氏而去,“那个丫头原本是伺候桦儿的?把儿子的贴身丫头送去给嫡女,还是个这样的东西,万一传出公子和嫡姐的丫头私通的话来,安国侯府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我……”张氏顿时词穷。

    当初把春杏送给秦绾使唤,也是看这丫头好用,也有几分小聪明,她可真没想过要让儿子纳了她的。

    “爹爹,二弟身子弱,万一打重了,爹爹难道就不心疼?”秦珍小心地插口。

    秦建云沉默了一下,再看了一眼哭爹喊娘的秦桦,神色微微一动。

    “二妹说的是。”秦绾微笑道,“虽然二弟这次做得不对,但想必他也知道错了,打个十板子下去让他长长教训就得了,别真把人打坏了。”

    “你看看,你大姐还在给你求情!”秦建云再看秦桦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秦珍却是眼神微微一暗。

    秦绾绝对是故意的!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坐实了秦桦的错处,完全抵消了之前的喊冤,至少……爹爹已经信了。而且,她明明可以让父亲住手的,却偏要说个十板子。

    “那就打十板子吧!”秦建云又道,“记着数,不准留情,谁敢弄虚作假,出工不出力,本侯就换人重新打过!”

    “是,侯爷。”两个行刑的侍卫一脸的无奈。

    原本他们也就打算前面几下真打,然后就放点水,只出声音不下重手,那对张氏也交代得过去了,可是秦建云这话一出,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下重手了。

    毕竟,秦侯行伍出身,打军棍的门道哪能不懂,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爹爹,这个贼……怕是不好交给官府了吧?”秦绾轻声道。

    “这是自然。”秦建云深以为然。

    家丑都被看了去,难道还能放他出去胡说八道,败坏侯府的名声吗?

    秦绾见状,知道他心里有数,便不再多言。

    这个小贼身上并没有什么秘密,秦绾对他毫无兴趣,只是……张氏母子几个的丑事,自己看着笑笑就得了,可要是传扬出去,有这样的继母和弟弟,难道她秦家大小姐就很有面子?

    张氏还在哭,连着秦桦的哭喊,秦建云听得心烦,喝道:“送夫人回房,这几天让夫人好好休息,没事别去打扰她!”

    这是一句话把张氏都禁足了,连管家的权利都给剥夺了。

    “老爷,我们二十年夫妻,你就这么绝情?”张氏道。

    “本侯要是绝情,就该一纸休书休了你!”秦建云怒道。

    张氏脸色一白,颤抖着嘴唇,半天没说出话来。

    “爹爹,女儿先扶娘亲回去休息。”秦珍眼见不对,赶紧插了一句,背对着秦建云拼命使眼色。

    张氏大概也是听到“休书”这个词,脑子一下子冷静了不少,再看到女儿一脸的焦急,也感觉到今晚有些事做得不太妥当了,也就任由秦珍扶着她,慢慢往回走。

    秦桦的事已经成了定局,幸好只打十板子,侯爷也不至于打完了还不给请大夫,倒是管家权,要是给出去了,想要再收回来就难了,得想个对策才好。

    “绾儿,这些日子,府里的事就由你做主吧。”秦建云又道。

    “我?”秦绾一脸的惊讶,迟疑道,“女儿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管理府中中馈……不合适吧?”

    “你那几个姨娘都是上不得台面的,难道能指望她们?”秦建云冷哼道,“横竖你也就快出阁了,以后也是要管理一座府邸的,张氏大约也没教过你理家,就先练练手吧,有不懂的,你院里不是有个桂嬷嬷吗?再不行,就去请教请教柳家、唐家的夫人。”

    “是。”秦建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秦绾也只能答应下来了。

    “行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不早了。”秦建云顿了顿,又道,“你是个懂事的,管好院子里的人的嘴。”

    “女儿明白。”秦绾看了执剑一眼,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

    执剑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翻了个白眼。

    这是他的错么?

    不管秦桦挨完十板子几乎是被抬回房间上药,秦绾带着执剑早早就回了碧澜轩。

    关上门,执剑直接蹲在地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你捣鬼么?”秦绾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

    “这必须不是我啊。”执剑振振有词。

    “得了吧。”荆蓝端着托盘进来,满脸的嫌弃,“小姐让你做点小事还推三推四的,结果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姐姐,荆蓝姐姐,你是我好姐姐行不?”执剑赔笑道,“偷女人的肚兜这种事,果然还是要女人去做才行啊,我连哪件是肚兜都不知道,还得找绣字的……”

    “小姐,吃点宵夜吧,蝶衣熬着的小米粥。”荆蓝没理他,放下了托盘。

    “珑儿那边没惊动?”秦绾坐下来。

    “四小姐早早就睡了。”荆蓝笑道。

    “那就好。”秦绾点点头,坐下来开始喝粥。

    蝶衣最知道她的喜好,小米粥并没有熬得稀烂,稍稍带着些嚼劲的口感,配上新腌制的醋溜嫩笋尖和海藻丝,清淡开胃易消化,最适合做夜宵了。

    “夫人今天吃了那么大一个亏,想必是能安分点了。”荆蓝感叹道,“只是,原本还以为夫人多看重二公子呢,没想到还不如她的管家权。”

    “我爹又不能真打死亲儿子。”秦绾眉眼不动,淡然道,“但是管家权那是张氏的根本,没了权力,她这个侯夫人还有什么用处?”

    “小姐真的要打理侯府吗?”荆蓝道。

    “爹爹都吩咐了,无功无过便是,本来我也没做过这些,不出大错即可。”秦绾道。

    “可是那不是代表小姐还要替秦珍那个丫头打理嫁妆?”执剑不满道。

    “也行啊,她还不哭着来求小姐。”荆蓝偷笑。

    “那倒也是。”执剑点点头。

    “你家小姐还不至于这般小气。”秦绾没好气道,“明天去夫人那里,把二小姐的嫁妆单子拿来,我先看看。”

    “小姐还真打算认真替她办嫁妆?”荆蓝惊讶道。

    “名声那东西,说不重要,真的不重要,但是能有的话,好名声总比坏名声强吧。”秦绾苦笑了一声道,“以前的名声虽然有陛下替我弥补,可也总得做点什么。”

    她知道,李暄娶她,并不会在意她名声如何,只是,没办法的事情就算了,有办法的话,能补一点是一点吧。

    做为异母的嫡姐,在继母“病重”的时候,替妹妹置办出一份完美的嫁妆,自然是很涨名声的事。

    “可是……小姐太委屈了,就她也配。”荆蓝嘀咕道。

    “有什么委屈的?难道我还能亲自动手不成?”秦绾失笑道,“左右不过是动动嘴,吩咐总管去干活罢了,拨点银子就是。”

    “小姐太大方了。”荆蓝道。

    “花的又不是我的钱。”秦绾白了她一眼,“你家小姐花别人的钱一向很大方。”

    荆蓝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出来。

    确实,给秦珍办嫁妆,多少都是安国侯府公中出钱,秦绾花起来自然是毫不心疼。

    “何况,爹爹不是说了吗?给我们俩置办一模一样的嫁妆。”秦绾轻描淡写地又加了一句。

    “就说小姐从来不吃亏嘛。”执剑大笑。

    秦绾给秦珍置办的嫁妆越贵重,可同样的东西她也会有一份的。秦珍多拿的不是她的钱,反而她还能多拿不少,别人也挑不出错来。

    花别人的钱,涨自己的名声,最后还有好处拿,秦绾哪里会吃亏了?

    “可是,看那个丫头带着这么多嫁妆出门,是不是太便宜她了?”荆蓝又道。

    “嫁妆是办了,可是能不能带出门……”秦绾顿了一下,眯了眯眼睛,漫声道,“谁知道呢。”

    “小姐英明。”荆蓝这才觉得心满意足。

    不管秦建云怎么处置那个倒霉的贼——反正这种人就算哪天突然不见了踪影,也不会有人报失踪,堂堂安国侯,要一个人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是很容易的。

    第二天一早,外出访友的秦枫才回到家,听说昨晚府里闹贼,赶紧去拜见了父亲。

    秦建云眼睛里还残留着血丝,倒也没多说什么,就让他出去了。

    府里的下人都被下了严令,昨晚的事,若是有半点风声传出去,在场的人全部打死。

    嫡庶有别,就算秦桦这回让秦建云气得七窍生烟,秦建云也没想过放弃这个嫡子。

    秦枫又去向老太太请了安,就来到碧澜轩。

    秦绾正拿着账本对总管吩咐着什么,秦枫便也没有打扰,先去秦珑那边,站在走廊上,隔着窗子看了一会儿小姑娘在桂嬷嬷的指导下学习刺绣。

    隔了一会儿,秦绾打发了总管,才走过来,悄悄指了指外面。

    秦枫会意,没有打扰秦珑,随她往外走,这才道:“父亲让你管家?”

    “总不能让姨娘管家,父亲丢不起那个人。”秦绾一摊手。

    “听说二弟伤得不轻,连书院都去不了了。”秦枫又道。

    “我已经派人送了最好的伤药过去,毕竟是父亲的嫡子,侍卫也不敢把人打坏了,就是看着严重。”秦绾笑道。

    拿板子打人,那其中的讲究可多了,最高明的差役能把人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要多惨有多惨,但养几天就活蹦乱跳,但也能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隔个几天突然发作起来就全身瘫痪甚至一命呜呼。

    安国侯府的侍卫有不少都是曾经跟着秦建云上过战场的亲兵,精通军法,所以秦桦那伤,看着凄惨,疼也是真的疼,毕竟没人敢在秦建云的怒火下明显放水,但也就是疼几天,绝不会弄出什么后遗症的。

    “一会儿我也去看看二弟。”秦枫道。

    “那正好,给二弟带点儿人参鹿茸过去。”秦绾说着,转头吩咐了一句。

    反正是公中库房的东西,给秦桦当饭吃她也不心疼,只要秦桦撑得住,别被补得七窍流血就好。

    “好。”秦枫笑着答应了。

    他当然知道昨晚的事都是秦绾安排的,秦绾也知道他知道,只是两人都很有默契地心照不宣,一笑而过。

    “父亲上回上折子为二弟求封世子,被陛下压下来了,本来最近还想再上一次的。”秦绾忽然道。

    “二弟是唯一的嫡子,这个世子之位,也没别人和他争,左右不过晚两年。”秦枫倒是很看得开。

    他明白自己的身世太不光彩,就算没有秦桦,秦建云立秦榆为世子都不会立他的,所以也从来没奢望过这个。

    “对了,你上回说要买些田庄铺面,我看好了几处。”秦枫又道。

    “哥哥看的,自然不错。”秦绾笑道。

    秦枫在经商上能力也不差,跟于湛商谈收购明月楼的事办得漂亮,秦绾自然也相信他的眼光。

    买田庄铺子什么的都是些小事,着实不需要她耗费太多精力。

    “那我就去办了。”秦枫道。

    “嗯。”秦绾点头。

    再说了一会儿话,朔夜回来,秦枫也就顺势告辞了。

    “怎么了?”秦绾问道。

    朔夜的脸色比平时更凝重,让她微微有些不解。毕竟昨天真没什么事,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把朔夜打发回宁王府呆了一晚,应该不至于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没什么。”朔夜说了一句,犹豫了一下,又道,“和小姐并没有什么关系。”

    “那是……王府的事?”秦绾皱眉。

    “宁城来了几位客人。”朔夜答道。

    “王爷的亲戚?”秦绾意外道。

    宁城是原来老宁王在时的封地,李暄这一支在宁城扎根几代,就算现在嫡支只剩他一个人了,可总有些亲戚的,还有他的母族。只是,既然这么多年也没听说有什么来往,怎的这时候又千里迢迢来京城了?

    宁城远在北疆边城,来一趟京城,路上来回就是两个月了。

    “是先王妃的亲妹妹,还带着两个孩子。”朔夜抿着嘴唇。

    “怎么,是个不着调的?”秦绾不禁多了几分兴趣。

    朔夜性子沉稳,轻易不会动怒,短短半日功夫就能让他提起这家人时带上个人感情,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不着调了。

    “先王妃并不是出身大家族,而这位夫人又是庶出。”朔夜委婉地道。

    秦绾顿时恍然。

    老宁王救驾身死之前,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皇室宗亲,娶的妻子也只是边城的中等家族,那样的人家,对于嫡女的教养还能上心,但庶女嘛,多半是教些风花雪月的手段,专门送出去做妾的,也就别提什么端庄贤惠了,会的都是争风吃醋的手段。

    “然后呢?”秦绾问道。

    “听说,是夫君亡故,正室不能容,将她们母女扫地出门——”朔夜苦笑道,“先王妃家里同样已经没有人了,关系最为亲近的就是王爷了,所以她变卖嫁妆,一路上京来投亲。”

    “知道了。”秦绾只需要知道这些,就理清了头绪。

    “只怕让你郁闷的是,那位夫人带着娇滴滴的女儿吧?”荆蓝走过来,正好听见这句话,笑着插了一句。

    “属下只是从未见过这般……”朔夜紧锁着眉,一脸难以形容的表情。

    “多大了?”荆蓝好奇地问道。

    “和二小姐一般大吧,是一对双胞胎姐妹。”朔夜答道。

    “行了,有空我去瞧瞧。”秦绾道。

    “小姐哪里需要跟这种人一般计较,没得自降身份。”荆蓝噘着嘴道。

    “迟早要见的。”秦绾倒是不在意,“何况,毕竟是老宅那边的亲戚,若是处理不好,对王爷也不好。”

    “要我说,找个院子养着,等小姐嫁过去做了当家主母,看两个差不多的人家把人嫁出去就得了。”荆蓝说道,“按照东华的律法,无子寡妇可以由长女侍奉,到时候就没小姐什么事了。”

    “你说得对。”秦绾随口答应了一句,又看了朔夜一眼,心中哂笑。

    真要这么简单,怕是朔夜的脸色就不会这么难看了。

    不过也没差,这事怕是轮不到她来处理,真当李暄是什么善心大发的好人可就错了,不过,话说回来,李暄要是敢把这种东西留着来膈应她……

    哼哼,秦大小姐折腾起人来,可不会怜香惜玉。

    “行了,我去一趟父亲书房。”秦绾起身道。

    朔夜和执剑闻言,行了一礼,顺势退下,只有荆蓝跟在后面。

    如今,秦建云书房门外的守卫早已不敢再如当初一般将秦绾挡在外面,恭恭敬敬地行礼后,就自觉去通报。

    侯爷如今重视大小姐,昨晚若不是大小姐在,恐怕侯爷的怒气更重,尤其大小姐脾气也和二小姐一样好,对他们这些护卫也很客气,并不像是三小姐那般蛮横。

    “爹爹。”秦绾吩咐荆蓝等在外头,自己走进书房。

    “绾儿,坐。”秦建云和蔼地道,“第一天管家,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母亲一向把账目管得清楚,并无为难。”秦绾摇头,又笑道,“如今最大的事也就是大哥要向柳家下聘,还有二妹的嫁妆。”

    “这都是大事,不得怠慢了。”秦建云满意地点头。

    “大哥的聘礼之前陈姨娘在管,大哥自己也看着,不需要我插手了,倒是二妹的婚事……”秦绾说着,脸上也露出为难之色来。

    “有什么不妥?”秦建云一皱眉。

    “母亲没有列出单子,女儿一接手,连准备到什么程度了都不知道,问二妹,她脸皮薄,也不好意思说,这……”秦绾吞吞吐吐地道。

    “什么?”秦建云的声音都响了起来,“她给珍儿办嫁妆,折腾这么久了,连单子都没一张?”

    “今早女儿去派人要了,可母亲说没有。”秦绾一脸的无辜。

    当然,秦珍的嫁妆单子怎么可能是真没有,可昨天才闹出这么一桩事,张氏怎么敢把那张写了不少南楚珍宝的单子拿出来?仓促之间,就算她想重做一张都来不及。谁知道秦绾接手了管家大权,第一件事不是安插人手,或是清算账目,而是给秦珍办嫁妆?

    她和秦珍的姐妹关系有这么深厚吗!

    “她还会不会管家!”秦建云骂了一句,又想起女儿还在,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又道,“你看看库房已经有什么了,重新列个单子,不够的再派人去采买。”

    “女儿也不知道嫁妆要办什么啊。”秦绾很委屈。

    秦建云愣了一下,也哑口无言了。

    这种事都是当家主母办的,秦绾一个小姑娘家懂什么?刚开口想让秦绾去向老太太讨教,但想起母亲对绾儿莫名的不喜,话倒口边又咽了回去。

    “啊,对了!”秦绾忽然笑靥如花,“爹爹,这次去南楚,外祖父把娘亲的嫁妆单子给我了,就照着娘亲的嫁妆置办可行?”

    “清河是一国公主,哪是珍儿可比的。”秦建云皱眉道,“你照着单子,削减七成,再加几处田庄铺面,也就差不多了。”

    “是。”秦绾也很满意。

    至少,秦建云的态度是真没想克扣她娘的嫁妆的,即便对后院有所疏漏,但娘亲的眼光总算也不是太差劲吧。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