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章 坑你没商量
    “殿下。”江涟漪见他不说话,委屈地叫了一声。

    “别闹了,涟漪。”李钰头疼道,“秦二小姐马上就要叫你一声三嫂,一家人,好好相处不行吗?”

    “我和珍儿妹妹关系很好啊。”江涟漪噘着嘴,装作不明白他的意思,又道,“我真的喜欢那套首饰,殿下帮我跟秦姐姐说说,让给我好不好?”

    李钰觉得今天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带江涟漪来明月楼,不……就算来明月楼,只要不是这个时辰也好啊!只是,大婚之前,这个女人还是得哄着的,毕竟江涟漪身后站着一个江辙,不由得,他有些求救地看向秦绾。

    秦绾……这女子如此聪慧,应该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吧?反正不久后江涟漪就会倒霉,现在稍稍让她一步也没什么,大不了,事后他再补偿秦绾。

    “殿下不必为难,既然江小姐喜欢这套首饰,小女就转让给江小姐好了。”果然,秦绾微笑道。

    这话一出,李钰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比起江涟漪,果然还是秦绾识大体,不愧是能够继承无名阁的女子,连虞先生都赞叹有加。

    江涟漪也笑了起来,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安国侯府的大小姐又怎么样?被陛下和宁王看中又怎么样?她才是太子妃,未来东华最尊贵的女人!

    “不过,我已经付钱了。”秦绾又道。

    于湛闻言,便想把手里的银票还回去,但心里也暗自奇怪,要是秦大小姐有意退让,刚刚直接塞银票给他做什么?直接让给江涟漪就好了,如今不但人情没做到,退让了依旧得罪江涟漪,何苦来着。然而,他才刚刚一动,就看到荆蓝对他微微摇头,顿时心念一闪,把口边的话都咽了回去。

    “本小姐又不是不给你银子!”江涟漪抬着下巴,从怀里拿出两张银票,“啪”的一下拍在秦绾面前的桌子上,一副施恩的表情,“两万两,拿去!”

    “不是两万两。”秦绾摇头。

    “嗯?”江涟漪怔了怔。

    李钰一皱眉,他可不是江涟漪那个草包,在见到秦绾跟江涟漪要钱,而不是直接从掌柜那里取回自己的银票时,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了,再听到这句话,就更觉得不祥。

    “你要多少?”江涟漪不耐烦道。

    “十万两。”秦绾淡淡地开口。

    “什么?”江涟漪一声尖叫。

    不但是她,除了荆蓝和执剑早有预料,依旧保持淡定,连李钰和于湛都傻眼了。

    “十万两?”李钰疑惑地重复了一遍,又去看于湛。

    “这个……草民卖给秦大小姐确实是两万两。”于湛汗颜。

    银票他还拿在手上,说起这话来自然理直气壮。

    “你什么意思?”江涟漪愤怒地盯着秦绾。

    “我付钱了,东西就已经是我的了。于掌柜卖两万两,是他愿意,我喜欢卖十万两,是我高兴。”秦绾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微笑着道。

    “你……你……”江涟漪指着她,气得手指都在发抖,但这话若真要辩驳,还真是无理可辩。

    既然是秦绾的东西,她愿意卖多少是她的自由,别人管得着么?

    “江小姐何必生气。”秦绾笑道,“所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江小姐嫌贵,可以不买,也可以还价。”

    “那么,秦小姐的还价,能还多少?”李钰问道。

    “嗯……”秦绾低眉想了想,认真道,“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两。”

    “噗——”执剑和荆蓝已经转头去憋笑了。

    李钰黑线。

    他当然知道秦绾不高兴,所以哪怕秦绾多要些银子,他也打算买下来息事宁人算了。可是……这紫玉市价最多也就四万两左右,而于湛只卖两万两——秦绾拿两万两银子一转,转眼就给翻了五倍的价,太子殿下也不是冤大头好吗?

    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太子府进项不多,灰色收入更是不能露白,而养死士、收买大臣、安插人手,哪一样不要钱?以前欧阳慧在的时候,那些遍布天下的产业网还能支持,可欧阳慧一死,一小部分产业散落在外,他虽然早有准备收拢了大部分,但大量换人,生意还是大受影响,至少今年的进项是没法保证了。在这种情况下,李钰也是捉襟见肘,十万两银子要这么送出去,太子也很肉疼了。

    要说补偿秦绾,他宁愿开太子府的宝库,送一大堆珍宝过去,好玉也有不少,可现银……现在就是他的软肋。

    “你这是敲诈!”江涟漪愤怒道。

    “江小姐可以不买。”秦绾淡然道,“首饰么,不能吃不能喝的,其实也没什么用处。”

    “我……”

    “堂堂丞相千金,不会想逼人家降价强买吧?”秦绾打断了江涟漪的话头。

    “你坐地起价,哄抬物价,本小姐可以去京城令那里告你!”江涟漪听到“强买”两个字,忽的眼前一亮。

    “江小姐难道没听说过,金银有价玉无价?”秦绾眉眼丝毫不动,连唇边的笑意都没动一下,“我说它值十万两,它就值十万两。”

    “就是,买不起就买不起呗。”荆蓝小声嘀咕了一句。

    可是明月楼就他们几个人,一片安静,谁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你等着,我要回去告诉我爹爹!”江涟漪快被气哭了,连眼眶都红了。

    听到这句话,秦绾也不禁抽了抽嘴角,抬眼看李钰。

    这就是你的女人?

    李钰被她看得脸上火辣辣的,从来没觉得这么丢脸过,而且还是在一个女人面前丢脸。

    “荆蓝。”秦绾叫了一声,面无表情地道,“给我送个信给王爷,我被欺负了。”

    “是,小姐。”荆蓝笑吟吟地答应,又道,“何必送信这么麻烦,让执剑回去一趟就行了。”

    “嗯嗯。”执剑连连点头,表示不介意回一次王府。

    秦绾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不就是告状么,拼爹拼不过你,还不准我找男人?

    “都别闹了!”眼见事态快从两个女人的小争执升级到江辙和李暄的斗争,李钰只觉得头疼欲裂,一声低喝,快刀斩乱麻道,“十万两是吗?孤买了!”

    还是破财消灾吧!

    “多谢殿下。”秦绾微笑。

    江涟漪一怔,顿时破涕为笑,亲亲密密地挨上了李钰:“殿下对我真好。”

    虽然对秦绾的憎恨有增无减,但李钰为她一掷万金这件事还是让她感到无比满足,十足胜利者的目光挑衅地看着秦绾。

    “孤出门没带这么多银子在身上,一会儿派人送到安国侯府去。”李钰又道。

    “殿下自然不会赖账的。”秦绾笑眯眯地道,“荆蓝,还不把东西包好,给江小姐送去。”

    “是。”荆蓝道。

    江涟漪一把夺过锦盒,冷哼了一声。

    “走吧!”李钰道。

    “好。”江涟漪又换了一副笑脸。

    李钰对着秦绾勉强点点头,带着江涟漪出门了。

    十万两……就算他是太子也很心疼的。

    秦绾抿了一口茶,又道:“于掌柜,还有什么好东西吗?”

    于湛愣了好半晌了,听到问话才回过神来,赶紧道:“小店还有一套白牡丹,品质绝不在刚才的紫玉芙蓉之下,还更胜一筹,请小姐稍等。”

    “嗯。”秦绾点头。

    于湛赶紧进里屋去拿东西了。

    “小姐,为什么要让给江涟漪?”荆蓝忍不住问了一句,虽说赚了钱,但江涟漪那个胜利者的眼神总让她为小姐抱屈。

    十万两银子很多吗?小姐随随便便就能拿几万两银子去砸人,还缺这点钱?

    “不是还有更好的吗?”秦绾毫不在意。

    要说紫玉虽然难得,但她更喜欢的显然还是羊脂白玉,尤其是她最爱的牡丹就更好了。

    “可是……”荆蓝只觉得小姐的回答和她问的根本不是一回事。

    “对了,一会儿太子府送银子来,只留五万两,还五万两回去。”秦绾又道。

    “为什么?”荆蓝抗议。她是真不觉得自家小姐有必要讨好太子。

    “没必要和太子闹得太僵,十万两,超过他的心里底线了。”秦绾道。

    “那小姐为什么刚刚不少要些?还让那江涟漪那么得意。”荆蓝不解道。

    毕竟,江涟漪可不知道太子府的状况,只知道李钰为她花钱越多,就表示越重视她。

    “除非送给他,要不然,即便少要些,他一样不高兴。”秦绾胸有成竹道,“可是,他现在气过了,等下再送回去五万两,他就会觉得我不错了。于是我坑了他三万两银子,他还得感谢我。”

    “……”荆蓝拜服。

    很快的,于湛再次捧出来一个锦盒,亲自打开后放在秦绾面前,件数和式样倒是和之前的紫玉是一样的,只是芙蓉的图样换成了牡丹。

    “小姐,这套凤栖牡丹是明月楼的镇店之宝,是整块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尤其是这对手镯,乍一看好像有冰絮纹,但对着光一瞧,竟然天然形成凤凰图案,更难得的是有两只,正好成对。”于湛介绍道。

    秦绾拿起一只手镯,对着光线一看,果然,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环绕着整只镯子,仿佛会游动一般。

    “小姐可还满意?”于湛赔笑道。

    若是他之前就知道这位是秦大小姐,恐怕第一次拿出来的就是这个了。不过,这样一来,今天这事就更难解决了。

    “本小姐不是说了吗?会有更好的。”秦绾回头笑道。

    “小姐英明。”荆蓝道。

    要说刚才的紫玉芙蓉秦绾还只是觉得不错,那这一套凤栖牡丹她就是真心喜爱,就算今天出门没有别的收获,光是得到这一套首饰她也很满意了。

    “小姐要了?”于湛道。

    “嗯。”秦绾点点头。

    “多少?”荆蓝问道。

    “这个……”于湛犹豫了一下。

    “于掌柜,我也不是来打劫的,两万两,这个可不够。”秦绾笑道。

    上上品的羊脂白玉原本价值就在紫玉之上,何况这对手镯的凤凰图案难得,说一声无价之宝都不为过。

    于湛被人预先看出了心思,擦了把汗,干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这样吧。还是明天,于掌柜带着东西来安国侯府,我们再谈价格。”秦绾起身道。

    “是。”于湛恭恭敬敬地应了,再次确信自己选择默默站在秦大小姐这边是对的。

    这个女子是有原则的,比太子更可信。

    “走吧。”秦绾道。

    她虽然喜欢这套首饰,但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看于湛的意思,显然对明月楼另有打算,不太像愿意出手的样子。那么,不妨先谈谈价格看,若是谈不拢,她也只好遗憾放弃了。

    毕竟,再喜欢,也不过是一块玉而已,她也不是非要不可。

    “小姐,我们再去哪儿?”出了明月楼,荆蓝又问道。

    “嗯……”秦绾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偏西,目光一转,回头道,“执剑,回去问问王爷,上回他答应带我去逛青楼还算不算数,捡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啊?”执剑傻眼。

    青楼?

    大小姐要王爷带她去青楼?而且,王爷还……答应了?

    “愣着干什么?”秦绾奇道。

    “是。”执剑抓了抓头,还是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反正他就是一个传话的,去不去,王爷说了算呗。

    “我们先逛逛。”秦绾又道。反正,在京城里,无论她在哪里,李暄想找她都不会费劲的。

    “是。”荆蓝会意道,“时间也不早了,不如去前面买点点心先垫垫?”

    “行。”秦绾虽然不觉得饿,但也并无不可。

    “大姐怎么在这里?”走了一段,猛然间,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秦绾一转身,不禁无语了。

    今天是说好了的吗?刚刚才遇见李钰和江涟漪,现在又撞见李钧和秦珍。

    李钧大约是从李钰那里得到了准信,对待秦绾倒没有之前防备的态度,还点了点头算是主动打招呼,不过还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模样。

    “端王殿下和二妹也有闲心逛街?”秦绾道。

    “随便走走而已。”秦珍微微低头,脸上露出一丝羞涩的笑容。

    “那慢走。”秦绾答道。

    秦珍愣了一下,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你一个人?”李钧干咳了一声。

    荆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皇族子弟都是这么目中无人的吗?好像她就不是个人似的。

    “约了宁王殿下。”秦绾淡淡一笑。

    “在南楚的时候多亏了皇叔祖和秦小姐,既然难得遇见了,不如一起吃个晚饭?”李钧心念一动。

    反正太子三哥和那个虞先生都交代他要交好宁王和秦绾,最好能让宁王把襄城的那段过节揭过去,就算不答应,也没什么损失。

    秦珍微一皱眉,虽然不高兴难得的相处机会被秦绾破坏,不过她毕竟不是江涟漪那种草包,依旧满脸笑容地道:“是啊,珍儿也想听姐姐说说南楚风光呢。”

    秦绾无语,这借口找得也未免太烂了,你想听南楚风光,在安国侯府的时候你倒是来碧澜轩啊?

    不过,李钧倒是很赞赏地看了秦珍一眼。

    女人嘛,温顺、听话、善解人意的最好。

    “王爷请客?”秦绾问道。

    “当然。”李钧立即道。

    “我挑地方?”秦绾又问了一句。

    “可以。”李钧慨然答应。

    不过是一餐饭,就算是盛世,他也不是请不起,何况盛世十五才正式开业。其他地方,难不成秦绾还能一顿吃掉他几万两银子不成?当然,他不知道,这女子刚刚确实“吃”了他太子三哥几万两银子。

    “不是小女为难端王,实在是之前小女和王爷已经约好了地方,不想临时更改。”秦绾微笑。

    “无妨,皇叔祖选的地方自然不会错。”李钧道。

    “那就多谢端王殿下。”秦绾笑得别有深意,只是李钧没察觉。

    荆蓝低着头,嘴角不断抽搐。

    很快的,李暄从街道另一头缓步而来,他没有带侍卫,只跟着执剑,一身紫色的锦袍,硬生生就把自己和边上的行人隔成了两个世界。

    “皇叔祖。”

    “见过宁王。”

    李钧和秦珍赶紧上前拜见。

    “嗯。”李暄点点头,转过头,疑惑道,“怎么?”

    “端王殿下说,他请客。”秦绾笑眯眯地道。

    “……”李暄忍不住多看了秦珍一眼。

    秦珍心里一跳,赶紧低下头。

    若是只看脸,宁王殿下真的是完美无缺,只可惜性子太冷了,一般的姑娘都消受不起,也不知道秦绾那个疯子是怎么忍耐的。

    “皇叔祖?”李钧有些迟疑,是不是他嫌弃自己打扰他和秦绾相处?那要不要……

    “你知道去哪里?”李暄问道。

    “这个,只是吃个饭而已。”李钧道。

    “那就一起吧。”李暄点了点头。

    “皇叔祖请。”李钧松了口气。

    看起来,宁王的态度比在南楚时好得多,应该是气消了吧?毕竟,这次回来,父皇不但没怪他随随便便带了侍卫就跑去南楚,还多有赏赐安抚。

    “你要不要换身衣服?”李暄又向着秦绾问道。

    “不必了吧?这样挺好的。”秦绾笑道。

    “你不怕你爹气出个好歹来便是。”李暄也不是强求她换男装,只要秦绾自己觉得无所谓即可。

    秦珍却不禁心里咯噔了一下。

    去什么地方吃饭能把父亲气到?

    李暄走在最前面,李钧犹豫了一下就跟了上去。

    秦珍刚一举步,却被秦绾亲密地挽住了手,轻笑道:“男人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说,妹妹不是想听南楚的事吗?”

    “是啊,特别羡慕姐姐能走这么远去看看。”秦珍这句话说得倒是真心实意。

    “那有什么,成婚后让端王殿下带你四处走走便是。”秦绾随意道。

    “王爷这么忙……”秦珍一声苦笑。

    她没自恋到以为李钧对她有多喜爱,只是,她是真的爱上了李钧,就算李钧是看上了安国侯府的权势,但出身同样也是她的资本,她很愿意用来吸引李钧。

    “将来总会闲的。”秦绾道。

    秦珍被噎了一下,有些拿不准她这句话是几个意思。听起来像是在安慰她,可是……一个王爷,能闲得只能带着王妃去游山玩水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吧?那说明他已经完全被排除在权力的中心之外了。

    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秦珍又想得多,一时竟没发现走到了什么地方。

    “皇叔祖,这……究竟要去哪里?”李钧终于迟疑着问道。

    京城他也熟,这条路上已经没有酒楼饭馆了,再往前走就只剩下一个地方了。

    “艳冠京华。”李暄答道。

    “什么?”李钧睁大了眼睛,猛地停住了脚步。

    “殿下,怎么了?”秦珍抬起头来,疑惑道。

    “……”李钧的脸色几乎扭曲了。

    “殿下?”秦珍没听见李暄的话,更加茫然了。

    “皇叔祖,那里……不方便吧?”李钧道。

    “有什么不方便的?”李暄不解。

    “这个……这个……”李钧结巴了半天也说不出那句“带着女人去逛青楼成何体统”。

    “怎么啦?还没到呢。”秦绾走上前。

    “大小姐知道要去哪儿吗?”李钧沉声道。

    “知道呀,艳冠京华,怎么啦?”秦绾一脸天真地点头。

    “……”李钧无言,于是你真的知道艳冠京华是什么地方吗?

    “你不认识路?没去过?”李暄道。

    “认识。”李钧汗颜,他就是说没去过,恐怕也没人信吧。

    “那个地方……有什么不对吗?”秦珍问了一句。她一个闺中千金,自然没人敢让这种污言秽语传到她耳朵里去,但听到“艳冠京华”这个名字,也觉得不像是普通的酒楼。

    “艳冠京华……是京城最有名的……青楼。”李钧艰难地说道。

    “……”秦珍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晃了晃,差点晕倒。

    “本王知道。”李暄平淡地道。

    “皇叔祖……”李钧也被他的直白无语了,半晌才道,“这个……带着珍儿和秦大小姐去那里,不太方便吧?”

    “绾儿想去看看,本王就带她去见识见识,有什么问题?”李暄道。

    李钧想抓狂,有什么问题?问题大了好吗?哪有人带女子去青楼见识的,而且那还是自己想娶的女子!至少他肯定,他要是敢带秦珍去那种地方,明天秦建云就能杀到端王府来跟他翻脸。

    “姐姐,那种地方,没什么好见识的吧?”秦珍拉了拉秦绾的衣袖,觉得自己的笑容一定是僵硬的。

    “我好奇。”秦绾道。

    李钧看看一脸平淡的李暄,还有同样毫不在意的秦绾,咬牙道,“珍儿你先回去吧。”

    不就是青楼么?反正把秦绾带进去的是李暄,安国侯要找麻烦也找不到他头上!

    秦珍闻言,松了口气,又看看秦绾,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嫌恶。

    反正不管怎么样,是秦绾自己要去的,父亲越生气越好。

    “这地方挺乱的,天色也晚了。荆蓝你送二小姐回去。”秦绾道。

    “是。”荆蓝有几分不情愿地答应了。

    她也没见识过青楼啊……

    秦珍没有坚持,虽说不能和李钧在一起,但明天能看到秦绾倒霉的话,她还是很乐意的。

    “走吧。”李暄道。

    剩下一行四人走进花街,顿时引来无数好奇的目光。

    这个时候虽然还不是花街最热闹的时候,但人已经不少,看见居然有一个女子走进来,是个人都会多看几眼。更何况,秦绾身为上届梅花节魁首,这些世家公子们,认识她的还真有不少。

    “感觉如何?”李暄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秦绾摇头。

    李钧黑线,这还没什么特别的?难道你就注意不到别人看你的眼光吗?

    “到了。”李暄脚步一顿,走进了一家张灯结彩的小楼。

    秦绾抬头看了看扎着红布彩球的牌匾上“艳冠京华”四个字,一笑跟了进去。

    还是李钧一个人站在门口犹豫了许久,终于一跺脚走进门。

    你们俩都不怕丢脸,我怕什么啊!

    歌舞升平的艳冠京华一瞬间安静了一下,连舞台上正在演奏的姑娘们手放在琴弦上,也忘记了拨动。

    “两位王爷,真是稀客啊。”一身红衣的中年美妇迎了上来,又多看了李暄一眼,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僵硬。

    艳冠京华是京城首屈一指的青楼,老鸨自然不会是那种穿红戴绿一身艳俗的女人,事实上这位玉娘年轻时就是艳冠京华的前身冠华居的花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风靡一时,后来被一位富商赎身做了妾,只是好景不长,那富商没多久就在外出做生意的途中遭遇劫匪一命呜呼。正室泼辣,想要把亡夫的小妾都赶出门,可玉娘性子却刚硬,撒泼打滚,硬生生地敲出一大笔钱财来,她没有谋生技能,又没有自保之力,干脆重操旧业,用这笔钱把冠华居买了下来,十几年下来,冠华居真正成了“艳冠京华”。

    只是,玉娘精明了一辈子,也没见过带着女人来逛青楼的男人,看着秦绾的脸色也就更纠结了,拿不准应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她。

    客人?哪有女人到青楼的,她还能玩女人不成?无视?她可是两位王爷带进来的!

    李钧本就是艳冠京华的常客,玉娘很熟悉,而李暄虽然不常来,但冷面亲王的名声在那里,至少也有个脸熟。

    李暄一偏头,看着秦绾。

    他也不太清楚秦绾所谓的开开眼界,到底是想见识到什么程度,反正,不管有什么事,他都兜得住就是了,包括秦建云的怒火。

    话说回来,有胆子把秦绾逛青楼这件事捅出去的人……这里有吗?就连李钧,掩饰都来不及,难道还敢去告诉秦建云:我和你女儿一起去逛了逛艳冠京华——是嫌自己的婚事太顺利了不成?

    “准备雅间,先弄点酒菜来吧。”秦绾道。

    “是,几位楼上请。”玉娘答应一声,亲自带路,心里暗自嘀咕。这姑娘……该不会是把这里当酒楼了吧?

    “还有,叫几个姑娘来陪陪端王殿下。”秦绾又加了一句。

    “……”连李暄都抽了抽嘴角。

    这个……大姨子给准妹夫找女人?合适吗?

    “今天端王殿下请客,尽管挑最好的来。”秦绾最后道。

    玉娘直接一个趔趄,差点扭了脚。

    一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二楼的楼梯口,大厅里原本搂着姑娘举着酒杯的人们才解除了石化状态。

    “那个……是秦家的大小姐吧?”有人似乎不敢确定地说了一句,却里被同行的人捂住了嘴。

    “啊哈哈,喝酒喝酒,管她是谁呢。”纨绔子弟们干笑着。

    不管是安国侯府还是两位王爷,都招惹不起啊,所以说……还是当没看见算了,在艳冠京华这个地方,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愁?

    然后,许久,才有丝竹声零星响起来,半天不成曲调。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婚心计,老公轻点〕〔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