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福〕〔镯镂记〕〔都市医道仙途〕〔三寸人间〕〔傲世帝尊〕〔全能巨星奶爸〕〔都市妖孽神豪〕〔猩红之语〕〔工业造大明〕〔半仙笔记〕〔永恒武道〕〔采个娘子来养家〕〔穿越诸天当反派〕〔凰道吉日:夜帝,〕〔陪师姐修仙的日子〕〔九转神帝〕〔瑶光女仙〕〔全民养鲲进化〕〔武道治安官〕〔穿越异界之农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章 条件,贬妻为妾!
    李钰黑着脸看着对面的女子。

    应秦绾的要求,谈话的地点不是客房和后院,而是……小佛堂!

    别以为佛堂里清净,这半夜三更的,只有佛前的长明灯一点光明,两边的罗汉三头六臂怒目圆睁,换个胆子小的,都能被吓出病来。

    何况,也不能指望佛堂里会有桌椅,三个人只能各自拿一个蒲团坐在冰冷的地上。茶点瓜果是有,但那都是贡品,就算是自己带……不怕遭报应倒是去吃?

    四个侍卫也知道了苏青崖在含光寺,把守在门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秦小姐一定要在这里谈吗?孤在禅房里备了上等的雨前茶和点心。”李钰尽量让自己露出和善的笑容。

    “可是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可不太好,小女觉得,还是佛堂更让人安心。”秦绾严肃地说道。

    虞清秋郁闷,孤男寡女,那他是什么?何况,要说不安心,也是他不安心好吗?秦绾的武力完爆他们六人的总和。

    李钰也黑线,我就是再饥渴,也不至于到寺院里来找女人好吗,何况找的还是你这么麻烦的女人!

    “我记得,今年年初,秦小姐也在含光寺进香,还住了几天。”李钰忍了忍才道。

    “殿下倒是消息灵通。”秦绾看着他,一声轻笑,“连哪家的小姐去上香这种事都打听得清楚。”

    “……”李钰本来就勉强挤出的一点笑容顿时僵硬了。捏了捏拳头,他第一次有想打一个女人的冲动。

    “咳咳。”虞清秋干咳了两声,苦笑着道,“大小姐说笑了。”

    “好吧,小女是说笑的。”秦绾点点头,然而,那板着脸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说笑的样子。

    “你是……她的师妹?”李钰问道。

    “她?她是谁?”秦绾似笑非笑地道。

    李钰脸一黑,狠狠地瞪着她,似乎在怪她明知故问。

    “欧阳姑娘。”虞清秋代为答道。

    “是啊。”秦绾点头承认。

    “那她的坟也是你挖开的?”李钰直视着她。

    “是啊。”秦绾理所当然地点头,“我把她挖出来,烧成灰,供在佛前超度。”

    李钰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最后落在面前巨大的佛像前,不由得浑身一冷,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从牙缝里漏出两个字:“这里?”

    “嗯,是啊,含光寺的主持空远大师是得道高僧。”秦绾道。

    李钰的身体一片僵硬。

    幽暗的佛堂,摇曳的长明灯,明明灭灭之间的佛像,仿佛虚空之中,就有一双眼睛在背后冷冰冰地看着自己一般。

    “现在欧阳姑娘的骨灰,应该已经送回圣山了吧。”虞清秋叹了口气道。

    李钰一愣,随即看向秦绾的目光又有几分不善。

    “我也没说她现在还在这里。”秦绾一摊手,笑道,“还是……殿下居然怕了?”

    “孤从来不信鬼神!”李钰冷哼道。

    “色厉内荏。”秦绾轻描淡写。

    “你!”李钰想抓狂。虞清秋说秦绾有拉拢的可能,可看她现在的模样,哪里有半分与他修好的样子?

    “殿下息怒。”虞清秋压低了声音道。太子还是不够沉稳,秦绾针对他才是正常的反应,你杀了人家的师姐,如今还想让苦主先放下恩怨主动示好,怎么可能?何况秦绾并不是没有资本不对他低头。

    或者说,李钰只有在遇见欧阳慧的事上才会不沉稳。

    李钰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底的怒火。

    “大小姐,意气用事的话,你今天也不会在这里了,何必还要为难殿下呢?”虞清秋又道。

    “虽然没有见过师姐,但是……如果小女和殿下合作,家师可能会很不满呢。”秦绾道。

    “墨阁主不是已经不问世事了吗?”虞清秋微笑,“无名阁,现在是小姐做主。”

    “尊师重道是美德,小女总要给师父一个交代的。”秦绾笑吟吟地道。

    “那么,秦大小姐要孤如何交代?”李钰冷声道。

    “这个么……小女今日才到含光寺,不过听见一位夫人说,殿下的婚事已经近了?”秦绾道。

    “孤已经向江家下聘,择定了下月初就要迎娶涟漪——”李钰警觉地看着她道,“这门婚事,孤是不会放弃的,如果秦大小姐是以这个为条件,那就不用多谈了。”

    “小女无意破坏殿下的婚事。”秦绾摇了摇头。

    “真的?”这句话别说李钰,连虞清秋都不信。

    他们能想到秦绾最有可能提出的条件,其中之一就是放弃与江涟漪的婚事,这是李钰不能妥协的,也是他们和秦绾的矛盾重点。

    谁料,秦绾却说,她不反对婚事?

    “小女为什么要反对?”秦绾疑惑道,“江涟漪身为丞相千金,即便殿下悔婚,同样不乏人求娶,有江丞相在,无论嫁给谁她都能过得很好。用这种方式报复她毫无意义,反而让殿下失去江家的支持,没有任何好处。”

    “小姐所言极是。”李钰终于点了点头,缓和了表情。

    从这句话,至少秦绾还记得江家是他最重要的支持,那么,秦绾确实是有合作的诚意的。

    虞清秋却微微皱眉。

    要说秦绾能和李钰合作他信,但连江涟漪一起放过似乎太宽容了点,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果然,秦绾接下去的话就让他心神一颤:“殿下可要赶紧把人娶过来,然后……就贬做侍妾吧。”

    “你说什么?”李钰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这女人的脑子是什么做的才能这么异想天开?娶了江涟漪,再贬她做侍妾?江辙那个爱女如命的疯子还不来跟他拼命?那还谈什么江家的支持,连悔婚都没得罪江辙这么重!

    “有什么不对吗?”秦绾一挑眉,无视了他的怒气,淡然开口道,“江家的支持,说到底只有江辙一个人,而且江辙无子——于是他爱江涟漪如命对女婿也会爱屋及乌是优势,但江辙之后,江家后继无人却是个劣势。所以,江家只需要利用几年,其实没有拉拢的价值。”

    李钰闻言,不禁一愣,暗自思索她的话,怒气也不禁慢慢平息下来,沉思许久,他才道:“江丞相站在孤这边,是因为孤娶了她的爱女,若是孤将江涟漪贬谪,你如何保证他不会反戈?”

    “那也得他能反戈。”秦绾冷笑道,“现在殿下要是欺负了江涟漪,江辙当然敢找殿下拼命,可大婚后,江涟漪就是扣在太子府的人质,只要殿下不同意和离,江辙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捏着他的软肋,还怕他不听话?”

    “……”李钰无言。

    “江丞相性格颇有些气性,万一他一怒之下,上书陛下要求和离?”虞清秋皱眉道。

    “只要贬谪江涟漪的理由让人挑不出错来就行了。”秦绾笑道。

    “你说得轻巧,那可是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岂能说废就废?”李钰道。

    “殿下有办法的。”秦绾不为所动,微笑着看他,“如果殿下当真没有办法,这点小事,小女也可以替殿下办妥。”

    李钰抿了抿嘴唇,暗暗计算着得失。

    只要表面上看是江涟漪失德,那就是江家理亏,江辙为了女儿在太子府上过得好,如果那时候自己表现得好一些,应该是不会翻脸的。最重要的是,江涟漪本人是个草包,抓紧她的心很容易,只要江涟漪的心在自己身上,江辙再精明也无可奈何。

    这件事,做起来风险确实没有那么大,只是……毕竟还是有风险的,而且对自己的名声也有伤害,能废太子妃的定然不会是小事。所以,做这件事得到的利益够不过大才是重点。

    “殿下难道觉得,江涟漪担得起一国之母的重任?”秦绾又道,“空有美貌的草包而已——废掉江涟漪,空出来的太子妃之位,不是正好能再拉拢一门得用的姻亲?反正那时候江辙已经绑死在殿下的船上了,就算他想下船,只要江涟漪一日在太子府,就没有任何人敢相信他不是太子的人。既然如此,何必还要让江涟漪霸占着太子妃的位置?”

    虞清秋静静地看着秦绾的侧脸,心中苦笑。

    这个女子的确是个非常好的说客,连他都不禁心动了。

    “听说,凌老将军正在给大小姐选婿。”秦绾道。

    李钰眼神一闪,心动了。要说利益,这不就是他从前想的,鱼与熊掌兼得吗?下意识地,他看了虞清秋一眼。

    虞清秋叹了口气,情知他心里已经同意了。

    秦绾所说的,他未必想不到,只是以他的为人,不会主动去用这种手段对付江涟漪一个女子。只是,秦绾却有这样做的理由,公私两便,任谁也不能说她不是。

    何况,秦绾是女子,也只有女子才最知道,如何报复一个女子才是最狠的。

    江涟漪在李钰除掉欧阳慧这件事上狠狠地推了一把,目的就是想要太子妃的位置,而秦绾让她从上面狠狠地摔下来,做一个最下等的侍妾,在看着她心心念念的男人迎娶另一个女子,而她还要向新人敬茶——对于骄傲的江家大小姐来说,再没有比这更狠的报复了。

    一边想着,他对李钰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小女原本以为,虞先生光风霁月,怕是不能认同我这个小女子的阴险毒辣呢。”秦绾笑道。

    李钰一怔,眼神中也带了几分疑惑。

    当初他设计欧阳慧的事就不敢让虞清秋知道,全部都是派遣其他心腹做的,就怕他的为人会反对。可如今,虞清秋亲耳听着这般不堪的计划对付江涟漪,他却同意了?

    “在下私人很不喜欢江小姐,这算不算是理由?”虞清秋想了想道。

    “算。”秦绾也笑了。

    “那么,秦大小姐是不是也该拿出些诚意来?”虞清秋又道。

    “这么说,殿下是答应了?”秦绾只看着李钰。

    “嗯。”李钰沉着脸点了点头。

    秦绾在心里微微一叹,这就是个无情的人,江涟漪虽然草包,但她对李钰却是一片痴心毫无作假,可李钰对江涟漪,如今看来,就连最基本的感情都没有,纯粹就是看在江辙的利用价值份上罢了。

    不过,事情是她做的,她自然不会去同情江涟漪,只道:“小女站在殿下这边,不够吗?”

    “不够。”虞清秋摇头。

    “大小姐别忘了,令尊大人已经选择了孤。”李钰也道。

    既然自己付出了条件,不算其他附带,自然也要从秦绾这里得到足够的好处才行。光是化解欧阳慧的仇怨可不是他想要的。

    “小女以为,自己的价值足以与父亲相等。”秦绾微笑道。

    “哦?”李钰有些不以为然。

    从虞清秋口中,他已经知道秦绾继承了无名阁,但无名阁主并没有号令圣山的权力,只是一个精神象征的话,不够。

    “宁王府。”秦绾吐出三个字。

    “你和皇叔祖……”李钰想起李暄就觉得牙疼。

    这位最难拉拢的冷面亲王,他不知道撞过多少次南墙,以李暄的谨慎,就算他娶了秦绾,也不见得就会站在自己这边。

    “我能让他公开支持殿下。”秦绾道。

    “你确定?”李暄满脸怀疑。

    “拭目以待?”秦绾歪歪头,调皮地一笑。

    “即便如此,还是不够。”虞清秋道。

    李暄闻言,也微微一怔,疑惑地看过去。在他看来,秦绾最大的价值,自然是身后的宁王府,区别只是她究竟能掌握多少罢了。

    “虞先生可真会砍价。”秦绾一摊手。

    “在东华,太子殿下的地位其实已经很难撼动,有了宁王府的支持,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虞清秋悠然道。

    “虞先生,条件是互相的,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而已,说说看。”秦绾道。

    “卓然和简一。”虞清秋回答得很简略。

    “那是谁?”李钰疑惑道。

    “水神卓然,盗皇简一。”虞清秋道。

    李钰一愣,好一会儿,猛地反应过来:“卓然?南楚的大将军卓然?他不是被南楚的皇帝砍了吗?”

    “卓然原名冷卓然,是无名阁长老,自然是活的。”虞清秋摇头。

    李钰张大了嘴,半天才回过神来,怔怔地道:“那简一又是谁?好像有点耳熟。”

    “怎么不耳熟?”虞清秋苦笑,“北燕全国至今还贴满他的通缉令。”

    “偷了北燕元帅虎符的那个?”李钰脱口而出。

    虞清秋微微点头。

    李钰看着秦绾,眼神复杂难言。

    他现在才终于明白,虞清秋为什么再三嘱咐今天态度要诚恳,哪怕秦绾提出一些不合理的条件,尽量都满足对方。他还是小看了这个女子的价值。单单只是卓然一个人,就能抵百万大军。最重要的事,卓然是将来进攻南楚的一把钥匙和一把尖刀!

    “虞先生指望我命令他们?”秦绾叹气。

    “小姐虽然没有号令圣山三十六宗门的权力,但是,却可以号令无名阁。”虞清秋与她对视,分毫不让。

    “……”秦绾慢慢收敛了笑容,低头沉思。

    “大小姐,一统四国,我们这一代人将会名留青史。”虞清秋道。

    “我一个小女子,名留青史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秦绾反问道。

    “若是没有意义,小姐就不会选择继承无名阁。”虞清秋沉声道。

    至少,他可以确定,就在墨临渊发出集贤令的那一刻,他还没有传位给秦绾的打算。所以,那三场试炼,其实是秦绾自己争取来的。

    这一回,秦绾思索得更久。

    李钰几次忍不住想要开口,都被虞清秋的眼神示意打断,只能耐着性子等下去。

    “可以。”秦绾终于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虞清秋暗暗舒了口气。

    “不过,简一不可能留在东华随时效命。”秦绾又道。

    “在下明白。”虞清秋微笑道,“奇人异士,也受不了那份拘束,只要有需要的时候,简一前辈能帮点小忙就够了。”

    “只要不是去偷北燕皇帝的玉玺。”秦绾接口道。

    “当然不会。”虞清秋也笑了。

    “那么,什么时候可以请卓将军来东华?”李钰迫不及待地问道。

    东华的兵权基本上都被皇帝控制在手里,虽然调度上难免有些不灵,但却从根本上制住了皇子逼宫的可能性——没有兵权,就是文人造反,三年不成。

    只是,如今军中的将领,也多半是当年追随皇帝南征北战的宿将,以及他们的子孙,近年来颇有些青黄不接。而这个时候,如果卓然加入东华,定然会被委以重任,这样的话,他在军方也就能插进手了。

    “第一,怎么把卓将军还活着的消息捅出来,还不能让人觉得他加入东华是因为当年的谋反罪名是真的。第二,殿下想要通过卓将军插手军方,至少不能自己举荐吧,撇得越清越好。第三……”秦绾一根根扳手指,数到第三,又笑了笑,才接下去道,“陛下的诚意小女可还没看见,想空手套白狼可不成。”

    李钰脸色微微一变,这言下之意,是要他先处置完江涟漪了。

    不是不可以,只是被人如此要挟,太子殿下面子上下不来罢了。

    “可以。”倒是虞清秋答应下来。

    “虞先生。”李钰有些不悦。他承认秦绾的价值,可毕竟自己是太子,是未来的一国之君,没有必要如此低声下气。

    “大小姐说的没错,前面两条操作起来也是需要时间的。”虞清秋解释道。

    李钰一怔,脸色这才好看起来。

    这么算的话,算是两边同时操作,交换条件,确实不是秦绾要挟了。

    “那么,合作愉快?”秦绾道。

    “合作愉快。”李钰点了点头。

    “其实,等端王迎娶了端王妃之后,大小姐就和殿下是一家人了,不是吗?”虞清秋又道。

    “殿下的弟弟的王妃的姐姐?这关系远了点吧?”秦绾微笑道,“还不如再等等,其实小女很期待殿下叫小女一声奶奶的。”

    “你!”李钰闻言,直觉就想发作。

    “不知道宁王殿下准备什么时候提亲,作为圣山人,在下自应为小姐添妆。”虞清秋苦笑着压住李钰,抢在他前面开口。

    “……”李钰彻底黑了脸。

    好吧,要是这女人真的嫁给了宁王,在外面见面,他还真的得叫……叫皇叔奶奶?

    “时间不早了,殿下慢走,小女不送了。”秦绾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微微一笑。

    “小姐还不走?”虞清秋好奇道。

    “总要对师姐说声抱歉的。”秦绾转过头,看着宝相庄严的佛像,缓缓地道。

    “孤会请高僧来含光寺做水陆道场超度亡魂。”李钰开口道。

    “有劳。”秦绾点点头,看不出喜怒。

    “告辞。”李钰又看了她一眼,毫不留恋地转身走人。

    秦绾,这个女人很像欧阳慧,可又不像。

    她有欧阳慧的那份聪慧机敏,却比她阴狠毒辣,不择手段。这个女人,最好是能合作,若是不能……必须一击必杀,决不能给她喘息翻身的机会。

    “更深露重,小姐保重身体。”虞清秋没有立刻跟出去。

    “病了,有苏青崖会医。”秦绾不在意。

    “苏青崖那里,小姐打算怎么安排?”这才是虞清秋等李钰离开后想问的问题。

    “他应该会暂时留在东华。”秦绾想了想道。

    南楚,苏青崖最近几年肯定是不能去了,楚帝马上就要死了,就算与他无关,毕竟不是每一个皇子都是讲道理的人。北燕就更不要说了,苏青崖、欧阳慧、简一,绝对是告示板上永不撤销的三张通缉令。西秦……苏青崖刚刚从西秦回来,肯定不会立刻再回西秦去,以他的个性,大约是会守在京城等孟寒回来。

    “……”虞清秋动了动嘴唇,半晌才道,“必须?”

    “怕什么?他答应我不会毒死太子殿下。”秦绾笑道。

    虞清秋无语,他知道欧阳慧和苏青崖的交情,所以能理解苏青崖会这么帮着秦绾的理由。但是,如果苏青崖知道秦绾和杀死欧阳慧的李钰合作,他还能听秦绾的话吗?

    “同出圣山,你应该知道他的脾气,不管我怎么让他答应的,可他答应的事,一向是说一不二。”秦绾道。

    “欧阳慧,很可能让他破例。”虞清秋是真的担心苏青崖用素来说一不二的信誉做代价,利用秦绾让李钰放松戒心,然后翻脸就毒死他。

    以苏青崖的性格,因为答应云舞十年不报仇,就一个个毒杀无辜的毒宗弟子,为此不惜离开圣山,他是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

    “你以为,他帮我,是因为师姐?”秦绾道。

    “不是吗?”虞清秋一怔。

    “我和苏青崖……交情也不差哦。”秦绾笑眼弯弯,“至少这一点,他不会骗我,不会利用我的。”

    一向,也只有我骗他,利用他的份嘛,尽管苏青崖也不介意就是了。

    “小姐有把握就好。”虞清秋点点头。虽然并没有完全放心,但担忧也减少了许多。

    苏青崖确实会不惜一切去为朋友报仇,但绝不包括坑另一个朋友。

    只要,秦绾和欧阳慧一样,真的是他认可的朋友。

    “不送。”秦绾已经转回了头。

    “告辞。”虞清秋笑笑,转身走出了佛堂。

    李钰就在不远的地方负手等着他。

    “殿下。”虞清秋道。

    “解决了?”李钰问道。

    “嗯。”虞清秋点点头,又道,“女人啊,狠毒起来真是可怕。”

    “所以先生这个年纪了也不成婚?”李钰打趣道。

    “在下这个身体……还是别祸害好人家的姑娘了。”虞清秋苦笑。

    “先生认为,秦绾,可信?”李钰走上前,又瞥了一眼佛堂里那个隐约可见的纤细人影,压低了声音道。

    “八分。”虞清秋犹豫了一下,给出答案。

    李钰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殿下苛求了。”虞清秋轻笑道,“这世上哪有十成十的忠诚,何况秦绾还是合作者。殿下只要保证,我们与她目标一致,利益共享,一损俱损,就不会有问题。至于其他的,没有一点小私心的人才不可信。因为必定怀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秦绾的私心?”李钰皱眉。

    “江涟漪。”虞清秋提醒道。

    “先生似乎也不喜欢涟漪。”李钰试探道。

    “秦小姐至少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江小姐……如何担得起国母之责任?”虞清秋淡淡地道,“在下只问一句,若是殿下登基,要选秀纳妃,江小姐会如何?”

    “当然……”李钰只吐出两个字就哑然了。

    会如何?江涟漪一定会毁掉秀女名册,冲到储秀宫大闹一通,然后跑来对自己哭诉,完全可以预见。

    “那么,江丞相又会如何?”虞清秋又问了一句。

    “……”李钰更汗颜。

    江涟漪回家一哭诉,第二天他案上一定能收到一堆劝谏,什么国事为重,女色误国,红颜祸水……

    “现在陛下离不开江丞相的支持,但是……”虞清秋顿了顿,将声音放得更轻了些,继续说道,“当殿下能坐稳这个位置的时候,相权压倒皇权却不是什么好事,丞相么,完全可以换个更听话些的。”

    李钰闻言,眼前不禁一亮,顿时豁然开朗。

    另一边,秦绾却是坐在佛前良久。

    当然,她纯粹只是图这里足够清净。

    隔了一会儿,一个脚步声走进来,慢慢地在她身后停下,冷冷地开口道:“虞清秋心思灵敏,小心与虎谋皮。”

    “与虎谋皮,成,得虎皮,不成,则杀虎,皮肉兼得。”秦绾冷酷地开口。

    “你心里有数就好。”来人道。

    “怎么不休息?”秦绾转过身。

    淡淡的月光从敞开的殿门口照进来,落在苏青崖脸上,更显得他眼角边那朵刺青多了一份诡异的妖娆。

    “答应过你,不会毒死他。”苏青崖答道。

    “……”秦绾叹息,心里不免有几分同情。

    苏青崖的毒,能毒死人的那些,很少会有让人生不如死的,他很追求一种死亡的美感,就像是长生的无疾而终,或是悲灵笑梦那种尸体全部面带微笑的特性。但是,毒不死人的……既然无法要命,那自然是要在其他方面弄手段了,毒药终究是害人用的,总不至于给人下毒是让人更舒适?

    所以,秦绾几乎可以肯定,李钰要倒霉了,就是不知道他会倒霉到什么程度而已。

    “药量很浅,只够他拉一次。”苏青崖道。

    “泻药?”秦绾很惊奇。

    苏青崖……不至于下这么没技术含量的药吧?何况,只拉一次,哪算什么折腾?连药都不用吃。

    “计算了时间,明天卯时三刻发作,误差不超过半柱香。”苏青崖补充了一句,随即转身离去。

    卯时三刻?秦绾又是一怔,随即就黑线了……卯时三刻,那是早朝时分吧?

    提问:早朝时,第一,举手报告说,父皇我要上茅房。第二,直接拉在裤子上。哪个更丢脸?

    什么?你说忍忍?普通的泻药都不是人能忍住的,何况是苏氏出品。

    秦绾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惹谁都不能惹苏青崖……怎么告诉他明天孟寒就回南疆了,没两个月时间回不来?哦,现在自己不怕他毒……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