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十章 夜战皇宫
    “小姐!”一进房门,荆蓝欢喜地迎了上来。

    秦绾目光转了一圈,不觉失笑。

    明明是间客房,如今却像是她要长住在这里的模样。不过她也无所谓,反正舅舅也回不来,连个啰嗦的人都没有。

    “一路上没事?”秦绾随口问道。

    “有皇家暗卫当护卫,还有哪个不长眼的小贼敢拈虎须?”荆蓝笑道,“不过小姐带回来的东西,是收起来,还是?”

    “先收着吧。”秦绾道,“做好准备,我们可能会随时出发。行李准备两份,将要紧的东西单独打包。”

    “是。”荆蓝答应了一声,又道,“小姐的意思,该不会我们要准备逃命吧?”

    “如果苏青崖医死了皇帝的话。”秦绾若有深意地看着她。

    “……应该……不至于吧……”荆蓝明显底气不足。

    秦绾一耸肩,现在就是拉走苏青崖,他倒是不愿意了。错过这个时候,哪里这么容易有中了蛊毒的活人给他研究?

    “对了。”荆蓝想起来,赶紧道,“路上我们遇见南宫廉了,他让我们带一句话给小姐,说,谢谢,他欠你一个人情。”

    “啊?”秦绾一愣,随即没忍住笑了出来。

    都主动送人情了,看来庄别离这个宗主和师兄当得也实在是太失败了,不见师弟还要对赶他下台的人道谢么?

    不过,南宫廉的人情确实很有用,看看虞清秋就知道了。

    “大小姐。”门外响起侍卫的声音。

    “怎么了?”荆蓝问道。

    “王爷请大小姐过去。”侍卫答道。

    “马上就来。”秦绾扬声答了一句。

    “小姐不是刚和王爷分开不久吗?”荆蓝抱怨道。

    “大约是梁家人开口了。”秦绾想了想,笑道。

    “这么快?”荆蓝无语。还以为是多硬的骨头呢,可回府之后,她来收拾东西,执剑去审问犯人,这才多久,竟然就招了!

    “说明执剑确实很擅长刑讯。”秦绾随口答道。

    荆蓝立即放好手里的东西,跟着她一起出门。

    地点是在后院,直接就是柴房门口。

    “怎么样?”秦绾问道。

    “梁中天死撑着不开口,倒是他的大弟子梁安招了。”朔夜眼中满是鄙夷。

    说话间,一个缺了条手臂只草草包扎止血的黑衣人被两个侍卫从柴房里拖出来,如死狗般扔到空地上。

    昨夜朔夜那一剑虽然没有砍下他的左臂,但筋骨肌肉基本上都已经被青冥剑削断,留着也接不回去——当然,苏青崖肯出手的话,他的手还是能救一救的。可这显然不可能。所以,为了暂时不让他流血流死,侍卫干脆直接把那条要断不断的手臂给卸了,再包扎止血。

    然而,断臂之痛也不是常人能忍受的,加上侍卫也没给他特别优待,就算还剩一只手,那也得绑起来!

    只是,之前这般义正言辞训斥师弟,枉顾师父性命,如今梁中天和其他弟子都没招,偏偏就是他第一个招了,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儿讽刺。

    “大小姐,王爷,坐。”执剑还很贴心地在院子里摆了一副桌椅,桌上甚至连茶点都准备好了。

    “你是梁安?”秦绾随意地坐下,问了一句。

    “明知故问。”趴在地上的梁安抬起了满是血污的脸,眼中满是怨毒。

    “错。”执剑笑眯眯地纠正,“大小姐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要自作聪明,明白?”

    秦绾喝了口茶,掩去了唇边的笑意。

    “……明白。”梁安咬牙切齿,但一只脚就踩在他断臂的伤口上,他能不明白吗?

    “很好。”执剑想拍拍他的脑袋以示奖励,无奈自己站着对方趴着,这身高差有点儿大。想了想,他很淡定地用脚底代替手掌轻轻地拍了拍。

    “你是梁安?”秦绾忍着笑,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题。

    “……是。”梁安眼角的余光看见朔夜脸上那种天真的笑容,顿时打了个寒颤,赶紧回答。

    李暄看了执剑一眼,这小子,放出去几天,倒是比当他的贴身侍卫时更油滑了。不过看在他能逗紫曦一笑的份上就算了。

    “是谁告诉你苏青崖在宁王府的?”秦绾问道。

    “我不知道。”梁安有气无力地说着,看到执剑又抬起脚,慌忙道,“我真的不知道!他蒙着脸!”

    “特征。”秦绾挥手制止了执剑。

    梁安说不知道,她是信的,能布置这么一个局的人,不会把线索留给这么一个小人。

    “他……”梁安绞尽脑汁地开始回想,好一会儿,看执剑满脸的不耐烦,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就更加着急,冷汗都冒了出来。

    “你不会是想说,来人从头到脚都包起来了吧?”执剑不耐烦道,“就算是那样,只要他脚下没踩着高跷,你至少也该知道他的身高。”

    “他……对了!”梁安被他一提醒,脱口而出,“他,不不,她是个女人!”

    “你怎么知道?”秦绾一皱眉。按理说,性别这种事不需要想那么久,很显然,是那人根本分不出性别,那么梁安从哪里看出对方是个女人就耐人寻味了。

    “他个子很矮,只到我肩膀。”一旦开了口,梁安立即如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了下去,“男人很少有这么矮的,她没有说话,只用事先准备好的纸给我看,看完那些纸就直接烧掉了,一定因为他是女人才不敢开口的。还有……她走的时候,衣袂带风,我好像闻到一股很淡的香味。”

    “不是你为了活命而胡编乱造的?”秦绾一挑眉。

    “是真的!”梁安焦急道,“我、我发誓,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

    “除了是个女人,还有呢?”秦绾不置可否。

    “……”梁安再次苦思冥想了半天,终于颓然摇头。

    “废物。”执剑没好气道。

    梁安动了动嘴唇,也没敢回嘴。

    “那么,字条上写着什么?”李暄问道。

    “苏青崖在前刑部尚书府。”梁安很快答道。

    “这可真贴心。”秦绾无语道,“还生怕梁家不关心政事不知道宁王府在哪里,还特地点名了是前刑部尚书府。”

    “那人对梁家的状况很了解。”李暄道。

    “然后呢?”秦绾又道。

    “然后……我就告诉师父了,怕师父不信,就说是一个在楚京的朋友告诉我的。”梁安道,“不过师父听了我的话,根本没有半点犹豫,就带着我们,刚好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来了。我就只知道这些,真的!”

    “先带下去。”执剑看着秦绾的脸色,挥了挥手。

    “你觉得呢?”秦绾有些拿不定主意,转头问道。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那人的消息也太灵通了,除非原本就是宫里的人。”李暄慢条斯理地道,“太子搜查楚帝身边的人,还有人自杀了,这么混乱的场面,要传个消息出去并不难,就算是要混个人出去,也不是做不到。”

    “皇后?”秦绾皱眉,“她是最早知道的,可是她一直在外祖父身边,外殿还有那么多王爷在,应该没法命人去做这件事,除非是她有个能干的下属,足以独当一面,才自作主张。”

    “不,万一真杀了苏青崖,楚帝也得死。这么大的干系,属下不可能自作主张。”李暄断然否决。

    “我想……私下见见皇后。”秦绾沉吟道。

    “宁愿被下蛊十年,到了这般地步都不肯开口的女子,心智定然极为坚定。”李暄不赞同,或者说,不觉得找皇后有用。

    “意志再坚定,身上也总有软肋的。”秦绾道。

    “信阳王?”李暄道。

    “试试也没什么损失么。”秦绾笑了笑,“之前在宫里,我已经敲山震虎过了,皇后定然要与幕后之人联系,若要避人耳目,大约就是今晚了。”

    “我去安排。”李暄点点头。

    “你插手,没关系吗?”秦绾有些担忧。不比她有一半南楚血统,李暄可是东华的皇族,把家丑曝光在他面前,南楚的脸就要丢尽了,太子想必是不愿意看见这一幕的。

    “没关系,我会处理好。”李暄毫不在意,“让我不清不楚地知道一半,或许会散播成更离谱的流言,还不如主动点全部告诉我,再立个契约,交换条件之类的让人放心。太子懂得取舍的。”

    “好吧。”秦绾点头。

    有人愿意干活,她自然是乐得清闲的。

    “大小姐,其他不肯招的,怎么办?”执剑问了一句。

    “梁家也是被人利用的一把刀,看来也就知道这么多了。”秦绾有些遗憾地道。

    “可是……”荆蓝插了一句,“那人既然这么容易招供,也不是什么硬骨头,敢怂恿他师父来送死还挺不容易的。”

    “表功罢了。”秦绾笑道,“你看这些人的武功就知道了,梁家的刀法传给弟子的只有三十六招,但传给儿子的却有四十八招,以保证梁氏血脉永远都是最强的那一个。梁中天虽然死了儿子,但看起来也没打算把后面的十二招传给徒弟。”

    “难怪教出来的徒弟一代不如一代。”李暄一声冷哼,“要多留十二招才能保证自己胜过其他同门,这种资质,怪不得会死在唐少陵手里。”

    西秦鸣剑山庄之所以是西秦第一世家,唐默被推崇至极,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他本身有多厉害,事实上,鸣剑山庄根本没有什么独家秘笈,任何人上鸣剑山庄诚心求教,唐家都会给与最合适的指点。可以说,唐默和唐演花在外人身上的时间,远比花在儿子孙子身上的时间多。

    然而,唐少陵依旧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那这些人?”执剑道。

    “随你处置了。”秦绾一挥手,又警告道,“不过,梁家人不要给苏青崖去做实验,这些人,尤其是梁中天,若是拼着同归于尽,是很难防备的。”

    “知道了。”执剑笑眯眯地道,“不过,我把他们废了武功,打断手脚,应该没问题了吧?”

    “小心为上。”李暄道。

    “好吧,其实蛊毒挺有意思的。”执剑遗憾道。

    “你见过了?”秦绾一怔。

    “我带梁安去看苏神医用人试药了。”执剑笑道,“苏神医听说是姓梁的,还特地放了一只叫什么金蚕蛊的虫子出来给我们看。”

    “…………”秦绾黑线。

    “小姐放心,蛊虫一破体,就被苏神医毒死了。”执剑赶紧道。

    “别玩过头了。”被他都说完了,秦绾只得说道。

    “是!”执剑行了个礼,去处置俘虏了。

    入夜,皇后的身体不好,自然是早早地回宫休息了。

    贴身宫女服侍她更衣卸妆,皇后坐在铜镜前,打量着自己的面容,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娘娘就是担忧陛下,也要顾着自己的身体才是。”身后给她梳头的宫女轻声道。

    “本宫还有什么好顾惜的,只要豪儿能好好的,本宫就别无所求了。”皇后低声道。

    “王爷孝顺娘娘,这几日也没落下日日来请安的。”宫女道。

    “本宫知道豪儿是个好孩子。”皇后脸上也泛起一丝笑意,“原本今年的选秀,也该给他挑个可心的王妃……啊!”

    话没说完,皇后突然脸色大变地站起来,动作大得连椅子都翻倒了。

    “奴婢该死!”宫女原本一手握着她的长发梳理,这一下猝不及防,顿时扯下几根发丝来,急忙跪下求饶。

    不料,皇后根本就没理她,一脸惊恐地指着妆台上的铜镜,颤声道:“如意,你看,那……那上面是不是有东西?”

    宫女如意愣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瞬间,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会大叫出声。

    “是不是……是不是……有血字?”皇后惊恐地看着她。

    如意不敢说话,双手捂着嘴,连连点头。

    只见原本光可鉴人的铜镜上,浮现出一行字:贱妇,还朕命来!

    字迹血红,仿佛就是人血写成的。

    “奴婢、奴婢去喊人。”如意说着,就想往外跑。

    “回来!”皇后眼神一凛,厉声喝止。

    “娘娘?”如意快哭出来了,双腿都在发软。

    皇后这时候倒是镇定下来了,在寝宫里扫视了一眼,沉声道:“什么人装神弄鬼?”

    然而,殿中灯火摇曳,除了如意压抑的抽气声,许久没有声响。

    皇后的脸色很阴沉,被人骂贱妇还罢了,可是……还朕命来?除了皇帝,还有哪个人敢自称为“朕”,可皇帝现在还没死呢,要还什么命!

    最开始时镜中浮现血字,她确实被吓到了,但慌乱过后,她就冷静了。世上本没有鬼神,若有,背后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娘娘,要不,奴婢去请信阳王?”如意小声道。

    “闭嘴!”皇后呵斥了一句,又道,“不许告诉王爷,否则本宫拔了你的舌头!”

    “是。”如意一惊,赶紧低头。

    “怎么,信阳王知道了,有什么不妥吗?”忽然间,帘帐后面传来一个带笑的声音。

    “谁?”皇后猛地回头。

    发现殿中确实有第三个人,或者说是鬼,如意一咬牙,抓起一根尖利的金簪当武器,挡在皇后跟前。

    “是个忠心耿耿的丫头,可惜了。”一只素手掀开帘子,走出一个人来,正是秦绾。

    “这么晚了,郡主怎么还在宫里?”皇后阴沉了脸。

    “当然是想找皇后娘娘谈谈心。”秦绾微笑,又指指铜镜,很诚恳地道,“那真不是血,只是种颜料,平时无色,晚上温度降到一定程度以下就会显现出红色,是不是很好玩?”

    “郡主,这个玩笑不好笑。”皇后咬牙切齿道。

    “玩笑?”秦绾一脸的困惑,“娘娘怎么会以为这是玩笑呢?明明是事实呀。”

    “胡说!”皇后怒视她,又转头道,“来人!”

    之前她不确定是谁做的,自然不想惊动旁人,免得自己也惹一身骚,但既然确定了是秦绾,她有恃无恐。一个外来的女子而已。

    然而,良久,整座坤宁宫就像是死了一样,没有任何人的声音传来。

    “来人!人都死了?”皇后更愤怒了。

    “没死。”秦绾倒是很认真地解释,“只是让他们都睡了一觉而已,希望明天不会被罚。”

    “你想怎么样?”皇后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虽然是二对一,可秦绾深谙剑舞,明显是有武功底子的,就算动手也是自己吃亏,何况坤宁宫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到时候……

    “只是想跟娘娘谈谈心罢了。”秦绾自顾将之前皇后摔倒的椅子扶起,坐了下来,又一摆手,“娘娘也坐?”

    皇后迟疑了一下,选择了远离妆台的软塌坐。

    如意赶紧侍立在主子身后,只是面对秦绾的那种漫不经心,如意双手握着金簪,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实在有些可笑。

    “放下簪子吧,本郡主无论如何也不会对皇后怎么样的。”秦绾笑道。

    皇后皱了皱眉,似乎也觉得丢人,挥手让她靠后站,又道:“那么,郡主想谈些什么?”

    “比如……胭脂?”秦绾顺手从妆台上拿起了胭脂盒。

    皇后心下一沉。

    秦绾,她是真的知道自己的胭脂有问题,并不是猜测或是误打误撞。

    “娘娘要是不在了,信阳王可是连王妃都没娶上呢。”秦绾漫声道。

    “你胡说什么!”皇后怒道。

    “是不是胡说,娘娘心里清楚。”秦绾打开胭脂盒闻了闻,摇头道,“手艺太差,腥味都没去干净,娘娘若是有兴趣,回头我派人送两盒来。”

    “你与苏青崖倒是真的交好。”皇后胸口不住地起伏,眼神看起来极为可怕。

    “原来娘娘真以为胭脂是被人下了慢性毒药?”秦绾笑了起来。

    “你诈本宫?”皇后一愣。

    “需要吗?”秦绾随手扔下胭脂盒,“南楚的太医也不全是饭桶,有句话他们说的还是对的,这世上本没有无形无迹,十年都让人看不出来的毒药。这也不是毒,是蛊。”

    “你说什么?”皇后猛地站了起来,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了起来,指甲几乎掐入掌心。

    “娘娘中的是血吸蛊,而这胭脂里的花泥,就是血吸蛊的养料。”秦绾淡淡地道,“所以,这东西对娘娘来说,其实并不是毒,而是解药,若是断了花泥喂养,血吸蛊饿了,就只能吃娘娘的精血了。”

    皇后瞬间脸色惨白,一个女人,听到自己中毒变成中蛊的反应绝对不会平淡接受,尤其……宁王府里那些死囚的下场,稍微有点势力的皇子都能打听到,更别提皇后了。

    何况,几年前,她有一次病了,反正楚帝也不来她宫里,她就偷懒没有上妆,结果病得更重,太医诊断却是失血过多——她这才不得不相信了那人说的,这毒会让人上瘾,一天不用就会发作的鬼话。

    “郡主知道得倒是清楚。”皇后慢慢地坐回去,死死地盯着她。

    “娘娘,我想,您应该也知道了。”秦绾微笑道,“我是圣山弟子。”

    皇后顿时被噎住了。

    圣山,谁知道圣山有多少高人隐士,说不准还有南疆人呢,这么看起来,秦绾对蛊虫了解较多,也不是什么把柄。

    “母后?”就在这时,殿外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母后,您在吗?坤宁宫的人都死哪儿去了!”

    “豪儿!”皇后惊道。

    今晚,不是轮到豪儿守夜吗?他不在皇帝身边,怎么会来后宫!

    “是我请信阳王来的。”秦绾道。

    “为什么?”牵涉到儿子,皇后顿时气势暴涨。

    “既然知道了娘娘和外祖父中蛊的事有关,怎么还能放心信阳王守夜?”秦绾淡然道。

    “你!”皇后气结,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对,你怎么能插手王爷们轮值陪护的事?你……是太子!”

    “娘娘终于反应过来了?”秦绾一耸肩,“没有太子殿下的配合,我怎么可能放倒坤宁宫的下人到现在还没人发现?

    “母后?”皇后还没来得及说话,上官英豪已经走了进来,看到秦绾,微微一愣,疑惑道,“这么晚了,郡主怎么也在?”

    “见过信阳王。”秦绾笑着打了招呼。

    上官英豪是长辈,只是随意地点点头,就抱怨道:“母后,您宫里是怎回事?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偷懒成这样,明天一定要让内务府把那群奴才全换了。”

    “不必了,你怎么会来的,不在父皇身边吗?”皇后道。

    “太子大哥说母后身子有些不好,父皇那边他替我看着,让我过来先瞧瞧母后。”上官英豪如实道。

    皇后苦笑,还想着秦绾是用什么方法把儿子骗过来的,原来就是那么简单。

    “母后看起来……并无大碍?”上官英豪疑惑道。

    “母后没事。”皇后摇了摇头,目光却看向了殿门,“太子也来了吧,进来。”

    “大哥?”上官英豪惊讶地回头。

    “母后……不,皇后娘娘。”太子沉着脸走进来,后面跟着上官珏。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上官英豪问道。

    “很简单,外祖父的蛊毒,是皇后娘娘下的。”秦绾答道。

    “胡说!这不可能!”上官英豪怒道,“母后为什么要这么做?”

    “威胁……我想,仅仅以娘娘的生命做威胁,只怕不足以让娘娘沉默十年,当然,用信阳王威胁也不成,一个护犊的母亲能做出什么事来,没有人可以预料。”秦绾淡然道,“所以,必定还要加上利诱的,而能利诱一国皇后的,自然是信阳王的帝位,所以,这十年间,娘娘是从受害者,慢慢变成了同谋,不是吗?”

    “威胁本宫,最后却让本宫的儿子登上帝位,这世上有这么傻的人吗?”皇后不屑道。

    “谁知道呢?”秦绾一摊手,很不负责任地道,“或许是知道除非皇子都快死光了否则轮不到自己,又或者不是皇子,是其他的什么人……反正,南疆的目的不是灭掉东华吗?只要新上任的皇帝能做到这一点,是谁……她并不在意吧?”

    “母后?”上官英豪闻言,骇然看着皇后。

    感受到儿子目光中的怀疑,皇后的脸色几经变换,终于是叹了口气:“你都说完了,本宫没什么好说的。”

    “果然是你,皇后娘娘。”太子咬牙道。

    “这……”上官英豪一副打击过大,失魂落魄的模样。

    在他印象中,母后虽然身体不好,常年缠绵病榻,但对自己一向是慈和温柔的,也许是因为两个哥哥先后夭折,对于自己,母后总是小心翼翼地看着护着,直到他八岁之前,几乎是一刻都没离开过母后。那之后,母后的身体越来越坏,亲自照看他的时候才少了。

    小的时候,母后总是把他抱在膝头,慢声细语地教他识字,教他念书,也因为母后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耗在了自己身上,甚至除了初一十五,还拒绝父皇留宿,才慢慢失去了圣宠。

    而这样温柔的母后,竟然对父皇下蛊,就为了……让他坐上皇位?

    “那么,娘娘打算怎么对付孤和临安王?”太子问道。

    信阳王上位,那身为嫡子的太子和临安王当然是非死不可了。

    “杀了临安王,嫁祸给太子。”皇后漠然答道。

    “母后!”上官英豪又是一声大吼。

    皇后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犹豫,但终于还是没说什么。

    “至少现在,娘娘的计划肯定不会成了。”太子也咬牙,果然都被李暄和秦绾料中了!

    “所以,娘娘还是把背后那人招出来吧,反正信阳王是当不了皇帝了,娘娘没得到好处,犯不着一个人背黑锅,不是吗?”秦绾一副很无所谓的模样说道。

    “事到如今,难道我还会为那个贱人瞒着吗?”皇后瞪着妆台上的胭脂,一脸的愤恨。

    她好好一个人,被害得十年缠绵病榻,若不是有儿子这个希望撑着,早就想把那人碎尸万段了,如今希望破灭,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贱人?女人?”秦绾大感意外。

    会和梁安口中的那个出现在梁家的女人是同一个人吗?

    “对,就是……”皇后刚一张口,谁料,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

    “闪开!”秦绾脸色大变,飞快地起身,闪到了一根柱子后面。

    得到了她的提醒,上官珏也拉着太子远离了大门,也幸亏他们的位置稍稍移动一下就是死角。

    不过皇后和上官英豪就没这么好运了。

    黑暗中,万箭齐发,一排羽箭从敞开的大门射进来,殿内空间狭窄,更是躲闪不开。

    上官英豪好歹是会武的,手臂中了一箭,迅速踢翻了桌子,用竖立的桌面当盾牌,缩在后面。

    “是谁!”太子怒道。

    明明他都布置妥当了,怎么宫里居然会冒出这么多敌人!

    ------题外话------

    第一个猜对谁干的有奖哦~o(n_n)o~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