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九章 初露端倪
    “咚咚咚。”

    “……”

    “咚咚咚。”

    “……”

    “我来。”秦绾制止了李暄想继续敲门的动作,抬脚就想踢。

    “吱呀——”门就在这瞬间开了,蝶衣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站在门口。

    “辛苦了。”秦绾默默缩回了脚。

    蝶衣看着她,叹了口气,写了张字条给她:“小姐,桂嬷嬷看见你的行为会哭的。”

    “这不是没外人么。”秦绾一耸肩。

    蝶衣看了看她身边的李暄,眼中闪过一丝探究,这就已经不算外人了吗?

    “说起来,还要谢谢你把桂嬷嬷送给我。”秦绾想起来这事,随口说了一句。

    “当时只是想试探一下。”李暄解释道,“不过桂嬷嬷的日子也确实不好过,她家里也没什么人了,我想,你大约是不介意替她养老的。”

    “是不介意,正好请桂嬷嬷教导珑儿,将来我要是有女儿,桂嬷嬷还有精力的话,也可以一并教了。”秦绾答道。

    “你喜欢女孩子?”李暄道。

    “当然了。”秦绾一脸的理所当然,“儿子有一个就够,多了还要打架争遗产,不如多养几个乖巧的女孩子。”

    听到她喜欢女儿的理由,李暄也不禁哭笑不得。

    “你们要不要进来?拉家常滚出去拉!”苏青崖怒道。

    秦绾一笑,当先走了进去。

    苏青崖看上去憔悴了不少,眼睛都有些发红。

    桌上各种物品堆得杂乱无章,地上满是揉成一团的废纸,差点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有结果了吗?”秦绾问道。

    “有。”苏青崖拿出一个玉瓶道,“看看这个,你认不认识。”

    秦绾记得这也是那自尽的内侍的遗物之一,不过苏青崖既然有所发现,自然是打开看过了,至少不用担心打开瓶盖里面的东西会飞走之类。

    不过,打开盖子后,她还是惊讶了。

    冲出来的不是蛊虫,而是一股凌冽的寒气。

    “这是……”秦绾迟疑道,“双层寒玉瓶?”

    “嗯,而且这寒气,至少是千年以上的寒玉。”苏青崖道。

    “双层玉瓶,是指这个瓶子有夹层吗?”李暄皱眉道。

    “不是夹层。”秦绾转头解释道,“如果用千年寒玉做药瓶,这瓶子一定触手冰冷,放进水里都能让水结冰,普通人根本不可能随身携带,所以工匠在这寒玉瓶外层用其他玉石又做了一层,把寒玉瓶包裹在里面。不过一般来说,就算包了一层,寒气也会慢慢透出来,使得瓶子比一般的玉瓶更凉……但这瓶子打开之前寒气竟然毫不外泄,显然外层的也不是什么普通玉石。”

    “是温玉,刚好中和了千年寒玉的寒气。”苏青崖一声冷笑,“温玉可比千年寒玉还难得,必须到刚刚喷发过的火山下去挖,这小小一只玉瓶,别说一个内侍了,就算是不得宠些的皇子,怕也置办不起。”

    “那用这么珍贵的瓶子装的,应该是最厉害的蛊虫?”李暄道。

    “我试过了。”苏青崖淡然道,“所有疑似蛊虫的东西,能吞下去不立刻发作的,也只有这一种,那人的脉象和皇帝也挺像的。”

    “有办法了吗?”秦绾眼睛一亮。

    “还在研究,不过有些药比较有效,虽然不能驱蛊,但能压制蛊虫的活动,证据是服药后,另一个心跳会放缓几倍。”苏青崖道。

    “这就够了,我们进宫!”秦绾断然道。

    “我还没研究完。”苏青崖瞪着她很不满意。

    既然他已经出手了,只是镇压,又医不好,他去干嘛?砸招牌么?

    “随便先开个药,能压制也好啊。”秦绾道,“还有,我要你去给其他王爷都把把脉。”

    “全部?”苏青崖一怔。

    “嗯,全部。”秦绾确定。

    “滚!”苏青崖随手从桌上抓了本书砸过去,“我哪有那么闲!”

    “唉,不是啊。”秦绾一扭头,顺手把书解了下来,赶紧把之前的猜测说了一遍。

    “所以你说,你怀疑皇子之中有人被幕后主使者下蛊威胁而变成同谋,所以让我去给每一个人把脉,检查一遍?”苏青崖道。

    “对!”秦绾点头。

    “要说中蛊,比起那些皇子,不是有个更可疑的人吗?”苏青崖却一声冷笑。

    “谁?”秦绾一愣。

    “皇后。”苏青崖吐出两个字。

    秦绾皱起了眉,确实,比起看起来都很健康的皇子,病殃殃的皇后确实可疑。皇室娶妻,还是娶皇后,怎么也不能挑个病秧子,何况皇后生过三个儿子,虽然只养活了一个,但是身体不好的人是不可能频繁怀孕产子的。至少,皇后生下信阳王的那时候应该还是健康的。可之后十几年,怎么就能虚弱成这个样子?也没听说个具体的病因。

    “谁是内应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是主使者。”李暄淡然道,“至少,在太子和临安王死前,皇后自己是没有谋杀皇帝的动机的。”

    “也不一定。”秦绾道。

    “怎么说?”李暄一挑眉。他的身份,自然是无法进入后宫的,也见不到皇后,仅凭推测。

    “除掉三个不容易,除掉两个还不容易?”秦绾笑道。

    李暄微一沉吟道:“杀了太子,嫁祸临安王?”

    “不,杀了舅舅,嫁祸太子。”秦绾反对。

    “也是,太子如果是受害者,那上官珏同样有继承权,而且在楚帝先死的情况下,比信阳王更有优势。”李暄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必须赶在登基仪式之前。一旦太子登基,皇帝杀了临安王和太子杀了临安王可大不一样。”

    “确实。”秦绾也赞同。

    “要是皇后做的,她给自己下蛊做什么?”苏青崖冷冷地道。

    “不一定是给自己下蛊。”秦绾这时候思路也清晰了不少,“孟寒说过,有些蛊虫饲养不易,还有些恶蛊甚至以饲主的精血为食,只是那些养蛊之术大都被南疆王禁止了,但也不排除私下有人偷偷地学。”

    “你怀疑皇后是南疆人?”李暄道。这并不太可能,一国皇后,就算不是出身豪门,最起码也是身家清白,几代可查,要把一个南疆人塞进去冒充根本不做不到。

    “我只是这么怀疑的。”秦绾点了点头,“南疆灭族三十年,皇后进宫恰好也是三十年前,就算真的只是巧合,再查一遍总是小心无大错。”

    “太子倒是会很愿意去查。”李暄了然。

    就算太子不知道皇后的阴谋,但一个有嫡子的太后,绝不会受新帝的欢迎。

    “如果皇后拒绝诊脉,其中一定有问题。”秦绾说着,转过头去。

    “……”苏青崖与她对视一阵,终于败下阵来,“本公子前世欠你的!”

    “可不就是你欠了我前世的?”秦绾理所当然道。

    “滚!”苏青崖怒道。

    “好吧,我先去换身衣服。”秦绾从善如流地起身。

    苏青崖气得再次砸了一本书过去。

    蝶衣很无奈地叹气,拿起纸笔写道:“明知小姐喜欢撩拨你生气,就你偏要凑上去。”

    “你不介意?”苏青崖斜睨着她。

    蝶衣一脸茫然。

    “我要是前世欠了她的,难道她是前世欠了李家的吗?”苏青崖怒道。

    蝶衣微微皱了皱眉,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写道:“小姐对东华特别执着。”

    苏青崖愣了一下,随即也反应过来。

    按理说,欧阳慧在圣山长大,并不属于哪一国人,不至于对东华如此忠心耿耿,已经被伤害过一次还如此执着东华。按常理来说,换个别的国家辅佐,灭掉李家的东华才解恨吧?而她现在虽然想弄死李钰,但也仅仅是仇恨李钰个人,没有丝毫牵涉到东华。那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现在使用的身份是东华贵族,或是她又喜欢了李暄的原因。或者,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是把东华当成祖国,甚至更深刻的一些东西的。

    “墨阁主说过,小姐是东华人。”蝶衣写道。

    “不,她不是因为一个虚无缥缈,仅仅‘也许’是东华人的父母如此执着的人。”苏青崖断然道,“如果她自己不知道,但一定是墨阁主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她。”

    “……”蝶衣直接拿了白纸,表示自己不明白。

    “我是说关于她的身世,墨阁主肯定不止知道这些。”苏青崖一声冷哼。

    “那阁主为什么不告诉小姐?”蝶衣惊讶。

    “或者她的父母被杀了,仇人很厉害,至少凭她现在报不了仇。或者她父母还活着,而且身份不简单,认了她会有危险。”苏青崖不负责任地随口猜测。

    反正,也脱不了这几种可能就是了。

    蝶衣沉默了一下,忽的起身,放下纸,顺手把他也拉了起来。

    “干嘛?”苏青崖莫名其妙。

    蝶衣直接从箱子里翻出一套衣服丢进他怀里,顺手把他推进了里间。

    苏青崖无语,又不是女人,出个门还得换身衣服!

    太子听说蛊毒的事有了进展,立即亲自到宫门口把人接了进来,一面忧心忡忡地道:“昨天半夜开始,父皇已经连水都灌不进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看看再说。”苏青崖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

    蝶衣随手拿的衣服是前些日子临安王准备的,虽说也是朴素的颜色花纹,但衣料却是最好的,丝绸的柔滑质感让他有点儿不习惯。只是,一件衣服而已,他也不至于再出去换一件,只得将就着穿了。

    这次只有秦绾和苏青崖两人进宫,连朔夜和蝶衣都没跟着,李暄自然是更要避嫌了。

    再次给皇帝把脉,苏青崖更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虽然不知道名称,但皇帝中的蛊,应该就是寒玉瓶里的那一种。只是让他不解的是,用如此珍贵的玉瓶来盛装,这种蛊虫应该也是最厉害的,可是怎么看都远不如金蚕蛊那么凶悍。

    “苏大夫,如何?”这次开口的竟然是皇后。

    “我会开药,应该能暂时镇住蛊虫,让我有时间慢慢寻找引出蛊虫的方法。”苏青崖道。

    “苏神医果然厉害!”太子虽然知道苏青崖肯定是找到了办法,但一夜之间就能镇住蛊毒,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医,可惜无法留在南楚。

    苏青崖不理他,写完药方,搁笔道:“殿下不放心的话,可以让太医看看。”

    “不必了。”太子一声冷哼,挥手道,“那群庸医连蛊毒都看不出来,又怎么看得懂苏神医的药方,何必如此麻烦。”

    苏青崖不置可否,反正他是不信太子真敢直接抓药就给皇帝喝的,太医虽然没看出蛊毒,却也不能全怪他们医术不精,毕竟谁也没想过在南疆灭族的三十年后,皇帝能被人下蛊。根据药方判断一下药效,以及是否有害,太医还是能胜任的。太子这么说,也不过是想让他心生好感罢了。

    “陛下没事就好。”皇后拍了拍胸口,轻轻地舒了口气。

    “皇后似乎也是久病不愈,可否让我把一把脉。”苏青崖忽然道。

    太子愣了一下,下意识去看秦绾。

    秦绾露出一个微笑。

    “这……不必麻烦苏大夫了。”皇后也是一怔,随即就笑道,“药医不死病,本宫这是老毛病了,也不过是吃着药,拖着日子罢了。”

    “正是如此,更该让苏神医看看了,儿臣也是胎里的弱疾,喝了苏神医开的药后,这几日明显精神好了不少。”太子在一旁说道。不管苏青崖是什么意思,但既然他开口了,作为太子,场面上的母慈子孝总是要保持的。

    皇后犹豫了一下,许久才点点头,伸出了右手:“既然如此,有劳苏大夫了。”

    “得罪。”就算是皇后,苏青崖也是直接按着她的手腕诊脉。

    “说起来,母后原本身体也康健,只是近十年来才开始发病的。”太子道。

    十年……并不算很久啊。秦绾不禁心念一动。

    苏青崖这回很快就松了手。

    “母后的身体如何?”太子关心道。

    “血行不足引起的弱症。”苏青崖说着,若有深意地看了秦绾一眼。

    秦绾心中一跳,但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

    血行不足……昨天她才刚刚对苏青崖介绍过某样东西呢。

    “所以本宫说了,老毛病而已。”皇后也带了一丝笑意。

    秦绾仔细观察着,发现她在苏青崖的话出口后,原本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仿佛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就更加肯定。

    至少,皇后本人是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的。

    “先按这个方子吃吧,平时多用补血的膳食补充。”苏青崖说着,随意写下一张普通的补血药方,反正皇后也不会真的去吃,他自然不必费心琢磨。

    “有劳。”皇后客气地点点头,吩咐侍女接过药方。

    “殿下,各位王爷都来了。”帘帐之外,内侍通报道。

    “请他们进来吧。”太子道。

    楚帝的病不是一天两天,这些王爷虽然滞留宫中,但也不可能全部在养心殿日夜等候,自然是有自己的住所的,而近今日轮值的正是太子。

    “捡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苏青崖拿起药箱走了出去。

    太子一愣,转头道:“郡主……”

    “难得苏公子不收诊金义诊,不是好事吗?”秦绾道。

    “孤出去看看。”太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道。

    “我在这里陪一下外祖父。”秦绾没有动,反正结果怎么样,回去后苏青崖会告诉她。

    “失陪。”有皇后在,和秦绾互相牵制,太子也不怕他们谋害陛下,当下便出去了。

    “皇后娘娘安好。”秦绾道。

    “这些日子,辛苦郡主了。”皇后淡淡地说道。

    此刻殿内只有昏迷的楚帝,身后的侍女也是心腹,内侍站得都有些远,皇后并不需要作出一副热情的模样。

    “我看娘娘今日的气色不错,不知道用的是哪家的胭脂?”秦绾忽然问道。

    皇后一愣,下意识地绞起了手里的丝帕,隔了一会儿才道:“本宫都这个年纪了,哪里还挑剔你们女孩儿的胭脂水粉,不过就是内务府进上的几样罢了。”

    “娘娘才不老呢。”秦绾凑过去坐在她身边,亲昵地握住了她的手,微笑道,“前几天我刚刚得了几盒胭脂,听说是用花泥做的,最是美容养颜,回头就送来给娘娘看看可喜欢。”

    “郡主有心了。”皇后的眼神迷茫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警惕。

    秦绾却皱了皱眉。

    皇后的反应有点儿奇怪,她应该是知道问题出在胭脂上,可她听到“花泥”二字时,脉搏平稳如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是因为……皇后不知道那东西是特殊的花泥做的?

    又隔了一会儿,一个内侍端了药上来。

    苏青崖的药其实是利用了麻沸散的原理,只是没有麻沸散那么大的副作用。

    楚帝已经连水都灌不进去,何况是那么大一碗药?

    秦绾也看出了内侍的为难,亲自上前扶着楚帝的身子,靠得如此近了,便是再凶猛的蛊虫也畏惧轮回蛊的气息,乖乖地不作怪了,秦绾用衣袖遮掩,悄悄输送了一点内力过去。

    “进了!陛下喝了药了!”喂药的侍从惊喜道。

    “什么?”听到他呼叫的太子大步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上官英杰和信阳王上官英豪。

    内侍的手还有些颤抖,但却见到楚帝喉结微动,虽然缓慢,但确实是将药咽了下去。

    “果然是神医。”太子赞叹道。

    秦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苏青崖再神,也没有用药香就能治病的地步,这些人都是脑子坏了吧。

    楚帝喝完一碗药,又吞咽了一些米汤,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心理作用,却觉得面色好看了不少,至少不像是之前的一片灰白。

    秦绾却知道,楚帝本身没有病,只要他体内的蛊虫不作怪,身体自然就会好转,而被轮回蛊一吓,至少今天楚帝能安稳些了。

    “看来有效。”却是苏青崖走了进来。

    “苏神医,父皇这是药对症了吗?”上官英杰激动道。

    “没把蛊虫取出来就不算对症。”苏青崖重新给楚帝把脉,仔细检查后,用纸笔记录好,收进药箱,一边道,“我先走了,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怎么驱蛊。”

    “有劳苏神医。”太子道。

    “还有,再送几个死囚来,怕是还会死。”苏青崖又道。

    “好。”太子点点头。

    死囚么,只要不是刚刚秋后处斩,这时候还是挺多的,京城的大牢里不够用,附近州县哪里没有几个死囚?他早在送去第一批人的时候就派人去将附近州县的死囚全部押解上京了。

    “那么,我们先走了。”秦绾替楚帝压好被角,站起身来。

    “孤送郡主和苏神医出宫。”这会儿太子也不留人了,最好苏青崖下一刻就拿出驱蛊的药来。

    太子心里清楚,楚帝并没有换太子的打算,如今他身体也好多了,完全可以顺顺当当地接过皇位,这时候父皇若是驾崩,他就是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那个,实在是没有必要。

    原本,父皇这年纪也没有几年了。

    在宫里上官英杰也不便多嘱咐什么,只是给了个担忧的眼神。

    秦绾回以一笑,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无事。

    直到回到宁王府,却没见到李暄。

    秦绾并未特意去找人,只拉着苏青崖去院子里说话。

    院子四面开阔,又没有大树,围墙也远,其实比房间里更不容易被人偷听。

    “如何?”秦绾问道。

    “没有一个有中蛊的迹象。”苏青崖摇了摇头道,“有几个身体不好的,也是常年沉溺于酒色,身体亏空所致。”

    “真的是皇后?”秦绾皱眉。

    “皇后的症状,倒是与你所说的血吸蛊很像。”苏青崖皱眉道,“因为你把血吸蛊的特性说得很清楚,昨天我就没找人实验血吸蛊,只怕要找人试试,看症状是否完全一致才能断言。”

    “试试也好,不过**不离十。”秦绾一声冷笑道,“你出去后,我试探过她,她听到我问她的胭脂,表情就完全变了。”

    “难道这几盒胭脂原本是给皇后用的?”苏青崖惊讶道。

    “有可能。”秦绾点头。若非是要给皇后的,装血吸蛊的胭脂盒不必做得如此精致。

    “那么,追着胭脂的来历去查?”苏青崖道。

    “不妥,不能让太子怀疑我对蛊毒太了解了,他会想多。”秦绾立即摇头。

    “无妨,我可以告诉他,胭脂有毒,皇后有中毒迹象。”苏青崖道。

    “对了!原来是这样!”秦绾闻言,脑中灵光一闪,突然就明白了过来。

    “怎么了?”苏青崖莫名其妙。

    “皇后知道胭脂有问题,但不知道那是蛊虫的养料,只以为是胭脂里掺了慢性毒药!”秦绾终于懂了,自信道,“血吸蛊的特性,一次中蛊之后,就必须时时用花泥喂养,若是断了食料,血吸蛊便会大肆吸取宿主的鲜血精气。这世上明知是蛊虫还敢往自己脸上抹的女子可不多,但如果皇后以为只是毒药,就没问题了。”

    “是说得通。”苏青崖沉默了一会儿,又道,“那么,你以为是谁威胁了皇后?”

    秦绾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

    皇后要给楚帝下蛊并不是太困难的事,尤其楚帝对这位皇后虽然说不上爱,却很是尊重信任。

    那么,是谁威胁皇后?还是……皇后在和谁合作?

    不过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小,毕竟皇后是要搭上命的。

    太子说皇后的身体是十年前开始不好的,那么可以排除掉一些排行靠后的皇子了,十年前,一个孩子怎么也不可能做到这些事。

    所以,那就是太子、永宁王、临安王,还有两位宫妃所出的皇子安宜王和齐山王这五人了。

    “有了这条线索,太子应该能查到什么。”秦绾道。

    “如果他查不到呢?”苏青崖问道。

    “那就代表他就是幕后之人。”回答的是李暄。

    “什么时候来的?”秦绾转头笑道。她听到了李暄的脚步声,却不知他听到了多少。

    “在你说那些胭脂原本是给皇后的时候。”李暄回答,言下之意,该听的都听到了,不需要她再重复一遍了。

    “你觉得如何?”秦绾问道。

    “我只是很好奇,最后会查到谁,有种预感,会是个很意外的人。”李暄笑道。

    “是吗?”秦绾歪了歪头,“其实我不太喜欢意外。”

    “我也是。”李暄叹了口气。

    “对了,你去哪儿了?”秦绾停顿了一下,随意问道。

    “执剑回来了,我让他去审梁中天。”李暄答道。

    所以说,梁家人肯定还是活着的,没榨干净利用价值之前,怎么能死呢?只是现在苏青崖的金字招牌好用,宁王殿下为了省事,也就不介意借来用用了。

    “这么快?”秦绾一挑眉,原本以为他们至少要黄昏才能到呢,还未必赶得上关城门的时限,却没想到他们足足提前了半天。

    “他们拐了楚帝的暗卫做护卫,一路有官府开道,随时一路换马,不快才怪。”李暄道。

    “这叫物尽其用。”秦绾很满意。她的下属,就该是带上脑子做事的,不像是某块榆木疙瘩!

    “荆蓝在收拾你带回来的东西。”李暄又道。

    “知道了。”秦绾不在意地点点头。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