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八章 哦,都死了
    上官珏终于还是无可奈何地走了,只是重复申明了第二天会多派一队士兵来保证宁王府的安全。

    直到没有了外人,朔夜带着几个王府侍卫将几个黑衣人押入了柴房暂时看管,只留下一个梁中天让人啧啧称奇。

    明明应该是个枯瘦的老头子,可看梁中天现在的模样,说他才三十岁绝对有人信。

    “是你上次给我的那个毒药的关系?这怎么弄的?”秦绾蹲在旁边,好奇地扯了扯梁中天的头发胡子,没错,都是真的。

    “返老还童?”李暄也有几分好奇。

    “刚研究的毒,第一个实验体。”苏青崖拿着从蝶衣那里借来的纸和炭笔飞快地记录着梁中天的变化。

    “会死?”秦绾道。

    “没有意外的话,能保持三天,然后无疾而终。”苏青崖答道,“这三天里,就算你再怎么折腾他,他也是死不了的,尽管放心用刑。”

    苏公子你真是太贴心了……秦绾汗颜,好一会儿才问道:“名字?”

    “长生。”苏青崖道。

    “这名字真是……”秦绾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是毒药好吧,叫什么“长生”。

    “哪天你要死的时候,可以吃这个,就算是毒药,至少能保三天命。”苏青崖淡淡地道,“何况,一个女人,死在自己最美的年华,也是一种慈悲,不是吗?”

    秦绾一耸肩,不置可否。

    她是理解不了苏青崖的某些追求,对她来说,毒药只有三种分类方式:毒得死人的和毒不死人的,马上就死的和延后再死的,能被人看出来的和轻易检查不出来的。至于死得惨不惨,有什么附加效果,有区别吗?反正毒药的作用,不就是杀人和威胁人嘛,再慈悲,还不是要死。

    “说起来,苏神医确定,长生对紫曦有用?”李暄道。

    苏青崖愣了一下,随即微微皱眉。

    “怎么了?”秦绾奇道,“没用就没用呗,反正我肯定不会在乎自己死的时候好不好看。”

    “我以为,女人都会在意自己的容貌的。”李暄一声轻笑道。

    “我死的时候,你也定然是白发苍苍,要是我还是一副少女的容貌,难道要被人指指点点说,看,和宁王合葬的那个女子是宁王的哪房小妾?”秦绾面无表情地道。

    “你白发苍苍的样子,也挺好的。”李暄温言道。

    “没事了,都可以滚了!”苏青崖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转身走人,“啪”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苏神医对我真是不待见。”李暄苦笑了一声。

    “我师父和几位长老也没多待见你。”秦绾翻了个白眼给他。

    “在你心里,苏青崖和你师父一样吗?”李暄道。

    “如果他同意,我想让他做无名阁的长老。”秦绾点点头。

    “苏青崖不是破门而出了?”李暄惊讶道。

    “那有什么关系?”秦绾一脸的理所当然,“等三年后他报完仇,虽然不能回医宗,但无名阁是我做主,他做了无名阁的长老,就还是圣山的人。”

    “……”李暄很无语地看着她。

    圣山不允许同门相残,于是苏青崖破门而出报仇,等报完仇再回来……如此公器私用,包庇护短,怎么就能说得如此天经地义呢?

    “无名阁的长老,是必须有的吗?”李暄想了想,又问道。

    “也不是吧。”秦绾道,“只是无名阁的事,也不能只有阁主一个人管啊,所以无名阁才会有长老,师父的长老除了楚伯伯之外,都是自己来到无名阁的,师父同意了,他们就是长老,当然,我也可以自己找。”

    “有人数规定吗?”李暄道。

    “没有。”秦绾摇头,顿了顿,又道,“不过好几位长老年纪都大了,我看楚伯伯的意思,以后也不会回无名阁了,为了我不会被那些事务烦死,还是多找几位长老比较保险。”

    “苏青崖像是能帮你处理事务的人?”李暄哭笑不得,“还不如找虞清秋呢。”

    “你说,我要是弄死了李钰,他肯不肯归隐?”秦绾很认真地提议。

    “虞清秋……志在天下。”李暄沉默了一下才郑重地回答。

    对于虞清秋来说,李钰只是现阶段最合适的那个,却不是唯一的一个。他虽然会对李钰尽心尽力,却不会死而后已,就算真没有了李钰,他也会有下一步打算。

    “算了,以后再说,横竖我也还年轻着。”秦绾挥挥手,也不再管这个问题,“白赚了几年的青春,当然要好好挥霍才对得起自己!”

    “先看看这位……嗯,梁先生吧。”李暄道。

    “去端盆井水来!”秦绾吩咐道。

    很快的,就有侍卫端了一大盆水来,不知道是哪个促狭鬼,大约是嫌春天的井水还不够冷,竟然还在里面放了不少冰块。

    “倒。”秦绾在心里给这个侍卫加分。有前途!

    “哗啦~”一大盆冰水浇下去,在这种天气里可想而知是什么滋味。秦绾用的本来也不是太厉害的迷药,梁中天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

    “哟,梁先生。”秦绾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梁中天倒是硬气,恨恨地道,“老夫一生唯一的憾事,就是临死前没看见仇人的下场!”

    “我说,把你儿子打成重伤的那个人才该是你的仇人吧?苏青崖……顶多也就是个见死不救,后面的事,也是你先招惹他的好吗?”秦绾实在没办法理解梁中天的逻辑。

    要是打伤他儿子致使他不治身亡的那人已经死了,他迁怒苏青崖还好说,可她明明记得,那人现在还好好活着呢。

    “……”李暄也愣了一下才道,“我以为那人早该死了。”

    就看梁中天对苏青崖的那个执着劲儿,可以想象直接打死他儿子的那个人要遭到怎么样的报复了。

    “谁叫那人姓唐。”秦绾道。

    “唐?”李暄一皱眉,“西秦鸣剑山庄,唐家?”

    “唐少陵,唐演的儿子,唐默的孙子。”秦绾淡然道。

    李暄叹了口气,看向梁中天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却也多了几分不屑。

    鸣剑山庄唐家三代一脉单传,唐少陵虽然还年轻,但在西秦已经非常有名,在圣山所出的高手榜上排名第二——除掉欧阳慧这个靠作弊打赢了阴山老魔而位列第一,其实大有水分的,唐少陵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比沈醉疏更胜一筹。

    再加上鸣剑山庄西秦第一世家的名声,唐默又是西秦第一高手,就是唐默双腿瘫痪的那些年里,唐演少年撑起唐家,鸣剑山庄的威势也是不降反升。要说现在江湖上风头最盛的青年高手,唐少陵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相比之下,梁家原本就在走下坡路,再加上被苏青崖一折腾,更是没那个能耐去找唐家报仇了。

    “从唐家说,苏青崖也不能说完全冤枉吧!”梁中天听着,愤怒地插口道。

    “因为他治好了唐默的双腿?”李暄一挑眉。唐默……不管残不残废,都不至于对小辈的事大动干戈吧?

    “不是。”秦绾摇了摇头道,“他给唐默治腿的时候,顺便给唐少陵扎了几针,让他吐了一升黑血。”

    “唐少陵……有病?”李暄再不懂医术也知道,吐出的血是黑色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练功冒进,差点走火入魔,经脉全废,幸亏发现得早。”秦绾一耸肩,“不然,你以为苏青崖和西秦的关系怎么会这么好?他治好的,不仅是鸣剑山庄的象征唐默,还有他们的未来。要是三代单传的唐少陵废了,鸣剑山庄也完了。”

    “原来如此。”李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当时的苏青崖还名声不大,也未必有外人知道唐少陵的状况,加上唐默废了三十年的腿居然站起来的事太过惊世骇俗,所以唐少陵这边的事就更没有提起了。除了鸣剑山庄的人,恐怕外人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

    那么,还是那句话,梁中天是怎么知道的?

    梁中天……他找苏青崖报仇明明是他们早有预料的事,可很多细节上却那么诡异,好像背后有一只大手在推动一切似的。

    “要不是苏青崖救了唐少陵,我儿子……就不会死了……”梁中天喃喃道。

    “奇了怪了,苏青崖救了唐少陵,所以唐少陵杀了你儿子,苏青崖就跟你有杀子之仇了,要是苏青崖救了你儿子,那是不是以后死在你儿子手里的人的家人都该去找他报仇了?那这世上的大夫都还要不要活了,至少该加一条:江湖人不救!”秦绾没好气道。

    “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李暄轻声道。

    “他脑子不正常了。”秦绾脱口道。

    “谁让他脑子不正常的?”李暄反问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事肯定是有人操纵的,不过我们在楚京的人不多,要查这些日子谁跟梁中天接触过并不容易。”秦绾无奈道。

    “何必我们出手,自然有人更着急。”李暄道。

    “说的也是。”秦绾想了想,也点点头。

    上官珏绝对比他们更焦头烂额。

    不管太子是不是和楚帝的中蛊有关联,但在所有王爷都被扣留在宫里的时候,作为唯一一个还能出宫的皇子,只要苏青崖出了事,太子就算长了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他才是最该着急的那一个。

    “他怎么办?”李暄看着梁中天,又皱了皱眉。

    “王爷带来的人……可有刑讯高手?”秦绾问道。

    “……”李暄停顿了一下,吐出两个字,“执剑。”

    “啊?”秦绾目瞪口呆。

    真没想到执剑每天笑眯眯的像个大男孩的模样,擅长的居然是刑讯逼供?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身边的贴身侍卫,基本上都各有所长。”李暄道。

    所以荆蓝擅长易容,执剑擅长刑讯?

    秦绾想了想,有些好奇道:“那朔夜呢?”

    “兵法。”李暄叹气道,“朔夜是想上战场的。”

    “我知道了。”秦绾点头,若有所思。

    朔夜的忠心度没有问题,那么,调教一番后插入军队也是一条路,现在他们对军队的掌控力太低了。

    “最迟明天晚上,执剑和荆蓝也该回来了。”李暄道。

    “那就一起先关起来吧。”秦绾随意地道,“刚买的王府没有修牢房,委屈梁先生和贵弟子一起在柴房里呆两天吧。”

    “小辈你敢!”梁中天这一辈子,就算想过会下大狱,也没想过会被绑起来关柴房,这种一般是用来处置犯错的婢女的方式。

    “亦晨,明明我都已经做了,可为什么总有人还要问我敢不敢。”秦绾无语道。

    “你都说了,他脑子不正常。”李暄安慰道。

    “好吧。”秦绾叹息了一声道,“希望他这个样子,这些弟子还能认识他。”

    “那些都是跟了他一辈子的人,总该认得自己师父年轻时的模样吧。”李暄不在意道。

    “什么?”梁中天这才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包括手上的皮肤变得平滑,都有了解释。

    他……年轻了几十岁?

    “关起来吧。”秦绾不理他,挥挥手,让端水来的那侍卫把人提走。

    “欧阳慧!你不得好死!”梁中天怒吼道。

    “忘了告诉你了,我不是欧阳慧,我是秦绾,南楚的永安郡主。”秦绾说道。

    梁中天闻言,一口血差点要吐出来。

    这女子手里明明拿着阴阳扇,却说她不是欧阳慧,是郡主!原本,再怎么说,南楚也不能因为他要杀一个平民就诛杀他九族,哪怕那个平民是天下第一神医。顶多,因为地点是宁王府,扣他一个行刺东华宁王的罪名。可是,行刺宁王和行刺郡主能一样吗?李暄身份再高,毕竟也是东华人,今日两国交好,他是死罪,他日两国开战,梁家就是英雄!然而,行刺楚帝宠爱的永安郡主……梁中天顿时脸如死灰,连长生的药效似乎都快不管用了。

    梁家……完了。

    不管是实质上,还是名声上,都完了。

    “真奇怪,欧阳慧不是早听说死了吗?”那侍卫一边把人拖走,一边还嘀咕了一句。

    梁中天双目无神,静静地随他折腾也没再反抗,连之前的气势似乎也一下子消失了。

    “最后一根稻草。”李暄笑道。

    “这下子,执剑的压力应该小多了吧?”秦绾笑道。

    “希望不会打击过头。”李暄摇了摇头,“虽然外表是返老还童了,但内部机能依旧是个有病的老头子,苏青崖自己都说了,这是第一个实验体,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怎么折腾都死不了。”

    “你看他还能蹦跶这么多年就知道,他一时死不了的。”秦绾不太在意。

    应该是说,梁中天的死活其实与他没什么关系,苏青崖少来南楚,也不是怕了梁家。

    她只是对在背后操纵梁家的人有兴趣罢了。

    “累了吗?”李暄问道。

    “还好。”秦绾如实说道。

    功力是恢复了**成,但身体的状态远远没达到巅峰,和高手动过手后,自然会感觉到疲倦,全身酸痛,毕竟也算是剧烈运动嘛。

    “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李暄道。

    “好。”秦绾一笑,自己回房去了。

    虽然荆蓝不在,蝶衣去照顾苏青崖了,宁王府没有别的侍女,但秦大小姐也不是没过过苦日子的人,至少无名阁也只有少数侍从,没有侍女,当下便自己梳洗了,顺手扔了被裁剪过的衣裳,上床休息了。

    后半夜倒是很平静,除了后院偶尔会传来一两声惨叫。

    也是李暄嫌弃那些死囚太吵,让蝶衣先点了哑穴再试药,总算是能安静睡个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太子就亲自来到了宁王府,后面还跟着个明显睡眠不足的上官珏。

    不过,看到同样一脸不悦的李暄,以及根本不见人影的秦绾,他才醒悟过来,自己确实来得太早了。昨夜闹出了这样的动静,八成人家都没休息好,大清早又被自己吵了起来。

    “倒是孤考虑不周,失礼了。”太子慨然承认了自己的失误。

    “郡主并未起身,本王府中没有侍女,不方便催促。”李暄淡然道。

    “无妨,让郡主休息吧,遇上刺客这种事,想必郡主一个女儿家也受惊不轻。”太子很体谅地说道。

    下首的上官珏抽了抽嘴角,很无语。

    就看昨晚秦绾那种淡定还能讽刺他的模样,受惊不轻?受惊不轻的是他才对吧!

    “无妨,苏神医开了安神药。”李暄道。

    “那就好。”太子也快绷不住脸上的笑容了,从儿子口中他也知道秦绾是什么表现,还安神药……说的跟真的似的。

    “太子殿下此来是为了那些刺客?”李暄道。

    “不错。”听他愿意主动说起这件事,太子微微松了口气,一脸诚恳地道,“虽说是发生在宁王府的事,不过这个时候行刺苏神医,很有可能是暗害父皇的那人贼心不死,生怕苏神医真的研究出解蛊的方法,所以……就算不能把人交给孤,能否让孤派人参与审问?”

    “殿下来晚了。”李暄道。

    “何意?”太子一怔。

    “人死了。”李暄答道。

    “死了?全死了?”太子惊讶得连声音都响了不少,梁家的人又不是死士,断然没有自尽的勇气的,何况身份明明白白放在那里,自尽也掩盖不了什么,除非……

    太子看着李暄的眼神也有点不对了。

    除非是熬刑不过,只能自尽以求解脱。

    可是……宁王只带了十几个侍卫,还不可能全部上阵,就能让这么多习武之人全部熬刑不过?如果宁王真有如此高明的刑讯高手,岂会不防着犯人自尽。

    只有一个可能,灭口了。

    东华的人自然不可能要杀苏青崖,就算真要杀,也用不着借助外力,只能是梁家人不小心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只能被灭口。

    一瞬间,太子脑子里已经闪过无数种阴谋。

    “怎么死的?”上官珏追问了一句。

    “那些死囚怎么死的,他们也怎么死的。”李暄淡然道。

    “什么?”太子愕然,“苏神医?”

    “苏神医说,死囚不够用,反正那几人行刺郡主,过了刑部也是个死刑,没差。”李暄说着,顿了顿,又修正道,“好吧,还是有点儿差别的——本王是说死状。”

    “……”太子简直哭笑不得。

    实验的蛊虫不同,死状当然不同,没想到自己想了那么多,答案却如此简单。

    他并不怀疑李暄说谎,苏青崖就是这样的人,才不管这些人有什么其他的用处,若是李暄和秦绾睡了,其他人根本拦不住他想做什么。

    而梁中天知道了什么秘密这种可能性还是太小了,梁家去行刺本就是意外,这么一小会儿功夫,还是被关押着的,哪能知道什么太过重大的秘密。

    “苏神医如此尽心尽力,也是为了贵国陛下的龙体着想,是吗?”李暄道。

    “有劳苏神医了。”太子苦笑。

    他还能说什么?就算他怀疑那些人没死,也不能再多说了,多说就是表示对苏青崖尽心尽力救治皇帝感到不满,说严重了,其心可诛。

    “本王会转告苏神医殿下的谢意的。”李暄点头。

    上官珏一脸不服地还想说什么,却被太子一个眼神按了下去。

    “听说昨晚长平来见过郡主,还惹了郡主不快,孤代长平向郡主致歉。”太子又说道,“太子妃已经将长平拘在府中备嫁。”

    “长平郡主年幼恋家,闻得远嫁有些惶恐也是人之常情,郡主想必也不会在意。”李暄淡淡地说道。

    “那就好,孤已经吩咐了内务府尽快筹备嫁妆。”太子道。

    “这么着急?”李暄一挑眉。虽说楚帝吩咐长平郡主随同使节一起去东华的事该知道的人都知道,秦绾甚至还用来讽刺上官珏,但毕竟圣旨还没下,他总得表示一下惊讶的。

    “礼部尚书已经去了使馆和端王商议此事,一旦谈妥,宫中便会发旨。”太子解释道。

    “端王才是使臣,想必不会让殿下失望的。”李暄漫不经心道。

    李钧当然不会拒绝,他巴不得带着长平郡主和嫁妆立刻走人,风风光光地回到东华,那这趟差事就办得极为漂亮了。

    所以,也就是走个过场罢了。

    长平郡主……不,马上就是长平公主了,一个女儿的命运,显然太子也没太放在心上,在他心里,只有嫡长子的上官珏才是重要的。女儿,也就是联姻的工具,嫡女的身份也不过是使得这件工具更加华丽贵重,更要用在刀口上罢了。

    “那么,孤先告辞了,苏神医那边的研究一旦有了进展,还请立刻派人来通知。”太子起身道。

    “这是自然。”李暄道。

    “大小姐来了。”就在这时,门口的侍卫通报道。

    “太子殿下来得倒是早。”说话间,秦绾一身浅紫色长裙,含笑走进来。

    “打扰郡主了。”太子点头道。

    “不打扰,倒是殿下来得正好。”秦绾一脸真诚地道,“昨晚院子里死尸实在是太多了,御林军要是全去处理尸体,就没有人守卫王府了,昨晚世子还说会加派守卫。”

    “这是孤疏忽了。”太子黑线了一下,一个女孩子,在说“死尸太多了”这种话的时候都不会表示一下害怕的吗?

    “儿臣立刻加派军队过来。”不等太子的眼神看过来,上官珏赶紧答道。

    “那就有劳世子了。”秦绾道。

    “不敢。”上官珏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两个字。

    “那么,孤告辞了。”太子道。

    “啊,对了,还有一件事。”秦绾道。

    “郡主请说。”太子一怔,又坐了回去。

    “昨天看到舅舅,发现他脸色不太好,其他王爷也是。”秦绾很真诚地说道,“侍疾也是体力活儿,尤其诸位王爷担忧外祖父,也是吃不下睡不好的,所以,是不是下次苏公子进宫的时候,顺便也替诸位王爷把把脉?”

    “……”太子很郁闷。

    顺便把把脉?你说的倒轻巧,苏青崖那人,当初可是连进宫给皇帝把脉都不愿意的,还顺带看那么多人,有本事你倒是让他去!

    “可有什么不妥吗?”秦绾疑惑道。

    “不,没什么不妥,很妥当。”太子答道,“只要……郡主请得动苏神医。”

    “他答应了。”秦绾毫不愧疚地就替苏青崖答应了下来。

    “那么,就有劳苏神医了。”太子一脸的古怪,带着上官珏告辞了。

    他是搞不明白秦绾为什么要苏青崖给所有的皇子把脉,难道是担心还有其他人中蛊?可是既然身为太子的他都没事,害死其他人也没什么作用。不过,他也不会阻止,反正最后会有一半功劳记在自己名下,也显得他这个太子关心兄弟,何乐而不为。横竖秦绾总不会想害死某个皇子的。

    “看来……他是真的不知道。”李暄沉吟道。

    “嗯,太子答应让苏青崖给所有人把脉,如果不是他早就知道那些王爷身上没有问题,那就是他本人真的没有问题了。”秦绾点了点头。

    “你打算什么时候让苏青崖进宫?”李暄问道。

    “这个么……得看苏公子的进度吧。”秦绾一摊手,有些无奈道,“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只能说了是‘顺便’,当然不能让苏青崖专程去一趟了,总得他研究点东西出来,才好进宫去了。”

    “去看看?”李暄提议道。

    “嗯,他能坚持了一晚上没睡,想必是真的有什么发现。”秦绾赞同道。

    “你们这么了解,我真的会吃醋的。”李暄一声笑叹。

    “放心,在了解了本小姐是怎样一个恶劣、狠毒、狡猾、锱铢必较的女人之后,苏青崖就算看上朱成碧也不会看上我的。”秦绾道。

    “你想说本王是瞎了眼才看上你?”李暄佯怒道。

    “呵呵……”秦绾一阵轻笑,偏过头看他,目光流转,巧笑嫣然,“当然是因为,王爷您和我一样的邪恶、奸诈、阴险、睚眦必报了。”

    “噗——”李暄被她逗得笑了出来。

    门口的侍卫听得眼角直抽搐。

    大小姐形容的……这其中能有一个是好词吗?

    秦绾很坦荡,要是李暄是个纯粹的好人,也跟她走不到一起。他们如此契合的原因,究其根本,只因为他们骨子里是同一类人。

    所以说,还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怎么,不对?”秦绾回头问道。

    被问的侍卫顿时僵住了,这该回答“对”,还是“不对”?

    果然大小姐是在报复他刚刚偷笑吧?侍卫欲哭无泪。

    “好了,别欺负我的侍卫。”李暄笑道。

    “好吧,还有一点,和我一样的护短。”秦绾眼里同样带着笑。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