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殷纣〕〔这个法师不太冷〕〔异能少女重生:帝〕〔沧海无缘〕〔凤掌天下:宝贝,〕〔乡村最强小神医〕〔重生神豪奶爸〕〔守望先锋入侵美漫〕〔大手相师的秘密〕〔变身之绝色伊人〕〔仙武神帝〕〔朕心爱的丑姑娘,〕〔逆天狂医〕〔成神风暴〕〔三国之蜀汉中兴〕〔夏月酒吧〕〔娇妻在上:霸道总〕〔超级分身家族〕〔透视小野医〕〔腹黑总裁的漫漫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七章 分分钟灭了你
    送走了愤愤不平的长平郡主,秦绾深深地叹了口气。

    虽然有点儿小算计,却不过是个天真小女孩罢了,身为皇族,对别人能有利用价值也是一种资本,能力,名声,智慧,如果一样都没有,那美丽的容貌和高贵的身份就是仅有的价值了。只是,抱着这种心态嫁到东华去,怕也是个郁郁而终的结局。

    不过,秦绾是不会同情上官纯的,自己从没努力过,一直享受着别人的保护和宠爱,那么需要你出面的时候,自然也无从逃避。如果是自己……秦绾相信,皇帝哪怕送出去两个真正的公主,也舍不得让她去和亲。这就是以色侍人和以才事人的区别。

    回到后院,李暄已经在等她,桌上摆了四五样简简单单的菜肴和一口砂锅。

    “苏公子还忙着呢?”秦绾笑道。

    “他饿了自然会去吃蛊虫。”李暄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们先吃饭吧。”

    “知道了。”秦绾也只是随口问一句,在宁王府里还怕饿死了不成,最不济还有蝶衣呢。

    “尝尝合不合口味。”李暄从砂锅里盛了一碗汤给她。

    “又不是你炖的。”秦绾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端起来尝了一口,随即好奇道,“你换厨子了?”

    李暄虽然没把厨子也带来南楚,是在楚京招的,但很明显这碗汤的风格和之前吃过的大不一样。

    “没换厨子,不过换了菜单。”李暄笑道。

    “嗯?”秦绾再仔细看了看几个炒菜,莫名地觉得有些熟悉。

    “尝尝?”李暄提议。

    秦绾放下汤碗,尝了一块萝卜,又挑了一些鱼肉,微微皱了皱眉,有些迟疑道:“这怎么像是……姬夫人的手艺?”

    “很像?”李暄一挑眉。

    “不是很像,火候差了不少。”秦绾摇了摇头。

    “罢了,毕竟是临时用的厨子,等回去了京城,让王府的御厨好好练练。”李暄道。

    “练练?”秦绾惊讶道,“还真是姬夫人的手艺?”

    “嗯,夫人送的,一大叠菜单。”李暄停顿了一下才道,“我略微一翻,应该都是养生的,只是什么人适合怎么吃,回去让太医和御厨研究一下。”

    秦绾顿时想起了姬木莲给的那个号称是“聘礼”的盒子,当时被执剑一打岔就忘了看,却没想到全是菜单。这东西看上去不值钱,但姬木莲最擅长药膳养生,每一道菜都是千锤百炼之后才定下来的独家秘方,价值不可估量。

    “再不吃就凉了。”李暄提醒道。

    “哦。”秦绾回过神来,毫不犹豫地下筷子。虽说比起姬木莲做的还差了点火候,但也是熟悉的那种味道,厨子本身的手艺并不差。

    两人一路赶回楚京,随后马不停蹄地进宫,验蛊,还应付了一位娇滴滴的郡主,早就饿狠了,风卷残云一般,几乎把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

    看着一片狼藉的碗筷,两人对望了一眼,忍不住一起笑了出来。

    “去走走,消消食?”李暄提议。

    “好啊。”秦绾摸摸圆滚滚的肚子,有些汗颜。

    虽说是饿了,也是养生菜,但这般暴饮暴食,可一点儿养生的效果都没有了,要是被姬木莲知道,非骂死她不可。

    不过,说是走走,也只能是在王府内部了。

    楚帝病重,所有的王爷都在宫里,为了防止出乱子,楚京已经实行了宵禁,自然没有夜市可逛了,尤其今天苏青崖查出了蛊毒,太子殿下大动干戈,只怕如今满城都是御林军了。

    “要说南疆人给楚帝下蛊,我倒是想起了一种可能。”李暄忽然道。

    “哦?”秦绾一扬眉,“说说看。”

    “南疆和楚帝无冤无仇,但也无恩无旧,要说……如果他们只是工具呢?”李暄沉声道。

    “你的意思是,南楚的帝位之争,南疆人是某个皇子手里的刀?”秦绾低声道。

    “对。”李暄点点头,又道,“只是,他们应该知道,蛊毒之术,世人一直极为忌讳,还是谋害一国之君这等大事,就不怕事后被灭口,甚至被当做替罪羊,从东华灭族开始,连其他三国也一起加入到搜捕南疆余孽的行列中来?那天下之大,就真的没有容身之处了。”

    “或许,不止是作为利用工具,而是互相利用?”秦绾想了想道,“我不信那些南疆人会如此信任皇族中人,定然会有防范的手段。”

    “你是说?”李暄一惊。

    “南疆人能信的,只有蛊。”秦绾道。

    “皇族中人,愿意让自己被种蛊?”李暄喃喃道。

    “也许,是孤注一掷呢?”秦绾越想越有可能,“更进一步来说,或许不是某位皇子利用了南疆,而是南疆控制了某位皇子!”

    “目的?”李暄皱眉。

    “复仇。”秦绾沉声道,“如果仇人是皇帝和一个国家,那么,想要报仇,还有什么比控制另一个不弱于它的国家发动战争更有效?南疆灭国,他们想东华同样被灭国才能解恨。何况,给一个皇子下蛊和直接给皇帝下蛊简单多了。”

    “你说的,也有可能。”李暄沉默了一会儿才道。

    “要证明也很容易,让苏青崖挨个儿把脉便是。”秦绾自信道。

    “不对,你忽略了一个问题。”李暄忽然道。

    “哪里?”秦绾一愣,再仔细想了一遍刚刚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若是楚帝死了,应该是太子登基。”李暄提醒道,“苏青崖给太子和临安王把过脉,他们两人应该没有问题。如果按你说的,在楚帝之前,他们至少应该先弄死太子和临安王。当然,如果不是当今皇后所出的信阳王做的,那就连他也要弄死。只有三个嫡子死了,庶子才有一争之力。”

    秦绾安静下来,继续走了几步,缓缓地开口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觉得,我的思路没有错,只是哪里可能有些不对。”

    “如果你的想法是对的,那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太子,像他那种人,用妻子儿女威胁都是没有用的。”李暄摇了摇头,“除非是苏青崖错了。”

    “我相信我的直觉。”秦绾皱了皱眉,又想起了两年前苏青崖检查不出轮回蛊的例子,蛊毒之术他们都不太了解,谁能保证当初苏青崖没看出来,就一定没有问题?

    “太子这几天又要守夜,又要查找凶手,身体怕是撑不住。”李暄淡淡地道。

    “我知道,苏公子那么有责任心的人,怎么能不去复诊呢?”秦绾笑眯眯地答道。

    两人相视一笑,立刻便有了默契。

    先不管秦绾所谓的“直觉”有几分可能,既然找不到其他嫌疑人,就姑且先查查那个嫌疑最大的。何况,楚帝一旦驾崩,太子就是最大的受益者,从他开始查起也理所当然。

    “啊~”就在这时,后院的方向又传来一声惨叫。

    “苏公子还没吃饭呢?”秦绾无语。

    不过,要不是有这种废寝忘食的钻研精神,苏青崖也不能在这个年纪就成为天下第一神医。

    “不对。”李暄猛然道,“这不是死囚的惨叫……是临死前。”

    秦绾也回过神来,一般来说,蛊虫噬人极为痛苦,不太可能让人立即死亡,像是花蝴蝶和那个被上官珏当做了替死鬼的士卒就是呻吟良久才断气的。

    “刺客。”李暄说着,转身向后院方向掠去,一边道,“你先回去!”

    秦绾一愣,只想说你当我是需要保护的弱女子么?然而,一举步,她不禁黑线了。为了进宫,之前还见了长平郡主,她身上穿的都是南楚风格的那种曳地长裙,漂亮优雅,可要穿着这一身去搏杀……施展个轻功都有可能被裙角绊死的节奏。

    不过,让她回去换衣服?有这时间,黄花菜都凉了!

    好在武器一直是随身携带的,秦绾一咬牙,抽出了阴阳扇和哑奴打造的匕首,“嗤——”的一下,把裙摆从小腿处裁短了一截,随后把裁下来的布料分成两根,扎紧了太过宽松的水袖。

    满意地看看自己的新造型,秦绾点点头,顺着李暄走的方向就追了上去。

    还没到达后院,就听到了打斗声。

    秦绾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在廊柱后面,抬头看去,却见太子派来的御林军正在和几个黑衣人交手,地上已经倒着几具御林军的尸体,看起来应该是把守后院的,可能是刺客潜入清理守卫时,不小心让一个守卫在死前发出了一声惨叫,才惊动了旁人。

    黑衣人不多,只有五人,但看起来个个都是好手,而御林军虽然人多,但在小小的院子里,人真的多了也施展不开,要不是有朔夜一直站在门口,早就被人杀了进去。

    “来杀苏青崖的?”秦绾也不禁楞了一下。

    “还是来了?”站在回廊上观战的李暄见到她这身奇特的打扮,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有热闹,怎么能不来?”秦绾站在他身边,丝毫不在意她这副模样让几个看见她的御林军一分心,险些身首异处。

    “苏青崖呢?”李暄问道。

    “在屋里研究蛊虫,蝶衣也在。”朔夜答道。

    “嗯,这几位,身法有点熟悉啊。”秦绾看着几个黑衣人若有所思。

    “用刀的。”李暄看的时间比她久,看出的门道自然更多。

    “梁家?”秦绾一挑眉。

    “这个,你比较有发言权?”李暄道。

    “他跟梁家结仇的时候还在我认识他之前。”秦绾一耸肩。

    “反正,应该不会错。”李暄叹了口气。

    “确实。”秦绾也很无语。

    别人也就算了,梁老爷子一把年纪了,蒙上两块布也没完全遮住那头白发好吗?这把年纪还来做杀手,而且是来杀苏青崖,除了天刀梁家的当家人梁中天也不会有别人了。

    虽说,之前苏青崖行踪不定,这些年更是少来南楚,这回还一直都住在王府里,行刺不便,也只有如今这座空荡荡的府邸,尽管有御林军,但也还有机会一搏了。

    可是梁老爷子难道就不想想,就算他真能杀了苏青崖……可如今苏青崖手里掌握着南楚皇帝的命,对他动手,不管是哪个皇子,就算是下蛊的那个,也得灭了梁家九族以儆效尤好吗?

    自己没了希望不想活了也罢了,可梁家九族之内,牵涉到的人还是不少的,更有很多早就断了联系的,那才叫一个无辜。

    “朔夜一个人拦不住。”李暄道。

    梁中天虽然年纪大了,也一身病痛,但毕竟成名江湖多年,今天拼了命而来,光他一个人,朔夜都不太挡得住了,何况跟来的几人也都是好手,至少不是普通的军士能挡的。

    “不必顾忌,挡路的,都杀了!”梁中天逼退朔夜,嘶哑着声音道。

    原本那几个黑衣人至少还对官军有几分顾忌,不想造成太大的死伤,但听到这句话,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攻势却一下子狠厉起来。

    “很久没好好动手打架了,有些手痒。”秦绾一把拽住了想要出手的李暄,从他身边掠过。

    “大小姐?”朔夜惊讶道。

    “去对付别人,这个糟老头让给我。”秦绾直接道。

    “可是……”朔夜微微有些犹豫。

    他和梁中天交手多时,明白这老头的武功在自己之上,虽说已经打了一阵,可也未必耗掉他多少气力,交给大小姐,行吗?

    “听她的。”李暄抱着双臂道。

    “是。”朔夜尽管还是有些不安,但连王爷都这么说了,他还是虚晃一招,从边上闪过,到院子里帮忙收拾几个别的黑衣人去了。

    就刚刚那一会儿时间,地上又多了三具御林军的尸体。

    “找死!”梁中天见难缠的朔夜居然让开了路,换了一个打扮奇特的女孩子来,直直地就往房门口撞过去。

    “要找屎的话,茅房在那边。”秦绾笑吟吟地答了一句,右手的阴阳扇“唰”的展开,锋利的扇沿直削梁中天握刀的手。

    “欧阳慧?”梁中天失声叫了一声。

    秦绾一怔,就知道这老头肯定是一门心思想着报仇,根本没关注到自己的死讯,而用折扇做兵器的女子,还是来救苏青崖的,直觉就认为是欧阳慧了。

    不过,她当然不会特地对梁中天去解释了。

    “不管是谁,阻碍老夫的,今天都要死!”梁中天说着,手里的刀毫不犹豫地劈过来。

    “你想死,至于拖着仅剩的几个徒弟一起死么?”秦绾用扇面挡住了刀锋,一面笑道,“我说梁老头,就算儿子是你儿子,徒弟却也是你徒弟,你也未免太厚此薄彼了吧?”

    “少废话!”打斗中的一个黑衣人喝道,“为师父分忧是我们做弟子的职责所在,你休得挑拨离间!”

    “那你梁家九族也该为你分忧?”秦绾一挑眉,“哦,对了,还有你这几个徒弟的九族也算上。”

    “危言耸听。”梁中天冷笑。

    “你以为这些御林军是干什么的?”秦绾好笑道。

    梁中天这些年也实在太闭目塞耳了,要在平时,别说是苏青崖,就是李暄,也未必能劳动御林军进驻府邸,傻子都该知道有问题。

    “师父……”一个黑衣人有些迟疑,显然,被提醒之后,他们也发现有些不对了。

    “别理她,她是在扰乱我们的心神,这种机会千载难逢。”之前的那人大约是徒弟当中领头的那个,急急地打断道。

    “是你么?”朔夜一声冷笑,放弃了正在交手的人,朝他扑了过去,而他之前的对手不知道因为什么,愣了一下,竟然没阻挡。

    “三师弟,你在发什么愣!”那人怒斥道。

    “你就是大师兄?那么视死如归,还蒙着脸干什么。”朔夜说着,青冥剑直接就向他双目之间挑过去。

    黑衣人急忙躲避,不过他的确是除了梁中天之外武功最高的那一个,比起朔夜来也不差多少,朔夜一时也拿他不下,不过他也没法再继续开口说话了。

    “不知道……是谁告诉你苏青崖在这里的,嗯?”秦绾轻笑道。

    “老夫自然知道仇人的下落!”梁中天怒道。

    秦绾翻了个白眼,在进宫之前,连她都没想到苏青崖会到宁王府来实验蛊毒,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连梁中天都知道了?要知道梁家可是在楚京城郊的,那个时候,城门早就关了,就算梁家人武功高强可以翻城墙进来,可消息是怎么会这么快传到梁家去的?

    何况,平时武林高手翻城墙也罢了,今天这种时候,就算梁中天能进来,他的徒弟也肯定是混不进来的,除非他们原本就得到了消息,早早地就进城了!

    “别废话了,不过一群跳梁小丑,不值得浪费时间。”李暄负手道。

    “知道啦。”秦绾一笑,猛地一挥手,指缝中弹出一缕白烟。

    “你用毒!”梁中天又惊又怒,赶紧闭上了呼吸。

    “苏青崖的毒要是闭住呼吸就管用,上回你们就不至于死得一个不剩了嘛。”秦绾叹息道。

    梁中天不敢回话,生怕一张嘴就会吸入毒烟,然而,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全身的皮肤都在发痒。明明,他露在外面的皮肤也就只有眼睛附近和双手……想着,他赶紧抬起空着的左手匆匆扫了一眼,然而,他却惊诧地发现,手背上并没有出现类似中毒的那种青黑,反而……原本枯黄发皱,还有些斑点的皮肤都变得光洁平滑,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似的。

    “说起来,你虽然死了儿子挺可怜,但本小姐也不同情你。”秦绾又道。

    “……”梁中天忍了忍,终于还是没忍住道,“为什么?”

    “因为苏青崖虽然医术好,但他是因为喜欢学医而学医,并不是坐堂的大夫,没有义务有求必应。”秦绾淡然说道,“你去求医,他救,是他良心好,不救,他也不欠了你的,明白?”

    “他身上还有梁家多条人命!”梁中天咬牙切齿。

    “你要是没事来找本小姐麻烦,本小姐也分分钟灭了你好吗?”秦绾失笑。

    “你敢?”梁中天瞪她。

    “敢不敢的,本小姐现在不就是灭你么?”秦绾忽然一变脸,阴阳扇一转,一股劲风扇了出去。

    梁中天本以为之前的毒烟已散尽,毕竟不能一直闭气,刚一吸气,却闻到了一股甜香,不由得暗叫一声不好,可惜还是晚了点,脑袋顿时开始发晕,神志也开始不太清醒了。

    “我说,你们吵死了!”猛然间,后面的房门一开,苏青崖一脸怒气地出现在门口。

    “这是你引来的麻烦好吗?”秦绾不满道。

    “不是你说,分分钟灭了他吗?这都多久了。”苏青崖怒视她。

    “这不是灭了嘛。”秦绾退后两步,用阴阳扇当扇子扇了扇。

    “毒药是本公子的,迷药也是本公子的,关你屁事!”苏青崖冷笑。

    “那也是我用的好吗?换成你,行么!”秦绾道。

    “怎么不行?”苏青崖反问。

    秦绾一怔,才想起来苏青崖不是孟寒,他有一身绝顶的轻功,完全可以在武林高手面前撒毒药而全身而退。

    梁中天眼见着仇人露面,无奈脑袋越来越沉重,眼前的苏青崖似乎一变二、二变四,苏青崖和秦绾吵架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呯!”

    “师父!”几个黑衣人都往这边冲了过来。

    这一拼命,御林军士卒可拦不住,朔夜也只能拦住大师兄一个。

    不过,站在一边的李暄终于走过来,慢条斯理地抽出了纯钧剑,剑尖就指在地上昏迷的梁中天脖颈边,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你……卑鄙!”几人见状,都不禁僵住了,其中一个骂了一句。只是都蒙着脸,站得近了,大半夜的也真看不出来是哪个骂的。

    “习武之人锄强扶弱才是正理,仗着武功高强欺负普通士兵,还好意思跟本王说卑鄙?”李暄淡然道。

    “我们……”几人顿时说不出话来。

    “要不要束手就擒?”李暄问道。

    “……”几人不禁面面相觑。

    “嗯?”李暄一挑眉,剑尖又往下沉了两分。

    “住手!”

    “杀了他!”那大师兄一边跟朔夜动手,一边大喝道,“今日我们做下这些事,难道还有活路?大家都是抱着必死的心来的,只要报了大仇,师父也会……啊!”

    话还没说完,因为分心,他又挨了朔夜一剑。青冥剑何等锋利,差点连整条手臂一起砍下来。

    “也会什么?瞑目?”李暄接道。

    大师兄说不出话来,但显然就是这么想的。

    不过,他的话还是起了作用的,今天能跟着梁中天来的,都是他的心腹弟子,不是有恩,就是从小是梁家养大的,确实都抱了必死之心,这一点大师兄并没有说错,他们做了如此大事,就算现在不死,之后也是没有活路的,反正左右是个死,至少要让仇人陪葬吧!

    众人沉默了一下,猛然间,放弃了梁中天,一起扑向苏青崖,而且很欧默契地分出两人去缠住秦绾。

    秦绾很无语,如果缠住她就能轻易弄死苏青崖,在北燕那次苏青崖就死过无数次了好吗?她再怎么厉害,也只有一个人,不可能挡住围追堵截的杀手。

    然后,李暄就见识到了秦绾口里“没几个人能胜得过”的轻功。

    苏青崖的轻功很特别,要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轻。

    仿佛他整个人就是一片羽毛一般,一丝风都能吹走,在狭窄的空间中闪过无数攻击,每一次都是仅毫厘之差地从刀锋之间擦过,看起来危险之极,但偏偏,就是差那分毫之间,就是到不了苏青崖身上。

    李暄抬起剑,脚尖一勾,将梁中天踢到角落里去,随后接过了几个对手。

    再多一个高手加入,梁家的弟子顿时支持不住,只是,他们是知道苏青崖不会武功,以为只要防着毒就行,既然死都不怕了,只要不是中了就立刻死的,死前能拖仇人陪葬也就值了,谁知道这座空荡荡的王府里不但有御林军——御林军也罢了,不过是多费点手脚,可谁料竟然还有李暄和秦绾两个绝顶高手在,就连朔夜也不是随便可以打发的对手。

    御林军对于高手对决根本插不上手,能做的也就是拿绳子将犯人都绑起来,然后打扫战场,收殓同僚的尸体。

    等到基本完成,上官珏才匆匆赶了过来。

    “世子来得真快。”秦绾嘲讽道。

    上官珏的脸色很难看,头发有些乱,衣服也没穿整齐,甚至还是之前的同一件,显然是已经休息了,又匆匆爬起来的。

    不过,其实上官珏来得也不算慢了,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消息传到太子府,他再匆匆赶过来,已经算得上神速了,没看就在隔壁的临安王府都没动静么?

    虽然也和她吩咐了上官策不论这边什么动静都不要多管有关,放任,那时她以为有动静也是蛊虫闹出来的,没想到会是刺客。

    “可有人受伤吗?”上官珏忍着气问道。

    “受伤是没有。”秦绾笑吟吟的,等他松了一口气,又道,“基本上,直接就死了。”

    “……”上官珏黑了脸,半晌才道,“伤亡将士,兵部会给予抚恤,还有这些刺客,能否交给本世子?”

    “这是本王的王府,人也是本王抓的,凭什么交给南楚?”李暄淡然道。

    上官珏咬牙,心里又把临安王骂了个半死,要是这里是使馆,南楚直接就可以介入了,可宁王买下的宅子,从律法上来说,这个地方属于东华,他还真没有借口拿人!任谁都知道,梁家这个时候来杀苏青崖,绝对不正常好吗?

    “世子没什么事的话,请回吧。”李暄又道。

    “梁家毕竟是南楚人……”上官珏还想争取一下。

    “你倒是知道是梁家。”苏青崖一声冷笑。

    “这个,本世子曾经还是见过梁老爷子的,也认得他的武器。”上官珏道。

    “是吗?”苏青崖慢悠悠地走过来,一脚踢得地上的梁中天翻了个身,连蒙面巾都掉了下来,“你确定,这是梁中天?”

    “……”不止是上官珏,所有人都是一脸的错愕。

    只见那人大约三四十的年纪,面白短须,鬓发乌黑,怎么都不想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世子看清楚了?”苏青崖道。

    “这……是有点像……”上官珏有些迟疑。

    眼前之人确实很像梁中天年轻的时候,可……总不至于是梁中天那个早死的儿子吧?

    “好了,我们会顺便问问这个小贼从哪里偷的梁老爷子的刀。”秦绾道。

    “……”上官珏抽了抽嘴角,梁家再没落,也不至于被人连成名多年的随身武器都被贼偷走好吗?可眼前的人是怎么回事?报信的人明明是说来的是天刀梁家……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盛宠:总裁的〕〔沈浪苏若雪〕〔英雄?我早就不当〕〔嫡女嚣张:鬼王独〕〔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娇妻还小,总裁要〕〔蜜爱春娇(种田)〕〔我拿时光换你一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