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小农民〕〔封神之万域神谱〕〔我的绝色美女姐姐〕〔诡事典当行〕〔我为王者我荣耀〕〔孤怎么又绿了〕〔我们会再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神级渔夫〕〔花都绝品狂医〕〔尸妹〕〔闪耀篮坛〕〔我的尤物老板娘〕〔绝版猎灵师〕〔影后重生:竹马老〕〔逆世魔尊〕〔后来偏偏喜欢你〕〔逍遥游-月关〕〔敛财人生[综]〕〔萌宝驾到:腹黑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章 继承第二试,琴!
    “下一个,谁来?”平台中间的女子巧笑嫣然,却带着鄙睨苍生的气势。

    李暄含笑看着她,眼里充满了骄傲。

    从前,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娶一个温婉的女子做王妃,男主外女主内,相敬如宾,和和美美,却从未想过,原来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实在是,这世上温婉的能做宁王妃的女子到处都有,而秦绾,只有这么一个。

    在遇见之前,无从想象。

    不过,幸好没有错过。

    “七十年前,墨阁主一曲西江月宛若天籁,先师自承不如,秦姑娘既然是墨阁主的弟子,想来也得墨阁主真传。”一个女子缓步走出来,微笑道,“乐宗琴语,挑战领域:琴。”

    李暄不禁脸一黑。

    真是……虽说他不清楚秦绾会不会别的乐器,可人家指定的挑战领域已经规定是琴,就算秦绾会别的也没有用。至于比试方式,对于琴语的挑战实在帮助不大,总不能跟琴语比谁能把琴吃下去。

    墨临渊的脸色也有点难看。

    秦绾弹琴的水平怎么样,他自然是最清楚的,别说跟琴语比,就算随便来个不错的乐师,都能压得她翻不了身。

    无名阁众人看着秦绾长大,也都是了解一二的,闻言都在看着秦绾的选择。

    果然,还是拒绝吧?

    然而,另一边的人却都在皱眉。

    乐宗的前任宗主确实是败于墨临渊之手,一生耿耿于怀,最后郁郁而终,要说琴语身为弟子,在同样的场合要从墨临渊的徒弟手里为师父争回这口气,情理上是说得通。

    可问题是,琴语并不是那样的人,和前任宗主的争强好胜不同,琴语此人淡泊名利,万事不关心,只愿琴笛相伴,寄情山水。她会冒着得罪墨临渊的风险出头挑战,实在是说不过去。

    只怕……挑战是假,存心解围才是真的。

    就算秦绾真有墨临渊那样的天资,可墨临渊接受挑战的时候都是年近四十了,而秦绾如今还不到双十年华。然而,作为一个女子,又有名师指导,作为必修课的琴总应该是比较出色的一项,只要她弹得不算太差,只怕琴语都会让她过的,顺便也卸了乐宗宗主之位,毫无牵挂地去游历谱新曲。

    秦绾苦笑了一下,她自然是从琴语眼中看出了其中的善意,可问题是,她的琴……糊弄一下大字不识的村夫村妇还行,拿到这种场合来,圣山可多得是文人雅士。

    “秦姑娘意下如何?”琴语微笑道。

    “我答应。”秦绾深吸了一口气,凝重地点头。

    “紫曦?”连墨临渊都惊讶地叫了一声。

    琴语微微一怔,再抬头看去,只见无名阁几位长老的脸色都极为难看,不由得一愣,暗自疑惑,该不会……这姑娘不会弹琴?只是,不会的话就不会答应了,还是说,她不知道自己有三次拒绝权?

    想着,她还是提醒了一句:“秦姑娘,你有三次机会可以拒绝,确定吗?”

    秦绾从她这句话里就听出了琴语确实对她没有恶意,本意似乎还是想帮她一把的。只可惜,自己的琴要是有师父三分水准,或者就可以顺利通过了。

    “我确定。”秦绾点了点头。

    “王爷……”执剑忍不住拉了拉李暄的衣袖。

    “看看再说,她心里有数。”李暄道。

    “怎么了?”荆蓝不解地问道。在她看来,比弹琴,怎么都比比别的什么稀奇古怪的技能强,小姐是京城的大家闺秀,琴总不会差到哪里去。

    执剑干笑着摇头,要说大小姐的琴,倒也不难听,至少比起王爷来说真的可以说是仙乐了,可是……也要看对手是谁。跟乐宗的宗主比弹琴,还不如跟武宗的宗主比武把握更大些好吗?

    “那么,姑娘说怎么比吧。”琴语一笑,吩咐徒弟在平台上摆好了两座琴案。

    小姑娘麻利地放好琴案,又把一具古琴放在一张琴案上。

    “九霄环佩琴。”秦绾一挑眉。

    “好眼力。”琴语愣了一下才道。其实她也不是要用名琴欺负小女孩,只是乐师的琴就是伙伴,轻易替换不得。

    “既然如此,木莲,去把老夫的琴拿来。”墨临渊叹了口气。

    “是。”姬木莲闻言,转身离去。

    “可惜没带上绿绮琴。”荆蓝有些遗憾。

    九霄环佩虽然也是传世名琴,但比起绿绮还是差了不止一点,也不知道无名阁里有没有能与之媲美的古琴,要不然,先天条件下,小姐就输了一筹了。

    很快的,姬木莲就抱着一张古琴回来。

    “二十三年前,老夫得到这张琴和一个徒弟,如今……”墨临渊淡然道,“紫曦,要是你赢了琴语,这把琴就是你的了。”

    说话间,姬木莲已经将琴安置妥当。

    “巨壑迎秋,寒江印月。万籁悠悠,孤桐飒裂。大圣遗音琴。”秦绾一手拂过琴上篆刻的铭文,脸上只剩下苦笑了,对她来说,千古名琴和铺子里卖的七弦琴有区别吗?只要琴语的琴不是七弦全断,就算她拿着更好的绿绮也赢不了的。

    不过,先有李暄送她绿绮,后有师父送她大圣遗音,传世名琴落到她手里,也真是暴殄天物了。

    李暄微微皱着眉,若有所思。

    “王爷,有什么不对吗?”荆蓝问道。

    “本王依稀记得,二十几年前,大圣遗音琴似乎在东华出现过。”李暄沉吟道,“回去叫人去查查,有备无患。”

    “是。”荆蓝答应下来。

    “听说,昔年琴宗主一曲《平沙落雁》,数百只鸟儿驻足聆听,争相起舞,成为一片奇景。”秦绾含笑说道。

    “姑娘是想比,用琴音吸引动物?”琴语有些为难。

    这比的已经不是琴艺,而是境界了。虽然说,平时她很容易进入这种天人合一的境界,但那是青山绿水之间,她独自一人。如今这里聚集了近百人,其中还有不少杀气冲天的武夫,就算她本事再好,怕也没有鸟儿敢落下来的。

    “不,有那些家伙在,动物早就被吓跑了。”秦绾翻了个白眼。虽然她说的事“那些家伙”,可手指指的方向分明就是庄别离。

    庄别离气得脸色铁青,暗自咬牙,若是这丫头真过了琴语这一关,最后的挑战自己非要亲手把她打下来不可。

    不过,琴语闻言,倒是很赞同地点点头。若非身为宗主,她根本也没兴趣来参加这些俗人的聚会,这个小姑娘倒是知音人。

    不知不觉间,她对秦绾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于是说,这真是个美妙的误会。

    “紫曦听说,琴宗主养了一只小貂极为通灵性,听到宗主的琴声能翩然起舞,不知可带来了?”秦绾道。

    “原来你是要比这个。”琴语微一思考就明白过来,笑笑从衣袖里摸出一只巴掌大小,浑身雪白的小貂放在自己肩膀上。

    “吱吱——”小貂欢快地叫着,还站直了身子,只用两条后腿和蓬松的大尾巴支撑,两只前爪不住地作揖,格外讨喜,看起来真的像是通人性的模样。

    “好可爱啊。”荆蓝拽着执剑的衣袖,满眼都是小星星。

    “就比……谁能用琴指使自家的宠物做出更复杂的动作,如何?”秦绾笑道。

    李暄闻言,瞬间已经明白了她的想法,不由得舒展开了眉头。

    “可以。”琴语点头。

    虽说,这样的比试,其实最重要的已经不是琴艺的好坏,而是人与爱宠的默契。琴语心想大概是这小姑娘知道纯粹比拼琴艺肯定会输,所以才想取个巧。可是,用琴声训练小貂是她的日常爱好,尤其小貂与她配合已经有四年了,这样的比试方法,自己依旧占了很大胜算。

    何况,比琴艺,自己还能稍稍放水,只要差不多,真正懂琴又肯得罪墨临渊的人并不多。可要是这种比法,胜负输赢一目了然,她也无可奈何了。

    不过,看着眼前的少女胸有成竹的模样,琴语也沉下了心思。

    既然选择这种比试方法,显然是有几分底气的。若是真的太差劲,还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话,阻止她继承无名阁反而是件好事。

    “那么,琴宗主先请。”秦绾道。

    “好。”琴语也不推脱,径直在琴案前坐下来。

    既然比试方法由秦绾定,那么秦绾请她先,想必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虽然说,这种表演,其实后面的人才吃亏,尤其之前表演的人实力强劲,后面的人压力会更大。

    秦绾摸着手腕上翠绿的“手镯”,仿佛有些漫不经心。

    琴语双手按上九霄环佩琴的琴弦,稍稍思考,选择了一曲欢快的《酒狂》。

    瞬间,十指拨动琴弦,一连串的琴音流淌而出。

    小貂显然很习惯和她配合,一溜烟跑到琴案上,扭动着胖乎乎的身躯,合着琴声的节奏,一摇一摆地开始跳舞。

    这回,不止是荆蓝和在场的一些女弟子,连不少少年都满眼小星星地看着小貂表演。

    琴声一起,琴语就已经忘记了身在何方,也忘记了输赢,面含温柔的微笑,一边弹琴,一边还在间隙中用手势和表情指挥小貂的动作,一人一宠配合得天衣无缝。

    “阁主。”姬木莲忍不住道。

    “紫曦有数。”墨临渊挥手制止了她。

    秦绾的琴是什么水平他们心知肚明,不过既然秦绾选择了这么一个比法,显然是有把握的。

    姬木莲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咽了回去。

    “放心吧,夫人。”楚迦南低笑道,“若是紫曦有问题,阁主第一个冲下去。”

    姬木莲想想,也不禁觉得可笑。

    有阁主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一曲终,随着最后一个音散去,小貂和起身的琴语同时做了个行礼退场的动作,顿时引起一阵掌声。

    尤其是跟着宗主来的那些少年继承人,更是把手掌都拍红了。

    “要做得比琴语更好,不容易。”阮飞星沉声道。

    “王爷,小姐没问题吧?”执剑忧心忡忡地道。

    “没问题。”李暄唇边勾起一丝笑意,“比这个,她确实是不会输的。”

    “啊?可是,小姐连宠物都没有呀。”执剑疑惑道。

    “该不会……”荆蓝忽然脸色一白。

    要说自家小姐的宠物,那还真的有……

    “秦姑娘请。”琴语也想看看依旧脸色如常的秦绾到底有什么能耐。

    “给我拿一碗墨汁来。”秦绾转头吩咐道。

    “墨汁?”所有人都不禁一愣。这场比试,怎么看都不像是用得到墨汁的样子,又不是比书画。

    不过,既然秦绾发话了,自有无名阁的侍从匆匆端了一碗墨汁过来。

    “放在那里吧。”秦绾指指琴案前的地面。

    “是。”侍从放下碗,很干脆地继续站到了最外围。

    “你们,能退后些么,地方不够大。”秦绾一挑眉,又指指围观的三十六宗。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还是依言往后退去,留出一块足以容纳二三十人的空地来。

    “秦姑娘该不会是养了一只猛虎之类的?”琴语捂嘴轻笑道。

    也就是大型动物要表演,才需要如此空旷的场地了。

    “说起来,紫曦没养过动物吧?”简一开口道。

    不愧是盗宗的老前辈,他不开口,几乎就让人忽略了他的存在。

    “她就算养着也是为了吃的。”说起这个,司碧涵一脸的黑线。

    原本她还有过想法在陷阱里放置一些凶猛的野兽之类,不过凡是她抓回来养的,总是会被秦绾烤了吃掉,还有姬木莲,宠女儿宠得没边,变着花样给她做新菜!于是一气之下,她再也没想过养动物。

    这样的秦绾,会养宠物?至少无名阁的七大长老都不信。

    秦绾很平静地在琴案前坐下。她今天的打扮其实不适合弹琴,不过反正她也没打算真靠弹琴赢了这一场。

    “开始吧。”墨临渊一开口,顿时止住了不绝入耳的议论声。

    秦绾一抬手,众人都没看清楚那是什么,就见一道碧光划破长空,如乳燕投林一般,一头栽进了装着墨汁的碗里。

    那是什么?琴语傻了眼。

    宠物?没看清那是什么,惊鸿一瞥中,只觉得金碧相间的色彩应该长得挺漂亮,能拉不少印象分,可是再漂亮的颜色,从墨汁里滚一圈出来还能看么?

    失误?也不像。那碗墨汁是秦绾亲自吩咐了放在那里的,总不是用来坑自己的。

    秦绾笑了笑,开始弹琴。

    前奏一起,姬木莲就先黑了脸。

    谁叫秦绾选择的竟然是千古名曲——《凤求凰》!

    凤求凰是一个女子大庭广众之下应该弹的曲子吗?

    琴语也皱起了眉,身为当世古琴大家,秦绾弹出第一个音,她就听出了她的真实水准,不由得连生气都没有了,只剩下哭笑不得。

    原以为她敢接下乐宗的挑战,在琴上总是有几分功底的。可是这种水准,就连乐宗的初学者都不如,真的就只是“会弹”的程度。

    而在场的各宗宗主中,不少都是饱学之士,脸色也是各自变幻不定。像是天机老人那种,一脸的不屑,就差没说出来:这种水准也敢拿出来献丑?

    墨临渊深深地叹了口气,颇有些不忍目睹。若是欧阳慧在琴上有几分造诣,大圣遗音琴早该十几年前就给了她,只是,多年没听她弹琴,倒是比在圣山时更惨不忍睹,可见这些年是如何放松了。

    “小姐……”荆蓝捂着眼睛一声哀叹。

    她的琴弹得也一般,但自认……就算她上去也能胜过大小姐好吗?

    在场的人,除掉不会弹琴的,小姐能赢的也只有王爷一个好么。

    所以说,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么。

    倒是弹琴的秦绾面带微笑,一脸的悠然自得,仿佛完全不在意自己的琴声给旁人造成了多少冲击。

    “看那里。”楚迦南指指特意留出来的空地,从一开始,他就没把注意力放在秦绾身上。

    他一提醒,众人才发现,碗里的墨汁不住地搅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的感觉。随即才恍悟,这场并不是比谁弹的琴好。

    虽说比宠物也很难胜过琴语,但至少比琴艺有希望好吗?

    慢慢的,一条漆黑的小蛇从碗里爬了出来,当然,金丝翡翠蛇原本不是这个颜色的。

    “蛇?”琴语微微皱眉。

    一个女子,她本心就对蛇虫之类有种天然的厌恶,何况,这是一场用视觉做评判的比试,阴冷的蛇类天然就比不过可爱的毛茸茸的小动物。她想赢,不止是要做到比自己强,还得是强出很多的程度才行。

    秦绾不理会周围的窃窃私语,指挥着金丝翡翠蛇不断地在空地上爬行。

    “这个……就只是爬来爬去?算什么?”有人嘀咕道。

    “还不如干脆认输算了,这种水准还死撑着也太难看了。”这是比较尖刻的。

    “说不定会有奇迹呢?再看看吧。”也有人打圆场。

    “奇迹?那条蛇难道还能画出朵花来。”之前那人不屑地讽刺。

    “画出朵花来看起来是不可能,不过,写出个‘蠢’字肯定没问题。”楚迦南淡然道。

    听了他的话,众人一愣,再看那条爬得慢吞吞的小蛇,发现蛇身上沾染的墨汁顺着爬行的轨迹在地面上行成的痕迹,果然渐渐出现了文字的雏形。

    一时间,议论声也停了下来。

    琴语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动物天生便有闻声起舞的本能,只要训练得当即可。可是,一条蛇,就算是天赋异种,也不可能懂得人类的文字,仅仅用琴声怎么可能做到?

    若是某些地方的秘术控制蛇虫,也要使用特制的乐器,可秦绾弹奏的是千古名琴大圣遗音,她亲自鉴定过,绝对不会有错,所以,不是琴的问题,这是秦绾自身的能力。

    琴声?比如毒龙教的驭蛇术?

    可至少琴语并未觉得听了琴声有所不适,说明也并不是秦绾用了什么邪门歪道的内功心法,这就是很普通的琴声。

    就算是魅惑术,也是对人使用的,魅惑一条蛇……在蛇眼里,再漂亮的人类也不如一条母蛇好吗?何况,墨临渊的徒弟,也不可能去修炼那些邪门内功。

    于是,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琴语绝对不信,就这样弹弹琴就能指挥一条蛇爬去写字!

    秦绾写的当然不是一个“蠢”字,金丝翡翠蛇弯弯曲曲地爬行,期间还几次返回碗里补充墨汁,最后在空地上留下八行字。

    有一公子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凰飞翱翔兮,四海求凤。

    无奈公子兮,不在东墙。

    为了写完这八行字,秦绾足足把《凤求凰》头尾相连地连弹了三遍。

    一时间,万籁俱静。

    “噗——”执剑背过身去,捂着嘴,憋笑几乎憋出内伤来。

    凤求凰?哪来的凤求凰,明明是凰求凤好么?

    “王爷……是被小姐调戏了吧?”荆蓝风中凌乱。

    李暄面无表情,许久,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

    墨临渊的脸黑得几乎能和那碗墨汁一比了,但这个时候他也只有深吸一口气,先按捺下自己的情绪,缓缓地开口道:“琴宗主意下如何。”

    “琴语甘拜下风。”琴语沉默了一会儿回答。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这样的结果,输了就是输了,只是……总觉得输得有点儿让人啼笑皆非,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

    水平差也就算了,就在最后收尾的那段,居然连曲调都弹错了啊……乐宗宗主比琴输给这样的女子,也真是千古奇闻。

    不过秦绾也挺无奈的,她控制金丝翡翠蛇是用的轮回蛊,和琴声毫无关系。可是她对轮回蛊的操纵还在摸索阶段,算不上熟练,必须在这上面用八成的心思,以免出错,剩下两分心思去弹琴,尤其她原本弹琴水准还不怎么样,凤求凰的曲调也不太熟,一直弹到最后才出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

    金丝翡翠蛇完成任务,欢快地摇摇尾巴,就要扑回来。

    “洗干净再回来!”秦绾脸一黑,一挥袖,隔空就将小蛇打飞出去。

    小蛇“啪叽”一声被拍在地上,很委屈地扭了扭身子,一头栽进了平台边上用来储存雨水的水缸里,动作神态极其人性化,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这么看的话,其实也不那么可怕啊。”荆蓝喃喃道。

    很快的,小蛇洗干净了身上的墨汁,恢复了本来的模样从水缸里游出来。

    “金丝翡翠蛇!”猛然间,蔺长林一声尖叫。

    顿时,人群安静了一下,随即纷纷向后退去。

    就算没见过,可号称寸草不生的金丝翡翠蛇在眼前,谁想上去试试自己的命够不够大?

    “要毒早就毒死你了好吗?”秦绾没好气地起身,对着小蛇伸出手。

    只见金丝翡翠蛇欢快地游上她的身体,在手腕上绕了个圈,叼着自己的尾巴不动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以为,这就是个普通的翡翠手镯。

    连石台上的无名阁众人也脸色不太好看。尤其是姬木莲,只要一想起这丫头动不动就喜欢腻在自己怀里撒娇打滚,身上还带着一条金丝翡翠蛇,就不禁头皮发麻。

    不过,心情最复杂的还是蔺长林。

    应该说,幸好朱成碧拿出来的毒药已经难倒他了吗?若是真的拖成平局,互相毒对方,自己能不能毒死秦绾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可以肯定,只要秦绾放金丝翡翠蛇来咬他一口,他就死定了。

    “不管怎么样,是我输了。”琴语淡淡一笑,回头道,“安华,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乐宗宗主了。”

    “啊,师父?”琴语带来的那小姑娘安华一下子傻了眼。

    琴语却没有再多说什么,抱着九霄环佩琴飘然而去,连最后第三场的比试都不关注了。

    “师父!”安华急道。

    “由她去吧,琴语已经不算圣山弟子了。”阮飞星道。

    对于这个女子的洒脱淡然,在场的人大半都是有好感的,虽说留下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继承乐宗看似有点不负责任,但乐宗本来就是个喜好音律之人的聚集地,别说没人争这宗主之位,还各个避之唯恐不及。就算安华只是个没多少阅历的少女,要坐稳宗主之位也不困难,所以琴语也走得毫无牵挂。

    “相比起来,另一个……”司碧涵一脸冷笑地看着蔺长林。

    基本上,只要是疼徒弟的人,就没几个看得惯蔺长林的。

    蔺长林和蛇姬的恩怨暂且不提,嫡传弟子如此恳求,最终却连一味药材都不肯给,也实在太凉薄了些。

    “宗主只是……”蔺长林身边的清秀少年急道。

    “什么宗主?”姬木莲打断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晚辈聂文浩。”清秀少年愣愣地答道。

    “很好,聂文浩,记住现在你才是医宗宗主。”姬木莲沉声道,“蔺长林已经不是圣山人,目前不过是看在他身体欠佳的份上,允许他暂且在思忘崖停留,明日一早必须下山,明白?”

    “可是……”聂文浩想争辩,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急得面红耳赤。

    “圣山不禁普通人进入,但不可踏入思忘崖,这是铁律。”姬木莲板着脸道。

    “但……”聂文浩左看右看,见无人帮他说话,忽的目光一亮,指着看戏的李暄道,“他也是外人,为何能踏进思忘崖?”

    “……”姬木莲的眉头狠狠地跳了跳,就算原本不想迁怒聂文浩,对这个无辜少年还有几分同情,如今也记上仇了。

    旁观人也都暗暗摇头不已。

    这也太不会看眼色了。

    对于李暄的存在,三十六宗早就有所察觉,只是谁也没开口问,毕竟人站在这里,肯定是无名阁允许的,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事惹怒了墨临渊。何况,就算是不知道李暄的身份,就看刚才秦大小姐那一曲《凰求凤》也该知道,这人非常有资格留在思忘崖,甚至,如果秦绾顺利继位,他会比三十六宗门都更有资格。

    也就聂文浩这种天真纯良小白兔能问出这句话来了,没看连蔺长林都一副恨不得捏死他的表情么。

    “他是我的未婚夫,怎么不能留在思忘崖?”秦绾笑眯眯地看着聂文浩,倒是觉得这个小少年挺可爱的。

    他要是不问这一句,就算她能写一阙《凰求凤》,也不能定下两人的关系。

    至少,这个节骨眼上说出来,就是师父也不好否认的。

    虽说对师父有点抱歉,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嘛。

    要是直接去见师父,师父肯定不会同意的。

    李暄好笑地摇摇头,对于秦绾的想法他心知肚明,虽然感动她的心意,但却也有些不服。

    要是他搞不定墨临渊,凭什么娶走人家的宝贝徒弟?

    有些事,终究是要自己去做的,任谁都替代不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