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间重生:小军嫂〕〔总裁爹地超给力〕〔无限流游戏〕〔原始部落大冒险〕〔送阴人〕〔枕上婚色:冷少,〕〔界心动物园〕〔别闹了可以吗〕〔毒妃在上〕〔剑网画长安〕〔隐婚兽爱:总裁老〕〔王者风暴〕〔清宫冷妃:臣妾做〕〔狩猎好莱坞〕〔鬼帝毒宠:惊世狂〕〔就是个普通人〕〔撩妻成瘾:叶少太〕〔万天龙帝〕〔医品谋妃〕〔今天过来吃糖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章 果然还是治死他吧
    秦绾皱了皱眉,南楚的太子殿下也算不上是宽宏大量的人。因为体弱多病,表面上倒是一副温吞吞好脾气的模样,可越是这般擅长隐忍的人,才是最记仇的。

    一边想着,她迅速把太子府的情况分析了一遍。

    上官英杰有些惊讶,他们这相处方式可不像是仅仅欠了个人情的关系,反而像是多年的好友,不过他也没说什么。

    苏青崖听完,想了想,又看看上官英杰。

    “苏神医若有困难,本王愿意一力承担。”上官英杰慨然道。

    当然,他也不是鲁莽冲动,不把太子府看在眼里。苏青崖住在临安王府是给秦绾治病的,太子要抢人……这不是还有父皇吗?

    “我可以治死他吗?”苏青崖问道。

    “什么?谁?”上官英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太子。”苏青崖道。

    “啊?”上官英杰傻眼。

    他说什么?可不可以治死太子?当然不可以了!

    “可是,治死他,你就是……”太子了。

    “舅舅,他开玩笑的!”秦绾一头冷汗,连男女之防都顾不得,一把捂住了苏青崖的嘴,把他最后几个字堵了回去。

    “……”上官英杰抽搐。

    看他那么认真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好么?

    “是玩笑。”秦绾用力点头,一向完美的笑容都僵硬了。

    苏青崖甩开她的手,白了她一眼,不过总算没继续拆她的台。

    “好吧,是玩笑。”上官英杰抹了把脸上的汗。

    “要么不治,要治就得治好。”秦绾转过头,凝重地说道。

    要是治了却没治好,恐怕以后苏青崖的麻烦就大了。

    “知道了。”苏青崖眼中闪过一丝遗憾,抬头道,“我去一趟,不过请王爷告诉太子妃,我要为郡主治病,不会离开临安王府。”

    “好。”上官英杰松了口气,这就是他最希望的处理方式。

    传说中脾气怪异的苏青崖,意外地好说话嘛,还是说,他只对秦绾好说话?

    想着,他不禁看了秦绾一眼,眼神有些古怪。

    “朔夜,你跟着去一趟。”秦绾又道。

    “是。”朔夜点头答应,便想上前拿过药箱。

    “不必。”苏青崖制止了他的动作,自己拎起了药箱,“走吧。”

    朔夜拿了个空,不禁微微一怔。

    之前也是蝶衣提着药箱,可见苏青崖并不是不习惯人伺候的主,那么……是单纯地不信任他吗?

    “绾儿,本王一起去见见太子哥哥,这些日子你除了进宫,不要乱跑了。”上官英杰叮嘱道。

    “是。”秦绾笑着答应。

    原本楚京的状况就是一滩浑水,苏青崖的到来,更是将这滩浑水搅得更浑了。

    上官英杰一脸凝重,这件事对他来说,也许是机遇,也许是难关——一部分也要取决于,苏青崖到底有多听秦绾的话?

    何况,他真心不觉得,刚刚苏青崖问的那句能不能治死了太子的话是玩笑。这个男人,虽然医术通神,但眼底一片冷漠,丝毫没有医者悲天悯人的医心医德。要不是亲自去看着,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心。苏青崖住在临安王府,万一太子出个什么问题,他就算浑身长满了嘴也辩解不清楚。

    “没想到小姐和苏神医是认识的啊。”执剑道。

    “算不上认识,他欠我的。”秦绾道。

    还没走出院门的苏青崖闻言,脚步微微一顿,眼中寒光一闪。

    “苏神医?”上官英杰一怔。

    “没事。”苏青崖摇摇头,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外走,一边在心底诅咒。果然不该心软换了药方,那个女人,就该苦死才好!

    欠她的?他就欧阳慧一个朋友,也不计较太多,但要真算起来,绝对是欧阳慧欠他更多好吗?

    “小姐,我去看看荆蓝煎好药没有。”执剑吐了吐舌头,赶紧溜了。

    剩下一个蝶衣看着秦绾,露出一个无奈的神色。

    秦绾叹了口气,却有些怅然。

    蝶衣想了想,写道:“小姐不开心?”

    “没有,我挺高兴的。”秦绾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才道,“对了,上官纹没死吧?”

    蝶衣一耸肩,仿佛在说,苏青崖都出手了,这点小伤怎么会要人命。

    “没死就算了。”秦绾也不介意。她和上官纹的仇还没到非要弄死她的地步,要不是永宁王妃自作聪明,根本不需要永宁王花这十万两黄金。

    隔了一会儿,荆蓝端着药碗过来。

    秦绾接过来,一饮而尽,顺手捏了一块点心,去去嘴里的涩味,又叹了口气。

    不会苦死人,但还是挺苦的。说明苏青崖对她的认错态度不太满意。

    苏青崖和普通大夫最不同的地方就是,普通的大夫对于药方绝不敢擅自更改,但苏青崖不一样,他可以配出两碗药效完全相同的药,味道却天差地别,价格也天差地别。毕竟很多药材的药性是相通的,可有的很贵,有的却很便宜,有的很苦,有的却没什么味儿。

    所以,苏青崖的药有多苦,就说明他的心情有多恶劣!

    “王爷什么时候能到?”秦绾是真的想念李暄了。

    “应该就是这两天吧。”荆蓝想了想道,“今天一早得到的消息说,王爷在彭州。”

    “嗯。”秦绾有些失望,那就是至少还得三天。

    “这几天,京城会很热闹呢。”荆蓝道。

    “都怪那个白痴!”秦绾咬牙切齿。

    蝶衣无语,不管怎么说,苏青崖也是想为自家小姐报仇才搅乱的这一滩浑水啊。

    “这几天,让朔夜跟着苏青崖。”秦绾道。

    “毕竟是在临安王府,没人敢用强吧?”荆蓝讶然道。

    “他和梁家有血海深仇。”秦绾道。

    “哪个梁家?”荆蓝一愣。

    “楚京城外,百年大族,天刀梁家。”秦绾道。

    “那个梁家啊。”荆蓝想了好一会儿才笑道,“要说天刀梁家,从前倒也算是南楚大派,但这些年来后继无人,梁中天年纪也大了,梁家早就没落了。”

    “你以为梁家为什么会没落的?”秦绾面无表情道,“十年前,某人对梁中天的独子见死不救,然后一把毒药将梁家前去问责的精英弟子毒死得一干二净,梁中天吐血三升,一病不起。梁家不败才怪。”

    “……”荆蓝汗颜。虽说这事当初在江湖上闹得挺大,但对于朝廷来说,也就是一件小事,再加上过去了十年,她不知道也不奇怪,大概连李暄也不会知道。毕竟,宁王殿下要关注的大事太多,谁理会南楚一个小小江湖世家的兴衰。

    “梁中天是老了,也一身病,可他也是没有希望了,一个没有希望的人要是发起疯来,他自己死了不要紧,我怕他临死一搏,要拉仇人给他陪葬。”秦绾道。

    “明白了。”荆蓝点头,又笑道,“小姐和苏神医交情很好,不像是欠个人情。”

    “那你说,王爷会吃醋吗?”秦绾笑问。

    “这个……”荆蓝犹豫了一下,“应该会吧?”

    毕竟,小姐看起来和苏神医真的关系很好,哪怕小姐没说什么,但他们一句话,一个眼神的交流就默契十足,仿佛认识了好多年似的。

    “那你就传个消息给王爷吧。”秦绾笑眯眯地道。

    “啊?”荆蓝愕然。

    “有消息渠道的吧?”秦绾问道。

    “是。”荆蓝点头,晕乎乎地去了。

    于是,小姐是希望王爷吃醋,还是不吃醋呢?

    秦绾在心里暗自盘算。本来还要三天,现在……嗯,不知道两天够不够?

    另一边,上官英杰带着苏青崖来到太子府,才发现太子府的人远比他想象得要多,基本上在京城的成年王爷都来了。

    很显然,苏青崖到底治不治得好太子的先天弱疾,这可不止是太子夫妻的家事,而是所有皇族息息相关的国事。

    要是太子身体好了,以他的谨慎,也不可能犯什么大错,那帝位基本就没什么想头了。

    “五弟好本事啊。”永宁王上官英奇一声冷笑。

    上官英杰沉默不语,这时候他更不可能把秦绾推出来承受怒火。

    “王爷,南昌郡主已经无恙,我们银货两讫,似乎没有关系了。”苏青崖淡然道。

    所有人听了这话,都不禁抽了抽嘴角。

    银货两讫?好吧,意思是对的。可问题是,上官纹难道是“货”吗?

    不等上官英奇发火,太子妃一声怒斥:“苏神医是来为太子殿下看病的,你们吵什么?恨不得太子早点死,好让你们上位吗?”

    “大嫂息怒,臣弟断然没有这种念头的。”上官英奇赶紧道。

    所有人都知道,太子妃这话针对的是上官英杰。如果太子有个万一,自然是嫡次子上位的可能性更大。

    苏青崖回头看了上官英杰一眼,似乎在说,果然我还是帮你治死他吧。

    上官英杰大汗,加重了语气道:“苏神医,拜托务必尽力。”

    苏青崖一声冷哼,不耐烦道:“病人呢?”

    “这边。”太子妃赶紧亲自带路,走了两步,又道,“二弟和五弟也进来吧,本妃毕竟是妇道人家,也怕拿不定主意。”

    “是。”上官英杰只能答应。

    上官英奇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原本苏青崖是他请来楚京的,要是太子真的好了,这功劳自然要算在他头上,可是如今太子妃却是从临安王府把人请回来的,硬生生分走了他一大半功劳。

    一行人进了内室,太子最近又有些不好,病歪歪地半靠在床榻上,见了他们,面色一暖:“辛苦你了,亦如。”

    “只要殿下能好起来,就不辛苦了。”太子妃温婉地一笑。

    “母妃,二叔、五叔。”在床前侍疾的太子的嫡长子上官珏也上前见礼,又好奇地看着一身布衣的苏青崖,“这位就是苏神医吗?”

    苏青崖没理会他,径直上前,挥开侍女,在床沿坐下,淡淡地道:“伸手,诊脉。”

    “你!”上官珏什么时候被人这般当成空气无视过,想发作,但看他已经开始诊脉,不得不忍了下去。

    “苏大夫,有劳。”太子倒是没什么脾气,微笑着伸出手。

    当然,要是真没脾气的,也当不了那么多年的太子,只是比起欧阳珏,他更能隐忍罢了。反正这些年他身体不好,在一众弟弟的环绕下,早就忍习惯了。

    苏青崖一诊脉,就皱起了眉。

    “怎么,太子的情况很严重吗?”太子妃问道。

    “他没病。”苏青崖道。

    “什么?父王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没病,你真是神医吗?”上官珏怒道。

    “苏大夫,怎么说?”太子好脾气地问道。谁都知道,苏青崖既然来了太子府,就不会专程只为说一句他没病的。

    “就是因为没病,所以才更麻烦。”苏青崖冷冷地道,“太子殿下出生之前,母体受到了损害,导致殿下一出生便是先天不足,五脏六腑虚弱,比常人衰竭速度更快,但这并不是身体哪一部分产生了病变引起的,医者治病,唯有一种病治不了——自然衰老。”

    因为衰老是人生必然要经历的过程,严格来说并不是病,而太子,只是在壮年时就提前开始了这个过程而已。

    “可是,太医……”太子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太医未必看不出来,只是不想死罢了。”苏青崖起身坐到桌子前,拿笔开始写,一边淡然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未必不是个办法,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那苏神医的方子?”太子妃迟疑道。

    苏青崖搁笔,吹了吹纸上的墨迹,悠然道:“按着方子,常年吃着吧,不放心的话,可以叫太医看看,过个几年,我再来诊脉,修改药方。”

    “没法根治?”太子妃不死心地问道。

    “按方吃药,心态平和,不动七情,修身养性,寿终正寝不是难事。”苏青崖道。

    屋里的人闻言,都要翻白眼了。

    吃药就算了,可不动七情,修身养性,那是一国太子,怎么可能做到?

    “要是动了七情呢?”太子妃下意识地追问道。

    “切忌大喜大怒,克制**,其他的尚可。”苏青崖道。

    听到后面半句,太子妃这个年纪也不禁红了脸。

    “这个是给世子的。”苏青崖又放下一张纸。

    “世子?世子怎么了吗?”太子妃顿时紧张起来。她只有一儿一女,要是太子以后要克制**的话,也许珏儿就是唯一的嫡子了,万一太子有个意外,珏儿是她最后的依靠。

    “没大事,内火太旺,吃一剂清肺去火的药没坏处,就当是诊金之外附赠的。”苏青崖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上官珏僵在当场,脸色忽青忽白地变幻不定。

    上官英杰则是哭笑不得,深深地感受到,就凭苏青崖这张嘴,居然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也真是个奇迹了。

    “走吧。”苏青崖起身道。

    “苏大夫是否在府上多住几日。”太子开口留人。

    “永安郡主的身体比较麻烦,我就住在临安王府。”苏青崖不假思索道。

    “这……珏儿,送送你两位王叔吧。”太子也无奈,要是别人,他可以强留,但永安郡主秦绾,那是父皇心尖上的人,实在没必要去得罪。不然,不说别的,至少秦绾绝对有能耐把他的女儿送去和亲。就算秦绾在父皇心里比不过他这个太子的地位,可一个不熟悉的孙女而已,父皇却不会看在眼里。既然人在临安王府,要再请来总是不难的。

    “是。”上官珏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一声。

    “大哥多保重身体。”上官英杰道。

    “这次的事也多谢五弟了,苏大夫的诊金一会儿孤派人送到五弟府上。”太子说道。

    上官英奇一声冷哼,很是不满。

    就知道会是这样,不管自己做得多好,最后总不如太子和临安王、信阳王。嫡子和庶子的差别就这么大吗?

    上官珏顺便把前厅一屋子的王爷都送了出去,回来时正见父王专用的刘太医在研究两张方子。

    “刘太医,如何?”太子问道。

    刘太医的神色变换了几下,最后是一片颓然,叹息道:“真是好方子,老臣已经一味药都无法更改,殿下照方吃药,身体定会有所好转。十万两黄金,值!”

    太子松了口气,他当了快三十年的太子,父皇身体依旧健硕,他可不想到死都还只是太子!

    “世子是否能让老臣把脉?”刘太医看了看另一张方子,沉吟道。

    “刘太医请。”上官珏对于这个照顾了他父亲一辈子的老太医还是很敬重的。

    刘太医按着他的脉门停了一会儿,摸摸胡子,惭愧道:“世子最近大概是因为心急于殿下的病情,确实有些上火,幸好发现得早,不甚严重,吃上一剂药也差不多了。”

    “真的?”上官珏一脸的惊讶。

    “自然是真的。”刘太医又晃了晃手里的药方,“这方子利于春夏之际清热防暑,所用药材也都是常见之物,等到盛夏,殿下可命药房熬上一锅,给侍卫亲军每人一碗,以解暑气。”

    “我……还以为他是故意损我的。”上官珏骇然。

    “果然是神医。”太子一声笑叹,却听不出喜怒。

    “若是苏大夫能长留殿下身侧,定能保殿下寿元。”刘太医道。

    “恐怕不成。”太子想了想,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若是去求陛下?”刘太医并不以为然。

    医术再好也就是一介平民,还真能与朝廷对着干不成?

    “苏青崖这个人孤正好知道,他是不受威胁的,必要时会选择玉石俱焚。”太子叹息道,“那不是口头威胁,甚至他都不会威胁你,你若要强留,他便敢自爆……看见他脸上的伤口了吗?就是故意留下来的。而当时威胁他的北燕留城候,如今满门不存。”

    “那他怎么还活着?”上官珏奇道。灭了一个侯爷满门居然还能活着离开北燕,北燕的朝廷都是死人吗?竟然任由一个江湖人践踏朝廷的脸面。

    “你以为,他为什么对欧阳慧特别?”太子笑道,“再怎么孤傲,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脾气总会收殓些的吧。”

    “真是……父王万金之躯,犯不着跟这种亡命之徒赌命。”上官珏道。

    “确实,能用钱请来,还是客气些比较好。”太子淡淡地道,“至少苏青崖言出必行,他说过几年会来改药方,那就一定会来。”

    “父王,那永安郡主……”上官珏迟疑了一下才道。

    “虽说年纪大了些,可也是个绝色美人,你不满意?”太子道。

    “那倒不是。”上官珏道。

    “那就行了,父王自会给你安排,你皇祖父想来也会乐见其成的。”太子自信满满道。

    然而,此刻号称是言出必行的苏公子,正在打算毁约。

    听完朔夜的转述,上官英杰只觉得头疼,又参杂着说不出的愤怒。

    朔夜很无辜,小姐命他跟着苏青崖,苏青崖叫他去听太子的壁角——反正那是南楚的太子,他也没什么压力,就去了,谁知道传说中温和宽厚的南楚太子背地里是这样子的?尤其最后太子打算算计大小姐那段,真当东华的宁王殿下是死人?

    “果然还是治死他吧?”苏青崖冷笑道。

    “不可以!”上官英杰黑线,考虑一会儿一定要找秦绾说道说道,这个人太危险了,哪儿像是医生了,分明就是杀手!虽说他对太子也很不满,但太子绝对不能是被弄死的!

    “我先走了。”苏青崖一踏进临安王府就自顾走人。

    “苏神医,无论如何,皇家的人,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吧。”朔夜追上去说了一句。

    苏青崖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不对吗?”朔夜无奈。天地良心,他劝这句话真的纯粹好心,没别的意思。

    “放心,我打算跟你们一起离开,南楚怎么也不敢光明正大截杀东华使节的。”苏青崖淡淡地说道,“至于南楚,大不了以后我再也不来了。”

    朔夜瞠目结舌,这也行?

    苏青崖一耸肩。

    虽说能借着使节团一起走,安全更有保障这点是他意料之外的事,但事了之后从此不再踏入南楚却是之前就决定好的。如此重金悬赏一国太子,突然出现的大笔钱财,实在太招人眼了。

    他要筹钱雇佣杀手刺杀李钰,在东华肯定会打草惊蛇,北燕因为留城候的事,虽说不至于全力追杀,但也不太友好,何况北燕穷困,也没几个拿得出大笔银两的。相比之下,南楚富庶,显然更合适些。至于西秦……他和西秦的关系一直是最好的,不论是朝廷还是江湖。在得罪完北燕和南楚之后,东华明显是更不能呆了,于是总得留个能收留庇护他的地方吧。

    苏青崖不傻,很多东西只是他不想计较,但真要计较起来,他也是极为通透的人。

    所以说,太子殿下绝对是误会了。

    言出必行?苏公子的言出必行只针对特定的人,毁自己看不顺眼之人的约毫无负担。

    走进小院,就看见秦绾无聊地趴在荷塘边喂鱼,只有蝶衣捧着鱼食站在一边伺候。

    “小姐。”朔夜叫了一声。

    “没把人治死吧?”秦绾一挑眉。

    “太子又没病。”苏青崖道。

    “好吧,其实南楚现在乱起来,对我们没有好处。”秦绾道。

    南楚和东华隔江相望,但西部却与西秦接壤,南方还有蛮族不时地叛乱,而东华目前和北燕的战争一触即发,短期内是腾不出手向南的。一旦南楚内乱,占便宜的绝对是西秦。

    “我知道。”苏青崖道。

    所以说,他说治死太子确实是随便说说的,上官英杰真的不需要如此急上火。最多,他开玩笑也比较认真罢了。

    “朔夜,顶多后天王爷就到楚京了,记得安排一下。”秦绾道。

    “这……应该没那么快吧?”朔夜惊讶道。

    “放心,他绝、对赶得到的。”秦绾嫣然一笑。

    “是。”朔夜答应着退下了。

    大小姐只是有些事不想他知道才支开他而已,他们彼此心知肚明,所以,后天就到这种事,显然是不可能的。

    “说起来,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欠你的了?”没人了,苏青崖开始算旧账。

    “你救过我,我也救过你,可是你活着,我死了,你怎么不欠我?”秦绾理直气壮道。

    苏青崖默然,虽说换了个壳子,可这女人明明好端端站在他面前,却说着“我死了”这种惊悚的话,偏偏他确实无法反驳,只道:“我救过你不止一次。”

    “可我还是只有一条命。”秦绾一摊手。

    “那你现在算什么?”苏青崖反驳。

    “那是孟寒救的,跟你有什么相干。”秦绾翻了个白眼。

    苏青崖忍着想给她一把毒药的冲动,劝告自己如今毒药对这女人根本没用。真是想不开了才去跟她斗嘴!

    “今天太子府没发生别的事了?”秦绾一笑拉开话题,免得他当真恼羞成怒。

    “你小心一些,太子想要上官珏娶你。”说到这个,苏青崖忍不住皱了皱眉。

    “娶我?为什么?”秦绾愕然。她真不觉得自己对上官珏有利用价值。,比起她,娶一个南楚重臣的嫡女,多拉拢一门势力不是更好?姻亲可是最可靠的联盟呢。

    “太子许你将来的南楚皇后之位。”苏青崖道。

    秦绾何等聪慧,一听这话,立即反应过来。

    太子要是能顺利登基,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他当了皇帝,自然也不需要儿媳妇的家世太过显赫,以免他刚刚继位,儿子就生出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可万一他熬不过楚帝,有了秦绾这个世子妃,上官珏在楚帝心里,就和“清河的弟弟”临安王有了一争之力。

    立嫡次子还是立皇嫡长孙,其实都有理可循,最终不过是楚帝的一念之间。

    让清河的女儿做南楚的皇后,应该是一张很能打动楚帝的感情牌,能为本来不占优势的上官珏拉回不少分数。

    只是,南楚皇后?不知道她秦绾,最讨厌的就是当皇后这种生物了吗!

    “你打算怎么办?”苏青崖道。

    “果然,你还是治死他算了。”秦绾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道。

    “……”苏青崖无语,许久道,“当真?”

    “……”秦绾叹气。

    怎么当真?当然是随便说说的,苏青崖其实也知道。

    秦绾,欧阳慧哪里是这么冲动的人。

    蝶衣默默地递上一张纸条:“楚帝很可能会同意。”

    “我亲爹还活着呢。”秦绾无奈。

    有秦建云在,她的婚事怎么可能由外祖父做主。

    “您的外祖父是皇帝。”蝶衣不客气地加了一句。

    “不急。”秦绾想了想道,“就算外祖父同意,我们东华的陛下也不会同意的。”

    皇帝正要用她的名义招揽圣山弟子为东华效命,这个时候,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同意她和亲南楚的。就连秦建云同意了都没有用。皇帝可不是个可以讲道理的人。

    苏青崖打开药箱,取出一排的瓶瓶罐罐放在石桌上。

    “毒药?”秦绾挑眉。

    “悲灵笑梦,顶级毒药中最容易配置的。”苏青崖解释道。

    “谢谢。”秦绾示意蝶衣收好药瓶,突然就想起了当时她要李暄赔醉清风,拒绝李暄用悲灵笑梦抵债时说过的话。

    好嘛,这不就是要多少有多少吗?

    当饭吃,当水喝,当零嘴,都没有问题,还送货上门的。

    ------题外话------

    明天王爷就回来啦,大家鼓掌欢迎~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