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七章 脑残就得虐!
    楚帝毕竟年纪大了,早朝上和李钧交锋过一场,本也有些疲倦,秦绾很知趣地拿着一块可以随时进宫的金牌告退了。随她一起出宫的还有大堆的赏赐。

    而临安王府里,上官策正面对着圣旨和赏赐发呆。

    要说皇祖父对他也不能说不好,可毕竟他是皇孙,又没参政,原也没什么机会见到皇祖父,何况皇祖父的孙子多得很,他也不是最出挑的。

    可是……什么“忠孝知礼,甚慰朕心”,他好像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啊,难道皇祖父突然发现他这个孙子特别“忠孝知礼”了不成。

    “父皇赏你,你就受着。”上官英杰一巴掌拍醒了他。

    “啊?哦。”上官策抓了抓头发,虽然莫名其妙,但是……皇祖父特别下圣旨夸他了,还给了不薄的赏赐,总不是坏事吧。

    上官英杰却比儿子想得多了。

    皇帝早不赏晚不赏的,偏偏秦绾一进宫就赏赐了儿子,要说没有秦绾的关系,他是绝对不信的。

    虽说他也高兴看到他们姐弟和睦,就像是当年在宫里,清河姐姐一直护着他一样,但是他也没想到,秦绾对父皇的影响竟然这么大。想着刚刚从宫里透出来的消息,他也开始头疼了。

    “一会儿去谢谢你表姐。”上官英杰说了一句。

    “啊,是表姐在皇祖父面前夸我了吧?果然表姐对我最好了!”上官策也是一点就透,随即吩咐侍从拿上赏赐去府库了。

    “郡主没有回府吗?”上官英杰又问道。这皇家的赏赐都到府里了,怎么人还没回来。

    “郡主出宫时,被新城公主留下了。”侍卫队长答道。

    上官英杰把秦绾送到宫里,自然不会在门口傻傻地等,不过也留下了卫队。

    “漓儿吗?”上官英杰微微皱了皱眉道,“可有人跟着?”

    “新城公主带着郡主去拜访太子妃了,郡主的侍卫都跟着。”侍卫队长道。

    “嗯。”上官英杰点了点头。

    秦绾身边的护卫和侍女都身手不凡,大白天的,想必不会出什么岔子。想着,他又沉声道:“刺客的事,继续查,一定要查清楚是谁动的手脚。”

    “是!”

    另一边,秦绾和上官漓坐着新城公主的车驾出行,不过上官漓让侍女坐了后面的小马车,显然是有话要说,秦绾也从善如流地让荆蓝和蝶衣去和上官漓的侍女作伴了。

    “那个……”好一会儿,上官漓还是扭扭捏捏地没法开口。

    “漓儿莫不是想问和亲的事?”秦绾看不下去地直接道。

    “嗯。”上官漓红着脸点点头。

    “你是南楚唯一的公主,东华可没合适的皇子能娶你做正妃,外祖父不会拿你去和亲的。”秦绾笑道。

    上官漓闻言,脸上更红了,扯着她的衣袖嗔道:“我哪是问你这个呢!”

    “那你想问什么?”秦绾奇道。

    “就是……和亲的人选,绾儿决定是谁了吗?”上官漓道。

    “我?”秦绾睁大了眼睛,“我哪有资格决定由哪位宗室女和亲呢。”

    “可是,宫里都传遍了呀?说是陛下说的。”上官漓一脸比她更惊奇的表情。

    “宫里……传遍了?”秦绾古怪地看着她。

    “是啊。”上官漓点点头,随后似乎发现她的表情不太对,又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吗?”

    “陛下只是问了一句我的意见,不过也多半是随便听听,这种事,哪会由我做主呢。”秦绾无奈道。

    “我想也是,可是……这样想的人可不少呢。”上官漓皱着眉道,“毕竟,没人愿意远嫁和亲,不敢去求父皇,或许……会来求你呢。”

    “那可真是……受宠若惊。”秦绾无语。不过,细想之下,她又不禁皱眉。

    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楚帝确实开玩笑地说过让她挑选和亲人选,若是几天之后有人来说这个,她并不会觉得奇怪,宫里哪有秘密可言。可如今,她还没出坤宁宫,流言就已经传遍了,这个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她绝不相信背后会没有人在推动。

    可是,为了什么呢?

    “就算父皇是开玩笑,可是,绾儿的意见,父皇应该会考虑一下的。”上官漓又道。

    所以说,肯定会有不少人找到她头上来的是吗?

    秦绾想起之后接踵而来的麻烦就头疼,一面诅咒那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李暄——说了要带她去游山玩水的,留她一个人在楚京是几个意思!

    不过,她总算也知道自己是在迁怒,气过之后,静下来,还是开始盘算这背后谁能得到好处。

    无利不起早,既然没有线索,那就从最终受益人找起好了,横竖背后那人做那么多,总不会是为人作嫁的。

    到了太子府,太子妃的态度格外热情。

    要是之前,秦绾还莫名其妙,不过现在却很了然。

    太子妃……也是有女儿的。

    不过,秦绾很纳闷,要真不想去和亲,就别总往她身边凑呀,难道就不想想,她若是真想挑个公主一起回东华作伴,难道会不挑个自己顺眼的,反而找个冤家回去打架吗?

    带回东华去弄死这种想法毕竟不是人人都有的。

    在太子府用了午膳,好不容易辞别了太子妃,上官漓不得不回宫了,而秦绾原本还打算自己逛逛的,然而,马车还没走多远就被拦住了。

    “端王有请郡主。”来堵人的是方少琪。

    “知道了。”秦绾一声叹息,吩咐朔夜改道去使馆。

    李钧该不会也听到了这种流言,还信了吧!可是,就算他信,和亲公主又不是嫁给他的,他着什么急呢。

    然而,就算秦绾猜得到李钧找她的原因,听到他说出口后,也无力了。

    “新城公主?”秦绾确认了一遍。

    “不错,能娶到新城公主,对东华才是最有利的。”李钧一脸的自信满满。

    “王爷为什么会这样认为?”秦绾道。

    “就看南楚皇帝对待清河公主和郡主你就知道了。”李钧理所当然道。

    “既然王爷知道新城公主是最得外祖父看重的,怎么还指望外祖父会用她和亲?”秦绾挑眉。

    “清河公主不是也嫁到东华了?”李钧不以为然道。

    秦绾猛地涌起一股怒气,又被自己压抑下来,淡淡地道:“我爹当年出使南楚,与我娘一见钟情——可惜王爷已经定亲了,要不然倒是可以效仿一下我爹。”

    “你!”李钧怒视她。

    “王爷别忘了,就算不是一个母亲,可珍儿也是我妹妹,要是王爷……”秦绾一声冷笑。

    就算她再讨厌秦珍,可她宁愿弄死她,也不会允许端王这边出什么事故。安国侯府还要脸呢。

    “本王从来没有那种想法!”李钧恼羞成怒。

    他还真没想过这些,安国侯府的亲事是李钰都看重的,就算一个南楚的公主也比不上秦珍的分量。南楚皇帝再宠爱公主,难道还能因此而支持驸马的哥哥当皇帝不成?

    “王爷何必动怒,若是王爷心里真没有这个想法,应该先反驳一句:可惜没有带着和亲的世子一起来,不是吗?”秦绾挑眉反问。

    李钧愣了一下,像是当头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似的,怒气全消。许久,他才吸了口气,冷声道:“以前倒是不知道,秦大小姐如此好口才。”

    “不敢当。”秦绾丝毫不动声色。

    “不管怎么说,本王都是为了东华。”李钧道,“大小姐别忘了,你虽是南楚的郡主,可根却在东华。”

    “秦绾自不敢忘。”秦绾淡淡的道。

    “你记得最好。”李钧冷哼道,“新城公主和亲对东华最为有利,若是真不成……”

    “王爷说得不对。”秦绾摇了摇头。

    “哪里不对?”李钧又被她挑起了火气。

    “王爷,不管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在这件事上,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都是为了东华,所以,请王爷不要拿我当南楚的细作看待。”秦绾说道。

    她这句确实是真心话。她想干掉李钧是一回事,但在国家大事上,她依然是要维护东华的利益的。

    李钧愣了一下,看到她眼中的坦然,终于点了点头,缓和了口气道:“是本王想岔了,大小姐有什么意见?”

    “新城公主太聪慧了,所以她不合适。”秦绾道。

    “什么?”李钧莫名其妙。太聪慧,怎么就不合适了?难道聪慧还是贬义词吗?

    “一个和亲公主,王爷还真指望她能维护两国和平吗?我们都知道,不过就是个象征罢了。”秦绾轻轻一笑道,“太聪明的,万一想多了就不好了,还是安分最重要。”

    李钧闻言,沉默了下来。

    “何况,南楚公主那就摆明了是细作,选那么聪明的做什么?”秦绾反问道。

    “有道理。”李钧哑然失笑,“那按小姐的说法,就是挑个蠢货回去?”

    “身份还是要好看些才不丢东华的脸,从皇孙女中挑一个便是。”秦绾不在意地道。

    “听说永宁王府的南昌郡主美貌如花,一曲剑舞惊四座。”李钧假笑道。

    “王爷以为……我想挟私报复吗?”秦绾不意外他知道昨晚晚宴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本王……投桃报李。”李钧低笑道。

    之前倒是没发现,安国侯府的大小姐还是个妙人,比他那个一本正经的未婚妻有趣多了,只可惜晚了一步,倒是皇叔祖,其实眼光挺不错的。

    “王爷若要投桃报李,不如先查查昨晚的刺客。”秦绾起身。

    “不劳小姐费心,方将军早就去查了。”李钧脸色一沉。

    不管怎么说,刺杀秦绾,不管是东华人干的还是南楚人干的,同样是在东华端王脸上打了一巴掌。别说他和秦绾算是亲戚,就算是有仇,他也得把刺客找出来。

    “那就有劳王爷了。”秦绾也不抱希望他能查出个什么名堂来,连自己都没头绪呢。

    “对了,小姐知道皇叔祖去了哪里吗?”李钧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王爷都不知道,我一个小女子怎么会知道?”秦绾讶然看着他。

    “这个,之前大小姐在皇叔祖船上呆了一整日,皇叔祖没有提起过吗?”李钧道。

    “我们下了一天棋,倒是没听王爷提起过。”秦绾摇头。

    “只是下棋?”李钧不太相信。

    “是啊,堂堂宁王,跟我一个小女子下棋居然还耍诈!”秦绾愤愤然道。

    “皇叔祖……不是那样的人吧?”李钧目瞪口呆。

    “就算耍诈,还不是输给我。”秦绾毫不在意地败坏李暄的形象。

    “……”李钧抽了抽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

    称赞大小姐棋艺高明不愧是梅花节魁首?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义愤填膺指责宁王耍诈?别说他不信,就算真信……他作为晚辈也不能说啊。

    于是只能笑笑转过话题询问秦绾在临安王府住着是否适应。

    见他不再关注李暄的行踪,秦绾勾了勾唇角,掩去了眼中的一抹笑意。

    李钧不笨,可他的日子过得太顺了,早年不受重视,但也没短过用度,之后李钰上位,他也随之得势,前面有个厉害的哥哥让他乘凉,其实他没独立办过什么大事,确实比李钰好对付多了。

    “王爷最近出行也仔细些比较好。”秦绾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可自问不会招惹刺客,东华,也不是人人希望王爷的差事办得好的。”

    李钧闻言,心中一凛。

    的确,要是秦绾死了,万一再被查到刺客是东华人,楚帝一怒之下,必定不会同意和亲。他办不成父皇交代的差事,有些人可会很高兴的。

    “今日也不早了,王爷早些休息吧。”秦绾道。

    “本王送送郡主。”李钧道。

    “王爷留步就好。”秦绾笑着制止了。

    走出使馆,荆蓝才轻声道:“小姐以为是东华内部的矛盾?”

    “可能性不大。”秦绾摇摇头,又笑道,“可端王能想到去挑和亲公主了,可不就是太闲了吗?找点事给他做做吧。”

    后面跟着的朔夜和执剑互望了一眼,一个无奈,一个幸灾乐祸。

    大白天的,确实也不太会有胆大包天的刺客,因此秦绾到了太子府的时候就把临安王府的侍卫都遣了回去。真要有事,朔夜、执剑、蝶衣、荆蓝,哪个都比侍卫强多了。

    南楚的民风不如东华开放,大街上鲜少能看见未嫁的少女走动。秦绾虽然在脸上戴了块面纱,但这一行五人女的秀美,男的俊俏,依旧很招人注意。

    “不如我们东华的京城热闹呢。”荆蓝道。

    秦绾抬头,看到路边不远处红豆糕的招牌帘子随风飘扬,不由得有些出神。

    执剑很有眼色地上前买了一盒热腾腾的糕点回来。

    秦绾回过神来,正想解释她不是想吃,但看到自家侍卫的笑容,也不禁莞尔,捏起一块放进嘴里。

    甜甜的味道在嘴里化开,可总觉得没有宛城的好吃。

    大概……白记红豆糕是有秘方的,所以才是宛城的招牌点心?

    蝶衣忽的拉了拉她的衣袖。

    秦绾一怔,抬头看过去,脸色顿时不好了。

    今天除了见到了外祖父,就全是糟心事儿!好不容易想逛逛楚京,还碰见灾星。

    “是二小姐和三小姐,应该还有二公子。”荆蓝轻声道。

    朔夜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挡在了秦绾前面。

    “哟,这不是表姐嘛?表姐也逛街呢?”上官绣跳下马车,满脸笑容地挥手。

    “绣儿,赶紧上来,大庭广众的。”车帘掀起一角,里面传出上官绮温柔地声音。

    秦绾倒被她气笑了,大庭广众的,上官绣下个车都不行,那她这个在外面行走的岂不是不要脸了?

    兰嬷嬷说三小姐脾气不好,怎么没说脾气很好的二小姐这么会恶心人呢?

    “原来是表妹。”跟在马车边上的男子翻身下马,动作倒还算干净利索,一张俊脸带着微笑,是很容易得到小姑娘好感的类型。

    可惜,秦绾不是小姑娘。

    朔夜一伸手,拦住了上官箭的去路:“公子,自重。”

    “表妹,既然遇到了,要不要一起走走,前面万悦楼的茶点很不错。”上官箭满脸笑容道。

    “听不懂话吗?”朔夜皱眉,肩膀一动,寒光闪闪的青冥剑出鞘了半截。

    “本公子和表妹说话,区区一个侍卫,不过是表妹的一条狗而已,还不滚开?”上官箭见状,脸色一沉。怎么说也是亲王之子,被一个侍卫拿剑威胁让他面子上很下不来。

    “朔夜是东华从四品的武官,说他是一条狗,不知道公子你是几品?”执剑偷笑。

    “什么?”上官箭不由得僵了一下。

    要说王府的庶女还有个县主或是乡君的封号,那庶子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而且成婚后必须分府另过,虽然衣食无忧,但想要进入朝堂,就只能和普通百姓一样,通过科举。

    所以说,上官箭除非考中进士,否则……还就是个庶民。

    在这一点上,除了西秦,其他三国都大同小异。

    “走吧。”朔夜回头道。

    “嗯。”秦绾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表姐!”上官绣急道,“上回不是说好一起去逛街的嘛。”

    谁跟你说好的?秦绾无语,根本连头都不回一下。这兄妹三人在大街上堵她,叫破她的身份,打的主意她还能不知道?她若是和他们一起走走,那自然是最好,便是不能,只要搭了话,不管她说了什么,等流言传出去,都能被扭曲得不成样子,谁还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所以,直接走人才最好。

    朔夜拦在马车前,等秦绾走远了,才收回明显是威胁的青冥剑。

    “这位……将军。”上官箭沉声道,“这毕竟是我们的家事,将军既然是东华的官员,还是不要管人家私事比较好。”

    “你的私事,本官自然是管不着的。”朔夜淡然道,“只不过,你当街辱骂东华官员的事,本官倒是要和你去临安王面前分说一番。”

    他虽然性子直,但好歹在秦绾身边呆了这么久,见识多了大小姐的某些无底线行为,所以……要学以致用嘛。王爷不就是为了这个派他来的吗。

    “我……”上官箭憋得满脸通红,很有些有理说不清的憋屈。哪个四品的武官会去给一个郡主做贴身侍卫啊?

    “我二哥不就是一时口误,至于这么较真嘛。”上官绣噘着嘴,一脸的天真。

    朔夜微微皱眉,沉默不语。

    对付上官箭他毫无压力,可一个小女孩,他实在应付不来。

    “朔夜!”荆蓝匆匆跑了回来。

    “怎么不在小姐身边?”朔夜脸一沉。

    “还有执剑和蝶衣在呢。”荆蓝看了上官绣一眼,笑眯眯地道,“小姐怕你不懂南楚风俗,让我来告诉你一声,南楚的千金小姐规矩森严,等闲不能见外男,更别提和外男说话了。三小姐年纪还小倒也罢了,要是二小姐,你千万离远点。二小姐已经定亲了,别坏了人家的闺誉。”

    荆蓝口齿清楚,声音清脆,一大段话井井有条,听得围观看热闹的人都不禁轰然失笑。

    话说回来,临安王府的二小姐,还有闺誉吗?听说阮家要退亲都闹到王府去了。

    马车里的上官绮虽然隔着一层车帘,但听着这话也仿佛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脸上火辣辣的,眼眶里顿时蓄满了泪水,带着哭腔叫了一声:“二哥……”

    上官箭对于这个唯一的亲妹子还是非常疼爱的,闻言脑子一热,抬起手,下意识地就想给荆蓝一巴掌——总不至于这个又是东华的女官吧?

    “哎呀!”荆蓝一声惊叫,顺势往朔夜身后一躲。以她的武功,就算当场打回去都没有问题,不过她一个姑娘家的,大庭广众之下动手的粗活果然还是要交给男人嘛。

    朔夜一挑眉,连鞘的青冥剑一横,把上官箭的手拨了回去。

    “呯!”上官箭被他借力打力的一拨,自己的力量都反弹回去,背脊撞在马车上,痛得脸色一白,怒道:“怎么,本公子连一个侮辱本公子妹妹,王府县主的丫头都教训不得吗?”

    “荆蓝只是转述小姐的话,可没有侮辱县主的意思。”荆蓝从朔夜背后探出头来,一脸的无辜,言下之意就是,别说她的言辞没有侮辱性,就算有……那也是永安郡主侮辱县主,这个,郡主的身份比县主高啊,郡主又是姐姐,教训两句也没什么吧?

    “你!”上官箭被人连续顶撞,早已气急一张俊脸青筋暴起,满是狰狞。

    “再说,荆蓝是东华宁王府的女官,身上有品级,就算说话有所不妥,也不是你一个南楚的庶民能私自教训的。”朔夜淡然道。

    上官箭几欲吐血,还真是个女官?

    朔夜很淡定,就算现在不是,回头郡主跟王爷说一声,就是了。亲王府本就有女官的职司,补一个荆蓝的名字就是。

    “这位大人……”上官绮终于忍不住掀开了帘子。她这个二哥看起来聪明,其实很靠不住,也只能她自己来了。

    谁料,荆蓝一把拉住朔夜就走,一边急促地说道:“快走快走,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见王府的县主呢?你又高攀不起!”

    朔夜随她拉着走,一面翻了个白眼。

    谁要高攀这种小白花啊,还是被不止一个人攀折过的!

    上官绮咬着嘴唇,僵在当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模样。

    “二姐,表姐的人太过分了!”上官绣一跺脚,嗔怒道。

    “你这样为难一个姑娘家,是不是过分了些!”上官绮还没说话,旁边倒是真有为她抱不平的。

    被人挡住了去路,荆蓝皱了皱眉,指指自己:“我?”

    “当然是你!生得一副伶牙俐齿的,怎的如此刁钻刻薄。”拦路的年轻公子不顾身后侍从苦着脸的拉扯,一脸的义愤填膺之色。

    “你是何人。”朔夜走上前道。

    “本公子是阮太傅嫡孙,阮明升。”那年轻公子一抬下巴,傲然说道。

    “阮明升?”荆蓝一脸古怪的表情,这不就是传说中和上官绮定亲的阮家庶子的那位嫡出大哥嘛?怪不得会跳出来为上官绮抱不平。

    “你还不向上官小姐道歉?”阮明升义正言辞道。

    荆蓝叹了口气,转头看着朔夜,一脸的委屈:“朔夜,他刚刚还说我为难一个姑娘家太过分,可他这般为难我,难道我长得就这么不像个姑娘,像男人吗?”

    “哈哈……”听了这话,围观的人更是笑疯。今天出门真是对了,不花钱买票就有如此好戏看啊。

    像男人?眼前的这位姑娘虽是侍女打扮,但容颜秀美,气度高华,说她是大户人家的千金都信吧!

    “别瞎说,你很像姑娘,是他眼睛有问题。”朔夜一本正经地答道。

    于是,众人的目光都好奇地看向据说连男女都看不清楚的阮公子。

    阮明升脸色铁青,但要斗嘴,他是真的说不过荆蓝。

    “阮公子没事的话,我们走了。”荆蓝笑眯眯地挥挥手。

    “别让郡主久等。”朔夜当先走过去。

    或许是被他身上的煞气震慑到,阮明升下意识地就让开了路。

    要知道,朔夜也就是因为做了李暄的侍卫统领才名声不显,要是在军中,从四品都能做个偏将,统领几千人马了。同样,在朝堂上,再升半级,四品官员就有了上朝的资格。

    就连执剑,原本是朔夜的副手,现在暂代统领之位,身上也是有武官品级的,和普通的侍卫可不一样。

    秦绾在不远的拐角处等候,同样看了一出好戏。

    “小姐要小心他们回府告状。”荆蓝提醒道。

    “告状谁不会?”秦绾一挑眉,转身喝道,“回王府。”

    “这么急?”朔夜一怔,不至于急到要抄小路吧?这边的小巷从市集后面经过,经常堆满了烂菜叶什么的垃圾,肮脏不堪,几乎没人愿意从这里走。

    “当然急,本小姐急着回去向舅舅告状!”秦绾冷哼道。

    虽说她相信就算上官箭兄妹回去哭诉也没用,但不是有句话叫先入为主嘛?先告状的人,总是有好处的。何况,万一舅舅不明情况,碰到了哭哭啼啼的吴侧妃,怕是也要头疼。

    秦绾自认是一个好外甥女,所以,当然要替舅舅分忧了。

    “小姐,要告诉王妃和世子吗?”荆蓝问道。对付小妾和庶子庶女,当然要和正室嫡子站在统一战线上了!

    “王妃病着呢。”秦绾想了想道,“不过可以告诉世子一声。”

    “是,世子也太……单纯了些。”荆蓝道。

    “单纯?”秦绾失笑,又道,“单纯是单纯,不过不傻,只要舅舅不出差错,他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是吗?”几人都露出不相信的神色。

    虽说世子并不差,不过十三岁的少年一团孩子气,小姐从哪里看出来他不可限量的?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