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五章 捏死一两个不算事
    说话间,侍女来报,临安王回府了。

    秦绾和上官策一起整了整衣裳,就去了花厅。

    临安王上官英杰今年三十八岁,正当盛年,长相端正,三绺长须,不怒而威,见到两人一起走进来,先瞪了儿子一眼,才对秦绾露出一个笑容:“是绾儿吗?”

    “秦绾见过舅舅。”秦绾上前行礼。

    “免礼,快过来。”上官英杰赶紧招手,将她唤到眼前,仔细打量一番,才感叹道,“真像是姐姐。”

    “我哪里及得上母亲。”秦绾笑道。

    “不,真像。不止是相貌,眉间的那股刚强更像。”上官英杰认真说道。

    秦绾一怔,随即心底涌起一股暖意。

    “王妃的客人还没走?”上官英杰转头问道。

    “还在呢。”一边的王府总管苦笑道,“焦夫人坚持要退亲,可退亲哪有女子出面的。”

    上官英杰揉了揉额头,也觉得头疼,尤其今天外甥女到来,阮家还在这个时候找麻烦,虽说原本是上官绮不对,此刻上官英杰也不禁有了几分怨气。

    何况,就算上官绮再不着调,她也是姓上官的,是亲王之女,是皇帝的亲孙女!阮家,再负盛名也不过是皇家的臣子,尊他一声文坛魁首,还真倚老卖老起来了。

    要是阮家识相,他还有几分歉意,或许会不伤两家和气地解除了这桩亲事,可阮家如此咄咄相逼,得理不饶人的架势,当他堂堂亲王是泥捏的菩萨吗?

    “舅舅别生气了,表妹的终身大事要紧。”秦绾道。

    “也要她知道那是她自己的终身大事。”上官英杰一声冷哼。说到底,还是他的女儿不争气,妾室教养的就是上不得台面。

    秦绾一耸肩,反正她也是随便说说,上官绮怎么样,嫁得好不好,跟她也没什么干系。

    “倒是绾儿你……”上官英杰又忍不住叹气,“原本刚刚见面,舅舅一个大男人,也不好说这个,可是……可是,当年姐姐是为了本王才拖到了二十岁出嫁,如今你这是……秦建云也太不像话。”

    “舅舅放心,绾儿……总能把自己嫁出去的。”秦绾一脸的淡定。

    反正,不是有个愿意接手的嘛?以他们俩的能耐,真要五年十年才能成事也未免笑话。

    “你……唉。”上官英杰还想说什么,可想想毕竟是第一次见面的外甥女,说得多了,也不成样子,反正还要留些日子,由王妃去说才是正理。

    秦绾没怪他语气不好,这个舅舅倒是真心疼爱她的。

    隔了一会儿,王妃才姗姗来迟,脸上还残留着疲惫,可见焦氏是个多不好对付的女人。

    “绮儿那丫头,你是嫡母,得好好管教了。”上官英杰一声冷哼。

    “妾身知道了。”王妃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上官绮并不是她跟前长大的,现在要教养起来谈何容易?王爷虽然不是宠妾灭妻之人,平日也看重她和世子,可吴侧妃是当年她婚后三年无出,皇帝亲赐的侧妃,也是大家闺秀出身,她这个王妃也没法管太多,她要养着自己的孩子甚至闹到了皇后跟前去,吴家也不是弱势的家族,若不是终于生下了世子,恐怕更没地位了。

    “吃饭吧。”上官英杰吩咐了一句。

    “是。”王妃很快恢复了温婉得体的笑容,张罗起了午宴。

    饭菜不是特别多,但却很精致,除了南楚的特色,还有几道东华京城的名菜,显然是怕秦绾吃不惯楚菜而特地准备的。

    秦绾暗自感动王妃的细心,再看饭桌上除了临安王夫妇,就只有她和上官策,就更加满意了。

    就算是上了皇家玉牒的侧妃,说到底还是个妾,看来自己这个舅舅还是很拎得清的人。就算不能对王妃一心一意,但最起码懂得尊重原配,分清嫡庶。

    就算吴侧妃母子有什么小心思,可只要舅舅不糊涂,临安王府应该是乱不起来的。

    吃过午饭,上官英杰自然不会一直陪着外甥女,东华遣端王来求亲,这几日朝廷上一直在议这件事,两方意见僵持不下,还没个结论。可如今使臣都到楚京了,这亲到底和不和,总要赶紧拿出个主意来的。所以说,临安王忙着呢。

    秦绾跟着王妃到了主院,一边闲聊,一边讲解南楚宫里的规矩和后宫关系。

    当今皇后缠绵病榻,后宫实际做主的是徐晴妃,晴妃入宫二十多年,背后是护国大将军徐子宇,出身最为高贵,而且将门虎女,性格直爽,自有威仪,打理起后宫来也雷厉风行。偏偏晴妃无子,只有一个年方十五的公主,也让帝后对她比较放心。至少晴妃不会为了儿子和太子之位做些陷害宫妃皇子的事,而公主的婚事,却不由妃子做主,捏在帝后手里呢。

    很快的,一个下午过去。

    上官英杰带着世子要去赴迎接东华端王的国宴,原本这没后宫什么事儿,可是这次东华的使节团里有秦绾,就算她是南楚的郡主,楚帝的外孙女,也不能否认她是东华使节团的成员,自然应该设宴款待。所以,前朝国宴的同时,打理六宫的徐晴妃代替病重的皇后,在后宫也设了一场宴会,参加的除了三品以上宫妃,还有各位王妃、世子妃,公主郡主,以及三品以上的诰命夫人。

    上官绮和上官绣是庶女,平时的宫宴虽然能去,但国宴,显然还不够资格。

    临安王妃只带着秦绾这个正主入宫,至于服侍的侍女,秦绾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了荆蓝。毕竟天气渐暖,蝶衣咽喉的伤口越来越难遮掩,而且口不能言,总有些不便。

    徐晴妃设宴的地方是沁芳园,一座建筑在花海中的敞开式宫殿,如今桃花盛开,正是风景最好的时候。

    秦绾到得不早也不晚,在临安王妃的带领下先去拜见了徐晴妃。

    “郡主不必多礼,早些日子开始陛下就一直跟本宫念叨着郡主呢。”徐晴妃年仅四旬,但保养得当,加上权摄六宫,日子顺心,更显得美艳雍容,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她爽朗地一笑,又拉过身边站立的少女笑道,“这是本宫的女儿,行三,封号新城,你们小姑娘家去玩吧,王妃就来陪本宫聊聊。”

    “三姑姑?”秦绾歪了歪脑袋,叫了一声。

    她一向是人小辈分大的典型,可是这位新城公主虽然年纪比她还小,却是她娘的亲妹妹,实打实的是姑姑啊……

    “我单名一个字漓,郡主叫我的名字吧。”新城公主脸上一红,有些尴尬地说道。

    她是皇帝的老来女,母妃又是宠妃,自然比较得宠,何况楚帝本来女儿就少,能活到上玉牒有排行的,她是第三个,也是目前唯一活着的一个了,没有亲姐妹,宗室之中,和她年纪相仿的,都比她低一辈,相处起来拘束。辈分相同的,年纪都能做她娘了,更没有什么话题,平时自然寂寞得很。现在来了个秦绾,虽然是姐姐的女儿,但一般人不都是从父亲这边开始论辈分的嘛,要是清河公主的驸马是南楚人也罢了,可那是东华的侯爷,所以……她和秦绾平辈交往也不是不可以。

    “那么,漓儿也不要叫我郡主了。”秦绾握住了她的手。

    徐晴妃一看就是没什么心计的人,一根直肠子,若非背后是护国将军府,皇后大概又觉得她无子有宠,适合打理六宫为她分忧还不至于威胁自己儿子,一直暗中支持,恐怕这样的人早在后宫里被人啃得渣都不剩了。

    不过秦绾认为这样的人交往起来比较放心,因此对于徐晴妃母女的示好也愿意全盘接受。

    上官漓听了秦绾的话倒是很高兴,轻轻地叫了声姐姐,温柔和婉,跟徐晴妃的风风火火,性子不太相似。不过上官漓的温柔是大家闺秀应有的那种风度气质,却不是上官绮那般仿佛风一吹就会晕倒的娇弱。

    临安王妃知道徐晴妃想要女儿交好秦绾,不过这明显对秦绾也有好处,所以也乐得陪着徐晴妃聊天,把招待秦绾的任务交给了上官漓。

    上官漓看似温婉,行事却不扭捏,带着秦绾认识宴会上的各位夫人小姐,做得很是周到。

    也幸亏秦绾的记忆一直都非常好,这才记下大部分人的相貌和身份,跟在后面的荆蓝也默记了一部分。

    “哟,这就是清河妹妹的女儿吗?”一个穿着华贵的夫人带着个姑娘走过来,未语先笑,看起来很是亲热,但秦绾却从她眼中看到了一丝冷意。

    “这位是二嫂和南昌郡主。”上官漓介绍道。

    “原来是永宁王妃和郡主。”秦绾淡淡一笑。虽然不知道这位王妃为什么会对自己有敌意,不过她可没兴趣明知对方不喜欢自己,还犯贱地贴上去。

    “听说东华出才女,一会儿定要请永安郡主指教一番。”南昌郡主上官纹抬着下巴,一脸高傲。

    秦绾无语,母亲不喜欢她,女儿也这么大怨气!才女?哪个国家的才女能多过南楚,自古名士多出于南楚,才女也不例外。

    虽然听临安王妃说过,南楚的宫宴习惯会有大家闺秀献艺,但全凭自愿,并不强迫,何况她还是客人。按理确实应该是上官纹表演,她“指教”,可上官纹话里话外的意思,可不是想要她口头指教那么简单,分明是要与她比试一二。

    于是,她是和这母女有仇吗?

    上官漓赶紧拉着秦绾介绍别的客人,一边趁着空隙轻声说了一句:“听母妃说,当年清河姐姐出阁之前,和二哥的关系很不好。”

    秦绾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母债女还?不过后宫争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止是宫妃之间,一个丧母又被父亲忽略的公主,还要保护弟弟,争斗起来也是杀人不见血的。然而,就看今天永宁王一家子都还活得好好的,就知道清河公主还是没下狠手。

    秦绾自问不是什么好人,要是永宁王妃母女不找她麻烦也就算了,要是不识相……秦绾一声冷笑,这皇族之中,她出手捏死一个两个王妃郡主什么的,实在不是个事儿。

    反正,也没人会想到客居南楚的永安郡主有那个胆量和能力杀人。

    王妃和郡主而已,不管是行动还是善后,都不像行刺皇子那么麻烦。

    秦绾一直认为,能用金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同样,能用武力解决的事,也都不算个事!甚至于,用武力比用金钱更划算,毕竟,大量的金钱花出去还是有很大成本的,而武力……可再生嘛。

    华灯初上的时候,晚宴正式开始。

    主位上最上首是徐晴妃,下面坐着几位高位嫔妃,只是看起来发髻斑白,都已经有些年纪,反而徐晴妃还是最年轻的一位,显然楚帝不是特别好色的帝王,到了这个年纪,宫中已经少有年轻妃子身居高位了。

    客位第一自然是秦绾,她是今天宫宴的主角,与她同桌的是陪客的上官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凑巧,隔壁就是永宁王妃母女——其实也难免,太子身体又有些不好,太子妃在照顾太子,没有参加宴会,那身份最高的自然就是临安王妃和永宁王妃了,一个居嫡,一个居长,按理说临安王妃的身份应该更高些的。只是不知道按照什么考虑,诸位王妃的座次却是按皇子年齿来排的。

    “真是冤家路窄。”上官漓低声说了一句。

    大半个时辰下来,以秦绾的交际手腕,很轻易就让小公主和她亲如姐妹了。

    “永安郡主对南楚的气候还习惯吗?”徐晴妃问道。

    “多谢娘娘关心,小女有一半血统是南楚人,自然习惯。”秦绾微微一笑。

    “若是有什么不好的,就跟你舅母说。”徐晴妃笑道,“本宫听说,前些日子临安王还重金从东华聘请了两个厨子。”

    “那是舅舅对母亲姐弟情深,遗泽小女。”秦绾答道。

    “清河姐姐对王爷如姐如母,恩重如山,应该的。”临安王妃笑答。

    “可惜世子年幼了些,不然,亲上加亲是更好了。”一位宫妃凑趣道。

    “那是臣妾没这个福气。”临安王妃笑笑,谨慎地说道。

    “弟妹又不是只有世子一个儿子,箭儿的年纪不是正好对得上。”边上的永宁王妃阴阳怪气地插了一句。

    临安王妃一皱眉,眼中浮起一丝怒色,却又压了下去。

    “永宁王妃说笑了,郡主身份尊贵,岂是庶子可配。”徐晴妃有些不悦道。

    二十年前,她刚刚进宫不久,虽然不受宠,但对于清河公主和二皇子的过节也略知一二,熟料这么多年过去,清河公主早就不在了,永宁王妃居然还不依不饶地针对清河公主的女儿,着实也太过了些。

    “小孩子家面皮薄,听咱们当面说自己的亲事,怕是要羞着呢。”临安王妃淡淡地道。

    众人仿佛这才醒悟过来正主还坐在那儿,下意识地看过去,不由得一头黑线。

    只见秦绾端坐得纹丝不动,一脸坦然,捧着水晶杯小口小口啜着香甜的果子酒,哪有半丝“羞着了”的表情?反倒是坐在她身边的上官漓一张俏脸红扑扑的,还有几分害羞的模样。

    “十九了还嫁不出去,她能羞?怕是要急吧!”南昌郡主上官纹低声道。

    她这话说得虽然轻,但就在两边隔壁的秦绾和临安王妃还是能听见的。

    临安王妃脸色一沉,尽管她也不想在宫宴上太露锋芒,但这对母女要是太过分的话,她也必须要出手了,不然王爷定然要责怪她没有照顾好外甥女。

    何况,身为嫡出皇子的王妃,论身份,她比这位二嫂还更贵重,她也不是没气性的!

    “本郡主嫁不出去是因为在养病,只是不知……”秦绾转过头来,一脸温和的笑容,“南昌郡主看起来身体强健,怎么也嫁不出去呢?”

    “你!”上官纹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通红,手指指着她,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还不是因为郡主眼光奇特。”临安王妃嘲讽了一句。

    要说南昌郡主的婚事,那真是楚京的一个大笑话。上官纹身为郡主,当然不会乏人问津,就算真的没人提亲,到了年纪皇后也会指婚。然而,这位郡主却看中了去年的新科状元,非君不嫁。皇帝无奈,招来状元郎,果然风度翩翩,才貌双全,便想赐婚——可状元郎早已娶妻,金殿上慷慨陈词,一朝富贵,糟糠之妻不下堂,赢得清流文人一众称赞,皇帝也只得作罢。

    人才难得,众怒难犯,何况南昌郡主又不是很得皇帝喜欢,犯不着为了一个不怎么重视的孙女的婚事惹来文人的口诛笔伐。

    原本么,这事就该这么算了,与郡主名声也无碍,可南昌郡主也不知搭错了哪根筋,赐婚不成,竟然亲自跑去大街上堵状元郎,逼人家休妻再娶——这回可算是闹大了,京城里沸沸扬扬的都在看皇家的笑话。皇帝一怒之下,重责了南昌郡主,又将状元郎外放为官,这才平息了事态。

    然而,这般奇葩的郡主,门当户对的人家谁敢要?皇帝也不能硬把一个名声如此糟糕的郡主指婚给别人,这是结亲还是结仇呢?

    于是,南昌郡主的婚事就这么高不成低不就地拖下来了。

    临安王妃说她眼光奇特也没错,一个金枝玉叶,怎么就偏偏看上一个有妇之夫还不要名声地死缠烂打呢。

    秦绾也是感受到永宁王妃的敌意后,顺便向上官漓打听了一下,就听到了这么个奇葩事,于是正好顺口拿出来嘲讽南昌郡主。

    “南昌郡主这是做什么?还不坐下。”徐晴妃开口道。

    上官纹一眼扫过去,虽说众人都没有看她,但她总觉得每一个人都在嘲笑自己,不由得眼眶都红了。

    “同为女子,郡主还是留些口德为好。”永宁王妃铁青着脸道。

    秦绾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你女儿就有口德那玩意儿似的。

    “小女丞相府嫡长女傅嫣容,抚琴一曲以助酒兴。”就在这时,一个温柔大方的女子在徐晴妃的示意下走出来,扯开了一段话题。

    “傅小姐的琴名闻京城,今晚可要好好欣赏一下。”一位夫人赶紧接道。

    “夫人过奖了。”傅嫣容羞涩地笑了笑。

    很快的,宫女就在中间摆好了琴案。

    秦绾对这些大家闺秀的所谓才艺没什么兴趣,还不如逗逗隔壁的南昌郡主来的有趣,只是入乡随俗,不得不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

    傅嫣容敢第一个献艺,琴技自然很不错,一曲《平湖秋月》就算称不上绕梁三日,但也悦耳动听,赢得一阵掌声。

    接下来又是几个闺秀表演了当场作画和即兴赋诗,参加过东华宫宴的秦绾也承认,论起才女的质量,东华确实不如南楚。就连秦珍都得过梅花节琴台第一,可秦珍的琴显然不如刚才的傅嫣容。而刚刚那位太师家的千金所写的诗,也不在今年唐紫嫣夺魁的那首之下。

    “纹儿为娘娘献上一段剑舞。”上官纹突然起身。

    徐晴妃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但毕竟人家也是献艺,也不好不允,当即便有宫女送上两把系了彩绸的宝剑,当然,是那种表演用的,没开过锋的剑。

    上官纹走过去,拿起一把剑掂了掂,满意地笑了笑,转头道:“一个人的剑舞未免有些无聊,永安郡主可否奉陪一段?”

    徐晴妃闻言,顿时沉下了脸。

    好不容易僵硬的气氛被扭转回来,南昌郡主突然又来这一招,简直是太不把她这个当主人的放在眼里!

    临安王妃脸上染了一层薄怒,警告似的看了永宁王妃一眼,冷声道:“舞刀弄剑的,万一伤到人可怎么好,南昌也太不懂事了。”

    “纹儿有分寸,不会伤到永安郡主的。”永宁王妃瞥了她一眼道。

    秦绾摸了摸下巴,唇边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很久没见过这么欠扁的女人了,当这是鸿门宴上项庄舞剑呢?所以说,要不要接受?她挺担心自己一个没忍住,就把剑拍到人家脸上去了怎么办。

    “你若是不会,本郡主也不勉强。”上官纹高昂着下巴,眼中满是挑衅。

    “南昌的剑舞确实苦练过,你不去也没什么。就算要献艺,也可以表演别的,剑舞本来就不是大家闺秀学的。”上官漓悄悄拉了拉秦绾的衣袖。

    “剑舞啊,不巧,本郡主也是练过的。”秦绾笑了笑,站起身来,坦然从宫女手中接过另一把剑。

    “郡主不要勉强。”徐晴妃皱眉道。虽然上官纹说有分寸,但她实在不敢相信那个分寸到底有多少,万一秦绾出了点事,哪怕就是被南昌郡主划破了点油皮,怕也会闹成大事。

    “回娘娘,不勉强。”秦绾莞尔一笑,站到了上官纹对面。

    她也不是随口瞎说,剑法她是不会,但剑舞嘛,反正也就图个观赏效果,何况对面的上官纹就算拿了剑,也不能否认她真是个弱女子。

    “请。”上官纹得意地一摆手,显然对自己极有自信。

    乐师开始奏乐,因为是剑舞,刻意选择了激昂的曲子《将军令》。

    上官纹一抖剑柄上系的彩绸,故意对着秦绾的面门直刺过去。

    秦绾相信就算她站着不动,上官纹也没那胆量真的刺伤她,就是想吓唬吓唬她,最好能让她急忙躲避之下动作难看出个丑什么的,当即一抬手,一模一样地刺过去。

    虽说是没开过锋,但剑总是尖的,对着自己的眼睛刺过来,正常人都会闪避。

    上官纹吓唬人不成,反被吓得带乱了步伐,咬了咬牙,眼中也多了一抹凶光。

    秦绾慢条斯理地握着剑,虽然她不会什么剑舞,但以她的眼力、腕力、反应力,足以看清上官纹的动作,再立即依样画葫芦地使出来,毕竟舞蹈的姿势远没有真正的武功那般复杂迅捷,这其中的时间差,在场不会武功的贵人们是完全看不出来的,只觉得场上一红一紫两道身影就像是事先排练过似的,配合无间,煞是好看。

    但是,身在局中的上官纹却是满身大汗,眼里的狠意都变成了恐惧。

    这场剑舞是她自己编排的,还从未在人前表演过,秦绾绝不可能事先排练过,可是,无论自己做出什么样的动作,秦绾却始终笑吟吟的,一丝不差地做出来,就如同她能预知自己的下一步似的。

    这个女人,究竟是人是鬼?

    好不容易跳完一曲,上官纹心情紧张之下,体力消耗过大,最后的几个动作其实已经散乱了,倒是秦绾,依旧笑靥如花,仿佛真的只是配合着完成了一场剑舞而已。

    殿中顿时响起一阵掌声,不过,大半都是给那个让人大出意外的永安郡主的。

    这位郡主还真没说大话,剑舞,她真的是练过的,而且看起来比南昌郡主练得还更好!

    “纹儿,你没事吧?”永宁王妃问道。

    “没,没事。”回到座位的上官纹脸色苍白,额头都还有汗珠,颇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

    永宁王妃有些奇怪,但也没想太多,只以为女儿是累了,毕竟,剑舞比起一般的舞蹈确实更消耗体力。至于另一个消耗了同样体力却毫无所觉的人,王妃很有意识地无视了。

    上官纹喝了半杯果酒,察觉到自己握着杯子的手有些发抖,也不禁暗自奇怪。

    刚刚她消耗了本不应该消耗的体力,确实有些累,但也不应该到这种程度,排练的时候一连要跳好几遍也不休息的。要说她被吓着了……但回过神来才感觉,好像也没那么害怕。

    可是,怎么会手足酸软,筋骨都隐隐作痛呢?就好像是去年因为自己的婚事惹得皇帝爷爷雷霆大怒,罚她在太庙跪了三天三夜的那个感觉。

    “姐姐舞得真好。”上官漓赞赏道。

    “剑舞,本郡主练过的嘛。”秦绾挤挤眼睛,笑得很调皮。

    她肯陪着上官纹当众表演,这么麻烦的事,怎么可能就是为了应付献艺,或者博个满堂彩?当然要收点实际的好处了。

    一模一样的动作,自然免不了双剑相交的时候。而每一次双剑相交,秦绾都在自己剑上附了一层薄薄的内力,一点一滴地传导过去,每碰一下,就加重一分。

    所以,上官纹看起来只是累着了,其实经脉都有被震成暗伤,现在看起来还没什么事,但晚些时候一发作起来,至少在秦绾离开南楚返回东华之前,上官纹都只能躺在床上,没力气来找她麻烦了。

    当然,如果南楚的太医太不中用,医错了方法……这个,只能说,捏死一两个郡主什么的,挡箭牌宁王殿下自然会给她出头的嘛。

    何况,也要永宁王府的人找得到证据是她下的手才行。

    秦绾喝着果子酒,突然就觉得心情好多了。

    这不是……耳根清净了嘛。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