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章 不死一个我不信
    秦绾沿着湖岸走了一阵,很快就看见一个小村庄。

    从高处看下去,依稀可见村子里晾晒的渔网,应该是个小渔村,只是家家户户门户紧闭,丝毫没有渔村应有的热闹景象,连玩耍的孩子都没看见一个。

    秦绾将马儿栓在村口的牌楼上,步行进入村内,敲响了一户人家的大门。

    许久,无人应声。

    秦绾一皱眉,换了一家敲门,一直敲到第六家,就在她已经转身想换第七家的时候,终于听到屋内传来细细的回音:“谁?”

    “路过的,想讨杯水喝。”秦绾答道。

    或许是听到年轻女子的声音,屋内隔了一会儿,总算是打开了门。

    “大嫂。”秦绾露出一个很温和的微笑。

    开门的妇女面黄肌瘦的,怀里还抱着个一两岁的男孩,也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但看见她,还是善意地笑了笑:“姑娘进来坐吧,我去倒水。”

    “谢谢。”秦绾走进门,好奇地打量了一番。

    屋里显然只有这母子二人,收拾得倒是干净,就是空空荡荡的,没几件家什,看得出这是个很贫寒的人家。

    桌上还摆着一碗米汤——真的只是清水里飘着几粒米,怎么也不能说是粥。

    “大嫂,我在村里都没见有人,大家是出去捕鱼了吗?”秦绾扬声问道。

    “当!”猛然间,厨房里传来一声巨响。

    “怎么了?”秦绾道。

    “没、没事,手滑了一下。”很快的,女子端着一碗清水出来,放在桌上。

    “谢谢大嫂,真是渴死了。”秦绾咕噜噜把一碗不算干净的水喝得精光,一边抱怨道,“本来想租条小船去南岸的,结果走了大半天都没看见船的影子,大家是不是都去远处捕鱼了啊?”

    “姑娘……”女子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道,“你若是要去南岸,不如走陆路吧。”

    “可是陆路要多花好几天时间呀。”秦绾眨巴着眼睛道。

    “这个时候,没有船敢载你的。”女子苦笑道。

    “为什么?我会给钱的,肯定比打渔赚得多!”秦绾像是怕她不信,拿出一锭银子给她看。

    “姑娘啊,赶紧收好了,银子不要随便拿出来给人看。”女子吓了一跳,慌忙把银子塞回她手里。

    “哦。”秦绾一脸懵懂地收好银子。

    女子将怀里的儿子放在榻上,来到窗口看了看,转身拉起秦绾的手,急促地道:“姑娘,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些上路吧,别想着找船了,就走新县那条路就好。”

    “可是大嫂……”秦绾还没套出话来,怎么肯就这么离开,但也怕自己一使力,弄伤了这女子。

    “咦,王哥,你看这儿有匹马!”忽然间,村口方向传来男人的声音。

    “糟了!”女子脸色一变,不再把秦绾往外推,反而一把将她拉进屋里,低声道,“躲到里面去,别出声!”

    秦绾心念一动,依言躲进了内室。

    几乎是一瞬间,原本她以为没有人的村庄一下子热闹起来。夹杂着孩子的嚎啕大哭,女子和老人的叫声,更多的是男人放肆的笑声和各种踹门的巨响。

    女子抱着儿子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那边、刚刚有个姑娘进了那家!”突然间,有人尖声叫道。

    下一刻,只听“呯”的一声,原本就单薄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摇摇欲坠地挂在框上。

    “啊~”孩子的哭声中,女子指着内室尖叫道,“是她挟持我的,我是被逼的,救命啊!”

    “搜!”闯进门的三个男人两个进入内室,剩下的一个大步走过来,一把揪起女人就是两个耳光,骂骂咧咧道,“你们这群贱民,不给点狠的就不知道听话!”

    “娘,娘……”女子怀里的孩子嚎啕大哭。

    “赵哥,里头没人。”进入内室的两个汉子很快都走出来。

    “都搜过了?”赵哥愣了一下。

    “就这么大点儿地方,连只猫都藏不了。”两人一摊手。

    “嗯?”赵哥怀疑地看着手里拎着的女人。

    “真的!她真的进了里面!我发誓!”女人急了,赌咒发誓。

    “会不会从窗户跑了?”一个汉子说了一句。

    “把村子都搜一遍!”赵哥想了想,把女人一扔,领着人走了。

    “啊!”女子被甩得腰撞到桌子边缘,又滑落到地上,一时痛得爬不起来,不过却把儿子保护得很好。

    “娘!娘,你不要死!”小男孩慌乱地拉着她的衣服。

    “乖,娘没事,去把门关好。”女子咬着牙道。

    “娘……”小男孩只是哭,不肯离开。

    “吱呀——嘭!”破旧的木门被人抬了起来,勉强关上。

    “你——”女子瞪大了眼睛,如同见鬼一般看着分明是从内室走出来的秦绾。

    “想把人引回来就继续喊。”秦绾淡淡地道。

    女子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秦绾冷淡地看了她一眼,带着一丝淡淡的嫌恶。

    她平生最恨被背叛,尤其是像这样的,如果害怕,可以赶她出去,或者一开始就和别人一样不给她开门,可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让她进来,让她躲藏,再出卖她的话,就要准备承受她的怒火。

    秦绾不讨厌自私的人,这世上谁人没有私心?可既然想做好人,就要想清楚能不能承担做好人的后果。承担不了却让别人来受累,让人明明是被你害却还要说声谢谢你,我知道你是身不由己我不会怪你的,这样的“善良”还不如没有。

    就像刚才,如果女子让她直接离开,也许是来得及逃离村子的,如今却被堵在屋里,要是换了个没有自保之力的弱女子,岂不是就被她害死了?

    村子里热闹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平息下来,不过却没有人再闯进来,毕竟已经搜过一次。这也是秦绾在房梁上躲过搜查后不但没走,反而留下来的原因。

    “好了,他们走了。”秦绾倾听着外面的声音道。

    当然,她骑来的马肯定也被带走了。不过她原本也不需要马,渡过洞仙湖,再买就是了。

    “姑、姑娘,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的孩子还小……”女子慢慢爬起来,搂着儿子,一边抹泪一边道。

    “他们是什么人?”秦绾打断了她的话,直接问道。

    反正那女子已经吃过苦头了,她也没为这点伤害不了自己的小事不依不饶。

    “他们、他们是……”女子结结巴巴地道,“洞仙湖的水匪。”

    “水匪?”秦绾一愣,脱口道,“水匪这么嚣张,地方官干什么吃的去了?”

    女子苦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村里的男人呢?”秦绾又问道。

    “都出去了。”女子叹了口气道,“我们这里世代以打渔为生,也没有能播种的土地,现在水匪占据了洞仙湖,不许一艘渔船出湖,为了生计,大家只能去附近的城镇打些零工养家糊口。”

    “不许一艘渔船出湖?”秦绾不禁皱了皱眉,这些水匪可有些奇怪啊!

    一般来说,比起禁止渔民打渔,还不如收取保护费更划算些,受到的反弹也小得多,不是吗?

    百姓只要还能有一条活路,总是能忍就忍的,可这样完全绝人生路,就不怕逼得太紧,百姓集体造反,把事情闹大到朝廷派兵来剿匪?

    “那刚才的那些人,经常来村子里闹事?”秦绾道。

    “要是经常来,我们哪里还有活路?”女子开始收拾被砸坏的屋子,一边说道,“只是这里毕竟在洞仙湖边上,水匪进进出出都会经过,今天大概是看见了姑娘的马才临时起意。”

    “进进出出……”秦绾沉吟道,“他们住在湖里?”

    “水匪当然住在湖里。”女子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洞仙湖那么大,中间还有不少岛屿可以居住,官军倒是来过几次,但一看见官军来了,他们就往岛上一躲,船一收,官军只能在岸上跳脚。”

    秦绾没关注她后面的话,反正她也不是来剿匪的,就是想借个道而已。住在岛上,就说明,刚才的人回去,得有船吧!

    “姑娘,你还是走陆路吧,顶多多走几日,总比送了性命强。”女子苦口婆心地劝阻。

    “走陆路,这不是没马了吗?”秦绾一挑眉,随即开门出去,“我走了,你们好自为之。”

    “姑娘!”女子喊了一声,嘴唇一动,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秦绾施展轻功穿过村子,终于在那群水匪要开船前赶上了,眼看距离湖岸还有一段距离,她提了一口气,大喊道:“喂!等一下!”

    水匪们一愣,抬头见是个年轻姑娘一面向他们招手,一面跑过来,更加觉得莫名其妙。

    一向都是女人躲着他们走的,如今居然有个赶着往上送的?

    “说你们呢!叫你们等着,没听见?”秦绾怒道。

    水匪们这才发现已经解开了缆绳的船只顺着水流已经漂出去几米,赶紧跳下去两个人,踩着一米深的水,把船推回岸边。

    送上门来的漂亮姑娘啊,不要白不要!

    秦绾瞟了一眼船,应该是一艘渔船,并不大,容纳了七八个水匪和她的马后,几乎没有了多余的空间。

    “美人,叫住我们干什么?”领头的汉子笑嘻嘻地问道。

    秦绾听声音认得他就是刚才叫人搜村的那个“赵哥”,也不废话,直接道:“我要搭你们的船。”

    “行啊!”赵哥爽快地答应。

    要是美人自己合作跟他们去水寨,还省点力气不是?

    “太挤了,你们下去几个。”秦绾道。

    “行!”赵哥随手指了两个手下让他们下船。

    强抢的女人多了,可自愿的还真稀有,他不介意稍稍优待一下,说不定……还会有一段艳遇?自家的婆娘么,天天拿根绳子拴在床上也不像那回事。

    “都下去,留两个就够了。”秦绾不悦道。

    “美人,已经有空位了。”赵哥道。

    “可我不需要这么多人,留两个划船的就行了。”秦绾认真道。

    “你说什么?”赵哥觉得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人话你都听不懂?”秦绾一挑眉,纵身上了小船,顺手又踢下去三人,只留下三个。

    “你!你想干什么!”赵哥也是没被踢下去的人之一,见状脸色一变,情知是遇上了硬点子了,顿时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直接开船就没事了,这女人身手再好,没有船也不能追到岛上来,偏偏自己色迷心窍,这下可好了……

    “我要去安县,送我去洞仙湖南岸最近的上岸点。”秦绾淡然道。

    “是是,姑娘请吩咐。”赵哥闻言,微微松了口气。

    既然是有求于他们就好办了,这女子一看就不会划船,水性也绝对比不上他们这些在水里长大的男人,等到了湖中心,有的是办法对付她!

    然而,还没等他安心,眼前白光一闪,随即他就感觉到咽喉一痛,船只在视线中越来越远。

    恍惚中,他迷迷糊糊地想着,船上站着的那具没有头颅的身体,怎么好像是自己呢……

    “……”

    “啊~”其他水匪被鲜血溅了一身,呆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顿时发出一阵惊惧的大叫。

    在刀口上混日子的人,不是没见过死人,但这种死法的,还是第一次见。尤其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出手就把身边人的脑袋砍了下来,这种视觉刺激也实在太强烈了!

    “不要杀我!”剩下的水匪满脸的恐惧,连连求饶。

    “放心,我还需要有人划船的。”秦绾微笑道,“只是……不死一个,我不信你们能听话呢。明白?”

    “明白明白!”一群人用力点头。

    “你俩叫什么名字?”秦绾身上并没有溅到一丝血,在赵哥的无头尸体上擦干净短剑,顺势一脚把实体也踢下了洞仙湖,这才问留在船上唯二的水匪。

    “我、我……”两人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张三、李四。”秦绾不耐烦地道。

    “我不叫张三,叫……”一个水匪终于开口说话。

    “以后你叫张三。”秦绾不耐烦地打断道,“开船!”

    “可、可不用杀了赵哥吧?”被命名张三的水匪比另一个胆子大些,战战兢兢地开口,“我们会送你去南岸的,能不能放过我们?我们……”

    “你是不是想说你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死了一家人就没活路了?”秦绾道。

    “是是。”张三赔笑着连连点头。

    “本小姐看你三十不到的年纪,有个三岁小儿也罢了,八十老母?你娘一把年纪了还生出你这样的儿子来倒真不容易。”秦绾说着讽刺的话,但语气表情却格外正经,又挥手道,“行了,给你们八个时辰,把本小姐送到地就饶了你们俩的狗命,晚一刻钟剁一根手指,手指剁完剁脚趾,挺清楚没有!”

    “啊,是!”两人闻言,手忙脚乱地去操桨划船。

    两个水匪是常年在洞仙湖上混的,熟悉水道,知道从这里去安县,平时至少要一天,但这位大小姐只给八个时辰,分明是要他们不眠不休不吃饭不喝水,只一个劲划划划啊!

    秦绾在船上找了块没沾血的地方坐下来,洒了一把之前随手从地上抓的小石子。

    只听一阵“噗噗噗”的闷响,刚刚被踹下去的水匪全被打回了水里。

    “他们……死了?”李四颤声道。

    “没死,点了穴道防止他们回去报信,八个时辰自动解开。”秦绾淡然道。

    “哦。”两人对望了一眼,慢慢放下了心,看起来这位大小姐是不打算杀了,那自己的小命又多了几分保障。

    秦绾无语,其实不太想说,八个时辰不能动地掉进湖里,水性再好的水鬼也淹死一百次了……

    所以说,肯定不止是死一个啊。

    不过她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就是了,就看这些人在村庄里的行为就知道,一个个都不是善茬,欺男霸女的事儿没少干。善泳者溺于水,杀人者被人杀,今天在这里丢了性命也不算冤枉。

    反正秦绾是不会留下他们给自己添麻烦的,在辽阔的洞仙湖上,如果遇到追兵,对她可大大不利。

    或许是因为时限太紧,两个水匪紧张之下,更觉得力气飞快地流逝,没多久,原本飞快的船速就慢了下来。

    “你们寨子里有多少人?”秦绾随口问道。

    “这个……大概有三十来号人。”张三答道。

    “你当本小姐是傻瓜?”秦绾怒道。

    三十来号人控制了整个洞仙湖没有一艘渔船敢出湖?骗鬼呢!

    “真的啊,小的哪敢骗小姐。”张三苦着脸道,“洞仙湖的势力,我们算是最小的一拨,多的能有上千号人呢。”

    “洞仙湖里有很多水寨?”秦绾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话里的意思。

    “很多啊!”张三理所当然道,“洞仙湖上岛屿众多,最小的岛只够建个房子,最大的上面甚至有座山!基本上每个岛都有人占据。”

    秦绾无言,顿时头大无比。

    宁州的形势,看起来比荆蓝说的严重多了,光是洞仙湖上就可以上演多国争霸了!

    “蓬莱是谁占领了?”秦绾问道。

    蓬莱就是张三所说的那座岛上山,岛名蓬莱,原本是宁州有名的风景名胜。

    “原本有三四家实力差不多,谁都想要蓬莱,又怕被群起攻之不敢占,一直僵持着,不过……”张三撇嘴道。

    “不过最近有个姓严的,一下子变得很厉害,本来一个中小势力,突然就打败了邵老大的人,霸占了蓬莱!”大概是见秦绾语气温和,李四也忍不住插了进来。

    “严肃的严?”秦绾脱口道。

    严雪的父亲,魏氏的夫君,应该就是姓严的,是巧合吗?魏氏母女和洞仙湖水匪有没有关系?

    “不,颜色的颜。”李四摇头,“叫颜凤卿。”

    “女人?”秦绾诧异道。

    “……”李四一脸的扭曲,“男人。”

    秦绾不禁嘴角抽搐,好妩媚的名字,偏偏落在个男人身上,恐怕还是那种五三大粗满面虬髯的大汉,想一想就觉得这画面太美简直不忍直视。

    “那人长得可凶了,上回邵老大的女儿都被吓哭了,平时那妞可比男人都狠!”张三道。

    “你见过?”秦绾问道。

    “哪儿能呢。”张三讪讪地道,“我们不过是最外围的势力,寨主跟邵老大手下的一个头目有点关系,才占据了一个巴掌大的小岛,哪够资格跟那些大人物打交道。”

    “邵老大是谁?”秦绾已经好几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在颜凤卿没崛起之前,那几股势力里,邵老大是最强的,手底下有五百来号人。”张三解释道,“邵老大叫邵震,一口金背大刀能劈开花岗石,他有个独生女儿叫邵小红,手底下功夫等闲十几条大汉近不得身,而且长得如花似玉,是洞仙湖第一美……啊,肯定没有小姐美。”

    “说好话本小姐也不会宽限时间。”秦绾无动于衷。

    “啊!”两人被她提醒了,想起自己现在可不是在闲聊,而是生死时速,顿时一声惨叫,赶紧划船。

    秦绾靠在船舷上,没提醒他们其实刚刚说话那一阵,不知不觉已经划出很远了,并没有落后。反正有人出力,能早点到当然最好。

    洞仙湖上的形势她也了解得差不多了,再深入的,也不是这两个小喽喽能答得上来的了。

    按照他们的说法,以前最厉害的邵震,练的也是外家横练功夫,也符合盗匪的特性,那么……最可疑的就是那个颜凤卿了。

    突然崛起的势力,一下子横扫洞仙湖水匪,到底……是谁的人呢?

    “禁止渔船出湖,是谁的规定?”秦绾忽然问道。

    “姓颜的。”果然,张三想也不想地回答。

    “没说为什么?”秦绾道。

    “倒是有去问为什么的,毕竟没有保护费,很多水寨都少了一大笔收入啊。”张三叹气道。

    “结果呢?一次说完,本小姐讨厌话听一半,快点!”秦绾喝道。

    “全死了!”张三飞快地吐出三个字,答案无比精简清晰。

    “全死了?”秦绾重复了一遍。

    “是啊,不止是去问罪的人,连留守的,所有人——全死了。”李四苦着脸道,“现在谁还敢去质疑那个煞星啊?”

    “一下子死那么多人,而且两个势力火拼,官府就没有一点儿动静?”秦绾有些不相信。

    “死人么,总有地方埋的,不过没有火拼,都是颜凤卿一个人杀的。”张三说着,打了个寒颤。

    “一个人?”秦绾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敢去质问横扫了洞仙湖的颜凤卿,这个势力显然也是比较强大的,起码也该有几百人,可却被一个人全灭了——这不是盗匪手段,是真正的武林高手!

    “听我们寨主说,邵老大好像想把女儿嫁给颜凤卿,不过邵小姐死活不同意。”张三又说道。

    “……”秦绾翻了个白眼。

    长得难看到能把人吓哭,还凶残到一言不合就一个人杀掉数百人,这姑娘能同意嫁过去才奇怪!更何况,就算她肯嫁,颜凤卿也未必能如了邵震的愿。

    那个男人,明显是带有自己的目的来到洞仙湖的,绝不可能做个称霸一方的水匪就能满足。

    整整十个时辰,等终于上岸后,两个水匪只觉得双臂酸痛得厉害,几乎都没了知觉。

    也是,这十个时辰几乎是不停地在划船嘛。

    唯一能停下休息的时间,竟是遇上了其他水寨的巡逻船盘问。幸好洞仙湖上的水匪也有规则,不会随意开战,见是给上面送美女的,也就随便放过去了。

    “晚了两个时辰啊……”秦绾拉长了声音,笑眯眯地道,“一刻钟一根手指,你们俩自己算算要砍多少根?”

    “小姐饶命啊!”两人噗通一下跪下了,连连磕头,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

    “恶心死了,还不跟上!”秦绾牵马下船,一面道。

    “唉?”两人愣住。

    “还是想剁手指?”秦绾扬了扬手里的短剑。

    “啊!”两人如梦初醒,连滚带爬地下船追上去。

    好一会儿,张三才反应过来,小声道:“小姐不是说饶了我们吗?”

    “到安县就饶了你们。”秦绾道。

    两人对望了一眼,各自嘀咕不已。

    不过以秦绾的功夫,真要杀他们,一剑一个,根本不费什么劲儿,而且这边深更半夜荒郊野外的,抛尸灭迹都方便,没必要把他们骗到安县去再杀。何况,这位小姐说得凶,但其实也没真剁他们的手啊!所以,自己的小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秦绾从北岸上船的时候是上午,这会儿天还没亮,而且她要求在距离安县最近的地方靠岸,所以根本就没到渡口,只是一片乱石滩,好在距离安县是真的近,只要穿过一片小树林就能看见安县的城墙。

    “小姐,前面就是安县了,我们可以走了吗?”张三苦着脸问道。

    “很快。”秦绾随口道。

    “唉……”两人一声长叹,认命地跟上。

    安县是个小县城,城墙低矮,和平时期,也看不见人在上面值守。

    然而,眼见前面就是树林的出口,前方却飘过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或许是之前就一直在,而因为视线黑暗的关系,他们并没有看见。

    “鬼啊!”两个水匪抱在一起,一声惨叫。

    “等你很久了。”飘过来的黑鬼淡淡地开口。

    “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黑无常大哥不要勾我的魂!”张三哭道。

    李四更胆小,已经抖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裤裆里一片湿漉漉的。

    “你倒是知道我今天会到这里。”秦绾笑着迎了上去。

    “你靠近安县范围我就知道了。”孟寒一声冷哼。他比秦绾早出发几天,前日就到了安县,直到半夜忽然感觉到轮回蛊的气息,这才出城来等候,没想到秦绾竟然是渡过洞仙湖来的,怪不得竟只比他晚不到两天。

    “干什么呢?”秦绾回头看见两人没出息的样子,上前一人踢了一脚,喝道,“看清楚,他是人!”

    “人?”两人抬起头来,战战兢兢地看过去,这才发现,虽然全身都包在黑衣里,连头上都戴着那种四周垂下黑纱的斗笠,但有腿踩在实地上,也有淡淡的影子,那确实是个人没错。

    “你收的属下?”孟寒的语气中满是嫌弃。就算势力被李钰清扫了,也不至于找这种人来凑数吧?

    “算不上。”秦绾一耸肩,直接道,“你来得正好,给他们种个蛊。”

    “我的蛊虫很珍贵的。”孟寒不悦,言下之意,自然是不能浪费在这种废物身上。

    “废物有废物的价值。”秦绾道。

    孟寒沉默了一下,上前几步,冷声道:“把手伸出来。”

    “啊?哦!”虽然知道了这是个人,但两个水匪这一天是被吓太多了,闻言也不敢反抗,乖乖地伸出手来,李四还傻乎乎地问了一句:“哪只手?”

    “随便。”孟寒不耐烦地各扣住他们一只手,在手臂上一点。

    “这是……”两人捧着自己的手,傻乎乎地看着一只比蚂蚁大不了多少的线状红色小虫在皮肤上爬行。虽说有点儿恶心,但又不是养在深闺的小姑娘,看见一只虫子爬上身都要尖叫。眼前的两个人可比虫子可怕多了好吗?

    秦绾不禁一阵恶寒。她虽然不是第一次叫孟寒下蛊,但以前也只是吩咐,从没旁观过。原来蛊虫就长这样子?那自己身体里的那只是不是也这样?真……恶心……

    “放心,这是最低级的幼蛊,你身上那只是珍稀品种,绝对漂亮多了。”孟寒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语气中带着满满的恶意。

    秦绾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

    反正自己也看不见,难看就难看呗,反正又恶心不死人。

    “啊、啊!虫子、虫子……”两个水匪忽然尖叫起来,拼命甩自己的手。

    却见那红色的线虫爬了一阵,竟然开始往皮肤下面钻,而最诡异的是,竟然没感觉到疼!

    “啪!”张三抄起一块石头砸自己的手,可是手都砸得快断了,那细细的虫子却依旧慢吞吞地往他身体里钻。

    两人试了各种方法,不管是拖拽还是挤压,就是没法把它弄出来。

    “把手砍了就行了。”秦绾提醒道。

    “……”两人无语,虽说眼前的一幕很可怕,但要自己砍自己的手,还真没几个人能立刻下这个决心。

    很快的,蛊虫完全进入体内,皮肤上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红点,就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似的。

    “小姐饶命啊!”李四扑过去抱她的腿。

    “滚!”秦绾没好气地踹开他,“乖乖听话,死不了的!”

    “听话,我听话!”李四连连点头。

    “我也听话,小姐饶命啊!”张三赶紧凑过来。

    “你们可以回去了。”秦绾挥手道。

    “啊?”两人顿时僵住了。

    要说之前听到这句话,他们肯定是欣喜若狂,但现在,身体里有条活虫子,他们敢走吗?

    “想办法去给我查颜凤卿的事,从他的师承来历到长相性格甚至喜欢穿什么内衣、每天要睡几个女人,什么都行,有多少算多少。”秦绾冷声道,“本小姐下次来的时候,看你们拿到多少资料,要是不满意……”

    “怎么样?”两人颤声道。

    “让那条小虫子吃掉你们哟。”秦绾微笑道,“到时候蛊虫顺着血管游到什么地方,就从什么地方开始吃吧。哎,要是刚好游到心脏,就算你们倒霉好了。啊对了,大脑也不错啊,它们很喜欢吃脑浆的。”

    “不要啊!”两人恐惧地惨叫。

    所以说,为什么要嘴贱得去问那句怎么样啊!

    “当然,要是你们拿到的资料够多……”秦绾的话没有说完,让他们自己去想象。

    “我们马上去,马上去!”两人顿时觉得手脚都不疼了,赶紧往回跑。

    早一刻回去,就早一刻开始任务,说不定最后就差那一刻钟啊!

    “我能控制蛊虫不发作,但强行将蛊虫引回来很伤元气。”孟寒不满道。

    “我又没说给他们解蛊,办得好,就让蛊虫不吃他们而已。”秦绾道。

    “你更恶劣了。”孟寒无语。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