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五章 有钱,任性!
    时间一眨眼过去,殿试波澜不惊地结束。

    宋雅的名次是二甲十六名,不好不坏,也就是留在京城等候补缺,不过有安国侯府跟吏部打个招呼的话,很快就会有实缺,不必如同一些寒门学子般,在京城苦候几月甚至几年。

    京城令正式上任后,林氏就带着宋家兄妹搬了回去。

    三月初的琼林宴后,皇帝果然下达了以端郡王为正使,向南楚求亲的圣旨,另外一道旨意是给安国侯府的,着永安郡主随使团回南楚——省亲。

    接到圣旨的安国侯府除了早知如此的秦建云和秦绾,一下子都懵了。

    张氏也终于明白前阵子侯爷怎么突然想起南楚给秦绾送的生辰贺了。

    秦绾不慌不忙地给秦枫打了个招呼,又将秦珑托付给桂嬷嬷照料教导,自己开始准备起来。

    虽说她这次最主要的任务在云州,可明面上却是去南楚省亲的,礼物自然不能少。大部分内务府会给她备齐,但安国侯府总得添上一些,还有送给南楚皇后和几位公主的,也要秦绾亲手准备。

    不过,有个能干的蝶衣,大部分事情都不需要秦绾操心,她要准备的,是如何前往云州取回李暄交代的账本。

    “小姐真不带属下一起?”朔夜道。

    “蝶衣不露面,还能说是在贴身照顾我,毕竟她是侍女,本身也不会抛头露面。可你不在的话,谁都知道我不在使团中了。”秦绾很冷静,“所以你必须留下帮我打掩护。”

    “可是小姐一个人太危险。”朔夜沉声道。

    他原本就是李暄派来保护她的,尤其在这个任务中,秦绾不比完全不会武功的萧无痕,她自身武力不弱,只要有侍卫跟随,就会安全很多。

    “你跟着我才危险。”秦绾毫不客气地道,“你这张脸辨识度太高,去哪里都不方便,不如我一个人。”

    “小姐,王爷吩咐……”朔夜为难道。

    “一年之内,你不是只听我的吗?”秦绾打断他的话。

    “是。”朔夜只能回答。

    “那我说了算,你也不必告诉王爷,免得他再派其他侍卫,碍事!”秦绾道。

    “可万一……”朔夜犹豫道。

    “没有万一。”秦绾一声冷笑。

    这些年,她为了李钰的大业,多少次出生入死,连构陷皇子这种事都敢干了,还怕这点儿小事?

    “是。”

    不过,朔夜还好说服,另一个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跟你一起去。”密室中,孟寒一边翻书,一边说道。

    “什么?”秦绾愕然。

    原本是想着出门会很久,特地来给孟寒安排一下,却没想到这位她原本就不太指使得动的半属下半合作者竟然难得地主动。

    “云州有种叫‘半天凉’的毒蛇,我想抓几条研究。”孟寒抬起头来,把手里的书倒过来,指给她看。

    秦绾很无语地看着书页上画的毒蛇图样,半天才道:“我不一定有时间去山里抓蛇。”

    “就算你有时间,蛇闻到你身上轮回蛊的气息,半里外就跑了你抓得到么!”孟寒怒道。

    “这轮回蛊是你偷偷种在我身上的,讲点道理好不好?”秦绾哭笑不得。

    “我讲道理,所以我自己去抓。”孟寒道。

    “我要跟着使节出发,你的样貌太惹眼,先去安县等我吧。”秦绾只能妥协。

    朔夜可以用命令压服,但孟寒……他若真想做,就算当场压服了,八成也是阳奉阴违,还不如直接放在身边看着。

    “知道了。”孟寒点头。

    秦绾叹了口气。这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

    最后,还有一件事要办。

    今天为了来见孟寒,她特地找了个理由把朔夜给支开了,一大早就只带了蝶衣一人出门。

    正好之前李暄送了她一匹汗血马,她就借口遛马,又从安国侯府的马房里挑了一匹不错的给蝶衣,两人在醉白楼用过早饭,光明正大地出城,去了含光寺。

    从空远大师手里拿回欧阳慧的骨灰坛,秦绾仔细地包了一层又一层,也没交给蝶衣,而是亲自提着。

    借着去南楚的机会,正好将骨灰送回师门安葬,落叶归根,总好过在这天地间飘零无依。只是,师父怕是要伤心了吧。白发人送黑发人,可师父会不会相信,他的徒儿还活在另一个躯壳里呢?

    走出山门,秦绾就被一阵喧哗声惊醒了思绪。

    一抬头,她不禁笑了,还真是冤家路窄。

    “啊,原来是你的马啊。”凌子霄一脸的郁闷。

    “怎么,少将军先是看上我的剑,现在又看上我的马了?”秦绾笑道。

    “宝剑名马,你一个女子,实在是……”凌子霄一副“你暴殄天物要遭报应”的表情。

    “本小姐有钱,任性!”秦绾一抬下巴。

    “怕你了。”凌子霄摇摇头,挫败道,“上回的剑谱练了吗?”

    “青冥剑我送给朔夜了,他用剑,你不需要一副所托非人的表情了,本小姐碜得慌。”秦绾送他一个白眼,就去解马缰。

    “送人了?”凌子霄顿时睁大了眼睛,指着她喊道,“这么简单就送人,说明你也没多喜欢青冥剑,那当时为什么非要跟我争!”

    “因为本小姐觉得,少将军和雪蚕衣很配呀。”秦绾笑眯眯道,“可惜紫嫣不给力,只得了第三。”

    “你你你……”凌子霄脸上涨得通红,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和雪蚕衣配?混蛋,他哪里配那条白裙子了啊!

    然而,等回过神来,看见秦绾和丫鬟已经跨上了马背,凌子霄才突然反应过来,就为看他尴尬的样子就放弃一件对女子来说可遇不可求的至宝,那得是多缺心眼儿才能干出来的事,何况他和秦大小姐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

    所以说,果然还是随便编了个理由戏弄他的,是吧!

    “你站住!”凌子霄一把拽住了汗血马的马缰。

    “少将军还有什么指教?”秦绾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看着他,笑意吟吟。

    “你……”一瞬间,凌子霄也不禁觉得跟一个女子如此较真的自己实在没度量,愣了好一会儿,他才结结巴巴地开口道,“那个……谢谢啦。”

    “谢谢?”秦绾倒是茫然了。

    她做过什么需要这位少将军道谢的事吗?还是说,刚刚把他的脑袋给气傻了?

    凌子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左右看看,山道上就只有他们三人,便上前一步,低声道:“前些日子,太子殿下对父亲透露过想为部下提亲的口风。”

    秦绾微微一怔,随即,一条看不见的丝线从脑中穿过,顿时将那些零零散散的东西穿成了一串,清清楚楚,再无一丝遗漏。

    原来如此。

    李钰算计凌霜华,江涟漪借机算计她——很好。

    李钰放弃欧阳慧,选了江涟漪,简直是再好都没有了。

    当对手有一个猪队友的时候,不赢才没天理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