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二章 愿者上钩
    第二天,不但是秦建云扳着一张脸,张氏、秦桦、秦珍,就没一个有笑脸的。

    昨晚安国侯府上空飘荡无数孔明灯的事果然像是没发生过似的,谁都没提起。

    不过秦绾在出门时遇上了等候在门口的秦桦。

    “有事?”秦绾一挑眉。

    “你别太得意了!”秦桦咬牙切齿道。

    “我没有得意,还是说……你做了什么让我得意的事?”秦绾淡然道。

    “你!”秦桦想发作,但终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秦绾微微皱了皱眉,以秦桦的年纪,有这样的养气功夫也算不错了,就是手腕还嫩了点,但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她的大敌。

    “大姐病愈小弟自然欢喜,只是日日外出,传出去也对大姐不好。”秦桦道。

    “多谢提醒。”秦绾答应一声,与他擦身而过。

    秦桦一拳头打进棉花里,憋得难受,但大庭广众之下,又不能真做什么,只能冷哼一声,恨恨地回去了。

    “所以说,他究竟是来干嘛的?”秦绾问道。

    跟在她身后的朔夜和蝶衣对望了一眼,同时叹气。

    跟秦绾斗嘴,就算把自己气死了,她也不会有一点儿动容的。

    “小姐去贡院吗?”朔夜问道。

    “去贡院干什么?我一个女子,太扎眼。”秦绾给他一个白眼,熟门熟路地上了醉白楼她专用的雅间。

    上了茶点,打开窗户,她就这么倚靠在窗台上,一边看着楼下的行人。

    朔夜立刻反应过来,从考场回王府,这里可不就是必经之路吗?然而,看着秦绾手中转来转去的茶杯,他头上又不禁冒出冷汗来。

    大小姐,这次别抛杯子,抛点别的成不成?比如丝巾、香囊……

    “王爷慢走。”柳长丰恭恭敬敬地把人送出门。

    李暄冷淡地点点头,带着两个侍卫回府。

    春闱一向是国之大事,每年都会出一两起大大小小的舞弊事件,他也不是主考,只是例行检查而已,原也不担多少责任。

    一路漫步,却在经过熟悉的地点时,下意识地停了一下脚步。

    “王爷有什么吩咐?”身后的侍卫立即道。

    李暄一皱眉,还没来得急说话,就察觉到一缕风声朝着自己的太阳穴飞来,尽管不带杀气,但很明显是挑衅。

    “王爷,刺……”侍卫还没喊完就哑然了。

    李暄看了看接住的东西,是一块当做茶点的牛肉干,而诡异的是,肉干上竟然系着一条极细的丝线,像是从衣衫上抽出来的。

    刺客当然不会用肉干当暗器——李暄顺着丝线看过去,只见阳光下,长长的线一直延伸到醉白楼的二楼,窗口处,娇美的女子姿态慵懒,见他抬头,还笑眯眯地招了招手。

    两个侍卫同时黑线,王爷这是……被一个女子调戏了?还有那女子,怎么那么眼熟呢?

    “你们回去吧。”李暄叹了口气。

    “可王爷的安全……”侍卫迟疑道。

    “那就在这里等着。”李暄打断他的话,随即一拽丝线,直接用轻功登上醉白楼二楼,堂而皇之地从窗口进入。

    “轻功不错。”秦绾鼓掌。

    “秦大小姐好兴致,大街上钓鱼。”李暄道。

    “这不是……还有一条……愿者上钩的嘛?”秦绾笑眼弯弯。

    “呵。”李暄随手将肉干往桌上一丢,坐到她对面,毫不客气。

    朔夜和蝶衣还回不过神来,愣愣地看着这位被一块肉干“钓”上来的王爷。

    “生气了?”秦绾凑过去。

    “本王不该生气?”李暄反而在桌上一撑,整个人都靠近了她,“嗯?”

    秦绾对他不同于平常的应对愣了一下,对上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男子的气息一阵阵喷在自己脸上,竟然破天荒的——脸红了。

    要知道,当初她可是扒了人家的衣服疗伤也没红一下脸的!

    “呵呵。”李暄低笑起来。

    “王爷这么欺负我一个小女子好吗?”秦绾慢慢地坐回去,有些遗憾地道。

    输了就是输了,她也不会抵赖,反正她对上李暄一向是占上风的时候多,偶尔输一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因为本王发现了之前一直被你牵着鼻子走的原因。”李暄道。

    “哦?”秦绾一下子提起了兴趣。

    “你充分利用了作为女子天生的优势,而本王却没有利用你作为女子天生的弱点。”李暄自己倒了一杯茶啜着,很平静地道。

    “……”秦绾第一次觉得自己也会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朔夜偏过头去,以免自己忍不住会笑出来。真是难得看见秦大小姐这样的表情呢。

    “秦小姐,请。”李暄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

    “多谢。”秦绾很快就调整好心情。面对这个男人,真是一分大意都不能有啊。

    “不知,秦大小姐是否有意去见外祖一面?”李暄问道。

    外祖?秦绾一愣,才想起,她的外祖,清河公主的父亲,不就是南楚的皇帝陛下?

    “我去南楚?”她脱口而出。

    “嗯。”李暄点点头。

    “什么目的?”秦绾有些踌躇。

    李暄实在是抛了个太香甜的诱饵给她,如果能名正言顺地离开京城,她就能去收拢各地被李钰打散的势力,显然,出手越早,能收回的就越多。不过,她可不觉得李暄让她去南楚,只是去看看外祖父那么简单。

    “我想让你路过云州时,帮我去取一件东西。”李暄道。

    “云州……”秦绾皱了皱眉,跟云州能扯上关系的,怕是只有如今已经在大牢里的那一位了,便道,“跟那天晚上的‘刺客’有关?”

    刺客,当然是莫须有的,即便有,也是祁展天。云州,大概有能定祁展天罪名的铁证,但可以想象,肯定不好拿。

    “嗯。”李暄点点头,又补充道,“有危险。”

    这话一出,蝶衣狠狠地瞪着他,一脸的不满。

    李暄若无其事地继续喝茶,他要的只是秦绾的答案。

    “为什么选我?”秦绾问道。

    “你最合适。”李暄给的答案也很简单,没有长篇大论的赞美或是各种利弊得失的比较,只有三个字:最合适。

    ------题外话------

    掉落的二更福利~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