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阑玉思〕〔血色天途〕〔总裁爹地〕〔邪帝独宠:至尊大〕〔美女总裁的特种神〕〔异能诡妃:邪尊,〕〔方外:消失的八门〕〔若华的小时空直播〕〔嫡女冥妃:魔尊,〕〔海贼之无限觉醒〕〔腹黑boss霸宠:逃〕〔修行在三千小世界〕〔我只想当一个安静〕〔重生蜜宠:景少,〕〔剑破九天〕〔重生之逆回千年〕〔变身绝色神姬〕〔校花之无敌仙少〕〔逍遥小仙农〕〔人道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章 陷害
    忙了一天,送走了所有的宾客,秦建云立即收了笑容,一声冷哼,转身去了另一个妾室曹氏的院子里。

    曹氏年过三旬,无儿无女,平日也不怎么受宠,除了伺候张氏,就整日呆在自己院子里,在侯府就像个隐形人似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二小姐大喜的日子,侯爷竟然抹了夫人的脸面来自己这边,受宠若惊之余,更加不安了。

    “别多想,没你的事。”秦建云没好气道。

    “是,妾身吩咐厨房送些醒酒的汤水来。”曹氏虽然胆小谨慎却不笨,见状便知大小姐的事情,夫人怕是惹怒了侯爷,顿时不敢再提,只温言软语地让人歇下了。

    张氏听说秦建云竟然直接去了曹氏房里,气得砸了一套茶具,坐着想了半天没消气,又起身去了幽兰阁。

    一看到母亲,秦珍也忍不住抹泪:“娘,太子殿下是不是对女儿不满意?”

    “怎么会?”张氏将她搂在怀里,强笑着安慰道,“你和端王殿下的亲事还是太子殿下牵的线,他怎么会不满意你?”

    “可大姐姐那里……”秦珍想起除夕夜那支硬生生压了自己一头的九尾凤钗就心里滴血。

    “秦绾。”张氏咬牙切齿地念了一阵,又道,“珍儿放心,娘绝不会让那个小贱人挡了你的路!”

    “娘不要轻举妄动。”秦珍赶紧按住了她的手,低声道,“现在陛下和宁王殿下都关注着她,要是现在她出什么事……”

    “要是那小贱人自己作死,谁也怪不得咱们。”张氏道。

    “娘打算怎么做?”秦珍问道。

    “既然疯女的名声还不够,那娘就再给她加一把火!”张氏说着,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秦珍下意识地心中一颤,没有说话。

    “过几日就是花朝节,周贵妃会在后宫举办花会,邀请名门世家的小姐参加。”张氏道。

    “贵妃娘娘的宫宴,我们插不上手吧?”秦珍疑惑道。

    “珍儿你想想,要是太子殿下真看上秦绾,最不高兴的是谁?”张氏低声道。

    “江涟漪?”秦珍脱口而出。

    “江家,也不是没有宫里的靠山。”张氏笑道,“淑妃娘娘可是江小姐的亲姨母!”

    “女儿知道怎么做了。”秦珍用力点点头。

    不说秦绾,江涟漪却十足是个草包,若不是她是江辙唯一的女儿,太子瞎了眼才会看上她,要挑动江涟漪,实在太简单不过。

    要说江丞相虽是出身寒门,状元及第后被六大世家之一的尹家看中招为女婿,这才平步青云,但人家的才学可是连文坛泰斗唐正都赞赏不已的,怎么就教出这么个草包女儿呢?

    碧澜轩。

    秦绾整理好收到的礼物,顺手吩咐将萧无痕送的画挂到碧澜轩的小书房去。

    还有宫里的赏赐,和上回皇帝赏的东西放在一起,除了黄金全部换成金票,其他东西都锁进了箱子里。陛下所赐,又不能送人,那些珍珠宝石她也没空去镶首饰,还有几套首饰,实在太过富丽堂皇,也不是平时能戴出门的。

    不过,想起花朝节的宫宴,她还是留了一套整块青玉切割的首饰,分为一对耳坠、一对玉镯、一个璎珞项圈,一个莲花发扣,六支成对的莲花发簪,然后让蝶衣去配合适的衣裳。

    走出房门,可以看见不远处一片灯火辉煌,看来今夜侯府里睡不着的人会很多。

    “小姐。”朔夜从院门外走过来。

    “怎么?”秦绾问了一句。

    “没什么,例行巡视。”朔夜摇摇头。

    “我不是宁王,没那么多刺客会想要我的命。”秦绾不禁莞尔一笑。

    “职责所在。”朔夜道。

    “随你吧。”秦绾无所谓,反正朔夜也只是暂借给她一年而已。

    一阵夜风吹来,带着丝丝的凉意,不过这两人都是习武之人,也不把这点寒冷放在心上。

    “那是什么?”秦绾忽然道。

    朔夜一抬头,只见一点星光隐隐约约向他们这边降落下来,又隔了一会儿,才看出不是星光,而是火光。

    是一盏在空中随风飘荡的灯。

    “孔明灯?”朔夜惊讶道,“这时节怎么会有人放灯?”

    却见那灯似乎是认准了安国侯府,晃悠悠地飘到附近上空,大约是燃料用尽,火光闪了闪,一下子熄灭了。

    朔夜一纵身,在院墙上一点,整个人无声地扑出去,将本应落在隔壁院子的灯抄在手里,又借着树枝落脚换气,重新落回院子里。

    “该不会有什么飞灯传信吧?”秦绾笑道。

    朔夜检查了一下手里的灯,脸色瞬间阴沉了。

    “还真有?”秦绾惊讶起来。

    “小姐。”朔夜迟疑了一下,把灯递了过去。

    秦绾本来是随口开个玩笑,却没想到歪打正着,好奇地接过灯,一看之下,也不禁皱了皱眉。

    因为火光熄灭得早,纸灯倒是没烧着,保存完好,却见灯壁上用小楷写着几行字,风流婉转,赫然是一首情诗,而上面居然还写着“绾儿”字样。可以想象,这种灯要是落在别人手里,那就是说不清楚的风流艳事。

    秦绾抬了抬头,果然又看见几处在空中飘荡的灯火。

    不等她吩咐,朔夜从地上捡了几块小石子弹了出去,几盏孔明灯不等落下,直接燃烧起来。

    屋里的蝶衣也发现了外面的动静,出来帮忙。

    很快的,十几盏孔明灯尽数被打落。

    “谁干的?”朔隐忍着怒气道。

    “还能是谁,左右不过那几个。”秦绾笑笑道,“不过这次总算聪明了点。”

    “小姐还笑得出来?”朔夜皱眉道,“若是他们在全城到处放这样的灯,我们可灭不干净。”

    “放心,要是给我的灯飘到京城另一端去,那也太假了。”秦绾淡淡一笑道,“他们是想计算风向,把灯落在安国侯府附近,这样无论是谁捡到了都合情合理。”

    “那我们怎么办?”朔夜感到有些棘手。这次发现得早算是运气好,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而这种事根本防不胜防。

    这种事,后宅女子是办不到的,恐怕是秦桦的手笔。大概是想给姐姐和妹妹出口恶气?用的方法倒是难得聪明了一回。

    至少朔夜觉得,这种事,明明心里清楚,却很难破解。

    这个世道,原本就对女子更苛刻些。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