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十章 闹剧
    “秦大小姐,萧公子……是萧家的人,这样不好吧……”萧慕白的惨叫声中,倒是之前一直呆在角落里的少女不顾丫鬟的拉扯使眼色,来到秦绾跟前。

    秦绾一抬头,不觉皱眉。

    刚刚在楼上只是扫视了一眼,注意力都在萧慕白和梅恒攸身上,可如今细看来,这少女一身轻粉,发上也不用金饰,除了一根玉簪,就插了几枝粉桃绢花,眉目精致,身材纤细,一副柔弱无依的模样,很容易让男人升起一种保护的**。

    “你是谁?”秦绾不客气地开口问道。

    反正,这个京城的未嫁女,除了皇室的公主郡主,还找不出几个家世比她更高的。

    “小女是南阳侯嫡女花解语。”少女盈盈一礼,动作如弱柳扶风,很是好看。

    可以秦绾不是男人,依旧面无表情,只重复了一句:“南阳侯嫡女?”

    南阳侯花重她知道,不过跟秦建云不同,那就是个依靠祖宗余荫继承了爵位的纨绔子弟,本身没什么能耐,前几年还弄出过宠妾灭妻的丑闻,搞得后院一团糟,所谓南阳侯差不多也就落魄到只剩下个空头爵位的地步了。

    秦绾只觉得无语,难不成这个花解语以为仗着个南阳侯嫡女的名义,就能和她这个安国侯嫡女平等论交了?

    “什么嫡女,一个庶女还想和京城的名门闺秀相比,真是有够可笑的。”说话间,一个绿衣少女欢快地从楼上跑下来,扑到了秦绾身上,“秦姐姐,我刚好在楼上喝茶,姐姐真威风!”

    “湘君,下次遇到这种事,等他们打完再出来。”秦绾道。

    “是,秦小姐!”不等柳湘君说话,她身后的丫鬟简直像是看仙子一样看着秦绾,满是感谢。

    “讨厌。”柳湘君噘着嘴不满地嘀咕了一句。

    “你胡说什么?我娘是南阳侯夫人!”花解语也回过神来了,气得脸都白了。

    “东华律令,正室进门后所生的子女才是嫡出,你娘一个妾室扶正的……哦,她生你的时候好像连妾都不是。”柳湘君不屑地白了她一眼,撇嘴道,“好吧,你娘现在肚子里的那个,勉强算是嫡出吧。”

    “你!”花解语指着她,摇摇欲坠,一副要晕过去的模样。

    “要说妾就是妾,哪个正经人家给女儿取名叫花解语嘛,还当是楼子里的解语花呢。”柳湘君道。

    “谁教你的这话。”秦绾黑线。好歹也是大家闺秀,这种话也未免太不讲究了。

    “上次我听到娘和年夫人她们说的。”柳湘君道。

    “以后别说了。”秦绾叹了口气,摸摸她的脑袋。

    这姑娘心直口快,什么都写在脸上,就连秦绾都下意识地会多回护她几分。

    “你们太过分了!”花解语眼泪汪汪,一脸的控诉,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真是我见犹怜,至少边上有几个看热闹的贵族子弟已经面露同情之色,看着秦绾和柳湘君的眼神也有点不善。

    花解语显然很了解自己的优势,一边抹眼泪,一边继续用最好看的姿势哭。

    “第一,我是女子,你哭得再好看我也不会心软。第二,虽说是个庶出的,但好歹也是公侯之女,这般做派差点让我以为你不是南阳侯的女儿,是南阳侯的侍妾。”秦绾慢条斯理地说话,见花解语要变色的模样,最后加了一句,“第三,当今陛下登基前虽是先帝唯一的嫡子,却是太后第三子。”

    这话一出,花解语还没反应过来,但原本还有些为她不平,觉得秦绾太过咄咄逼人的子弟尽数退后,唯恐被秦绾注意到了。

    要知道,当今太后可不是先皇原配,而是在先皇后去世后,从贵妃扶成皇后的。所以按照东华律法,她在贵妃位上所出的两位皇子都只能算庶出,只有登上后位后所出的当今,以及先皇最小的汝阳公主才是嫡出。

    东华不禁妾室扶正,但却规定了只有扶正后所生的孩子才是嫡出,之前所生的,永远都是庶出,所以当今皇帝才能越过两个同胞兄长登上皇位。

    这个时候,谁敢对花解语有一丝同情,那就是藐视陛下!

    当然,东华传承数百年,有些规矩,总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比如花解语这样的,只要南阳侯愿意,将她记到了原配名下,当然就可以当做嫡女养了。只不过,真正的名门世家,对于这样的假嫡女是不屑一顾的。

    “小姐,处理好了。”朔夜走了过来。

    “湘君,你呢?”秦绾问道。

    “没热闹看啦,我再逛逛街回去。”柳湘君笑道。

    “那我先走了。”秦绾道。

    “我下次和紫嫣一起找秦姐姐玩。”柳湘君快乐地挥挥手,两人都没给僵在一边的花解语一个眼神。

    秦绾跨过地上那一坨……好吧,其实不太看得出来那一坨是什么玩意儿来,梅恒攸显然也忘记了刚刚还为之打架的花解语,眼巴巴地凑了上来:“大小姐……”

    朔夜一步隔开了距离。

    “记得还债。”秦绾提醒了一句,带着蝶衣扬长而去。

    朔夜瞪了梅恒攸一眼,刚想跟上,却被笑眯眯的掌柜拦住了去路,手里一张纸飘啊飘的:“朔夜大人,这是您该赔的部分。”

    “……”朔夜无语,瞪着他不说话。

    要说这人还是朔夜亲自找了送给秦绾的,这会儿自然不会怵他,笑眯眯地和他对视。

    许久,朔夜一把抓过单子,瞄了一眼,就更黑线了。

    桌子椅子,碗碟杯壶就算了,为什么还有酒菜钱?总不能这些该倒掉的剩菜也要他赔吧!

    “大人,那位客人可是没付账就走了,为了不坑大人,小的已经减去了那位客人吃掉的菜量,只赔偿剩下……”

    “你掉钱眼里去吧!”朔夜哪耐烦听他说完,随手摸出一锭银子砸过去,赶紧去追秦绾。

    掌柜接住银子,摸了摸被砸出一个包的脑门,一点儿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剩下的就算药钱了。”

    真坑!所有人都抽搐了,连油皮都被擦破一点,几十两银子的药钱,你用来洗澡呢!

    “至于这两位的,把账单送到府里去。”掌柜吩咐。

    众人看着还爬不起来的萧慕白心有戚戚焉。

    醉白楼……后台得罪不起,还是安分一点吧。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