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章 你想要,我就给
    秦绾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白发苍苍却精神极好的老嬷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桂嬷嬷,宫里的老人了,曾经就是这个严肃的老嬷嬷教导欧阳慧的礼仪规矩,一直教导了三年。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生之年还会再看见桂嬷嬷。

    “秦小姐是高兴得太欢喜了吗?”高公公道。

    “小女……谢陛下!”秦绾很郑重地磕了一个头。

    不管是巧合,还是宁王去查了什么才给她送来这么一个人,她都是真心感谢的。

    “侯爷,陛下还等着杂家回去复命,就先告辞了。”高公公回头道。

    “本候送送公公。”秦建云赶紧道。

    秦绾站起身,郑重地道:“以后,有劳嬷嬷了。”

    “小姐不必多礼,陛下既然派老奴来,老奴自会好好教导小姐。”桂嬷嬷面无表情地道。

    “冬梅,给嬷嬷安排住所,以后你就跟在嬷嬷身边服侍。”秦绾吩咐道。

    “是。”冬梅也有几分欢喜。虽说不在小姐跟前了,但她反正也不如蝶衣雁翎受小姐器重,甚至不如同时来的夏莲,可在陛下御赐的嬷嬷身边学习一阵子可是个天大的好事。

    “多谢小姐。”桂嬷嬷也很满意。

    她年纪大了,本来已经想告老还乡,安享晚年了,谁料皇帝居然亲点了她来安国侯府教导她家大小姐,而且还是个得了疯病的。

    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位大小姐举止稳重,不像是打听的那样不学无术,对自己也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看来在侯府的日子不会难过。

    等冬梅带着桂嬷嬷回碧澜轩,秦绾才平静下了心情,有兴趣看看皇帝派给她的侍卫了。

    “秦小姐。”被忽略许久的人已经一脸黑线了。

    “怎么是你?”秦绾脱口道。

    “我从开始就一直站在这里。”朔夜提醒道。

    原本他还想看看这女子见到自己怎么变脸呢,谁料她就光顾着看那个老嬷嬷,自己一个大男人站在眼前竟然也能硬生生当成了没看见。

    秦绾无奈,揉了揉额角,看看左右没人,才叹气道:“你在宁王身边好好的,来我这里干嘛?”

    “属下护卫不利,被王爷退回侍卫处重新改造了。”朔夜答道。

    秦绾脸一黑,抬头道:“你觉得我会信?”

    朔夜汗颜,他自己都不信。

    先不说宁王是不是那么刻薄寡恩的人,贴身侍卫这种人,一向是知道自己最多秘密的,就算当真不能用,杀掉也不会派给别人的,尤其是宁王这种身份,秘密一定不少。

    “跟我来。”秦绾也知道不能在正厅说事,带着他先回了碧澜轩。

    不过碧澜轩里都是女子,可陛下安排的侍卫又不好安排到别处去,好在另一位小姐秦珑才三岁,倒也不碍名声。

    见屋里只有蝶衣在旁,朔夜也不掩饰,直接道:“王爷说,想和小姐再做个交易。”

    “说来听听。”秦绾不置可否。

    朔夜从怀里取出一张纸递过去。

    秦绾接过一展开,却见纸上写得很简单:

    借你使用一年,还回来之前教教他怎么做事!

    “你看过?”秦绾扬了扬纸条。

    “这是王爷给秦小姐的。”朔夜摇头。

    秦绾了然,这也是应该的。像朔夜这样的人,如果连这点好奇心都克制不住,如何守得住主子的秘密,李暄也不敢把他派到自己这边来。他们的关系还没好到这种程度,信任度也同样很稀薄。

    “王爷让你跟我一年,听我吩咐。”秦绾道。

    “是。”朔夜答应。

    “不过,你是宁王的侍卫,到我身边来……不会有人说什么吗?”秦绾好奇道。

    “陛下让我将剩余的刺客都抓住将功折罪。”朔夜道。

    “所以我这个坏了‘刺客’好事的人就是那个诱饵?”秦绾怒。

    “这不是……没有刺客吗?”朔夜好一会儿才答道,声音也有些心虚。

    “你也知道没有刺客!”秦绾咬牙道,“所以你家王爷平白栽个功劳给我是什么意思?最近本小姐已经够出名,不需要宁王殿下再添油加火!”

    “王爷说,通过他的伤,陛下也知道定然有人相助,与其惹陛下疑心自己派人去查,不如王爷自己说。”朔夜坦然道。

    秦绾一怔,慢慢陷入了思考。

    她不小看这位皇帝陛下,确实,要是皇帝真有疑心,不管他是疑心宁王的忠心还是别的什么,只要他去查,就有可能查到她挖坟的事。

    秦绾从不觉得皇帝不知道欧阳慧这个人的存在,可不管皇帝对欧阳慧是什么看法,总不会觉得一个侯门千金大半夜去挖坟掘尸是正常的事,要是因为这种事在御前被挂了名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说……宁王看似多此一举的行为,其实是在保护她?

    他是这么好心的人?

    “王爷很欣赏小姐。”看着她眼底的怀疑,朔夜不禁苦笑道。

    “最后一个问题。”秦绾伸出一根手指,“为什么是你?”

    那个交易只是给了一个理由,但她觉得,至少这不是唯一的理由。

    朔夜无言,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皱了皱眉,似乎很不好开口的样子,最终只是很无辜地看着她。

    秦绾忽的心念一动,想起了自己似乎说过一句“好想要”……

    难不成就是因为她说她想要,于是李暄就给了?

    开什么玩笑!

    那是宁王,东华最冷面冷心的亲王,这种仿佛话本里为美人一笑而倾覆山河的主角真的画风不对!

    蝶衣不声不响地拔出一把黑色的匕首,从后面架上了朔夜的脖子。

    “我说的是实话。”朔夜不禁一身冷汗。

    那天晚上他就跟这丫头打过一架,虽然当时人家拿的是挖坟用的铁铲,也足见能耐。这般直接拿刀子出来的,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小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

    “算了。”秦绾挥挥手,又道,“其实我不是很在意你们家王爷有什么谋算,总之,这一年里,你只听我的话是不是?”

    “是。”朔夜点头,没说什么不会背叛旧主之类的话,他很清楚这位秦小姐有分寸,不会故意为难他。

    其实要是秦绾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告诉他,你想多了。

    她是不会故意为难他,因为那没有好处。可如果利益足够,她也不介意为难一下的。毕竟,她只承诺不会牺牲自己人,可宁王和朔夜明显算不得她的“自己人”。

    “那么,你就帮我去办一件事吧。”秦绾道。

    “小姐吩咐。”朔夜松了口气。

    “去抓条一看就有毒的蛇,敲掉毒牙,塞到秦三小姐被窝里去。”秦绾面无表情道。

    “什么?”朔夜瞪大了眼睛。

    “本小姐哪里说得不够清楚?”秦绾疑惑道。

    “不……没有。”朔夜终于发现她是认真的,可脸上的神色却更怪异了。

    这种后宅女子的算计,其实每家每户都差不多,按理他不该这么诧异,可当做这件事的人是秦绾的时候,那个夜色下匕首挥舞,谈笑间带走一条条人命的秦绾,怎么看都觉得不搭调。

    这样的奇女子,竟也会和那些后宅妇人一般见识?没得自降身份!

    “为什么?”朔夜艰难地问了一句,不过他自己也不太明白自己问的是什么。

    “因为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秦绾一扬眉,说得天经地义。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