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八章 脱险
    晨曦下的含光寺依旧庄严肃穆。

    秦绾轻巧地从窗户溜回房间,没有惊动任何人。

    蝶衣猛地站起来,看见是她才松了口气。

    秦绾扫了一眼在小榻上睡着了的雁翎,随口道:“昨晚有人来过吗?”

    蝶衣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纸,上面写着:“有官军来搜捕西秦细作,不过女眷的房间没敢擅闯。”

    秦绾点点头,也是意料中事。

    含光寺在京城脚下,来这里进香的人家都非富则贵,要是随便骚扰女眷,祁展天也得吃不了兜着走。昨晚李暄真要躲在含光寺其实也并无不可,只是,宁王殿下的傲气,让他躲在一个姑娘家的闺房里,还不如杀了他算了。

    “没人发现我不在吧?”

    蝶衣换了一张纸:“小姐跪了一天经太累睡下了,没敢叫醒。”

    “夫人派的两个侍卫?”秦绾换下在林子里穿梭了一晚弄脏的衣服,一边继续问。

    “还没醒。”蝶衣继续换纸。

    “好吧,我错了。”秦绾举手投降。

    蝶衣盯着她,许久,轻轻地叹了口气,举起最后一张准备好的纸:“早知道还是杀人灭口的好。”

    秦绾汗颜,祭扫过欧阳慧之后,这丫头怎么像是打开了心里的闸门似的,杀气越来越重。

    “总之……”秦绾叹气道,“不要打宁王的主意了,我和他谈了条件。”

    “小姐能保证他不会出卖你?”蝶衣皱着眉,飞快地写道。

    “出卖我他有什么好处?”秦绾奇道。

    “……”蝶衣被噎了一下,随即写道,“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

    “只要他不知道我是欧阳慧,不知道我的目的是干掉李钰,其他的……都知道又有什么关系?”秦绾问道。

    蝶衣顿时被问住了。

    确实,除了这两点,小姐还有什么把柄?

    小姐武功高强,小姐聪慧绝伦,小姐无所不能……可这些难道是错处吗?

    “你家小姐没打算这辈子都做个侯门千金。”秦绾一耸肩。

    她的把柄,认真来说,连那支墨笛也算不上。毕竟她是真不会南疆秘术,不过是偶然得到的一件古物,顶多毁掉就是。

    当然,孟寒会不会生气就不关她的事了。

    而她的这些本事,总要慢慢显露在人前的,只是要控制着慢慢来,再为自己这身本领寻找一个合适的出处。最重要的是……不能重蹈欧阳慧的覆辙。

    过早的锋芒毕露不是什么好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秦绾要做的,是优秀,却不是最好。

    有一些弱点,才会让人放心。

    太过难以掌控的力量会让人忌惮,就如李钰对欧阳慧。

    秦绾从来不觉得李钰对欧阳慧从一开始就只有利用。

    少年时,李钰一个与帝位无缘的不受宠皇子,又有多少野心去奢望那些太过遥远的东西?情爱缠绵,自然是认真的,若不认真,也骗不了聪慧的欧阳慧。

    只是,当他一步步走近权力的中心,得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就开始变得越来越不满足。

    得陇望蜀,人之常情。

    是欧阳慧亲手培育出了李钰的野心,激发了他骨子里的狠辣,于是终于坑死了自己。

    甩去过多的想法,秦绾打开了蝶衣带回的包裹。

    一个小小的坛子,里面装的是欧阳慧的骨灰。几件精致的玉器,都是她曾经最喜欢的饰物,没想到李钰会拿来给她做随葬品。最后是……一把折扇。

    秦绾拿起那远比外表看起来沉重得多的折扇,刷的一下打开。

    这就是欧阳慧的兵器。扇子是用罕见的阴阳石打造的,维持了阴阳石的本色,一面黑一面白,雕刻着精致镂空花纹的扇骨看起来纤细脆弱,实际上远比百炼钢铁坚硬。这三十六根扇骨可是她的师父耗费了三十年的时间才找齐的材料,边缘锋利无比,每一根扇骨都能作为暗器射出去,是一件很难使用的独门兵器。

    “这算什么?把人杀了,还做给谁看。”秦绾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等蝶衣想写什么,她自顾把折扇收进了衣袖。

    不管怎么说,有熟悉的武器陪伴在身侧,也是一件安心的事。

    蝶衣指着桌上的一堆玉器,表示疑问。

    秦绾难得的犹豫了一下。这些确实是她曾经很喜欢的,其中也不全是李钰送的。想了想,她挑出那些自己搜集的收好才道:“把这些都砸了,对了,砸成粉收好。”

    蝶衣一愣,小姐不愿意留着李钰送的东西她理解,可既然砸了,还留着粉末做什么?

    “总有一天,我要李钰把这些吃下去。”秦绾很平静地说着,像是那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与此同时,李暄和朔夜踏着第一缕晨光回到了宁王府。

    “王爷,秦小姐……”朔夜忍不住道。

    “本王不认识什么秦小姐,莫要口不择言,坏了人家姑娘的闺誉。”李暄打断了他的话,自己脱下已经结了血块的外衣。

    他受伤的事传扬出去不利,所以打水清洗上药都只有朔夜一个人负责,好不容易包扎完,朔夜还是说道:“王爷找太医瞧瞧吧。”

    “我出京的事祁展天这么快就知道,你觉得皇宫里没有他的人?”李暄一声冷哼。

    “可是王爷的伤不轻。”朔夜道。

    “都是皮外伤。”李暄看着地上一堆拆下来的,原本是内衣现在是绷带的染血布条,还有一句话没说。

    秦绾给他上的药,似乎不是普通的金创药,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让伤口收口,他这身伤,拜她的药所赐,应该半个月就能好利索。

    当然,如果能再要些药来,还能好得更快。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除了两个交易,他和秦绾之间,本就素不相识,等交易完成,以后怕也不会有关系了。

    猛然间,少女巧笑嫣然的面容划过脑海:“若是王爷要选妃,不如考虑一下我?”

    “呵呵。”李暄不禁一笑了之。

    秦绾是很有意思,就是有意思过头了。这样的女人可以当个好帮手、好参谋,可就是当不了一个好妻子。可他需要娶个帮手、参谋吗?

    朝堂上的尔虞我诈,皇宫里的伴君如伴虎,他不想回到家里,甚至是在床上,和自己的妻子聊的也是明天去弄死谁这种话题。

    “王爷?”朔夜担心地问道。

    “没事,处理干净后,自己去疗伤。”李暄道。

    “是。”朔夜顿了顿,又道,“王爷,属下失职,王爷还未责罚。”

    李暄看着他,皱了皱眉,挥手道:“知道了,等你养好伤,本王自有责罚。”

    “谢王爷。”朔夜这才安心地抱起染血的绷带衣物,连着清洗伤口的血水一起端出去。

    终于能一个人静静,李暄叹了口气,靠坐在软塌上,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秦绾。

    两个字含在口中打转,就是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哪怕自己对朔夜说不认识什么秦小姐,可他自己明白,这样奇特的女子,既然见到了,又哪有这么容易忘记。一遍遍对自己说她不合适,可还是会忍不住去想,如果是她又会如何。

    魔怔了呢……李暄苦笑。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