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瑶光女仙〕〔魅王宠妻:鬼医纨〕〔师父又掉线了〕〔重生之天尸有毒〕〔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权宠〕〔人魅〕〔抗日之绝地土匪〕〔大红棺〕〔我在都市炼神器〕〔穿越之败家福晋〕〔总统蜜蜜宠:影后〕〔重生之再造未来〕〔怪谈电台〕〔深夜冥品店〕〔重生家中宝〕〔重生之至尊仙帝〕〔皇后保卫战〕〔吸金萌宝:天才儿〕〔师道成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七章 谁威胁谁?
    “既然是一条船上的人,王爷现在可以告诉我,追你的是什么人了吧?”秦绾道。

    “京畿大营统领祁展天的走狗。”李暄道。

    秦绾脚下不禁一个踉跄,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祁展天要造反?”

    “造反还谈不上。”李暄也惊讶她反应之快,摇了摇头道,“不过私通西秦倒卖军粮军械倒是真的。”

    “该不会你拿到了他和西秦的通信?”秦绾道。

    “嗯。”李暄应了一声。

    秦绾无语,这种东西看完不烧掉,留着给人当证据,这是脑子有坑吧?还是说,祁展天以为捏着几封书信就能威胁西秦?你一个东华的将军,暴露了就换下一个人合作,西秦犯得着受你威胁吗?难不成东华皇帝还不知道西秦想吞并他已经很久了……

    果然还是脑子有坑吧!

    “就算含光寺,祁展天也可以借口抓捕西秦细作进寺搜查。”李暄道。

    “问个问题,祁展天和那些追兵知道要杀的人是你吗?”秦绾问道。

    “就是知道,才更不能放本王活着回京城。”李暄道。

    祁展天能做到拱卫京城的京畿大营统领,自然是深受皇帝信任。几封信件,也可以说是栽赃陷害,构不成铁证如山,皇帝不一定会信,可如果交上信件的人是宁王,在皇帝心里的分量就绝对不一样。

    “明白了。”秦绾点头。

    “你有什么想法?”李暄很好奇这个女子究竟有多少能耐。

    “大概有多少人?”秦绾道。

    “大约三十多人,不过都是祁展天私下豢养的杀手,不好对付。”李暄道。

    “你们俩都受伤不轻,那些杀手既然很厉害,想必不会聚在一起,而会分开,扩大搜索范围。”秦绾沉吟道。

    “确实。”李暄同意,“各个击破的话,我们是有一战之力的,问题是不知道他们的位置,拖延久了,等追兵一汇合,就是我们不利了。”

    “位置么……我大概能找到。”秦绾笑了。

    “哦?”李暄一挑眉。

    秦绾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

    他们是向着后山走的,现在相比含光寺,还是猎宫更近些。

    “进入猎宫是最后手段,谁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祁展天的内应,何况平日的猎宫守卫实在很稀松。”李暄道。

    “我知道了。”秦绾说着,从怀里摸出墨笛,凑到唇边,吐气。

    低沉的笛音缓缓散入漆黑的树林。

    李暄皱着眉,无端地感到一阵心悸,压抑的林子,还有夜里不知道什么生物爬行的沙沙声,让人毛骨悚然。

    “啊!”不远处忽的传来惊呼。

    “安静!这是什么!”

    “怎么这么多虫子?”

    “还有蛇!”

    李暄一惊,脱口道:“这么近?”

    “动手!”秦绾直接扑了过去。

    李暄和朔夜对望了一眼,立刻跟上。

    被发现的果然是一个四人组,正对着几条被砍成两段的死蛇惊魂未定,却发现原本还在不怕死地往他们身上爬的蜘蛛蚂蚁蜈蚣一下子如潮水般退去,随后就是漆黑的暗芒闪过,两个人只觉得咽喉一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暄和朔夜虽然受伤不轻,但一对一的情况下,这些刚刚被吓到还心神不宁的杀手在他们手里根本过不了几招就被放倒。

    “走。”秦绾毫不留恋。

    “你是杀手?”李暄问道。

    “不是。”秦绾否认得很快。

    “你的匕首。”李暄提醒道。

    “这个?”秦绾摇了摇被涂成了黑色的匕首,淡然道,“你昏迷的时候用碳灰染的。大半夜拿着刀剑,用反光告诉敌人我在这里吗?”

    李暄无言,所以说,这是杀手才会具备的素质好不好?

    “这是秦绾第一次杀人,真的。”秦绾道。

    “那你还真有杀人的天赋。”李暄反正是不信,这么干脆利落的手段,说是第一次?身经百战的杀手都未必有如此决断。

    “谢谢。”秦绾笑了笑,只当是夸奖。

    “你那笛子,是南疆的东西吧?”李暄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王爷。”秦绾叹了口气,转过头对上他的视线,“我现在可是在帮你,这么追根究底好吗?”

    “南疆秘术,陛下可是很忌讳的。”李暄道。

    “我要是会秘术,直接召唤铺天盖地的毒蛇咬死他们。”秦绾没好气道。

    她不是孟寒,拿着墨笛也无法控制毒物,每次召唤来的还是就地取材,一点儿都不保险。最重要的是,她体内有轮回蛊,毒虫不会咬她是不错,可她一接近敌人身边,那些召唤来的蛇虫就跑得飞快,根本帮不上忙!哪个武功高手能被几条蛇咬死了?

    所以说,这玩意儿还真就是拿来吓吓张氏的东西。

    “你不怕我说出去?”李暄问道。他可不觉得自己和秦绾的交情有好到这个地步,让她如此信任自己。

    “你要是说出去,我保证明天刑部尚书案头出现一堆通敌信。”秦绾道。

    李暄脸色微变,下意识地摸了摸剑柄。

    “放心,我只是看了一遍。”秦绾莞尔道,“只是呢,我这人模仿字迹可是一绝。”

    “难道你还想模仿祁展天写一封自白信吗?”李暄讽刺。

    “不,我只是要给京城每个官员写一封通敌信——笔迹那种东西,父亲书房里要多少有多少。”秦绾如实道。

    “你!”李暄气结。

    如果每个官员都被整出了通敌信,那祁展天这封还有什么意义?凭什么说人家都是冤枉,就他祁展天是真的?通敌大罪要满门抄斩,没有铁证如山可是办不了的,除非皇帝愿意做暴君被史书痛骂。

    这么一搞的话,皇帝连下令彻查都名不正言不顺了——凭什么只查祁展天一人?

    跟在后面的朔夜不禁叹了口气。

    这两位主子,明明都捏着一把对方的小辫子,既然奈何不了对方,有什么可吵的呢……不过,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王爷这么多话的。

    说话间,秦绾又利用墨笛找出了几组人的位置。

    三人一路杀过去,倒是没费多少手脚。

    “还好吧?”秦绾忍不住问道。

    “没事。”李暄深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

    好像有两处伤口又崩裂了,好在是不影响行动的位置。而且自己昏迷的时候,秦绾上的药似乎镇痛效果很好,一番活动之后,比原本预期的情况要好得多。

    “其实到此为止可以了。”秦绾想了想还是说道,“剩下的人已经布不成包围网了,避开他们就能回京城。那些都是死士,多杀几个也没什么用处。”

    “你回含光寺吗?”李暄看了看天色。

    “怎么,王爷是舍不得我,还是想请我再护送一程?”秦绾笑道,“不过,我的出场费很贵的。”

    “就当本王没说过。”李暄道。

    “别生气嘛。”秦绾继续笑,“其实今晚还是过得挺愉快的。”

    “因为发泄完了,所以心情好了?”李暄道。

    秦绾一愣,随即沉默下来。

    “你和欧阳慧……”李暄沉吟了一下,又道,“算了,反正本王也没那么多好奇心。”

    “那么,就此别过。”秦绾道。

    “嗯。”李暄没有挽留,只看着少女的身影渐渐没入黑夜中。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