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五章 不如你选我做王妃?
    李暄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

    没有生火,想必是怕引来追兵,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就奇怪了。

    秦绾带着两个丫鬟,无论如何总该留人看着他,总不至于……她们就将他扔在这个山洞里自己走了吧?

    小燕山后是猎宫,虽说没有大型猛兽,但小型的食肉动物也不少。

    堂堂宁王殿下很是不悦。

    那个女人……难道就是这般随心所欲做事的?一瞬间,山洞中的气压都低沉了不少。

    “啊啦,醒了啊,比我想的快。”就在这时,洞口传来熟悉的嗓音,秦绾带着雁翎走进来。

    “你去哪儿了?”李暄道。

    “王爷不觉得这话一般是后宅妇人用来问晚归的夫婿的吗?”秦绾挑眉道。

    “放肆!”李暄怒道。

    他活了二十多年,还真没人敢对他说过如此轻佻无礼的话,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我以为,王爷早就见过我更放肆的时候了。”秦绾耸耸肩,在他对面坐下来。

    “你指打昏本王的事吗?”李暄面无表情地说道。

    秦绾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你另一个侍女呢?”李暄问道。

    “怎么,王爷对拿铲子拍你的女人更有兴趣?”秦绾奇道。

    “蝶衣……她是欧阳慧的侍女蝶衣吧。”李暄这时候也想起来了。

    他曾与欧阳慧见过一面,那个时候,欧阳慧还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跟在当年还是英王的李钰身边,并没有太引起他的注意,更别说是欧阳慧身边的丫头了。要不是看那小丫头趴在欧阳慧的尸体上哭得伤心,他更想不起来。

    “王爷记性不错?”秦绾道。

    “尚可。”李暄道。

    “呵。”秦绾一笑,转过话题道,“王爷的伤不轻,不过好在都是外伤,我都包扎好了,就是失血过多,回去多吃点红枣血糯粥补补吧。”

    李暄脸色一黑,原本因为感觉伤口好了许多的谢意也被这一句话整没了。

    红枣血糯粥,这一般是妇女产子后吃的补血食品好吗?

    “我以为王爷会先关心一下是谁替你包扎的伤口。”秦绾又道。

    “难不成是你?”李暄皱眉。

    稍稍动动手脚就知道,伤口处理得很好,不亚于真正的大夫。但是秦绾毕竟是大家千金,先不说怎么会有随身携带金创药的习惯,以及为什么包扎手法如此熟练,重点是,她明明带着两个丫鬟,怎么会亲自动手给一个算得上陌生的男子处理伤口?

    宁王?他可不觉得秦绾有多在乎他这个亲王的身份。

    “雁翎心智不全,蝶衣……算了,我怕她忍不住就杀你灭口了。”秦绾毫无表情地说道,“除了我还有谁?”

    李暄无言,再看秦绾的坦然时,不由得有几分别扭。

    他一个大男人是可以不在乎,可秦绾身为侯门千金,脱男人的衣服竟也眉头都不皱一下么……

    “顺便说一句,我没带绷带,所以把你的内衣撕了。丢掉被血污染了的,刚好勉强够用,要不然我就考虑撕你的外衣了。”秦绾道。

    “你!”李暄这才感觉到身上有些奇怪,原本是绷带包的地方太多一时没察觉,现在才觉得衣服好像确实显得空荡荡的。

    “你什么你?不撕你的,难道撕我们几个姑娘的?王爷倒是好意思。”秦绾丢了个白眼道。

    “本王没这么说。”李暄叹了口气。

    他该怎么回答?让几个女孩子撕衣服确实不对,可她干的事儿,这般理直气壮的模样,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不过算了,反正今晚在这个女子面前,他冷面亲王的形象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也不在乎再多这一桩了。

    就像他们之前说好的,过了今夜,见面也当做素不相识。

    “若是王爷在意,不如以后选妃的时候,先考虑一下我?”秦绾笑道。

    “咳咳……”李暄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其实我很有诚意的。”秦绾认真说道。

    想起前些日子她和蝶衣说的话,虽然当时觉得宁王不适合,不过……就身份来说,其实她根本找不到更好的选择了。

    冷面亲王,其实……人都不是只有给别人看见的那一面啊。

    “你想做本王的王妃?”李暄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确定她不是开玩笑。

    “不算很想。”秦绾想了想,很老实地说道,“只是觉得你的身份地位挺合适。”

    李暄再次无语。

    他年少而站在高位,深受皇帝信任,本人也文武双全风评良好,自然是无数深闺少女梦中的良人,更有妄想借着他的地位一步登天的官员,就算把女儿送入宁王府做个通房丫头也舍得。

    虽然他并不憧憬那些小儿女所谓的爱情,但也不想找个自己看不顺眼的王妃,更不想捎带攀附权贵的一大家子,所以拒绝了所有说媒的人。

    明明在秦绾说“你的身份地位挺合适”的时候,他应该是生气的,因为她也如京城那些女子一样庸俗虚荣。但莫名的,看着这女子脸上云淡风轻的神色,他就是气不起来。

    或许是因为秦绾的气度,那种坦荡荡的理所当然,让她完全拥有说出这样的话的底气?

    “你这算是交换条件吗?”李暄问道。

    “嗯?”秦绾一怔,随即恍悟过来他说的是自己救他的条件,不禁失笑,眨了眨眼,调皮地说道,“怎么可能?我从不干这么吃亏的事。哪怕你选我做王妃,该付的价钱也赖不了。”

    李暄摇摇头,直接把脖子上挂的一块玉坠摘了下来抛给她。

    秦绾捏着玉佩,一脸嫌弃地扯掉被鲜血染成黑色的红绳,只把玉佩小心地收进荷包里。

    “我身上只有这个,不过这块玉是皇族子弟出生时,宫里的贺礼中的东西,每块都有记号,不要轻易示人。”李暄有些无奈。

    如果可以,他是不想用这块玉的,但秦绾一个女子如此气度,他也不好说出之后派人送信物来的话。

    “好。”秦绾答应道,“等什么时候这块玉回到你手里了,我们就彻底没有关系了。”

    毕竟是宁王在这种落魄的时候还随身携带的东西,原本她是想发挥一下最大价值的,不过李暄这么说了,她也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女子在大事上总是被男人看不起、不信任,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女人很容易因为各种感情的影响而反复无常。

    从欧阳慧到秦绾,一向懂得不轻易承诺,而一旦承诺了,千金不换。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