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身医术纵横都市〕〔永夜君王〕〔大清隐龙〕〔第一狂妃〕〔家有纨绔子弟〕〔九龙道祖〕〔重生之大胃王〕〔投出个未来〕〔万界神豪都市行〕〔北宋的无限旅程〕〔入骨宠婚:误惹天〕〔抗日之神枪手〕〔花都修真高手〕〔我是老婆的召唤兽〕〔废材狂妃:邪王盛〕〔重生警花军嫂〕〔九连山庄〕〔我的秘密女上司〕〔一本正经的大修仙〕〔冰火法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四章 夜遇
    原本,如果是在猎宫附近,秦绾还得悠着点儿,不过这边只要不是用上火药,声音还传不到含光寺里面去。

    蝶衣身怀内功,雁翎天生神力,而且一个是死忠,一个心智不全,小姐既然吩咐了挖坟,她们也不会有任何异议。

    青石封顶,换了普通工匠还要费一番周折,可在这两个暴力的小女子手中,两把铁铲挥舞,很快就把墓顶挖开,青石在她们手下就跟土砖没什么差别。

    “咚!”一声,铲子碰到了木头,发出一声闷响。

    挖到了!

    蝶衣赶紧示意雁翎停手,自己放轻了手劲,小心翼翼地挖开棺材周围的浮土,随后跳进坑里,用力一推——

    “呼——”棺盖的钉子被暗劲震松,滑开了一大截。

    冬天天气寒冷,再加上时日不久,欧阳慧的身体还保存得非常完好,面容栩栩如生,蝶衣看着,眼泪不停地流下来。

    “蝶衣,快点。”秦绾不得不开口。

    蝶衣咬牙,一抹眼泪,弯腰小心地将尸体抱出来,跳上地面,平放在供台前。

    看着“自己”的尸体躺在眼前可不是等闲能遇上的经历,就算是秦绾,其实心里也有些凉意。

    她记得自己死于乱箭,但看起来头部并没有中箭,还能保持面容完好。李钰显然派人给她的尸体梳洗打扮过,不但一身华服,还上了精致的妆容,连尸斑都不太明显。

    “呜呜……”蝶衣趴在尸体上痛哭不已,但因为咽喉受伤,不能言语,发出的是一种沙哑难听的哭声。

    虽然知道自家小姐还活着,但看着眼前这具相伴了十几年的尸体,无论如何都压抑不住悲伤。

    秦绾明白,蝶衣需要发泄自己的情绪,也没有阻止,只站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

    “咔嚓!”忽然间,不远处传来一声树枝折断的轻响。

    “谁?”秦绾猛地转身,目光死死盯着幽暗的树林。

    许久,林中寂静无声。

    “我知道你在,出来。”秦绾道。

    今天晚上的事,决不能传到外面去——一瞬间,她已经有了灭口的打算。

    蝶衣停止了痛哭,箭一般扑进树林,因为没带兵器,直接就抓了挖坟的铁铲,一铲子拍过去。

    里面的人显然很不想让这刚刚挖过棺材的铲子拍上,不得不现出身形来。

    蝶衣可不管是谁,她正是满心悲痛的时候,面对这个打扰她拜祭自家小姐的罪魁祸首,心中只有杀了他的本能。

    “住手!”现身的黑衣蒙面人开了口,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眼前的小丫鬟武功不弱,而且状若疯虎,以自己的状况,实在是不能与之纠缠,只能想办法和平解决了。

    秦绾微微皱了皱眉,沉声道:“蝶衣,住手!”

    蝶衣闻言,硬生生地停住了招数。

    黑衣人看着距离自己头顶不到一指距离的铁铲,一身冷汗,后退了几步,靠着大树,大口喘气。

    蝶衣慢慢放下铁铲,才发现雪地上已经洒落了无数星星点点的血迹。

    白雪红血,触目惊心。

    “你在被人追杀。”秦绾道。

    “是。”黑衣人点了点头。

    “可是你看到我了。”秦绾道。

    “所以?”黑衣人苦笑。

    “给我一个不杀你灭口的理由?”秦绾歪了歪脑袋,很认真地问道。

    “……”黑衣人想了想,好一会儿,才指着欧阳慧的尸体道,“我有些好奇,你与她……有什么怨恨吗?”

    蝶衣听见这话,轮起铁铲想再给他一下。

    “蝶衣!”秦绾喝止了她,摇头道,“无怨,有旧。”

    黑衣人无语,虽说他看见了祭拜的贡品和这小丫头难听的痛哭,可把一个已经入土为安的人再从棺材里挖出来,那得是有多大的血海深仇才能干出来的事?

    “我说了,给我一个不杀你灭口的理由。”秦绾重复道。

    “……”黑衣人沉默了。

    隐隐的,林子的另一边似乎传来人声。

    “拖延时间对你没有好处。”秦绾提醒道,“我还要收拾东西,忙着呢,灭口也是要消耗时间的。”

    黑衣人仿佛是叹了口气,抬手解下了面纱,无奈道:“就当是帮个忙如何,秦大小姐。”

    “我觉得被宁王殿下看见了我做的这些事,更加有杀人灭口的必要了。”秦绾面无表情,显然并不意外。

    “你认出我了。”李暄皱眉。

    “我听过你的声音。”秦绾淡淡地道。

    李暄一怔,这才认真地看着她的脸。

    距离上次梅花节不过几日,眼前的少女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像是那时温婉端庄的侯门千金,倒像是潜伏于黑夜,一击致命的杀手!

    “蝶衣。”见他不说话,秦绾叫了一声。

    “等一等。”李暄急忙开口制止她后面的话。现在他伤势沉重,实在不想和那个疯狂的小丫鬟再打一架,别说打不打得过,后面可还有一群人追着要他的命呢。

    “说。”秦绾一挑眉。

    要是在其他场合遇见李暄,她自然要守安国候嫡长女的风范,可偏偏这个时候……反正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都被看见了,何必还要装出一副淑女的模样。

    “你帮我这回,我也帮你一次,今晚之事,互相都当做没看见,以后见面,也只当从来不认识。”李暄沉声道。

    秦绾心念一动,瞬间就知道,李暄今夜的行动同样不能见光,那么……就是双方互相捏着把柄。真要在这里干掉宁亲王,后续的麻烦绝对不会小,但以此换取宁王的一个承诺……价值足够了!

    电光石火间,她已作出了决定:“成交。”

    李暄闻言,松了一口气,又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明明是一个女子,真是……好强的气势!

    “蝶衣,收拾好东西,把痕迹抹掉。”秦绾道。

    蝶衣点点头,毫不在意地跳进棺材里收拾随葬品,看得李暄一头黑线。

    你还说跟这具尸体没仇,谁信?

    “雁翎。”秦绾招了招手。

    雁翎很听话地小跑过来。

    “扛着他,我们走。”秦绾一指李暄。

    “秦绾!”李暄怒视着她。让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抗他,真亏她想得出来!

    “你自己走,血会一路洒,现在没时间给你治疗。”秦绾解释道。

    李暄抽搐着嘴角,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这女子……是认真的。

    “切,真麻烦。”秦绾一抬手,直接敲在他后颈上。

    李暄看得清她的动作,但重伤的身体实在是无力,动作跟不上思维的速度,只能眼睁睁地看她打昏自己。失去意识之前,他迷迷糊糊地还有几分庆幸。

    晕就晕吧,被个小姑娘扛着走这种丢脸的事,看不见才好。

    不过,安国侯府大小姐秦绾……真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

    ------题外话------

    今天开始每天更新时间改为晚上7点,如果加更,中午11点会再掉落一章~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知青女配已上线〕〔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听说你想掰弯我〕〔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引凤决〕〔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