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五章 你弱你有理?
    太子驾临,围观的人很自觉地让出了最好的观战台,摆了桌椅茶点让太子享用。

    江涟漪虽然不太乐意,但李钰要看,她也不会自己离开。

    一时间,棋台附近的气氛静得落针可闻。

    不同于之前任何一局,规规矩矩的猜子争先,秦绾依旧拿了后手的白棋。

    两人落子都很慢,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局面,都是沉思许久后才落下的。

    慢慢地,周围开始蔓延开一股窃窃私议的声音。

    这个时候,棋台附近的围观者几乎都是高手,自然看得懂这种平静表面下隐藏的暗流。而这时他们才知道,跟他们下棋,秦绾真是手下留情了的。

    老裁判不禁擦了擦汗,暗自惭愧。

    刚才他还想着能让秦绾三子,但现在看来,不管是秦绾这个女娃娃,还是那个名不经传的书生,他一个都没把握赢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或者是被这种案暗自交锋的杀气影响,倒茶的冬梅手都在微微发抖,几滴茶水溅到了桌上。

    她刚想道歉,却被夏莲拉了一把,默默退到了后面。

    现在开口,一定会影响了自家小姐的。无论如何,大小姐的输赢,代表的是安国侯府的脸面!

    不知不觉间,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

    “殿下,那女子真的那么强吗?”江涟漪沉不住气了。

    “觉得无聊就自个儿去玩玩。”李钰拍拍她的手背,唇边露出一丝邪笑。

    疯女秦绾吗?本殿下还真是对你有点儿兴趣了!

    “涟漪要陪着殿下。”江涟漪撒娇。

    “那就看着。”李钰漫声道。

    “知道了。”江涟漪噘着嘴,不甘不愿地坐下了。

    “王爷,下面的棋局还没分出胜负。”一个劲装青年踏进暖阁。

    “哦?”李暄放下笔,微一挑眉,“虞清秋连个女子都赢不过?”

    “她很强。”青年顿了一下才回答。

    “朔夜朔夜,谁占优势?”扫墨兴致勃勃地问道。

    “看不出来。”青年摇头。

    “势均力敌么……”李暄起身道,“朔夜,跟我去看看。”

    “是!”回答得是精力充沛的小书童。

    “扫墨先把这里收拾干净!”李暄道。

    “啊?是……”扫墨闻言,顿时垮下了脸。

    “啪!”秦绾放下一枚白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目光流转,她已经看清了不少人。

    太子和江涟漪,端王和秦珍,齐国公府的世子,信郡王的小郡主……那是……宁亲王本人?

    秦绾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

    虞清秋是低调,但也是在普通人中低调。太子府换了个谋主这么大的事,哪个王公贵族的府邸没收到情报?如今有这么好的的机会能探探他的底,怕是看着这局棋的,绝不止于她发现的这些人。

    许久,虞清秋才放下一枚黑子,神色间更加凝重。

    老裁判看了看天色,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诉他们,梅花节已经结束了,其他的比试台都决出了最后的胜者,正在统计每个人的胜利场次。

    可看看眼前的这局棋,刚过中盘,无论黑子白子都支离破碎,完全连不起片,胶着的局势,连他也不好说谁占了上风。

    “咳咳咳……”忽然间,虞清秋脸色一变,捂着嘴咳嗽起来,指尖的黑子也拿不稳地落回棋盒里。

    “虞先生,没事吧?”他身后的侍从赶紧拿来茶盏,一边拍着背给他顺气。

    “咳咳咳……”虞清秋弯下腰,咳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那个,时间已经到了,不然……算平局?”老裁判终于找到机会插了一句。

    “凭什么!”秦绾还没开口,夏莲先跳了起来。

    虽然她只跟了大小姐几天,但看着大小姐守擂三日,作为安国侯府的人她与有荣焉,眼看就要结束了,凭什么要她家大小姐接受一个平手的结局,拿不到完整的胜利?

    “可是……”老裁判也很为难。

    “确实,凭什么?”秦绾一扬眉,很平静地道,“认输,或者下完这局棋论结果,我不接受第三种方法。”

    “你!”小侍从愤怒地看着她,“我家先生又没输给你,凭什么要认输啊?”

    “那就继续。”秦绾敲敲棋盘。

    “你没见先生咳成这样吗?”侍从道。

    “在我这个坚守了三天的小女子面前,你家先生真是辛苦了。”秦绾道。

    “你!”小侍从气急道,“我家先生身体不好!”

    “我说错了。”秦绾眉眼不动,淡然改口道,“在我这个病了十几年,刚刚才出门的弱女子面前,你家先生真是辛苦了。”

    “你!”小侍从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噗嗤……”围观的人都不禁笑了起来,原本觉得秦绾咄咄逼人,但听完她的话,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确实,人家一个病弱的姑娘都守擂三天了,再怎么身体不好也是个大男人,难道跟个姑娘计较谁更娇弱吗?

    “住口!”虞清秋终于缓过一口气,制止了自己侍从,又道,“姑娘,下人失礼了。”

    秦绾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介意,随后继续问道:“认输,还是继续?”

    “你不要太过分了!”脾气暴躁的江涟漪冲了进来。

    虽说她跟虞清秋不熟,但虞清秋是太子府的人,未来的太子妃娘娘自然受不得这个气,还是在李钰明显表示出对这个秦绾有兴趣的当口,她就更看秦绾不顺眼了。

    李钰一皱眉,只能跟了过去。

    秦绾看了江涟漪一眼,似笑非笑地,却是对着虞清秋说的:“怎么,你自己身娇体弱你还有理了不成?”

    “姑娘说笑了。”虞清秋倒是不以为意,微笑道,“我认输。”

    “凭什么认输啊?虞先生又不输给她!”江涟漪怒道。

    “你替他下完?”秦绾终于给了她一个正眼。

    “什么?”江涟漪愣住。

    “不必了。”虞清秋苦笑了一下道,“这局棋要分出胜负,至少还要三个时辰,我的身体确实撑不住。今天多谢姑娘指教了,下次……”

    “我赢了。”秦绾在李钰的注视下一直按捺着杀气和恨意,就快濒临爆发,在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也不管虞清秋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起身走人了。

    “你你……”江涟漪指着她的背影惊呆了。

    这什么人呢?太子殿下面前,实在是太野蛮、太没规矩了!

    “姑娘!”虞清秋忍不住叫了一声。

    秦绾叹了口气,转过头,很认真地说了一句:“抱歉,我对你真的没意思。”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虽然看了一场棋坛的旷世对决,可梅花节本意却是给未婚男女制造共处机会的的庆典。

    虞清秋顿时哭笑不得,虽然小丫头挺有趣,但他还真没往这边想过,只是,此时再纠缠的话,似乎有些越描越黑。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