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界的东方小镇〕〔复制狂医〕〔情深似浅〕〔次元法典〕〔帝皇在世〕〔善良的恶霸〕〔九层仙莲〕〔红警大领主〕〔木叶之大娱乐家〕〔鬼王的退休生活〕〔行舟万界〕〔我的英灵系统〕〔修行高手在都市〕〔校道渡劫师〕〔冥王绝宠:嫡女狠〕〔市委大秘〕〔都市最强战医〕〔鬼医圣手:嫡女逆〕〔早婚晚宠〕〔透视小邪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二章 气死张氏
    秦绾一路走回碧澜轩,一边猜测着秦建云找老夫人商议的事。这时候应该是下了早朝,不过朝堂上的事和老太君不相干,带着张氏又让女儿回避,恐怕……只有那一件了。

    蝶衣扯了扯她的衣袖,伸出双手,又弯起一根手指比了比。

    “嗯。”秦绾点点头,关上了房门,接着说道,“九皇子端郡王李钧是摆明的太子党,李钰想要他和秦珍联姻还是我建议的,要是真成了,就算秦建云还是坚定地皇党,可皇帝心里未必就不会多根刺。”

    “有几成机会?”蝶衣拿出随身携带的炭笔和纸张写道。

    “看秦建云怎么想了。”秦绾敲击着桌面,沉思道,“这桩婚事若是成了,也许他在皇帝那里的信任会受点影响,但从长远来说,陛下毕竟已经老了,而秦建云的政治生涯起码还能有二三十年的,给自己找条后路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不利。”蝶衣大大地写了两个字。

    安国侯一直是中立的,而现在秦绾是安国侯嫡长女,理所当然应该将这股力量收归己用,要是被李钰拉过去了……咦?

    蝶衣惊讶地看着自家小姐,应该不是她想得那样吧?

    “拉过去也没什么不好啊。”秦绾笑吟吟地道,“妹妹这么喜欢端王殿下,我这个做姐姐的,棒打鸳鸯有点儿对不住她啊。”

    “明白了。”见小姐有了决定,蝶衣便知道了自己的立场。

    “秦建云不是个会受女子摆布的人,女儿也一样,除非我干掉他。”秦绾说着,起身道,“好了,给我把棋盘找出来。”

    蝶衣点头,很快就拿出一副新的棋盘棋子。

    “行了,不用你跟着,去干自己的事。”秦绾抱着棋盘,吩咐了一句,喊上了夏莲就出去了。

    “小姐,那是老爷书房的路。”夏莲胆战心惊地提醒。

    “爹爹说一会儿跟我下棋。”秦绾笑眯眯地道。

    老爷?老爷什么时候说的!

    不止夏莲不信,书房外面的侍卫就更不信了,何况侯爷办公的要地,他们也不敢放人进去。

    “我就在这里等。”秦绾固执地道。

    侍卫无法,只能让她们主仆俩站着,毕竟老爷只说书房不能让人进,没说连书房外面的走廊也不准人站。

    秦绾心中有数,以秦建云的为人,秦珍这事无需耗费多久,他是不会落下公务的。

    果然,不到一盏茶时分,就见秦建云从后院的方向过来,看见她一脸的惊讶:“绾儿怎么到书房来了?”

    “下棋。”秦绾示意了一下抱着的棋盘。

    秦建云一皱眉,本想用公务繁忙拒绝,但看见女儿那张和清河公主七分相像的脸,那种孺慕中带着期待的神情,下意识地就想起了年轻时的往事,心下一软,温和地说道:“进来吧,就下一局。”

    “谢谢爹爹!”秦绾眉开眼笑,带着蝶衣跟了进去。

    倒是门外的侍卫傻了眼,书房要地,那可是连最受宠的二小姐都没有进去过的!

    “来吧,要让子吗?”秦建云一撩下摆,在窗下的小榻上坐下。

    他的棋艺非常不错,在京城也少有敌手,跟女儿下一局棋也不耽误多少工夫。

    “不用。”秦绾在他对面坐下,一脸的认真。

    蝶衣迅速摆好棋盘棋子。

    “不用猜子,让你先。”秦建云挥挥手。

    “是。”秦绾没有再退让,拿起黑子,规规矩矩摆在左上角星位,一个很寻常的开局。

    “执棋的姿势还标准。”秦建云见状,多了几分满意,随手应了一子。

    秦绾微微垂下眼睛,掩去了眸中的冷光。

    黑白棋子交错,在棋盘上渐渐拉开了战局。

    “啪!”一滴汗落在桌面上。

    秦建云抬起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棋盘。

    黑子这一子下去,几乎将他所有的退路都堵死,深入腹地的白龙顿时变成孤军奋战,原本散乱的黑子反倒是乱中有序,结成了一张绵密的包围网,把整个战场分割得支离破碎。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布的局……

    “爹爹?”秦绾歪着头,轻轻叫了一声。

    “啊。”秦建云惊醒过来,猛地抬头,盯着她道,“谁教你下的棋?”

    “没人教。”秦绾摇了摇头,“就是知道规则,然后自己跟自己下。”

    “为什么?”秦建云问道。

    “以前刘太医说,下棋能静心,对我的病有好处。”秦绾轻声答道。

    秦建云一愣,恍惚想起很多年以前,他对秦绾的病还心存希望的时候,每次刘太医诊脉,他都会陪在一边,好像是听过这话,之后还特地找了本棋谱送去,只是听张氏说,秦绾把棋谱撕了。

    “爹,我下得不好吗?”秦绾问道。

    “……”秦建云无言,许久道,“再来一局。”

    “是。”秦绾也不计较这一局的输赢,自己动手把棋子归位。

    “你说老爷和大小姐在书房呆了一上午,连午膳都吩咐拿进去?”张氏看着饭桌上空了的两个位置,压抑不住脸上的怒气。

    “是。”传话的丫鬟战战兢兢地答道。

    “他们在书房干什么?”张氏咬牙切齿。那个地方,连珍儿都进不去,她也是夜半去送过几回汤,很快就被赶出来,凭什么那个死丫头居然可以在里面呆这么久,连老爷自己规定的全家聚餐的规矩都破了!

    “好像……是在下棋。”瞎换道。

    “下棋?”张氏更加不可思议了。

    她是知道自家老爷爱棋,所以让自己的儿女都在这上面下过苦功,秦建云高兴时也会指导他们一两局,可也从来没有一下就是一上午还不完的。

    “娘……”秦珍按着她的手安抚。

    “算了,我们先吃饭吧。”张氏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想必是姐姐很有下棋的天赋吧?”秦珍微笑道。

    “哼!”张氏张了张口,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天赋?一个从未受过教育活到十九岁的女孩子,会下什么棋,果然还是因为那张脸吧!

    清河,你就算死了十八年,还要让你生的孽种来折腾我!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特品圣医〕〔小奶狗养成日记-朦〕〔知青女配已上线〕〔太古龙神诀〕〔听说你想掰弯我〕〔偷个宝宝:总裁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