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瑶光女仙〕〔魅王宠妻:鬼医纨〕〔师父又掉线了〕〔重生之天尸有毒〕〔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权宠〕〔人魅〕〔抗日之绝地土匪〕〔大红棺〕〔我在都市炼神器〕〔穿越之败家福晋〕〔总统蜜蜜宠:影后〕〔重生之再造未来〕〔怪谈电台〕〔深夜冥品店〕〔重生家中宝〕〔重生之至尊仙帝〕〔皇后保卫战〕〔吸金萌宝:天才儿〕〔师道成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章 择夫
    蝶衣换好干净的床褥,处理掉死蛇,秦绾倒是不紧不慢地梳洗卸妆。

    连想都不用想,能做出这种幼稚举动的人,也就秦珠一个了,至于这条蛇,大概是昨晚的动乱中抓到的。就算不方便找家丁和侍卫,但一向宠妹妹的秦桦偷溜进来给她床上塞条蛇,真是小事一桩。

    “小姐,需要我去处理吗?”眼前伸过来一张纸条,上面用炭笔写着一行字。

    “不用。”秦绾换了睡衣,手指间把玩着墨笛,放到唇边又放下,忽的一笑,“跟个小丫头较什么真,你要是有闲,帮我去查查,京里有哪户人家愿意娶我。”

    “啪~”身后的蝶衣手一松,炭笔掉到了地上,断成两截。

    “吃惊什么?”秦绾转身,一脸的坦然自若,“只有出嫁,我才能带着大笔的嫁妆离开安国侯府,你还想不想报仇了?”

    蝶衣捡起炭笔,唰唰唰在纸上飞快地写道:“小姐只是遇上了一个混蛋而已,千万不要搭上自己的一辈子,报仇这件事可以慢慢来。”

    “怎么,你以为你家小姐会自暴自弃吗?”秦绾冷笑道。

    蝶衣怔了怔,但眼神中明显表达了肯定。

    “荒谬,谁年少时不遇上一两个人渣?还都不活了呢。”秦绾一声不屑地轻嗤,但也不想解释太多,知道,“秦绾以前的状况你也知道,去找找那些能娶我的人家,门第不能太低,不能离开京城,我需要有个说得过去的身份进入京城上流贵人的圈子。最好没有父母高堂,宗族简单,规矩宽松。聘礼有没有也无所谓,反正是便宜了安国侯府,落不到我手里。”

    蝶衣听着更苦了脸。

    “啊,其实……”秦绾握着墨笛一敲掌心,“最好哪个府里有个傻少爷,嫁过去就更自由了!”

    蝶衣要不是没法开口,真想尖叫了。

    小姐你还说不是自暴自弃?急着想把自己嫁出去就算了,居然还想嫁个傻子!

    李钰,有生之年,我沈蝶衣一定要杀了你,千刀万剐,再五马分尸!

    “嗯,就先按这个条件找找吧。”秦绾终于停下了这个话题,顿了顿,又回头,很认真地道,“蝶衣,你要知道,千刀万剐之后就没办法五马分尸了,所以我建议你先分尸,然后再剐。”

    蝶衣深深吸气,吐气,她不意外小姐能猜到她的想法,只是……无论如何,她曾经见过的那个沉浸在爱情中也如普通少女一样露出过羞涩笑容的慧小姐,不该是眼前这个样子的。

    仿佛……为了达成目的,已经没有了不能牺牲的东西,包括她自己。

    “不,我不会牺牲我的同伴。”秦绾再一次读出了她的想法,郑重地承诺。

    蝶衣心中一酸,她想,可以的话,她还是愿意代替小姐去牺牲的。

    让自己平静下来,她重新拿起炭笔写道:“小姐的要求,其实有一个人还是很合适的。”

    “哦?”秦绾一挑眉。

    她不是不知道,这个京城她嫁的出去就不错了,还这么多条件,却没想到还真有人选。

    “宁亲王。”蝶衣写这三个字的时候下笔很重,最后一笔,笔尖都戳破了纸张。

    宁王?秦绾愣住了。

    宁亲王李暄,那真是皇帝的心腹臣子了。

    目前东华唯一的亲王,执掌大内侍卫和御林军,除了李钰,能控制另一半京城的人。他年纪虽轻,辈分却奇高。原本老宁王只是宗室旁支,例行进京祝寿,却在寿宴惊现刺客时以身相代救了皇帝,王妃闻讯殉情,只留下年仅六岁的李暄。

    皇帝感念老宁王救驾之功,原本想将李暄收为义子,然而,宗正一排族谱,却愕然发现,这位小世子的辈分竟然被皇帝还高了一辈!

    义子之事不了了之,不过,小世子却是皇帝皇后当成儿子一样养大的。东华祖制,帝位传承由子孙到兄弟,而李暄的辈分之高,除非是皇帝的子孙辈和兄弟辈三代人尽数死绝了,再上一辈也得死掉大半才轮得到他继位。所以,这个皇帝一手养大的小皇叔反倒成了最受信任的人。

    李暄十五岁统领御林军,曾经五次救驾,两次重伤,可以说,只要他不去碰兵权,没有人比他更得皇帝信任了。

    同时,为了不让李暄被皇子派系影响,和同样只忠于皇帝的安国侯府联姻,应该是皇帝乐见其成的事。

    但是,秦绾还是第一时间就排除了这个选择。

    哪怕条件再合适,可李暄这个人,太难掌控!

    蝶衣拉了拉她的衣袖。

    “你就这么中意宁王?”秦绾好奇道。

    蝶衣毫不犹豫地提笔写道:“李钰要称呼宁王妃叔奶奶!”

    “……”秦绾看着这行字沉默了半晌,终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慢慢地,变成大笑。

    “小姐,您怎么了?”门外传来夏莲急促的声音。

    “就去告诉夫人,说我疯病犯了。”秦绾在笑声中回了一句。

    夏莲的眉头狠狠跳了跳,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哪有疯子说自己疯病犯了的,真要这么回夫人,怕是自己第一个吃不了兜着走。但她一个丫鬟,也不能就此当成没见到直接走人,想了想,她试探着问道:“小姐需要用些宵夜吗?”

    “嗯……”秦绾摸着下巴道,“刘太医配的安神汤效果不错,叫厨房给我熬上一大壶来,我睡前喝。”

    “……”夏莲无语。

    谁不知道那安神汤是给大小姐治疯病的药,药哪能乱喝,何况还是“熬上一大壶睡前喝”,现在她都不知道大小姐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了。

    “去拿就是,还是堂堂侯府,连个安神汤都供不起了,二小姐那里不是每天晚上送一盏燕窝粥吗?”秦绾道。

    夏莲欲哭无泪,只想说大小姐你就算是要一大壶燕窝粥,也比要一大壶安神汤好呀……不过,大小姐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她只能应了一声,打算先去回了夫人。

    毕竟,真要一大壶安神汤喝下去,明天万一大小姐喝出什么毛病来,老爷和夫人非得活剐了她不可。

    屋内,蝶衣拉了拉秦绾,一脸的不赞同。

    “放心,那东西对我练功有利。”秦绾安抚道。

    “没有副作用?”蝶衣写道。

    “有它,我现在才活着坐在你面前。”秦绾的手掌贴在胸口,几乎可以感受到掌下传来的两个不同的心跳。

    轮回蛊,孟寒说过她是南疆有史以来第一个活着的轮回蛊宿主,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如何,但不管怎么样,从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她所有的时间都已经是从死神手里偷来的。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