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升级系统〕〔神剑至尊〕〔渣男要洗白[快穿]〕〔万古金身〕〔宋少的亿万新妻〕〔独占娇妻:闪婚老〕〔我的绝美鬼夫〕〔蜜宠田园:农门娇〕〔头条天后:君少,〕〔我创造了巫师〕〔超级神仙抽奖系统〕〔福星高照农家郎〕〔口袋逗游〕〔圈里的大神都爱秀〕〔医妃在上:九爷,〕〔豢养人类〕〔剑叩天门〕〔重生七零俏娘子〕〔快穿女配:宠你,〕〔宠物小精灵之王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章 因为她比较好看
    秦绾的目的相当明确,她要把蝶衣带回侯府。

    她不担心孟寒,孟寒虽然在京城数年,但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只要小心一些,李钰的人是不会注意到他的。但蝶衣不同,作为她的贴身侍女,得力臂助,李钰的人大半都见过她,一个不好,她自己有危险,还会连累孟寒。

    至于她……安国侯府的大小姐想要买个丫鬟怎么了,原本这事就不能摊到台面上来说,等到既成事实了,李钰难道好意思硬说她的丫鬟是刺客吗?顶多就是跟“刺客”长得有点儿像罢了。要不然,安国侯也不会答应的。李钰还不会蠢得把中立的秦建云往对手那里推。他只是太子,不是皇帝,远没有到高枕无忧的时候。

    而她自己,又有谁能把秦绾和欧阳慧联系在一起呢?

    于是……安国侯府的大小姐出门买绣线,结果买回来的是一个脏兮兮的丫头,让张氏愁了个半死。

    跟着出门的夏莲缩在一角,只当自己不存在。

    秦绾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依旧浅笑吟吟:“母亲,你看这丫头多可怜,被打成这样赶出府去,她以前的主子也太恶劣了,女儿收留她,也算做件好事了。”

    “绾儿,按理侯府小姐有四个大丫鬟,而你那里已经多出一个雁翎了。”张氏好言好语道。

    “那么,母亲削减两个吧,女儿觉得还是雁翎伺候得更合意呢。”秦绾道。

    “娘,姐姐是南楚的郡主呢,伺候的丫鬟多两个又有什么。”秦珍赶紧打圆场,走上几步,又扫了一眼跪在下面的女子,极为隐蔽地皱了皱眉,又缓了口气道,“只是姐姐,府里多得是丫鬟挑,何必自己从外面买呢,这么脏,还有伤,谁知道有没有病呢。”

    秦绾眼中闪过一丝阴沉,望了一眼纹丝不动跪在那里的蝶衣,很甜蜜地笑道:“可是,她比较好看呀。”

    “呃……”不管是张氏还是秦珍都被噎住了,屋里伺候的丫鬟也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扭曲表情。

    比较好看?堂下这丫头头发散乱一身脏污,脖子处的绷带还看得出血迹,脸蛋嘛,原本也就是普普通通的清秀,如今被一道深深的鞭痕横贯整个右颊,明显是毁容了……好看?大小姐的审美眼光,她真的病好了吗?

    “她的眼睛好看。”秦绾补充了一句。

    秦珍闻言,目光一转,对上了蝶衣的眼睛,不由得心下一颤,下意识地错了开去。

    这女子的眼睛确实美,只是……太冷了些。

    “母亲,她?”秦绾问道。

    “算了,你高兴就好。”张氏无奈地答应了,“只是,既然进了侯府,就要守侯府的规矩,明白了?”

    “知道了,女儿会好好调教的。”秦绾笑着答应了。

    “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张氏挥了挥手。

    一个丫头,她是真没看在眼里,这种犯了错被赶出来的丫头,在京城不知有多少,有些运气好的被家里带回去,隔些日子草草发嫁了,还有些没有家人的,最后流落青楼也是很正常的事。她在意的是,让秦绾的待遇压过了秦珍,就像是十几年后她还要在祭祖时给秦绾的母亲清河公主磕头一样憋屈!

    “女儿告退。”秦绾达到目的,使个眼色,带着蝶衣和夏莲回去了。

    “娘,消消气,爹爹可不喜欢会折腾的女儿。”秦珍给张氏捏着肩膀,轻描淡写地道。

    “娘知道。只有娘的珍儿最有侯府千金的风范。”张氏抓着她的手,一脸的慈爱,“只是如今你爹爹心血来潮,正对那丫头上心,倒是委屈你了。”

    “她毕竟是姐姐,女儿不委屈。”秦珍笑得很温柔。

    不管她们母女,秦绾带着人回到碧澜轩,立即把夏莲支了出去,只吩咐雁翎准备沐浴用水。

    一关门,蝶衣不顾身上的上,几乎是扑到了桌子前,手指沾了冷茶水,颤抖着手在桌面上写道:“慧小姐?”

    “是我。”秦绾坦然承认。

    蝶衣闻言,整个单薄的身躯都在发抖,许久,又“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抱着她的双腿,无声地痛哭。

    秦绾任由她发泄自己的情绪,心中酸涩,等她渐渐平静下来才问道:“伤势如何?”

    之前她在闹市把蝶衣当成丫鬟买回来,是主仆俩多年的默契,即兴发挥演了一场戏,孟寒说得蝶衣重伤,短短两天,想必是好不了的。

    蝶衣起身,抹去桌上的水迹,重新写道:“咽喉中剑,伤了声带,其余皮肉之伤无碍。”

    秦绾微一皱眉,蝶衣把脸上毁容的那一鞭也称为皮肉之伤她不在意,但声带受损,岂不是以后都无法说话了?

    “他们以为我死了。”蝶衣又在后面写了一句。

    “终于有个好消息。”秦绾舒了口气。

    李钰派去灭口的人要是以为蝶衣咽喉中剑死了,那倒是好事。

    “我们怎么办?”蝶衣写道。

    “仇要报,但现在我们只有三个人,先忍着。”秦绾斩钉截铁道。

    蝶衣重重地一点头。

    原本孟寒告诉她小姐还活着,她是不敢相信的,但是她毕竟没有亲眼看见小姐在箭阵中乱箭穿心,为了那一丝微弱渺茫的希望,她还是说服自己信了孟寒的话,让他给自己疗伤,用强烈的求生**挺过了治疗时蛊虫噬心的痛苦,活了下来。

    小姐真的还在……哪怕换了躯壳,可她依旧能感觉到,这就是她的小姐,一如当初。

    “小姐,水好了。”门外传来雁翎有些含糊的声音。

    “拿进来。”秦绾道。

    几乎同时,蝶衣伸手抹去了桌上未干的字迹。

    门一开,小小的雁翎竟然自己提着装满热水的浴桶进来,小脸涨得通红。

    秦绾不禁愣了,一般沐浴,总是先将浴桶放好,再往里面倒热水,这般先倒好水,怕是两个家丁都抬不动。雁翎……她确信雁翎是不会武功的,也确实是真傻——不是真傻也不会这般倒水。那么……天生神力吗?

    雁翎仿佛根本不知道她干的事有多惊世骇俗,把浴桶放好后,气喘吁吁地擦了把汗。

    “你……先出去吧。”秦绾木然道。

    没想到随意留下的傻丫头竟然还有这种本事,侯府的人大概也是不知道的吧,毕竟从前没有人指使她做过这么复杂的活儿。

    蝶衣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眼中露出疑问之色。

    “无妨,你先梳洗一番,我给你上药。”秦绾道。

    蝶衣点点头,也不客气,扯掉身上有些地方已经结成血块的衣物,解开绷带,不顾热水刺激伤口的疼痛,跳进浴桶,迅速将自己打理清爽。

    秦绾拿了套衣物给她放在边上,取出蝶衣带来的药膏。

    那都是孟寒配的,虽然他不是大夫,配的药物大多是以毒攻毒,但效果是真的不错。

    上完药,秦绾将蝶衣的住处安排在自己房间的套间,这就是贴身大丫鬟的待遇了。雁翎傻乎乎的不明白,春花是明显的不服气,秋菊和冬梅脸色也不太好看,只有今天跟着出门的夏莲不动声色。

    尽管只相处了半天,可夏莲直觉地感到,大小姐和她从前听说的可大不一样。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