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手可摘星辰〕〔将军从新兵开始〕〔上古至尊录〕〔一世巨擘〕〔妙医鸿途〕〔天降鬼才〕〔我家系统能改运〕〔我的108套天道秘籍〕〔恶魔高校之魔神〕〔我的好友是孙悟空〕〔星战之王牌机师〕〔宰梦〕〔军夫请自重〕〔封少的掌上娇妻〕〔情动99次:护妻狂〕〔点阴灯〕〔虚空尊主〕〔ta似万千星辰〕〔怒战苍穹〕〔龙脉天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章 轮回蛊
    夜半时分,孟寒如约而至。

    秦绾早把傻丫打发去睡觉,勉强烧了壶热开水,算是待客了。

    孟寒夹着一身寒气进屋,放下头上的兜帽。

    “蝶衣怎么样?”秦绾一边倒水一边问道。

    “暂时死不了。”孟寒淡然道,“不过我医术不精,不保证没有后遗症。”

    秦绾的手一顿,沉默了一下才道:“活着就好。”

    毕竟,除了孟寒,她在京城已经没有可信之人,只能指望他了。

    “我在这里不能久留。”两人对面坐下,孟寒却没去动那杯水。

    秦绾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两颗珍珠丢给他:“这是东海出的上品,去玄武街的白记当铺典当,那里的后台是宁亲王,比较安全。过几天……我会想办法弄笔钱给你。”

    “知道了。”孟寒接过珍珠收好,也没觉得跟个女人要钱有什么不妥。他是她的下属,为她办事,哪怕他需要的报酬不是金钱,可经费总是要给的。至于说对方是个小女子——在欧阳慧的布局下死的死、发配的发配的那些龙子龙孙可真是冤死了。

    “对了,帮我看看这是什么药?”秦绾说着,拿过来小半碗冷药,这是她中午偷偷剩下来的。至于喝下去的部分,反正这身体都喝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问题的话也不差这一碗。

    孟寒皱了皱眉,端起药碗闻了闻,又用一根手指蘸着尝了尝,随即放下碗:“药是很普通的安神汤,吃不坏,也没什么好的。但是开这个药的人很有意思。”

    “哦?”秦绾一挑眉,心知能被孟寒称为“很有意思”,八成就是有毒了,这人可是对医术没什么兴趣的。

    “让我搭一下脉。”孟寒道。

    “好。”秦绾挽起衣袖,大大方方地伸手给他。

    孟寒三指搭上她的脉门,沉吟许久。

    “中毒了?”秦绾毫不意外。

    秦建云或许没想过要她死,但张氏……就为她娘那笔嫁妆,也恨不得她早死早好,只是不能做得太明显罢了。

    “有毒也被轮回蛊吃完了。”孟寒冷哼。

    “它……吃毒?”秦绾睁大了眼睛,一脸的差异。

    昨晚来不及细问,她还在想,身体里有条虫子要吃什么,该不会是像南疆传说的那样用宿主的精血喂养吧。

    “轮回蛊重生后才正式苏醒。”孟寒解释道,“它吞噬百毒而生,甚至能将剧毒转化为宿主的内力——你已经感受到了吧。”

    秦绾顿时恍然,原来她练功如此顺利,竟然是因为轮回蛊!

    “轮回蛊重生时带出了你曾经一部分的功力,慢慢地会还给你,之后你就不会感觉到功力增加迅速了。”孟寒道。

    “我喂毒给它?”秦绾道。

    “它很挑嘴,不吃砒霜。”孟寒勾了勾唇角,很恶意地道。

    秦绾无语,她现在一个大家千金,没有孟寒的帮助,能弄到的毒药怕也只有砒霜了。

    “至于这个药——”孟寒指指桌上的碗,又道,“我专精蛊术,辅修蛇虫之毒,对于草木的研究一般,只知道你中毒应该和药有关,但看不出问题在哪里,你最好找个真正的大夫看看。”

    “知道了。”秦绾点点头。

    最优秀的大夫,她是认得,可对方现在不见得还能认识她——只能以后再说,反正这药她是打算一直喝了。

    轮回蛊这么挑嘴,毒药这么难找,既然有人抢着提供,聊胜于无呗。

    “没事的话我走了。”孟寒站起身。

    “等等。”秦绾一伸手,“给我一些保命的东西……别否认,我知道你有。”

    孟寒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就被直接堵了回去,犹豫了一下,终于从袖子里摸出一支漆黑光亮的短笛丢给她:“虫笛。”

    “不会咬我吧?”秦绾自认不怕蛇虫,但要是铺天盖地的蛇虫不分敌我,想想也让人心里发毛。

    “你身体里有轮回蛊,哪有蛇虫敢咬你?”孟寒一声轻嗤,又道,“没你想得那么夸张,这里不是南疆,甚至不是野外,顶多招来点蜘蛛虫蚁吓吓人,还没毒。”

    “那就足够了。”秦绾笑了。

    现阶段她要对付的可不是什么刺客高手,几个后宅妇人及其爪牙罢了,被一群蜘蛛追着咬足够吓得人整夜噩梦了。

    孟寒朝她点点头,开门出去。

    秦绾转着手里的短笛,这东西非金非铁,触手冰凉,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看那光润的色泽和毫无棱角的圆润就知道,应是南疆的古物。

    不如……试试看?

    计算着时间,孟寒已经远离安国侯府,秦绾微微一笑,将墨笛凑到唇边,吹出了第一个音节。

    不愧是南疆古物,墨笛音色并不如一般笛子的清亮,反而更接近于埙,低沉厚重,带着一丝异域的风情。

    秦绾当年把重心都放在了文武两途上,对于琴棋书画之类的消遣除了棋之外都只算粗通,弹弹琴还行,笛子么,真的只有“能吹响”的程度。

    反正虫子听不懂高雅的音律,她不拘曲调,乱吹一气也不在意。

    很快的,耳边能听到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爬过,但视线所及之处,并未看见有什么蛇虫出现。

    下一刻,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大半座安国侯府都开始响起此起彼落的惊叫声。然后是狗吠马嘶,灯火接连亮起。

    秦绾估计了一下笛音能控制的范围,轻轻地笑了笑。

    今晚的安国侯府,应该会很热闹吧!

    反正她是不用担心有人查到这小院来的,蛇虫并不是靠耳朵来听声音,笛音其实并不响,出了小院就听不见了。

    秦绾将墨笛往衣衫内一揣,自顾回屋洗洗睡了。

    而小院外,安国侯府的家丁门结队举着火把,一间一间屋子地搜灭那些蜘蛛、蚯蚓、虫子,甚至还有几条从冬眠中醒过来的菜花蛇。女眷们裹着厚厚的冬衣,在院子里挤成一堆,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的。

    而那些夫人小姐的卧室,显然不能让家丁侍卫进去翻找,只能由几个胆大的丫鬟惨白着脸进去处理。

    当然,以这个速度,怕是大部分人都只能在院子里过夜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穿成软饭男[穿剧]〕〔引凤决〕〔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太古龙神诀〕〔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偷个宝宝:总裁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