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铁王座〕〔重入苍茫〕〔苟在汉末〕〔穿成炮灰攻他妈以〕〔大道封天〕〔穿书之末世娇宠〕〔嫡女仵作〕〔邻家哥哥是学霸〕〔惜缘古剑传〕〔超级疯狂无敌系统〕〔名门贵妾〕〔国门〕〔任性小妞恋上你〕〔重生校园商女:大〕〔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爆宠小〕〔龙凤双宝:霸道总〕〔都市之至尊药王〕〔拂晓夏微凉〕〔我和妖怪的恋爱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都市剑神 第74章不知死活的余家
    ..重生之都市剑神

    市局审问室里,李飞坐在铁打造而成的椅子上,双腿双脚都被束缚着,在他的眼前脚下面写着有一行字‘说吧,说出来会痛快些。’

    背后的墙壁上打着注明的标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咯吱!”

    大门被推开,范喜福还有姓郑的政委两人跟着一位中年人走进来。

    李飞抬头打量一眼国字脸中年人,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笑意,他不难从面相上来看此人和余亮有些相似,在加上公安局长范喜福拘谨的态度,李飞猜出应该是余亮的老子,花都市的副市长余刚。

    三位大人物是来专门听审的,余刚刚进来第一眼就仔细观察李飞,看看能否从脸上看出破绽,让他很意外的是此子镇定自若眼中透露出一股自信,没有任何的慌张不安。

    余刚皱皱眉头心中非常疑惑。

    三人依次坐下来,在一旁的小民警坐到电脑前开始对李飞进行审问:“你叫什么,姓名,今年多大了,家是哪里的?”

    “李飞。”

    “今年十九虚岁二十了。”

    “住在花都市老城区星光路的阳光小区,b座二单元三楼1013室。”

    李飞没有撒谎,反而很详细的说出自己的身份还有家庭地址,这让亲自去抓捕他的范喜福先是一愣,紧接着皱起眉头,打断小民警亲自问道:“你是花都市本地人?”

    “你有意见?”

    李飞不答反而嗤笑范喜福。范喜福一下子就觉着脸上无光了,竟然被小辈戏耍了,而且身旁还坐着老领导,顿时心中窝火,十分恼怒的瞪着李飞,厉声喝出:“这里是公安局,注意你的说话态度,我问你,安娜不是说你是她远方的表

    弟?”

    “范局长,好像从一开始我都没有开口承认。”

    卖妈比的,这天杀的小子,非要当着余副市长面戏耍我吗?

    “啪!”

    范喜福愤怒的手重重一拍桌子,大声训斥李飞:“小子莫要嚣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问你,你就老实的回答。”

    李飞耸下肩膀撇撇嘴,笑着说道:“问吧!”

    范喜福的目光如炬,紧紧盯着李飞,想了下沉声询问:“你和安娜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余亮是不是你杀的?”

    “姐弟关系。”“至于余亮是不是我杀的……噢,好像我记得有个不开眼的废物是叫余亮,在我面前跟疯狗一样叫唤,说自己有个副市长的老子,如果我不跪下向他磕头,他就会把我抓紧监狱关一辈子,而且,他还卑鄙的

    下药迷晕安娜打算侵犯,那种情况下,我只有把他宰了。”

    李飞说到这里,脸上露出嗜血冷笑,双眼注视着坐在中间的余刚,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余副市长,你说这样的人渣是不是该杀,呵呵。”

    “吸!”

    “嘶!”

    范喜福和政委倒吸一口凉气,表情震惊的瞪着李飞。

    当警察二三十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李飞这般淡定的杀人犯,竟然还敢挑衅他们。

    余刚听完,一皱眉,一股怒火从心底滋生,继而横眉倒竖,猛的站起来紧握的拳头发出‘咯咯’声响,怒目圆睁恶狠狠瞪着李飞。

    “承认是你杀了我儿子?”

    “不不不,那不叫杀,我属于正当防卫,余亮干出丧尽天良的龌蹉事,我为了自保一时失手误杀了。”

    余刚不想在和李飞呈口舌之争,没有那个必要了,既然杀人凶手已经伏法,下来就是等着法院的宣判了。

    “范局长,他既然承认是杀死余亮的凶手,还等什么?”范喜福复杂的神色瞅瞅丝毫不慌的李飞,心中对这个小子产生佩服,杀了人还能如此淡定真乃奇人,不过现如今是法制社会,不管何种原因杀了人就必须要面对法律的制裁,他让小民警出去叫人,没过一

    会,进来四五个警察,范喜福走到李飞跟前,掷地有声的说道:“你可知罪?”

    “我何罪之有?”李飞神色傲然目视范喜福,强势反驳。

    范喜福冷冷一哼,有些恼怒的诉出李飞的罪行,然后就让他带他进看守所等待三个月后的法院宣判。

    “很好,警察不问青红皂白抓人,如果不是我及时赶来,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样的悲惨后果,你们最清楚,余亮罪无可赦必须死。”

    李飞阴笑瞪着余刚,后者脸色铁青带着恨意:“我儿子说的没错,你将会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余刚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只要当李飞走进监狱大门的那一刻,就已经宣判死刑了,血债必须要用血来偿还。

    “你想杀我?”

    李飞剑眉一挑,对着余刚努努嘴,嗤之以鼻的嘲笑。余刚走到李飞跟前,两人相互打量对方,接着,余刚冷笑起来:“呵呵呵,你猜的没错,我余家在花都市想要一个人死有很多种方法,不光你要死,那个女人也要下去陪我儿子,还有你的家人,都要陪葬,

    这就是得罪我余刚的下场,哼哼。”

    龙有逆鳞,余刚用家人来威胁李飞,这让忍无可忍,徒然脸色变的冰冷下来,审问室里的空气忽然冷下来,让范喜福等人不由自主的打个哆嗦。

    “余刚,看来我不得不灭掉你余家了。”

    “哼,狂妄小儿好大的口气,在花都市谁人敢说这样的大话。”余刚眼中绽放杀意,狠狠的瞪着李飞,不屑的说道,就凭李飞能够灭掉余家,余刚打死都不会相信。

    李飞知道余刚肯定不信,脸上尽显揶揄之色,微微一笑,冷漠的说出:“那就请余副市长拭目以待吧。”

    一辆警车上四名警察押送李飞前往城郊的看守所,开着的中年警察通过后视镜打量李飞一眼,摇摇头叹息的说道:“年轻人就是冲动,这下可好了葬送了自己的前程,可能要一辈子待在监狱里。”

    “张头,那是这小子他活该,竟然敢杀了余副市长家的公子,等到监狱不死也得扒层皮,自认倒霉吧,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有权有势的。”四人中年纪最小的警察不怀好意的冲李飞阴笑连连。

    闭目养神的李飞,骤然间睁开眼睛,迸发出一股无形的杀气,扭头看着年轻警察,幽幽的说道:“嘴巴真臭,你是从粪坑里出生的吧。”

    “你……找死!”

    年轻警察听后大怒,用手臂一个肘击打到李飞身上,李飞就发出一声闷哼,年轻警察这才得意洋洋的训斥:“记住祸从口出,都要死的人还敢这样嚣张。”

    李飞目光突然变的锐利,冷冷一笑。

    “好了小方,下手轻点别还没看守所你就给人打的半死不活,没法向上面交代,等送好这小子咱们回来喝一杯。”开车的老警察说完后,小方三个警察都纷纷笑着附和。

    “轰!”

    “什么东西?”

    车前方一声巨响,紧接着人影浮现,车上的警察就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在灯光的照耀下,他们清晰的看到车前方站着一个人将车子给逼停了。

    “这个是谁还是怪物?”

    他们慌乱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车外的人,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快快,此人肯定跟这小子是一伙的。”

    劫犯人?

    这样的事情他们只是在电影上见过,没有想到今天如此倒霉让他们撞上了,四人脸色骤变,赶紧掏出腰间的手枪,从车里走下来的刹那间,四人都发出一声声惨叫,手枪纷纷掉落到地上。

    四人没有了武器,惊慌失色起来,看着眼前穿着一身道袍的老者,颤颤巍巍。

    “你是谁?”年长的老警察强忍着心中的害怕,结结巴巴的问老者。

    老者没有理会他们,反而来到李飞身前,低头恭敬的说道:“小的救主来迟,请大人责罚。”

    李飞看着罗烈,双手轻轻一扯束缚他的手铐就发出一声脆响,然后变成两半掉在地上,这一幕吓得四名警察胆裂魂飞。

    “你过来。”

    李飞突然抬手一指年轻小警察。

    年轻小警察不敢不从,浑身发颤的走过来,眼中对李飞充满了畏惧。

    “啪!”

    年轻小警察感觉眼前一花就被李飞一巴掌打飞出去,身躯重重的砸到警车上,疼痛感让他发出惨叫:“啊。”

    “你们回去告诉余刚,游戏这才刚刚开始,呵呵。”

    老警察三人就跟小鸡叨米一样疯狂点头。

    李飞鄙夷一笑,带着罗烈消失在漆黑的夜里,早在他被抓之前吩咐杜楠派人紧紧盯着余刚的一举一动,儿子被杀,老子岂会不报仇,他和余家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为了能够过几天踏踏实实的上大学,李飞有必要将潜在的威胁全部除掉。

    余家,只不过是前戏的开胃菜而已。李飞真正的目标是花都市第一家族,沈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