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国民女神:冷〕〔与青丘狐狸少主青〕〔都市超级医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我的情深你若懂〕〔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豪门:影后娇〕〔太古龙神诀〕〔男神校草甜甜宠〕〔诱妻入怀总裁轻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剑起风云〕〔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总裁太坏,娇妻要〕〔萌宝36计:妈咪,〕〔叶绾绾司夜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宋明月 第222章 一网打尽(中秋快乐)2
    随着方百花和武松等人的带领下,杜公才和杨宇等人率先进入了三楼大厅,赵皓也与徐处仁热情的迎了上去。

    杜公才见得赵皓相迎,倒也不敢乱了礼数,急忙向前弯腰一拜:“拜见钦差大人!”

    赵皓向前一把将杜公才扶起:“杜大人不必多礼!”

    杜公才又笑道:“恭喜钦差大人,钦差大人一驾临京西两路,大灾便迎刃而解,实乃京西数百万黎民之再生父母也!”

    “哈哈,杜大人谬赞了……”赵皓哈哈一笑,随即又压低声音道,“今日是个好日子啊。”

    杜公才一愣,随即也哈哈大笑:“果然是个好日子!”

    两人相视一阵大笑,各有一番意味在其中,而身前身后的各路官员以及锦衣卫等人,又各自是一番不同的意味。

    在杜公才的身后,一双目光正恶狠狠的盯着赵皓,如同伺机而动的猛兽一般,杀机凛冽。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程俊恨不得立即把赵皓生吞活剥了。

    杜公才与赵皓并肩而行,一双鼠眼却不停的打量四周。纵然是已经做好各种周全的安排,他依旧是心中忐忑不安,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个小钦差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好在身后跟着数名护卫,都是厢军之中的硬点子,令他心头稍安。

    身后的众京西官员,也是神情各异,心大一点的一副处之泰然的模样,谨慎一点的也和杜公才一般东张西望,胆小一点的神情惶惶然似乎随时准备撒腿逃命,更有甚者双眼微闭嘴里念念有词竟然在不停的祈祷。

    生死关头,千姿百态,尽收赵皓等人眼中,不觉一阵暗笑,又有一番感慨万千的意味。

    赵皓、徐处仁、杜公才、仓司杨宇还有提刑司以及漕司等六人坐了首席。各人身后皆立着几个勇猛彪悍的家奴打扮的汉子,赵皓和徐处仁身后则分别立着武松和方百花。

    其余众官员,也分别落座在安排好的位置,身后也立着一两个悍勇的家奴,一看那神情都是逞勇斗狠之徒,绝非善类。

    虽然首席这一桌在赵皓的带动下谈笑风生,但是整个大厅内的气氛却显得十分压抑,颇有点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意味。

    杨宇满面春风,不住的恭维着赵皓,一双眼睛却瞄向了两旁,只见得大厅两面的窗边各立着一个己方的家奴,稍稍安心,眼中警惕的神色却丝毫没有减弱。

    生死在此一战!

    突听赵皓哈哈大笑道:“今日乃大喜之日,岂可无歌舞助兴,来人!”

    话音刚落,方百花那娇脆的声音已响起。

    “乐起!”

    “起舞!”

    曲是好曲,“春江花月夜”。

    舞是艳舞,舞影翩跹,轻纱如梦。

    一曲一舞之间,众宾客终于平静了下来,宴会逐渐热闹起来,席间觥筹交错,欢声笑语渐起。

    “灌醉小贼,余再趁机刺杀之!”

    这是立在杜公才身后的程俊传递出来的信息,很快杜公才和杨宇等人纷纷会意,频频向赵皓敬酒。那祝酒词也是一套套的,赵皓倒也是来者不拒,倒是徐处仁见势不妙,三番五次帮赵皓挡酒,奈何抵不住那四人不但原本就是酒鬼,又还人多势众。

    眼见得赵皓似已醉眼朦胧,就连徐处仁都似乎招架不住,杜公才等人的颇有得色,程俊眼中的杀机也越来越盛。

    程俊并非真正的杀手,却也知道,此番刺杀必须一击即中,否则以赵皓的身手,绝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所以他几番手痒想摸绑在小腿上的匕首,终究是忍住了。

    就在众人饮至酣际,突然场内的靡靡之音一变,曲风也大变。

    “官仓老鼠大如斗,

    见人开仓亦不走。

    健儿无粮百姓饥,

    谁遣朝朝入君口。”

    一曲《官仓鼠》,曲音高昂而起,歌声慷慨而激愤,舞影早已停下。

    大厅之内的空气,瞬间凝结起来,场内众官员脸色纷纷大变。

    程俊缓缓的弯下腰来,悄无声息的将淬以剧毒的断肠匕收入袖中,一双鹰眼已锁定了赵皓……

    随着那慷慨的曲音,一人缓身而起,走入大厅之中,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

    文观大学士,副钦差徐处仁!

    歌声和曲音戛然而止,舞女们纷纷退下,大厅逐渐安静下来。

    “诸位!”

    徐处仁被灌了不少酒,脸色通红,声音借着酒劲也显得格外的洪亮,刹那间大厅之内一片鸦雀无声。

    “鄙人不才,随寿安侯奉旨出京,代天巡守,入京西两路,一为赈灾,一为重查贪墨之事……今灾情已解,贪墨之案,终已有眉目,方敢回京复命!”

    大厅之内,京西北路官员自杜公才以降,纷纷脸色大变。

    只见徐处仁从袖中掏出了一个蓝色的账本,缓缓的举了起来,厉声喝道:“向司户何在?”

    话音未落,一个身材瘦小如账房先生般的官员在几个锦衣卫的护卫之下,进入大厅正中,站立在徐处仁身旁。

    “三百万石官粮,自京师入了河南府,便有一百五十万石入了程节手中成了私粮。余下一百五十万石,外加两百万石各州各府的库粮,也八成落了在座诸位的私囊之中……”

    徐处仁的声音愈发高昂起来,说到愤怒之处,须发皆张,额头上青筋暴涨,双眼借着酒劲愈发显得通红可怖。

    他转过身来,伸指如戟,怒向杜公才等人:“你,杜公才!你,杨宇!你,你……还有你……在座的京西北路官员,自杜公才以降,一个不落!京西北路,生灵涂炭,饿殍遍野,赤地千里,你等却中饱私囊,荒淫无度!你等,你等禽畜不如!就算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亦不足平民愤!今人证、物证俱在,尔等还不速速束手认罪!”

    刹那间,众官员纷纷面如土色,更有人惊得扑通一声连人带椅摔倒在地,现场一片慌乱不堪。

    哈哈哈~

    杜公才也腾身而起,仰天狂笑,笑声极尽嚣张和肆无忌惮之意,笑了许久才缓缓的走到徐处仁身旁,满脸不屑的讽刺道:“徐大人,你演得一出好戏,只是可笑啊可笑……就凭一本杜撰的账本和一个在逃的囚犯,就想定我京西北路全体官员的罪,未免也太小儿戏了吧?”

    说罢,趁着徐处仁错愕之际,一把将那账本从徐处仁手中一扯,徐处仁原本文弱书生,被杜公才突然这一夺哪里抓得稳,瞬间便被夺了过去。

    杜公才奋力将那账本撕得粉碎,这才冷声笑道:“就算你是钦差,也不可污人清白!”

    徐处仁气得七窍生烟,只指着满脸洋洋得意的杜公才,却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你……”

    “哈哈,果然有趣!”

    赵皓一声轻笑,腾身而起,将众人的视线又拉回到自己身上。他从袖中也掏出一本蓝色账本,冷笑道:“那账本不过是徐先生誉抄的别本而已,正本却在本侯手中……此本原本由向司户随身携带,后被其小妾玉荷盗走,却又不敢放在身边,故依旧藏匿在偃师陈县令府上密道之内,玉荷原本被杨仓司之子灭口,只可惜临死之前恰恰遇上本侯,故此告知了此账本藏匿之所。”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将手中的账本展开来,露出一页,指着上面的签名笑道:“杜大人,此处可是你亲笔签名……你若不服,大可前来从本侯手中夺走,本侯绝不追究!”

    杜公才双眼死死的盯着赵皓手中的账本,顿时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一般,虽然隔了一两丈远,他却能真切的看清那账本就是那本有自己亲笔签名的真实账本无误,至于抢夺账本……他自是有自知之明。

    嗷~

    随着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只见一名青衣家奴,手持泛着绿光的利刃,连人带刀朝赵皓背后扑去,快如流星!

    说时迟,那时快,青衣家奴刚刚腾身而起,身子却突然在空中转向,如同沙包一般被人踢得飞了起来,狠狠的摔落在三四尺外的一张桌子上,砸的那桌上的酒水和菜肴都飞了起来,然后又将那桌子咔嚓一声压倒在地,惊得四周的宾客纷纷避让。

    青衣家奴正是程俊,被武松这一脚重击踢断了好几根肋骨,吐了好几口鲜血之后,才艰难的爬了起来,恶狠狠的望着赵皓,睚眦尽裂,嘶声狂吼:“赵皓狗贼,纳命来!”

    他拼尽全力,将手中淬毒的匕首奋力一掷,又朝赵皓激射而去。

    那匕首淬以剧毒,哪怕只沾了赵皓一点肌肤,也是不死即残!

    只听叮的一声,匕首刚刚射出,便被一名锦衣卫击落在地,紧接着武松大步跟上,大脚往地上一跺,只听喀拉拉的头骨碎裂之声,那程俊便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咻咻~

    就在大厅之内一片大乱之际,两道火箭从两旁的窗口中射出,如同两道流星一般,划亮了夜空。

    此时,大厅之内,京西北路的官员们已迅速聚集在了一起,那些悍勇的“家奴“们纷纷亮出私藏的利刃,将众官员护卫了起来,而杜公才等人也早已躲在了人群之中。

    对面数十名锦衣卫右手持青龙错手刀,左手持短弩,整齐的排列在赵皓身前,威风凛凛,蓄势待发。

    而赵皓则在武松和方百花等人的护卫之下,立于众锦衣卫身后,冷眼望着那群惊慌失措的狗官们,满脸的淡然,如同望着一群待宰羔羊一般。

    “撤,快下楼!”有人高声喊道。

    靠着楼梯口方向的人如梦初醒,纷纷拔腿往楼下奔去。不一会,楼下惨叫声大起,众人大惊之下又纷纷退了回来。

    “楼下已被白梃兵围住,走不了……”有人绝望的哭喊道。

    杜公才惊魂甫定,竭尽全力怒声呵斥道:“一群废物,慌张甚么!”

    众人被他这一呵斥,又逐渐安静了下来。

    只见杜公才指着赵皓大笑道:“寿安侯,就算你人证物证俱在又如何,我已放出号令,五千护城兵马顷刻杀至,你在此地不过区区数百人,大军一到,必成齑粉也!”

    话音未落,梁园之外果然喊杀声大起,惊天动地,似乎有千军万马杀来,惊得众锦衣卫纷纷变色,而众京西官员却逐渐安静了下来。

    哈哈哈~

    杜公才又爆发出一阵大笑,满脸洋洋得意之色,指着赵皓讥笑道:“寿安侯,你纵然少年英雄,天潢贵胄,终究是要夭折在我京西北路,此地不是你该来的,可惜你就算后悔也为时已晚,可惜呐……哈哈哈……”

    徐处仁勃然大怒,指着杜公才骂道:“逆贼,你敢造反乎?”

    杜公才不无怜悯的望着徐处仁,笑道:“只要杀了赵皓,京中自有贵人为杜某辩解,当初钦差大人杀程节满门,不也是因死无对证吗?只可惜徐大人却要跟着殉葬,原本以为可跟着钦差大人混个大好前程,反误了卿卿性命,哈哈哈……”

    哈哈哈~

    那些原本已惶惶然若丧家犬的京西官员,此刻已回过神来,跟着杜公才大笑起来,充满得意和嚣张的意味。

    赵皓待得众人笑声歇了,这才淡淡的笑道:“杜大人,果然并非等闲之辈,我就怕你那五千厢军,攻不破我三百白梃兵。”

    杜公才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神色,像看白痴一般望着赵皓笑道:“寿安侯,你死到临头还嘴硬,就算你白梃兵以一当十,也抵不过我五千大军,乖乖束手就擒,或许可保你个全尸!”

    话音刚落,楼梯口一阵嘈杂声响起,惊得众人纷纷回头望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守城厢军首领,右手持一柄血迹斑斑的长刀,左手提着一个滴血的人头,在十数名精悍的厢军的护卫之下,昂然闯入大厅来。

    刹那间,杜公才差点晕了过去,心中的狂喜像喷泉一般涌了上来,令他如同醉酒一般不能自已。

    副都监蒋和已率人杀入大厅,意味着楼下的白梃兵已被解决,赵皓刚才所说的甚么五千厢军冲不破白梃兵的防守就是个笑话!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满脸大胜之后的落寞和萧索。

    老子终于成功了!

    明年的今日便是赵皓的死期!

    京西北路还是老子的地盘!

    ……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如同炸雷般在他耳旁响起,炸得他五内俱焚,魂飞魄散。

    “锦衣卫潜龙营虞侯蒋和,拜见指挥使大人!”

    ps:1.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安康!

    2.好久没写了,续更有点吃力,但是这次休假十日,至少可保证十日更新

    3.此书绝不会太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网游之十倍暴击〕〔重生六零俏媳妇〕〔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成为首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