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群穿三百渣〕〔重生八零军长小娇〕〔末日万里归家路〕〔云中鸢萝花蔓蔓〕〔变身之武侠到神话〕〔时光留给爱你的人〕〔绝天武帝〕〔孤掌昆仑〕〔重生绝宠男神:慕〕〔重生之猛虎娇妻〕〔重生空间:天价神〕〔御气长生〕〔我是不是想多了〕〔荣誉之路〕〔雨中猎人〕〔海明〕〔全能体坛小子〕〔史上最牛道观〕〔一遇北辰,一世安〕〔鬼王狂妻:逆天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宋明月 第101章 势如破竹(求订阅求月票)
    城南大街,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在街道缓缓而行,驶向赵府。

    微微带着一点醉意的赵皓,躺坐在松软的狐皮座椅之,微闭着眼睛,似睡非睡,思绪万千。

    前日晚,武松和韩世忠的拼酒大战,最后韩世忠输得一败涂地,硬生生的被武松喝到桌子底下去了,还一直嚷嚷自己打遍西军无敌手,最后无奈之下,赵皓只好雇了一辆马车,让武松亲自将其送到西军的驻地去。

    接下来,韩世忠和武松硬是火并了三天,赵皓也陪同了三天……与岳武穆齐名的韩蕲王,莫说三天,就算一个月他也愿意陪。

    幸好,拼酒的主力终究是韩世忠和武松,他喝的并不多,只是微醉。

    算算穿越恰好一年,听着车厢外嘚嘚的马蹄声和车轮滚动声,赵皓只觉得如同做了一场梦……梦里不知身是主还是客,似梦,非梦。

    一路,赵皓就这样醉醺醺的,随着车子的微微颠簸,任思绪随着窜入车窗的夜风漫无边际的游荡着。

    突然,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梁烈掀开车厢的窗帘,低声道:“王家小姐的马车在前头。”

    赵皓愣了一下,掀开了车帘,只见前头一辆双马拉成的华美马车,沐浴着淡淡的月色,缓缓而来,车轮在青石板地面发出隆隆的响声。

    那车擦身而过,又继续向前而行,却走的极慢,极慢……

    直到车厢的尾端与赵皓所乘的马车车辕平齐的时候,那车轮突然戛然而止。

    赵皓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放下车帘,退回到座位之,轻轻的掀开窗帘,发现车窗之外,正对着旁边的车窗两车之间只隔了三寸的距离。

    这车把式,定是蓝翔驾校的教练……

    对面的车帘也被掀开,露出一张精致绝伦的俏脸,宜喜宜嗔。

    一双清澈若秋水般的含情目,似喜非喜,似嗔非嗔。

    两人相视无言,似有千言万语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只是目光交融,,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许久,她才道:“你欲随军出征?”

    他微微笑道:“建功立业无望,长点阅历也好。”

    “怕是又要数月时光吧?”

    “或许……说不准。”

    王馨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他,眼中流露出无尽的爱怜,突然又转过身,再回头时,递出一个包裹:“此件甲衣,你穿在身,我好放心……”

    赵皓接过包裹,正要道谢,王馨却已放下车帘,车辆又缓缓起动。

    赵皓只觉怅然若失,突然那车窗帘又掀开:“勿忘八月前回江宁……珍重!”

    “珍重!”

    赵皓一直目视着那辆华丽的马车,沐着月色,一直消失在街道口,这才打开怀中的包裹。

    一件铠甲。

    鳄鱼皮甲号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黑蛟皮甲。

    最难消受美人恩……

    你可以驰骋沙场,万军之中取敌将人头如探囊取物也可以权高位重,在朝堂之游刃有余甚至……君临天下,俯视众生。

    只是这个女人,这个一直日夜牵挂着你的女人,欲陪伴你一世的女人,她的好你忘不掉,她的温柔你不忍心伤害,她是你这辈子无法消受的敌人。

    也许,当初的比试招亲,只是一时兴起

    也许,那甜言蜜语的诗句,只是一时意动

    也许,灵魂最深处,她并不是那个令你最念念不忘的人

    只是,她却逐渐融入你的血液,侵入你的灵魂,无计可清除……

    江宁城南门外。

    十五万名宋军云集,肃然而立,戈戟如林,甲衣如雪。

    如云的旌旗之中,正中间竖着一面大旗,面绣着一个斗大的“宋”字,在风中猎猎飘扬,令人豪气骤生。

    童贯身着鱼鳞铁甲,外套一件雪白的战袍,腰悬宝剑,昂然端坐在一匹八尺高的宝马背,身后的虎皮大氅猎猎随风招展。

    此人恐怕是除郑和之外,最为英武牛逼的宦官……

    在他身后,刘延庆、王禀、刘稹、王涣、王惟忠、辛兴忠、王渊等将,个个全身披挂,神色冷峻,威风凛凛。

    屹立在队伍正中的童贯的亲兵卫军胜捷军,左边是京师禁军和荆湖枪牌手,右边是西军。

    只听鼓角争鸣,号声四起,大军已开始起营,京师禁军、荆湖枪牌手在刘延庆的率领下起营拔寨,率先向南而去。

    江宁的百姓在城西门口夹道欢送,送行的队伍在城门口前后各排了两三里长。

    赵皓头戴明珠束发冠,身着黑蛟皮甲,外罩一件百花战袍,脚踏登云履,骑着一匹七尺有余的白色战马,左边配着百炼钢剑,左边挎着一只牛角弓和一壶箭,精神抖擞,神采奕奕,不时的向人群中前来送行的谢芸挥手示意。

    他虽非官非将,却得以与胜捷军的统制王惟忠并列,立在童贯的身后,显得英姿飒爽,威风凛凛,把边的王惟忠都比了下去。

    此王惟忠并非后来南宋冤死的那位,两者相差了一百年。

    此人约三十岁出头,剑眉星目,面容俊逸,虽然久经军旅,却依旧皮肤白皙,全身盔甲鲜明,又跨骑高头大马,看起来卖相极佳,只是对赵皓似乎心存不屑之意,又略略带着几分敌视的意思,只是赵皓却懒得计较这些细节。

    一个身材婀娜多姿、戴着白色面纱的少女站在人群中,目不转睛的盯着赵皓,眼中带着几分伤感的神色。

    她剪瞳如水,痴痴的望着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心头一片迷乱。那枪林箭雨、凶险万分的征战,将会令她在多少个日子里夙夜难眠、担惊受怕。

    神思恍惚中,赵皓已随着大军消失在城门口。

    杨芳终于从沉思中醒了过来,抬眼朝城门口望去,失神的望着像长龙一样的军队,喃喃的说了一声:”他走了……”

    终于,最后一排士兵消失在城门口,百姓们也慢慢散了。

    城郊的一个山坡,王馨与王珏牵马而立,双眼迷蒙的望着远处浩浩荡荡的队伍,轻轻的自语道:“这一去,再相见知是何日?山水迢迢,一路珍重,须勿误了吉日,我……等着你。”

    远处,大军之中的赵皓突然打了个大喷嚏,心中自语道:这是要感冒了,还是有人想我了?

    童贯大军兵分两路,左路由刘延庆率着京师军和荆湖枪牌手合计七万人自宣州、歙州一路进攻睦州,而童贯亲率胜捷军、西军军共八万人组成的右路大军,自润州、常州、苏州、湖州一路进攻杭州。

    方腊的十万农民军在半年之间席卷了整个江南之地,暴露了北宋地方厢军的**无能。童贯的两路大军则好好的教育了一顿方腊,让其知道禁军和地方厢军之间的区别。

    尤其是童贯这一路的西军,以白梃兵为首的数千骑兵,对待那些毫无防御力的农民军,简直就如同坦克一般碾压敌阵,令农民军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前面骑兵一冲,叛军阵型便已溃乱不堪,紧接着盔甲鲜明的西军和胜捷军精兵一冲,叛军便是兵败如山倒,简单而粗暴,杀人如收割人头,完全没有压力。

    叛军作战经验不如宋军、装备不如宋军,唯一仰仗的便是人多和鬼神之说带来的士气,但是这些在与刚刚打得西夏彻底臣服的西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叛军攻城略地的速度快,溃败的速度更快,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童贯的左路大军便已一路横扫叛军,连破润州、常州,进入苏州境内又打下了大半个苏州府,兵临苏州城下。

    苏州城下,八万大军旌旗招展,连营十里,将常州城围得水泄不通。

    城内的叛军约三万余人,镇守的叛军主将则是被方腊封为东厅枢密使的吕师囊,副将苏州石生。

    八万强悍的禁军,其中主力还是刚刚蹂躏过西夏人的西军,进攻三万叛军残兵败将坚守的城池,原本不在话下。

    奈何吕师囊原本就是润州摩尼教的首领,时称其“吃菜事魔”,城中的守军大都是其麾下摩尼教众,对吕师囊奉若神明,并不亚于某小三国的信徒对强大师狂热崇拜的程度,个个都愿为其从容赴死,且以战死为荣。

    再加苏州城也算是江南的雄郭大城,城高墙厚,极其坚固。

    经过两日的激烈猛攻之后,双方损失都极其惨重。

    其中叛军阵亡三千余人,城头堆满了尸体,叛军只能死战,没有退路,早已抱着打光拼光的打算。但是童贯却不能将西军和胜捷军拼光。两日的激烈战斗,由于守城的巨大优势,宋军精锐之师也折损了三千余人,使得童贯割肉般的心疼。

    眼看叛军众志成城,个个以死相拼,使得童贯不得不暂停下来强攻行动,与众将商议破城之策。

    童贯中军大帐,挤满了左路大军诸将。

    赵皓和王文卿原本非官非将,这种高级军官的议事,跟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童贯为了显示对这两名非正式随军顾问的尊重,也是对宗室和道教真人的尊重,礼节性的邀请了两人参加。

    众将商议来商议去,从早一直商议到日过中天,终究是没有定案。

    按照杨可世的意见,便是从白梃兵之中精选八百人为敢死队,趁四更时分敌军警惕性最弱的时候,自西北面城墙偷袭,打开城门。

    这个方案当即便被童贯否决,白梃兵乃西北军精锐,朝廷花了重金打造的,自是不许如此在区区叛军的身冒险。

    其余众人,有提出掘地道入城的,有献间谍计的……又皆有漏洞,一时间令童贯无法做出判断。

    “某有一计,或许可破苏州城,不知当不当讲。”

    就在众人争辩不休之时,突然一人腾身而起,朗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