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豪门:影后娇〕〔太古龙神诀〕〔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剑起风云〕〔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九星毒奶〕〔刷钱百法〕〔总裁太坏,娇妻要〕〔夜惊魂之睁眼见到〕〔萌宝36计:妈咪,〕〔叶绾绾司夜寒〕〔都市仙帝楚寻〕〔娇妻在上:总裁,〕〔狼穴终结者〕〔豪门天价前妻〕〔将军娘子喜种田〕〔血色牡丹〕〔时少放肆宠:鲜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宋明月 第78章 一座移动的山(求推荐票)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卷 第78章 一座移动的山(求推荐票)</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蔡绦《鉄围山丛谈》中提到“国朝禁中称乘舆及后妃,多因唐人故事,谓至尊为官家,谓后为圣人,嫔妃为娘子。”上文中称皇后为圣人是没错的,写历史的作者不怕读者指出错误,最怕的是一知半解的跑出来驳斥……)

    变异吸血蝙蝠,全身通红如火,快若闪电,飞起来就像一团飘动的火焰,专吸人脑髓,杀敌只在一瞬间而已,幸得只有两个小时的生命,否则赵皓还真担心它们四处飞散,祸乱百姓。

    一夜之间,盐帮的精英几乎全军覆没,却不能报官,报了也没用。其一盐帮原本就是私立不合法的帮派,江湖纷争不少,官府一向就很少管;其二,盐帮帮众被妖物所杀,官府也无能为力啊。

    偌大的盐帮,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原堂主展飞一人,其余皆碌碌之辈,恐怕江南第一帮派的位置已是难保。

    在这种情况之下,在京的圣人(皇后)已明确了不干涉郑府与江宁地方的恩怨,使得郑青彻底失去了底气。没有了皇后的支持,郑安老爷子都挂了,他有什么底气与赵、谢、王三家争雄?

    而最为重要的是,郑青更担心赵皓一怒之下,再放出那种妖物飞到郑府上,则自己便不明不白的死于非命。

    于是一向嚣张跋扈的郑府,终究是彻底向赵家低头了。郑青亲自拜访王汉之,大意是郑府与赵府,都是皇亲国戚,却误会颇多,还请府尊大人出面斡旋一番。

    作为地方父母官,王汉之自然也不愿意几大府斗来斗去的,当即满口答应。而作为谢芸,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担心儿子的安危,又担心传到宫里把儿子调到京城,也是求之不得。

    于是,赵士盉、郑青作为两府家主,在王汉之的斡旋之下,在春风楼最豪华的雅座里,握手言和,顺便又邀请了王桐和谢文做了个见证。

    至于赵皓,倒也并非得理不饶人之人,时过境迁,郑家已是落水狗,他也提不起与其争斗的兴趣,乐得逍遥自在,每日只在秦淮河边、子明园、千禧寺等地浪荡。

    闹得满城风雨的赵、郑两府之争,终于告一段落。

    ……

    重阳节一过,天色渐凉,江宁城中已是落叶满地,风一吹来,到处都是沙沙的声音。

    而此时的赵皓,却又迷上了一项运动,那就是跑步。

    那日与陈亮相斗,居然连吃了五个小还丹补充体力,却依旧耗不过那厮,使得他深感锻炼身体的重要性。

    只是赵府公子跑步,却是前前后后数十人陪跑,前面有人开路,后面有人断后,左右两翼也有人保护,想要在跑步的过程中撞到美女杀鸡落水,然后成就一段美好情缘的故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时光就这样一天天流逝,没有纷争,没有装逼打脸,只有岁月静好,一切归于沉寂,如果不是心头挂着方腊明教的事情,赵皓一度认为自己终究是要在江南逍遥一生,做个富家纨绔子。

    方腊的主要活动区域在两浙路,因为两浙路受花石纲的危害最重,所以明教的宣传最有市场,江南东路虽然也有势力发展,但是效果并不好。

    原本想着借破获郑家百子药引案,扩大明教的影响,增加百姓对官府和富绅豪强的痛恨和愤慨,扩大明教在江南东路的势力,但是中间插了个赵皓,最后又引出了官府,这事搞得倒像和明教关系不大,自然是没达到预期的效果。

    再加上那一夜,方腊等人被赵皓突然祭出魏武卒包围,明教的精英差点被团灭,使得方腊更是暂时放弃了对江宁府一带的势力发展。

    所以,赵皓倒是想做点什么事,阻止方腊的起义,避免江南的生灵涂炭,但是终究无能无力。

    虽然有系统在手,但是这个处于初级阶段的系统,只有一些小道具,可强身健体,可在危险之中自保无虞,可华丽丽的装逼一番……却不足以叱咤风云、扭转乾坤,在天下大势之中,他依旧只是一个小人物,难以掌控大局。

    然而,赵皓逍遥了半个多月之后,正无所事事之际,谢芸却突然告知他收拾行当,去杭州一趟。

    经过连续半年的风风雨雨,谢芸发现赵皓变得特别的爱折腾……以前喜欢在青楼折腾,现在却喜欢搞事情,总让她这个做娘的不得安心。

    赵家的产业,遍布江南各地,不只是江南两路,还有两浙路,福建路。赵士盉为人木讷老实,没有经商的天赋,而且有官身也不宜谈生意,很少管生意上的事情,全靠谢芸撑着。

    谢芸也并非想让赵皓亲自去经营自家的产业,而且明年便要过门的准媳妇也颇有商才,不用担心将来没人接管。只是自己这一去杭州,至少也得一个多月,担心这臭小子无法无天,又闹出点大动静来,索性带着他出去走走,长点世面。

    数日之后,赵皓与王珏、谢瑜和杨芳等人道了声别,便随着母亲水陆兼程,一路南下,往杭州而去。

    ……

    “花石纲之役,“流毒州县者达二十年……”

    “徽宗晚岁,患苑囿之众,国力不能支……”

    从江宁到杭州,这一路而行,赵皓终于深刻的感觉到了花石纲的危害,也终于明白江宁城中麦儿卖女者为什么会这么多。

    进入两浙路,越是往南,逃难的灾民越多。

    两浙路的水灾,比起江南东路的水灾要严重的多,很多百姓已是流离失所,食不果腹,路上到处可见饿殍。

    而花石纲对于两浙百姓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赵皓一路看来,只见沿着水路一带,到处有被花石纲迫害而家破人亡者。

    常州府,他听闻得一户大户人家,姓陈,家中一枝祖传的红珊瑚,高达数尺,已传六七代,却被官军看上。

    负责此事的官军都头,并未直接索取,而是趁机敲诈,许之可破财消灾,只要交出三千贯钱财,则不取其红珊瑚。陈氏思虑再三,终究觉得传家之宝不可失,于是舍小半家财,凑足三千贯给该都头。

    然而,令陈氏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都头既去,副都头又来,索钱两千贯;接着十将索一千贯,将索五百贯,虞侯索两百贯,承局、押官接踵而至……

    最后陈氏散尽家财,终究也未能保住红珊瑚,悲愤之下,怒砸红珊瑚,一把火烧光宅子,然后父子皆服毒自尽,一个殷实的大户,就此消亡。

    当然,陈氏这只是个案,大部分人家,只要家中的奇珍异石被官府盯上,都只得乖乖献出,但是这同样是不够的。

    没有点好处油水,就算你自愿献上宝物,同样面临家破人亡的结局。为了确保“宝物完整无损”,你若不破财打通关节,一块巴掌大的奇珍异石,他也要毁墙拆屋,便于搬运奇石。

    宜兴境内,沿西蠡河一带,不但凿河断桥,毁堰拆闸,便于运花石纲的船只渡过,而且两岸边的房屋,尽画“拆”字,声言此地将要扩充河道,以便花石纲船只通过。

    最搞笑的是,有些房屋离河边都二三十里地了,也被画上了“拆”字。

    官府兵匪,巧取豪夺,搜刮民脂民膏,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一路百姓哭天喊地,怨声载道,官军如狼似虎,穷凶极恶,赵皓却无可奈何。

    他也并非什么都没做,出门带了三千贯钱银,一路上便施舍出了两千贯,幸得谢芸这做娘的十分开明,并无意见。

    遇到官军巧取豪夺的,赵皓更是挺身而出,据理竞争,驳斥那些土匪一般的官军,对方见得他是宗室子弟,又自知理亏,多半会给个面子,就此放过。

    只是,比起整个两浙路的灾难,赵皓所作的这些善举,太微不足道了。

    一路紧赶慢赶,终于进入太湖地段,赵皓也随谢芸乘商船行于太湖之上。过了太湖,便是湖州之地,再往南便是杭州了。

    太湖之上,风平浪静,波光粼粼,渔舟往来,水鸟翩翩飞舞,倒是好一片风光,令赵皓的心情也舒爽了不少。

    然而刚刚进入太湖入口不远,前头的船只突然一片大乱,纷纷往远处驶去。

    几艘官军的快船飞驰而来,一路驱赶着来往的船只。

    “花石纲舟经过,众船避让,不得挡道!”

    赵家的商船自然也不例外,急忙扯起风帆,数十只船橹齐齐摇动,飞快的远离此处湖面。

    待得行得两三百丈,赵皓登上甲板,远远的朝湖面望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座高达二十余丈的巨大石山,在湖面上移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诱妻入囚:霸宠重〕〔英雄?我早就不当〕〔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