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天才〕〔名门婚宠:温少宠〕〔惹火娇妻,宠你上〕〔重生之都市无上天〕〔会穿越的道观〕〔异界零食铺〕〔无限求死直播系统〕〔扶明录〕〔季少霸宠:王牌撩〕〔末世神魔录〕〔混在漫威世界的疾〕〔道界天下〕〔那年君至〕〔落日沙洲〕〔苗疆蛊师〕〔无声青春〕〔吾王来也〕〔重生修仙狂少〕〔盲少权宠:首席编〕〔无限穿越系统之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宋明月 第48章 赈灾
    . ,最快更新大宋明月最新章节!

    江宁知府王汉之,赵皓对其印象并不深,除了当日在易牙会上一见,其他再无交集。

    对于赵皓这样的从九百年后带着系统而来的穿越客,对江宁知府并无特别的敬仰,毕竟江宁知府这个位置,近年来已换过不少人,尤其是近一年来居然换了三个。

    但是这一次灾民汹涌而来,却让赵皓对这位老进士出身的知府大人印象大大改观。

    首先是施粥放粮,救济灾民这事,按照赵皓那种热血上头,让人扛着大箩筐的包子馒头烧饼扔下去,必然引发骚乱和踩踏事故。正确的做法是让灾民排队一个个过来,每人一小碗粥,干货是一个馒头,或一个包子,或一个烧饼,孩子也发一份,足够充饥就好。

    城门还是要关闭的,大雨已停,城外的路面还是干的,就算不干也不能让灾民涌进来,否则整个江宁城怕是会大乱。

    目前还在夏天,王汉之派人寻找开阔通风的地方,迅速运来木材,搭起能够遮阳避雨的棚子,供那些选择合适的地点挖出坑道,建立统一的茅房,排水沟,再在聚集点内外洒上生石灰消毒,衙役、守城军士们每天都在棚户区巡逻,不断的呼喝着,老鼠和死鱼虾等不能吃,尤其是死老鼠,必须就地焚烧掩埋,避免传播瘟疫。

    又建立了病者隔离区,头疼脑热,咳嗽痰多拉肚子什么的,立刻送进去,且分重病轻病区,避免交叉感染。

    赵皓对这个年老的知府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放下了穿越者的心理优越感,这年头的官员,并非人人都是贪官和庸官,不少人还是大宋的顶梁柱,是以大宋才能绵延数百年。

    放粮的时候,官府组织城里的公子千金们参加,顺便让他们了解民间疾苦,但是四周都是有手执着刀枪的兵士、衙役等武装力量保护的,避免生乱。

    赵皓自然也去过,那些灾民原本饿得心慌,闹腾的很,但是一旦有了希望,便十分安静,规规矩矩的等候着,一个个面有菜色,神色凄惶,默默不语。

    领了粥粮之后。不断的道谢着,那种感恩戴德的心情令赵皓心头十分难受。

    不顾众人的劝说,赵皓坚持去了一趟最近的重病区,他和随行人员都带着口罩,手上过着白布手套,在重病区一个个施粥放粮。

    那些重兵的灾民,端着粥碗的时候,双手都在打颤,甚至直接躺在地铺上喝粥。其实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重病,无非只是病毒感染、重感冒,但是若不得好转,恐怕也撑不了几天就会没命。

    见到那些奄奄一息的重病灾民,更令赵皓觉得胸闷,于是便不动声色的施展命疗术,100功德值1点,虽然不能完全痊愈,但是那生病的灾民却突然觉得全身暖流涌动,病情瞬间恢复了许多,可怜那些灾民还以为是喝上了热腾腾的粥把病治好了。

    当然,赵皓自然不需要他们对此感恩戴德,低调才是王道,让人知道自己有超能力,未必是好事,说不定就被拿去切片了。

    ……

    施粥放粮的第三日的早上,赵皓刚刚洗漱完毕,便有谢芸的贴身婢女前来相请,倒是令赵皓心存意外。

    每天过着优哉游哉的日子,又没娶妻纳妾,青楼妓寨那地方自穿越以来就没去过,所以赵皓每天睡得挺早的,起来自然也早……健康值已近70,那小兄弟每天早早一柱擎天将他唤醒,想起晚也晚不到哪里去。

    所以赵士盉夫妇一向没有催促的习惯,每天都在主厅耐心的等着宝贝儿子共用早餐,反正也等不了多久,甚至有时赵皓比他们还早。

    今日派人来请,却是因为江宁知府昨日派人来下了请帖,并在赵家的春风楼设宴相待,更奇怪的是还特意请赵公子同去。

    赵士盉虽然是宗亲,但是毕竟只是个从五品的寄禄官,而且王汉之却是正四品的实权差遣官员,所以对于王汉之的邀请,自然不会过于怠慢,他原本就是个低调的人。

    主厅内,赵士盉和谢芸正在议论着知府大人相请的用意。

    赵士盉微微叹道:“恐怕又是钱粮差遣的事情,上十万的灾民,就算一日只吃两顿,一日也要四百石,府库中的三千余石存粮用不了几日便要吃完了。”

    谢芸愤然道:“上头那群蛀虫,把朝廷赈济灾情的钱粮又层层盘剥了,整个江宁府,居然只有两万贯钱粮。”

    两人的声音并不大,就算再气愤,但是宗亲的身份注定只能言辞低调,稍有不慎,被好事者告到京城里去,闹不好吃不了兜着走。

    见得赵皓到来,夫妻俩便停止了讨论,开始用餐。

    “你与王知府相熟乎?”

    谢芸对王汉之点名邀请赵皓一事很是不解,毕竟钱粮差遣这事,赵士盉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一家之主,实权人物也是她自己,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要叫上赵皓。

    “或许,是因为孩儿长得太俊吧。”赵皓也是满头雾水。

    谢芸敲了一下他的头,没有再寻根问底。

    也许,是赵皓在王府招亲之中大放异彩,引起了王汉之的注意吧。

    ……

    春风楼,由郑家转入赵家门下,生意较之往日更为火爆,只是今日的五楼,被王汉之包了下来。

    大堂之内,江宁城内的大家、富商、名流……济济一堂。

    精美的美食,珍贵的二十年陈的女儿红,优雅的乐声,还有几个头牌姑娘前来献艺助兴,接待的规格极高。

    甚至,在那东南角,有一幕丝幔垂挂——王知府竟然请动了梅林居士前来献艺。

    只是,今日前来的权贵富豪们,却大都心不在焉,只有梅林居士奏琴的时候,才屏声静气的倾耳倾听,其余时间都是在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宴会虽丰盛,却非好宴,今日知府大人邀请前来,怕是要大大放血的。虽然说每年灾荒,都会如此,但是今年的灾情更为猛烈,涌往江宁的灾民越来越多,已经突破十万之数,接下来恐怕更多,十余万等着吃饭的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能填满的。

    尤其是那粮价一天比一天上涨,看看便要突破两贯一石,恐怕将来涨到三贯,甚至五贯以上都有可能……

    捐多点吧,谁的钱都不是大水冲来的;少捐一点吧,又怕落了后,折了面子。

    见得人员已来齐整,王汉之终于站了起来,开始了开场白。

    先是一番寒暄客套话,紧接着叙述了灾情,然后又把近日赈灾的情况一一叙说,尤其是钱粮的耗费状况说得极其细致,以免沾上贪污之嫌,最后终于说到了重点。

    重点就是,官府缺钱少粮,请诸位支持则个,留千古声名,积万世功德。

    王知府激情澎湃的说完之后,场内瞬间一片静寂,鸦雀无声,连原本在窃窃私语的,也正襟危坐起来,谁也不愿意第一个表态。

    主要原因有二:其一,今年的窟窿实在太大,不是一点点钱粮可以堵上的,谁也不敢轻易表态;其二,前几年的知府是蔡嶷,那是个拼了命攀上蔡京的主,也是个刮地三尺的主,大家对其颇为忌惮,但是今年以来,蔡嶷刚换了张庄不到三个月,又换上王汉之,人员频繁更换,王汉之又已老迈,大家的心思也活跃起来,不似去年那般敬畏和忌惮。

    冷场了足足两炷香的功夫,王汉之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尴尬起来。

    终于,这位江宁的父母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视线望向赵士盉那一桌,停留了下来。

    “赵官人,听闻令公子日行一善,乐善好施,不知此次……”

    赵士盉尚在愣神之中,赵皓却心头一跳,瞬间明白了王汉之邀请其来的用意。

    怪不得,今天来的都是老家伙,唯有本公子玉树临风,鹤立……他转向谢芸,露出征询的意思。

    王汉之的话其实是说给他听的,但是赵府能做主的却是谢芸,老实巴交的赵士盉只是名义上的家主。

    “这个家,迟早是你当家,你做主吧。”谢芸轻声说道,眼中充满鼓励的神色。

    赵皓又望向父亲,见得父亲也点了点头,心头突然莫名的暖烘烘的,当即挺身而起。

    “赵府既为宗亲,当为官府排忧解难,为哀哀生灵敬献绵薄之力,我赵府……”

    赵皓说到关键处,停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高声道,“愿出赈济钱粮两万贯!”

    话音刚落,大堂之内纷纷发出一阵惊叹声,全场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重生六零俏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