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叶秋深醉流年〕〔暗战〕〔抗战之最强兵王〕〔男人强大〕〔回到大唐当皇帝〕〔校花之至尊高手〕〔至尊剑皇〕〔拜见校长大人〕〔厉鬼的108种吃法〕〔超级锋暴〕〔重生都市高手〕〔六零俏军媳〕〔成了霸总的心尖宠〕〔巅峰官路〕〔错过世界遇见你〕〔至尊修罗〕〔美女总裁狂保镖〕〔护花强少在都市〕〔总裁的强婚蜜爱〕〔我在红楼修文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鬼仙妻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死
    第二天。

    在观星阁露了个脸后,晴天正打算回家思考中午做什么,雨天一大早就不见了,不知道去做什么,所以就她一个。

    家里的储粮充足,也不需要买些什么,快到家门时,晴天突然想起来,家里的盐用完了,于是急匆匆的去商店了。

    她这一走,让在她家等着的人有点郁闷。

    阿标,就是昨天跟叶舒浩交易的人,按照雇主的要求,他本来是打算用一封威胁信把人钓出来,谁知道来的是一个年轻人,为了不暴露,他只好把年轻人绑起来,让手下看好,自己带着几个人过来直接绑人。

    本来目标都要到家了,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掉头就走了,这让等了很久的阿标很是郁闷。

    过了一会,买完东西的晴天回来了,在她踏进家门时,阿标赶紧把人打晕,招呼自己的手下,把晴天带走。

    另一边,刘畅神奇的没有跟着猎人小队出去,而是待在了炼器院。

    他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收到一封挑战书,来自叶舒浩的。

    说实话,他不想理这个人,但上面说自己要是不过去,会后悔的。

    刘畅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觉得今天会有事发生,这是冥冥之中的感应。

    来到一间大型炼器室,叶舒浩在那里等着他。

    “你来了?”

    叶舒浩看见他,打了声招呼。

    刘畅觉得今天的叶舒浩非常奇怪,自从他被他教训了一顿后,平时见到他恨不得绕着走,从不会主动打招呼,今天竟然还给他下战书,真是奇怪!

    “你也别跟我长篇大论了,想比啥赶紧说?我赶时间”刘畅见他还想说什么,直接打断。

    叶舒浩有点郁闷,他的确还想扯点皮,因为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拖住刘畅,不让他发现晴天不见了,只要拖住了,等那人把晴天调教完,那刘畅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无济于事。

    “别这么着急嘛,见证人还没来”

    尽管很不想跟刘畅说话,但叶舒浩还是耐着性子跟刘畅说话。

    他才一说完,门就被人推开了,天长老和地长老一起走进来。

    叶舒浩噎了下,不应该呀,现在还有两刻钟才到时间,怎么他们这么快就来了?而且为什么地长老也来了?!

    叶舒浩告诉天长老的时间比告诉刘畅的要晚一些,这样可以再拖久一会。

    两个长老在上首坐下。

    地长老笑着说:“听说叶小子要和阿畅比试,老朽有点兴趣,所以不请自来,请各位见谅”

    叶舒浩心里咯噔一下,地长老一向对刘畅偏爱,要是他从中作梗怎么办?

    这样想着叶舒浩脸色有了点变化,刘畅看见了,虽然有点奇怪,但没说什么。

    天长老环顾四周,充满威严地说:“今天是叶舒浩和刘畅的比试之日,题目是五品灵器,时间到今天傍晚,这里放着的材料任意使用,不得作弊,你们可有什么疑问?”

    听见这个题目,在场的观众们哗然。

    “叶舒浩也太过分了吧,刘畅只是人部,五品灵器都达到进天部的标准了”

    “五品灵器,这不是为难人么!”

    “都快闭嘴吧,叶少看过来了”

    刘畅在挑战书上时已经看过这个题目了,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已经气炸了。

    地长老惊讶了下,脸色担忧的看着刘畅,这个题目有点为难人了。

    天长老看着两人又问了一遍:“你们有疑问么?”

    叶舒浩抱拳:“没有”

    刘畅想了想,也回答:“没有”

    五品,应该可以吧,他炼的器最高只有四品,努力一把应该可以上五品的。

    见刘畅没意见,天长老多看了他一眼。

    收回视线,天长老宣布:“比赛开始”

    叶舒浩率先在材料堆里挑着合适的材料,刘畅先把自己的炉子点了起来,然后就靠在一边思考着怎么才能提升品阶。

    叶舒浩都挑完了,抱着一堆材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刘畅才过去慢慢挑。

    看着剩下的各种品相一般的材料,刘畅不用想也知道,叶舒浩把好材料都拿走了,哪怕他用不到这么多。

    刘畅在里面翻了翻,还真找到几块叶舒浩没发现的好材料,加上其他的,刘畅也抱着一堆东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就在比试进行的时候,晴天这边。

    雨天被捆在地上,挣扎着。

    早上,他发现家门口的地上摆着一封信,打开来看了看,里面写的是各种威胁刘畅的话,还有些污言秽语。

    雨天很生气,按着信上的地址找了过去,谁知就被打晕了,醒来时已经被绑在了椅子上,因为挣扎,椅子不小心到地了。

    很快,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姐姐也被绑来了这里,也不知道那些混蛋做了什么,晴天昏迷不醒。

    接着,他看着那群人在地上画了个阵法,雨天不认识,但从布阵材料看是一个很邪恶的阵。

    他们把晴天放在了阵中间,雨天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被捆住手脚的他只能靠挣扎弄出的声响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他成功了,一个人注意到他。

    “小子,你给我安分点”那人踹了他一脚,雨天吃痛,整个人弓了起来。

    看来这样不行,得想办法让姐夫知道这件事。

    雨天仔细回想着自己会的手段,想起了一个自己很少用的法术。

    他不知道管不管用,但可以试一试。

    雨天睁开眼睛,紫色的天眼发出幽光,在场到底几人被吓了一跳,见雨天很快的闭上眼睛,几人也发现有什么事发生,刚刚踹过雨天的那个人又对他踹来了几脚。

    “叫你小子吓人”

    雨天努力抵挡着,心里希望刘畅能收到他刚才发过去的讯息。

    炼器室里。

    刘畅正把融好的液体倒进模具里,突然他浑身一颤,眼睛发出紫光,他看见令人生气的景象。

    只见在一个房间里,几人围着一个阵不知道在做什么,那个阵还散发诡异的气息,晴天在阵中间放着,双眼紧闭。

    接着景象消失,手上拿着的东西撒了一地,但他也不想管这个比试了。

    沉着脸,刘畅转身对着叶舒浩那边。

    台上,天长老和地长老也看到了刚才的事,刘畅双眼突然冒出紫光,接着他整个人就变的不对劲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地长老想询问一下,才叫了个名字,就看到刘畅突然暴起。

    刘畅飞起一腿,直接把叶舒浩踢进了墙里。

    在场观众都被这突然的变化打了个措手不及,两个长老也都站了起来。

    刘畅走过去,把人从墙里拽出来,杀气腾腾的。

    “叶舒浩你这个王八蛋!你对晴儿做了什么?!”

    刘畅在第七区的敌人就只有叶舒浩这一个,要是说跟他没关系,刘畅第一个不信。

    叶舒浩嘴角溢出血,他不知道刘畅是怎么知道了,但这个时候还是要抵赖一下。

    “咳,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呵呵”刘畅冷笑几声:“你还想抵赖是吧,那我直接带你过去看看”

    说着,刘畅捏碎了握在手中的戒指,这是他刚刚脱下来的。

    这是一枚附带了定向传送的戒指,他求墨瑶做的,他跟晴天一人一枚,当其中一个遇到危险时,捏碎戒指就能到另一个的身边。

    现在刚好可以排上用场。

    叶舒浩还没反应,就跟着刘畅一起传送走了。

    天长老和地长老面面相覩。

    地长老提议说:“空间波动还在,我们跟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天长老点点头,同意了,他也想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孙到底做了什么事。

    观众们一脸懵逼,这是怎么肥事?不是比试么?怎么突然间人就走了?

    天长老和地长老赶到的时候,刘畅已经把绑架晴天雨天的人给打的只剩一口气,而叶舒浩这个罪魁祸首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把雨天解开,刘畅检查了一下身上只是有些淤青,没多大问题。

    而晴天还在昏迷着,刘畅赶紧把人从阵里捞出来。

    地长老看到地上的这个阵,发出惊呼:“天哪,这是欲魔阵!”

    雨天好奇地问道:“什么是欲魔阵?”

    地长老看起来难以启齿:“就是让人心中只剩下情欲,这个阵一般是那些地方拿来调教女子的”

    雨天听完一脸气愤,走到叶舒浩身边对他拳打脚踢,刘畅更是生气,但这不是打叶舒浩的时候,他赶紧抱着晴天问地长老:“那晴儿没事吧?”

    地长老看了看晴天,把了把脉,说:“放心,阵法没完全成功,你这几天观察一下看看她的行为有没有什么变化,如果没有就证明她没事”

    刘畅点点头。

    那边。

    天长老就站在一边看着雨天打自己的侄孙,他已经了解到事情经过了,所以对于叶舒浩,他是充满失望的。

    本来因为他的炼器天赋,天长老对他还有点希望。

    谁知叶舒浩竟然做出了这种事!

    而且对方还是天机门的人,如果是普通门人还好说,但一个是天眼,下任天机门门主,一个是对方的姐姐,两个人都是不能惹的。

    摇了摇头,天长老不再看叶舒浩,转头看着天,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顾轻舟司行霈〕〔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地表最强狐狸精[快〕〔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