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冥妃大人万万岁〕〔天师降临:溺养鬼〕〔农女福妃,别太甜〕〔皇家宠婢〕〔将军娘子喜种田〕〔俗人小玩家〕〔重生影后:帝少,〕〔我是关陇老秦人〕〔王者荣耀:小青铜〕〔王者风暴〕〔田园辣妻萌包子〕〔从金黄市走出的训〕〔诱夫入怀:喵系萌〕〔明末抉择〕〔帝国第一宠婚:甜〕〔极道丹皇〕〔嫡妃重生,挚爱夫〕〔娇养小兽妃:七皇〕〔婚后宠爱:腹黑总〕〔海贼王之狂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鬼仙妻 第一百零二章 新的血色
    域外的时间已经过去半年,外面也过去了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里每天都有新人前来域外。

    魔虫之战已经开始了。

    域外已经对外开放,一些宗门也开始派弟子进入域外历练,还有一些自愿前来的散修。

    当然他们肯来是有原因的,除了守护大陆这个任务,更多的是为了功勋阁里的一个兑换物,成仙之战的参与资格,五万功勋点!

    那些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参加的人或多或少都是为这而来。

    生活在大陆另一端的妖族和魔族也派人来了,美名其曰为大陆做贡献。

    第四区作为进来域外后的第一个地方,每天都是来一波走一波,新人要在这里上三天课后才能派往其他区,选拔还是有的,只是方法简化了很多。

    因为资格者被分散在各个区,红晶猎人和墨瑶他们也一人一个区坐镇,沈言作为后补,那个人有事就去替换那个人的位置。

    所以沈言得以清闲,他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魔虫生活的区域晃荡,偶尔进一个区域基地补给。

    这半年以来他的修为提升到了金丹后期。

    封魂幡里的镇魂们普遍也提高了一两个小境界。魂一在为冲击道基中期做准备,魂二也快了,但还差些时日,魂三也在道基初期,其他魂还在魂元境。

    今天,一道风尘仆仆的身影进了第五区,是沈言,不过没人在意,因为过路的人大多是这种样子。

    第五区在七个区里实力排在第四,因为外面的人开始进来了,每个区都多了些人气,不想沈言他们刚来的时候,一个区里最多才百人,最少才几十人,偌大一个地方,街上一个人也没有。

    在域外杀魔虫大部分是以小队模式,每个小队的人身上除了一个猎人徽章外还会有一个明显的队徽,只有少部分是独自一人,这些人通常会被称为独行者,他们通常实力强大,性情不喜与人为伍。

    沈言来第五区是有事干的,除了补给,他还要把猎人徽章升到白银,每杀一只魔虫,徽章就会把一点魔虫的灵魂力吸走,当积攒到一定程度时,徽章就会闪烁提醒持有人该去升级徽章了。

    功勋阁的人很多,沈言排了一会才到他。

    “请问需要些什么帮助?”

    “帮我升级徽章”沈言拿出自己的那枚青铜徽章放在台上。

    “好的”

    柜台的工作人员有点惊讶,但还是保持微笑,结果徽章,在特殊的仪器上一扫,然后取出来一个白银徽章,同样在仪器上扫了扫。

    正要把新的白银徽章还给沈言,沈言说:“听说新的物品册出来了,给我来一本”

    “好的,请稍等”

    过了一会,工作人员扣除了一个功勋点后给了沈言一本新的物品册。

    除了新人那会儿是当做新人福利发下来,以后想要物品册是需要扣除功勋点的。

    离开柜台,沈言就在功勋阁里供人等候时休息的长椅上坐下。

    打开物品册,沈言浏览起来,他的功勋点基本没花多少,徽章里还储存着两千多。

    他在看一些炼器材料,灵荒已经抗议好久了,它不想在杀虫子了,一点也不符合它高贵的气质,最近已经罢工了好几回了,所以本来还想在拖拖的沈言只好着手准备升级血色了。

    功勋阁里真的什么都有,很多外面找不到的珍稀材料这里还能兑换,就是需要的功勋点多了些。

    翻了一会,沈言看中了几块矿石。

    蕴血玉,半透明的白色玉石,可是内里却有红色的玉髓像血液一样流动,兑换价格是八百七十功勋。

    深寒冰铁,有千年不散的寒气,来自深海中的寒铁,一千功勋。

    破障石,可以破开别人的护身屏障和结界,一千二百功勋。

    血色本是一把锋利嗜血的刀,刀身上刻有一个可以把敌人的气血反馈给主人的阵法,虽然随着沈言的境界提升,这个阵法没什么用,现在看到深寒冰铁和破障石,沈言打算把这个阵法改改。

    把深寒冰铁和破障石个各换了一对,沈言在第五区租了个炼器室。

    在一旁的石床上打坐一会,把身体调整到最佳,拿起一边放着的锻造锤试了试手感,沈言就把火炉点了起来。

    等炉热起来的时候,沈言把材料一件件拿出来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血色被最后拿出来,沈言轻抚了下刀身,微叹了口气,血色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情绪,震动了下。

    炉子已经热好,沈言没有犹豫,把血色扔了进去,在它即将化为一滩铁水时迅速的把其他材料投入,把铁水打入早就准备好的模子,冷却后,沈言开始捶打,为它塑形,塑完形,又拿起一旁的工具开始勾勒刀身上的阵法。

    灵荒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出,飘在一边,安静地看着。

    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为了打造一把新的灵荒,沈言在炼器室里足足呆了三天。

    随着阵法渐渐完善,新的血色周围出现了水滴,这些水滴充满寒气,是深寒冰铁的作用。

    沈言刻下最后一笔,血色身上光芒一闪,完成了。

    新的血色除了品阶变成了七阶外,外形跟原来的模样差不多,只是多了些许冰蓝色,除了更加锋利外还多了破障的功能。

    最主要的事血色现在自带了一个技能,沈言使用它的时候可以沟通空气中的冰雪元素。

    见血色完成了,灵荒凑过去打量着自己伙伴的新形象。

    血色身上的光芒还未完全散去,蓝色和红色交相辉映着。

    炼了三天的器,沈言累死了,让灵荒帮忙收拾东西,就在一旁睡了起来。

    灵荒:“”我只是一把刀!

    沈言睡了一天才起来,醒来后他才想起来血色还没开刃。

    看了看浑身散发着幽怨之气的灵荒,沈言也想起来自己睡前的那个无理的要求,但灵荒不愧是仙器,炼器室里被收拾的挺干净的。

    也不知道它怎么做到的。

    打量了一番新血色,沈言点点头,他很满意。

    “你的名字还是叫血色吧”沈言低声说。

    血色微颤一下,表示自己激动的心情。

    “灵荒,过来,试试么?”

    沈言突然这么说。

    灵荒一震,哈哈,我来了!

    激动的灵荒跟拿着血色的沈言比试起来。

    过了两招,看灵荒越打越兴奋,沈言赶紧制止了。

    “好了,够了,别把血色打坏了”

    灵荒一听,焉了。

    委屈巴巴jpg

    “走,我们去找只魔虫开刃”

    沈言说着要往炼器室外走,灵荒又兴奋起来,钻入沈言的眉心中。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乱伦大杂烩〕〔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