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独宠:纨绔异〕〔剑来〕〔国民小天后:军少〕〔倾世眷宠:王爷墙〕〔宝贝轻轻:总裁的〕〔去死吧〕〔重生之王牌军妻〕〔权宠之仵作医妃〕〔1号宠婚:军少追妻〕〔极品全能学生〕〔嫡女至上:太子,〕〔嫡女至上:太子魔〕〔国民女神:史上第〕〔庶女荣宠之路〕〔大明女推官〕〔快穿:我只想种田〕〔医痞农女:山里汉〕〔重生之美食厨神〕〔军婚如火〕〔药香农妇:军师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鬼仙妻 第十七章 出镜
    陈晓达回到家中,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妈妈,又看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爸爸,伸手摸了摸裤子上的口袋,里面放着两张符纸。

    大哥哥说,只要把符纸撕开,泡在水里让爸爸妈妈喝下去就可以了。而且大哥哥怕我失手还多给了一张,我一定不让哥哥姐姐失望。

    陈晓达悄悄地握了握拳头。

    只是我要怎么让爸爸妈妈喝下去呢?

    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陈晓达有点垂头丧气。突然,他鼻尖动了动,陈晓达闻到了厨房里饭菜的香味。他凑到门口,探出头,看着正在灶台上冒着热气的汤煲。

    大哥哥只说是水,那汤应该也可以。

    陈晓达心中有了计较。

    “开饭了”陈根达老婆喊了一声。

    坐在沙发上跟自己爸爸一起看电视的陈晓达“嗖”的一下跳下沙发,往厨房跑去,边跑边喊:“妈妈,我来帮你。”

    陈根达老婆有点诧异,但还是没有阻止。

    陈晓达站在汤煲旁边看看自己妈妈端菜出去了,赶紧掀开盖子,先给自己装了一碗汤放在一边,然后才拿出一张符纸,撕开。看着撕开到底符纸化成一道光华融进汤水里,陈晓达不由张大嘴巴,这太神奇了。

    接着,他又拿汤勺搅了几下,才把汤装好端出去。

    饭桌上,陈晓达端着自己的碗,并没有喝,而是从缝偷眼里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喝完了汤,连渣都不剩,他才放心喝自己的。

    饭后,陈根达夫妇两人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很困,嘱咐了陈晓达一番,就进房睡觉了。

    陈晓达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大哥哥说过,符纸的效力起来时会犯困,不过睡个半小时就醒了。不过,陈晓达不是很放心,偷偷看了眼在床上睡觉的父母,确定他们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就回到沙发上坐着,紧盯墙上的时钟。

    半小时怎么这么久!

    另一边,沈言和墨瑶两个人也没闲着,两人回到一开始进来的地方,这里既是入口也是出口。

    墨瑶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堆东西,开始布阵,一开始进来两个人还好说,但现在要五个人,那就要把出口扩大点,还要有防御力,争取多点时间。

    沈言在一旁戒备着,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久前还是人来人往的大街变得空无一人,大街上静悄悄的,好像要发生什么。

    突然,墨瑶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对沈言说:“阿言,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来了,你要做好准备。”

    沈言郑重的点点头,同时掏出一叠符纸戒备着。过了一会,沈言也感知到有什么东西正在高速往这边靠近。

    “嘭”

    一道黑影撞上了沈言临时布出来的防御罩,一点裂痕出现在防御罩上。

    待烟尘散去,一个像乞丐的诡异身影出现在两人眼前。

    “这是什么?”沈言惊呼出声,他以前根本都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眼前的乞丐,披头散发,看不出是男是女,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皮肤苍白的可怕,关节诡异的扭曲着,浑身散发着鬼气。

    听到沈言的声音,墨瑶抽空抬头看来一眼,有点不确定的说:

    “这好像是怨鬼和幻鬼的结合体。要是可以抓住,我倒要好好的研究下。”

    沈言无语的回头看了墨瑶一眼。

    鬼影好像是因为刚才装疼了,一直在防御罩外转来转去。

    沈言捏着符纸,打算一有不对就扔出去。

    鬼影好像有点不耐烦,开始拼命撞击防御罩,没几下,防御罩就撞碎了。沈言早有准备,手上的符纸一下就贴在对方脑门上。符纸开始燃烧起来,鬼影身上也燃起了火焰。

    这是烈火符。

    身上着火,鬼影本能地在地上打滚。

    这时,沈言手里掐了个诀,一道淡金色的半透明锁链从沈言手里飞出来。

    “锁魂诀”

    鬼影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墨瑶也布完阵,走到了鬼影身旁开始查看起来。

    沈言不怕鬼影突然暴起伤到墨瑶,锁链还握在他手里,而且能不能伤到还是两说,墨瑶是鬼仙,这个鬼影只是普通鬼,存在等阶上的压制,没看到鬼影的身体一直在发抖,根本不敢乱动。

    “奇怪”

    墨瑶查看了一下,眉头微皱。

    “真的好奇怪,这只鬼原来应该是只红衣怨鬼,然后不知被谁打散了,又不知是谁把它跟一只幻鬼融合了,但好像没融合成功,搞到现在又不像怨鬼又不像幻鬼,实力还大跌,连灵智都没剩多少,只剩本能。”

    就在墨瑶沉思的时候,地上的鬼影突然急剧抖动起来,然后化为一道黑光飞向天边。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两人都来不及阻止。

    “应该是它的主人把它召回去了。”墨瑶冷静的说。

    沈言把手上的诀散掉。

    远处传来了一阵跑步声。

    “哥哥姐姐,我们来了。”

    是陈根达一家,他们其实在沈言战斗时就到了,只是一直躲在附近,看到这边战斗结束才敢跑过来。

    陈根达看着沈言想打个招呼,他认出这是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沈言摆摆手阻止了。

    “先出去再说”

    陈根达连忙点头答应。

    墨瑶已经开启阵法,几人眼前出现一道白色的光门。

    墨瑶笑着对陈根达一家说:“你们先进去”

    待陈根达一家进去后,沈言和墨瑶两人才进去。

    两人进去后,光门消失,这个镜中世界也崩溃消散。

    现实世界已经过去了一夜,天蒙蒙亮。

    看着地上碎成成几片的镜子,陈根达转身想跟沈言下跪道谢。如果不是沈言他们的到来,自己还把里面当成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如果是上课期间,自己儿子不去上课了,学校一定会发现,但现在又是放假期间,如果不是沈言他们到来自己一家可能就死在里面了

    沈言赶紧阻止了陈根达。

    片刻之后,四人坐在了陈根达的客厅里,陈晓达毕竟还小,所以经过一阵安慰之后就进屋睡觉了。

    陈根达夫妇脸上都带着泪痕,一脸感激的看着沈言和墨瑶。

    “沈总,真是谢谢你,谢谢,恩,大恩不言谢,哎呀,我都不知道我要说啥了总之就是谢谢”陈根达语无伦次的说着。

    “你也不用这么激动,你是我的员工,我的员工出了这么大事,我是一定要救的,不过这件事不要说出去。”沈言原本笑着说,但说到后面就换成了严肃的语气。

    “一定一定”陈根达夫妇自是满口答应。

    沈言又说了些安慰的话,看两人都平静了些,墨瑶开口问:

    “那么,这面镜子是谁带回来的?”

    陈根达老婆弱弱地说:“这事怨我,这是我带回来的,我那天在旧货市场看到这面镜子,看着它那么精致,我就想买,问了价钱,发现不贵,我就赶紧买回来了。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都怪我贪小便宜。”说到后面的时候语气已经带上了哭腔。

    陈根达责怪地看着自己老婆。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我批准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你一定要回公司报道,陈江也是很担心你的。”

    觉得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沈言和墨瑶也打算告辞了。

    陈根达夫妇把两人送出门。

    沈言再次嘱咐:“你一定要记住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还有,因为你失踪了,你手下工人的工资可还欠着。”

    陈根达也是想起来这件事,连忙说:“等银行开门了,我第一时间就给他们送过去。”

    “好了,别送了,现在还有时间,你们好好休息吧”

    说完,沈言就和墨瑶走了。

    身后,陈根达夫妇一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才关门回屋。

    “沈总人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那你就更应该好好工作,别浪费了沈总对我们的大恩。”

    “恩,媳妇你说的对。”

    陈根达因为这件事发奋图强,竟然在后来也成为华阳集团一家公司的总经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