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独宠:纨绔异〕〔剑来〕〔国民小天后:军少〕〔倾世眷宠:王爷墙〕〔宝贝轻轻:总裁的〕〔去死吧〕〔重生之王牌军妻〕〔权宠之仵作医妃〕〔1号宠婚:军少追妻〕〔极品全能学生〕〔嫡女至上:太子,〕〔嫡女至上:太子魔〕〔国民女神:史上第〕〔庶女荣宠之路〕〔大明女推官〕〔快穿:我只想种田〕〔医痞农女:山里汉〕〔重生之美食厨神〕〔军婚如火〕〔药香农妇:军师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鬼仙妻 第七章 女尸与封印之地
    “阿诚”

    “阿诚,不要”

    “阿诚,不要去,你会死的”

    “!”沈言从梦中惊醒,自从把睡觉换成打坐以后,有多少年没做过这个梦了,梦中的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每次梦的内容都不一样,身份也不一样,这次的身份是一个即将上战场的将军。可是,梦里的那把女声却一直是一样的,不管自己的身份怎么变,她好像总可以找到自己,那个声音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婉转,一直让自己忘不掉。在沈言心里隐隐有种感觉,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自己非常重要的人,而且总有一天会重新遇见。

    沈言悄悄地爬起来,既然已经醒了,就去锻炼一下,反正也睡不着。

    等沈言锻炼完回来,众人也都醒了,正在吃早餐。

    “你去哪了,醒来后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出事了”王德杰好奇地问。

    “我去锻炼了一下,而且你出事我都不一定出事。”

    “哼”

    用完餐后,众人把地腾了出来,然后沈言手里拿着一根不知道哪来的撬棍,天知道当拿到这根撬棍的时候他心里跑过了多少只草泥马,这东西到底是哪来的!这些人到底都带了些啥奇葩玩意在身上!

    沈言把棺材板四个角都撬松,然后往反方向推,胡强站在另一边拉,还别说,这块板还挺沉的。

    当沈言转身想看看棺材里面装的是什么的时候,一个黑影正往他这边到,什么情况,诈尸么?可是没感觉到尸气。

    等反应过来时,黑影已经靠在沈言身上,而且入手一片柔软,就像是活人的触感,对,就是活人的触感。沈言慢慢把“尸体”从自己身上挪开,这时其他人也反应过来,刚刚“尸体”往下掉的时候,吓坏了所有人,都以为被王德杰说中了。

    借着其他人手电筒的光,沈言看清了“尸体”的真面目,这是具“女尸”,长得眉清目秀,不算是倾城倾国,但却是典型的东方美人,有一种温婉的气质。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具“尸体”!为什么长得跟活人一样,如果不是没有呼吸,心跳,身上也没有温度,这简直就是一个活人!

    夏娇娇惊呼:“天哪,这是”

    李毅:“如果不是看着尸体从棺材里出来,我都不信这是一个死了千年的人。”

    众人纷纷点头。

    胡兰在地上铺了一块布,让沈言可以把“女尸”放下。沈言把她放下后才发现她身上穿的并不是衣服,而是布,有点像裹尸布,但沈言认出这是符文布,因为上面有一些不是很清楚的咒文,不过,他从来不知道这还能用来裹尸。

    看着这具“尸体”,沈言有点入迷,心中生出了一种想亲一口的想法,沈言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坏了。

    想了想,沈言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女尸”身上,然后,去看另一边的进展。都在另一边的众人,谁都没发现这具“尸体”的眼皮动了动。

    刘权博:“我敲了敲,这后面的确是空心的,可是我还没找到机关来打开它。”

    沈言看了眼正在讨论的众人,然后默默地走到棺材前,众人的谈论声渐渐停止,看着沈言,想看看他要用什么方法打开。

    沈言深吸口气,抬脚,踹。

    简单粗暴!

    众人:“!!”

    “你你你,在干什么?”刘权博气的胡子都歪了,这个有大好研究价值的棺材就这么被毁了。

    “可是,老师,这的确也是个打开方式,都已经可以看到后面了。”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是王德杰。

    刘权博一声大吼“你竟然帮他讲话,一边待着去。”王德杰无故躺枪。

    “呜呜”我说的有什么不对么。

    李毅来到角落拍拍王德杰的肩,你说的对但你不应该这时候说出来,沈言也上前拍了拍。

    “嗷”我要咬死你,害我被老师骂。

    反正都已经坏了,胡强把口子又撞大了些,又把碎屑清理到一边,方便通行。

    沈言是第一个钻过来的,钻过来后,他眯了眯眼睛,这边的空间竟然有光,这是一个宽敞的洞穴,洞顶上镶嵌着一个巨大的夜明珠,洞壁上也镶着一些夜明珠,给整个空间提供了充足的光线。

    其他人过来后也看见了这里的状况,接连发出赞叹。

    洞穴中间是一个巨大的祭坛,祭坛四周有四根通天的黑色石柱,石柱上布满了不明意义的花纹,锁链从石柱顶端延伸到祭坛中间,在那里困成了个球状,球体上还贴着符,不过大部分都失去效力,只剩几张还有些许力量在维持。

    沈言知道这里就是封印之地,他原本还觉得封印应该没怎么快被破掉,但真正看到这里的情况后,沈言深深地感到后悔。

    明明对古物有浓厚兴趣的刘权博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而是看向了沈言。他在某一次考古时就遇到过科学无法解释的事,墓里的兵佣突然复活,向考古队的人发出攻击,所幸的是沈言的师父不知道为何出现在那里救下了所有人,经历了这件事的人都把这件事深藏在心里,而那个地方也被封锁住了。

    从掉下这个地方开始,刘权博就知道自己这行人凶多吉少,能都活下去,那也算是沈言的本事。不过,当他转头看向沈言时,就知道情况很凶险,因为沈言满脸凝重。还没等刘权博问出声,意外发生了。

    胡强和胡兰突然从队伍里冲出去,直奔祭坛上的锁链球,速度快到沈言都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时,那个锁链球已经被切开,丝丝黑气从切口里面泄出。

    “砰,砰砰”锁链球里传出的心跳声从弱慢慢变强,还有兽吼声传出,在那无尽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酝酿而出,气氛十分压抑,空气中充满了暴虐血腥的气息。

    “都往我身边靠”沈言把所有人护在身后,然后掏出一叠符咒,在空中一抹,符咒一字排开,形成了一个淡金色的保护罩把所有人都罩住。

    所有人都被突然发生的变故吓住了,接着又看到沈言施展的这一手,更震惊了。

    “那是什么?”这个时候也只有王德杰这个家伙才能问的出这句话。

    “不是都看到大殿里的那些壁画了么?”

    “什么!这就是壁画里的那只九尾狐!”王德杰咽了一下口水。

    “应该就是了,看到壁画的时候我就应该阻止你们前进了,可是现在已经晚了。”沈言现在后悔的要死,祈祷自己的师父赶紧过来,他刚刚已经发出了求救符,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到。

    “那你怎么不制止我们呢?”张宇文朝沈言大吼,他已经吓坏了。

    “我说了,你们会信么”一句话让张宇文哑口无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才不信这世上是存在妖魔鬼怪的。

    “不过,没想到胡兰和胡强真的有问题,竟然是妖怪的内奸。”沈言在心里叫苦连连:“也不知道我的符能撑多久,今天怕是要栽在这,师父,你给我的是什么好差事啊”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