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双子星〕〔空姐的神医保镖〕〔直播之无敌西游〕〔朱门贵女守则〕〔月明当空照〕〔千宇仙寻〕〔外挂傍身的杂草〕〔武极狂神〕〔剑仙在上〕〔帝少养成:我是女〕〔傲娇总裁请别闹!〕〔残唐局〕〔重瞳传说〕〔重生豪门:嚣张女〕〔三界红包群〕〔偶像派演员〕〔吃掉那个收容物〕〔璀璨王牌〕〔还看今朝〕〔护夫有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骗婚总裁:独宠小娇妻 第276章 此去经年我只念你
    ,!

    “经年,走不动了。”

    她突然就在他的面前撒起娇来。

    陆经年侧眼看她,刚刚是谁在他面前说她不需要他抱,她体力好得可以跑三千米比赛。现在怎么……

    他有些不懂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

    苏念却因为他这个眼神,更赖皮了。

    小区人来人往的大道上,她也不管这些过往目光全都聚集在他们身上的行人了,她一转身双手就勾住了他的脖子,“老公,腿好软。腰好酸。抱我。”

    几乎她一说出口,陆经年就弯腰把她重新公主抱了起来。

    他一抱起她,路过他们那些本来应该是该向陆经年抛媚眼的女人,看她的目光瞬间变成了艳羡。

    她心里那股酸溜溜的感觉,也突然就消失了。

    两人到了车上,苏念还在琢磨那位早早就觊觎她老公的女邻居。她那么喜欢她的老公,她觉得自己一定要请她到家里来喝喝茶,聊聊天,和她谈谈她和她老公之间恩爱的感情故事,让她尽快地知难而退。

    不对,小区里那么多的女人,她防得了一个,防不了二个。

    她老公陆经年就算是眼里心里只有她一个人,但是她不敢肯定这些女人不会主动地扑向老公。尽管她很相信他,但男人都经受不住诱惑,特别是在处心积虑设置的诚下。她现在不防备,说不准她哪天不在,她的老公就被这些女人给勾走了。

    普通的一般小区实在危险了,他们还是棕她别墅吧。

    苏念乱糟糟的想了一大堆,她突然发现,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就因为别人多看了她的老公几眼,她又是要抱,又是要换住处。她什么时候在乎他,在乎到了如此的地步。

    “在想什么?”

    她一上车之后就在愣神,陆经年看了她好几眼,最后还是忍不住担心地问出了口。

    “在想搬家的事。”

    苏念脱口而出。

    “搬家?”

    “嗯。搬回你的别墅。应该说是搬到一个人少的地方。”

    “为什么要搬到一个人少的地方?”陆经年奇怪地看着自己一直发呆出神的小妻子,不解问。

    “刚刚出门的时候,我发现好多女人在对你抛媚眼。搬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那对你抛媚眼的女人立即会少很多。”苏念直接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一来她本身就这样想过,二来她也想探探他对这样事情的看法和想法。

    “好。你说什么就什么。”

    她本来以为他会说她多心了。

    没料到他直接同意了。

    “你同意了?”苏念开心地问。

    “老婆说什么就什么。你住在这里不开心,我们就搬。”

    他如此地顺着她,苏念说起话来也变得更加地直接了当,“我是因为小气吃醋不开心,你也纵着我?”

    “念念。”他嘴角上扬地叫着她的名字,“你吃醋不是小气!是你在乎我!你在乎我,我很开心!所以,就算我纵着你,我也乐意!”

    苏念突然有一种,她在他面前,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一下子就大胆起来,嘴里低低地念出了那几个字,“此去经年,我只念你!”

    这几个一从她的嘴里蹦出来,陆经年这个原本专注地看向前方,认真开车的帅气的男人目光突然就转向了她。那目光灼热得要烫人皮肤一样,“你怎么知道这句话?”

    苏念看他神情异常地激动,她以为她勾起了他过往尘封的往事。

    这样的往事,她真的不该提。

    但她既然已经任性大胆地说出口了,她就像把一直缠绕在她心里的这个结解开了,“不好意思,我是不小心翻你的书,看到的这段话。我还发现你的很多书里都有这段话。自从见了这句话之后,就算那是你过去的往事,我还是小气地像是心脏某根血管被这句话堵住了一样,非常非常地不舒服。”

    陆经年看她说话的样子委屈极了。

    他一担心就把车停在了路边。

    他并没有说话,而是侧身静静地看着她,耐心地等她把话说完。

    苏念说着,突然发现有人把车都停下来了。

    她以为说什么都不会错的她,最终还是碰触到了他的底线。她有些心虚地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陆经年沉默地等她继续,等了半天,却见她低着头委屈巴巴地不说话了。

    这个时候的她,他怎么越看越觉得像个孝。

    那种误解了他的意思,明知自己犯了错,又觉得委屈的孝。

    他注视她的黑眸越来越宠溺,他有着修长手指的大掌朝她伸过去,宠溺地揉了揉她柔软的黑发。他对她说话的声音是既温柔,又宠溺,“你能不能告诉我,那句话为什么会堵住你的心脏血管?”

    苏念委屈地咬咬嘴唇,“那个我就想问一问,里面的只念是不是‘关子怜’。关子怜,你爷爷一直想要你娶她的那个女人的名字。”

    “你不相信我?”他反问。

    苏念突然从他的语气你听出了一丝愠色,她抬起头来,看向他,发现他并没有生气。

    “我相信你。但是那两个字的音那么相同。你告诉我你不喜欢她,但是万一曾经的哪个时间点,你深爱过她呢?”

    都说女人容易多想,乱想,他现在算是领教了。

    可是她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只念”里面的“念”字,是她苏念的“念”呢?

    他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和他摊开来说的女人,也幸好她今天摊开来说了。试想如果她一直不能真正的理解这句话,把她私自认为的憋在心里成日里胡思乱想,早晚出事来着。

    “我从来没有对她动过心。‘只念’也并非是‘关子怜’。”

    他如此明确地回答她,她应该满意了吧。

    但他发现她依旧埋着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他继续耐着性子询问她,“怎么,你还有异议?”

    “嗯。”苏念手搅着她身前的包袋,“‘经年’是你,‘我只念你’的‘你’又是谁呢?”

    苏念问完了这个,她又想到他曾经对她说过的他一直在等他爱着的那个人的事情。她想着反正她现在该问的问了,不该问的也问了,他要生气也早生气了。她现在还不如一鼓作气,把她想要问的问题全部问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魔尊奶爸〕〔小祖宗,到我怀里〕〔冷王溺宠:呵,兔〕〔末日之魔种降临〕〔(穿书)陛下心尖〕〔我是大人物〕〔蜜爱深婚:简少的〕〔最佳女婿〕〔魔法异闻录〕〔万古至尊〕〔乱世婚宠:夫人要〕〔网游:BOSS设计师〕〔龙枭楚洛寒〕〔军阀溺爱:督军别〕〔娇妻甜如蜜:霸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