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无小事:山里汉子宠妻忙 第二百零八章 讨厌
    “知道讨厌一个人的表现吗?”云景仔仔细细的看着苏沫,他能够看得出来她很紧张。

    “讨厌一个人,会对她冷漠,会无视她,会骂她,会恨不得她离得有多远有多远,会对她极不耐烦……”

    苏沫的脸色越来越僵硬,他每说一条,他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心里面完完全全就只有一个念头:他果然是讨厌她的!

    苏沫好想哭!

    “最最重要的是,他不会牵她的手,不会跟她一起走,不会一直拉着她,不会……吻她!”

    话未说完,云景就低下了头,吻上了苏沫的唇,触上了那伤口,他轻轻舔了舔,这才稍稍离开她了些,薄唇凑到了她的耳畔。

    “你还觉得我是讨厌你吗?”

    苏沫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呆呆地看着云景一动不动。

    他左看右看,脸笑得有些僵,“云兄弟……没这么禽兽吧?”

    苏沫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想找揍?”

    “不想,当然不想!哎哎哎,别动气!大不了以后不带你出去喝酒!”王虎赶紧摆手,“不过我说弟妹,你该练练你那酒量了,酒量那么小,被人灌醉了岂不是任人宰割!”

    一说到任人宰割,王虎就凑近了苏沫,“昨晚是不是喝醉了任云兄弟宰割了?”

    苏沫一拳就挥了过去,已经有准备的王虎赶紧闪开。

    “得得得,算我多管闲事,不问了还不行吗?”

    他挡在自己面前,苏沫气的也不回屋了,拐了个弯去看她种下的药草。

    王虎啧啧两声,忍不住摇头,兴许是太无聊了,他蹲下来跟碧红搭起了讪。

    “碧红姑娘起的够早啊,怎么不多睡会儿?!”

    “王公子折煞奴婢了,您叫奴婢碧红好了!奴婢是一个丫鬟,主子起了,奴婢怎么可能还睡懒觉?”碧红头垂的低低的,对着王虎恭敬有礼。

    “这样啊!”王虎拍下大腿,恍然大悟一样,“有钱人都是这臭毛病!”

    “对了,你不是还有一个……”

    “王公子说南儿,她……生病了,在床上休息!”

    “哦!”王虎应了一声,点了点头,手拉起来正在洗的床单,手上沾了水,“这是云兄弟的?”

    “是!”碧红咬着唇,终于抬起了眼眸,“王公子,奴婢还要洗床单,您能不能……”

    “当然可以啦!”

    不等碧红说完,王虎就笑着应了一声,“哎呀碧红姑娘,你洗你洗,不用管我这个大老粗,我就是闲着没事儿,随便逛逛!”

    王虎嘿嘿地笑着,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只是他没有走,反而居高临下地看着碧红,“对了,碧红姑娘,你刚才说……咬了弟妹的人是很恨弟妹?”

    碧红脸色当即就白了。

    ……

    苏沫虽然一直有仔细照料过那些药种,不过因为云景的提醒,她并没有给它们异能,最多用异能跟它们沟通过。

    所以几天之后,它们也只是发芽了。

    看着那一个个的幼苗,苏沫有些发愁。

    这样长着,什么时候能够长大呢?

    云景从房间走了出去,见苏沫蹲在栅栏处发呆,他眸光深了深,抬步走了过去。

    “在看什么?”

    隔了那么一会儿,云景情绪就已经平复了下来,神色平淡无波,好像他们那几天闹的矛盾不存在一样。

    苏沫抬头看向云景,只觉得嘴巴又疼了起来,她嘴巴上那么大的伤口看起来格外的亮眼。

    她在想,到底要不要跟他说话?

    她这一犹豫,云景的目光就犀利了起来,而她的想法又太不懂得遮掩了,真真切切的被云景瞧了个清清楚楚,他眉目一压,转身拂袖而去。

    苏沫:“……”

    王虎从栅栏的另一处探出了头,手里还拿着刚揪出来的药草苗,对上苏沫黯下去的眼眸,他就啧啧摇头。

    “你说你刚才跟云兄弟装什么大?这下好了,他好不容易拉下脸一回,你还把他给惹恼了,不理你了吧?”

    苏沫好失望,抱着膝盖垂着小脑袋,“阿景是不是很不耐烦我?他不是不想我跟着他?”

    王虎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弄巧成拙了吧?

    “你说你傻不傻?云兄弟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要真讨厌你那根本就是当你这个人不存在,又怎么可能跟你……咳咳,我是说,反正云兄弟绝对不是讨厌你!”

    “那是什么?”苏沫心里一点自信都没有了!

    “呃……要不你亲自去问他?”王虎拍了拍手上的土,眼睛眨啊眨啊眨的。

    “我不问也会是这样!”苏沫脑袋垂得越来越低,看那样子像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会是哪儿样?”

    一声淡淡的问话传了过来,苏沫身体一僵,停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

    云景淡漠的目光看着她,抬步走了过去,一弯腰,拉着她的手将她扯了起来。

    苏沫不敢吭声,抿着唇看着云景。

    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完了……

    谁能告诉她,阿景什么时候在这里偷听的?

    “你觉得我是讨厌你?”云景声音沉沉的,不悦地反问,吓得苏沫赶紧摇头。

    王虎啧啧地看着他们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还翘起了二郎腿,“我说云兄弟,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情,让弟妹这么怕你?你可是不厚道啊?”

    “我厚不厚道你不用知道的!”云景拉紧了苏沫的手,将她的手牢牢的握在手心里,说完一转身,拉着苏沫就走。

    王虎下意识地想跟上去,已经半起了身,又原样坐了回去,叹着气摇着头,“我这好奇的个性什么时候能改呢?”

    “阿景,我刚才只是想想,不是,不是那个意思!”苏沫心里别提多忐忑了,“阿景,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好的!”

    “好到你害怕我?”云景冷嗤了一声,带着讥讽反问了回去。

    “没有,没有的!”苏沫赶紧摇头,他跨的步子太大,她只能小跑着跟在他后面,“阿景,我只是害怕你会生气!我没有害怕你!”

    云景用力地抿紧唇,推开房门,将苏沫拉了进去。

    “害怕我生气不是害怕?”云景冷笑着纠正她的逻辑,“阿沫,我之前有没有告诉过你,谎话说多了,会没信用的!”

    苏沫一怔,“我……没有想过对你说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