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村霸农女:傲娇夫〕〔三国帝王路〕〔玄道之门〕〔万古第一武帝〕〔白圭的商业帝国〕〔名门谋婚之宠妻无〕〔染指成夫:墨少的〕〔甜蜜军婚,兵王的〕〔工业之王〕〔无限婚契,枕上总〕〔黄天乱世〕〔杂烩饭摊〕〔重生八零盛世军婚〕〔末日夜叉恸〕〔诸天仗剑行〕〔重来之暖婚〕〔冰雪全能王〕〔我是高手〕〔异端教条〕〔炮灰女的生存法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无小事:山里汉子宠妻忙 第一百三十九章 出手治病
    苏沫嗅了嗅,发现空气中的香味是安神的,所以这人该是睡着了。

    “阿景!”苏沫瞅着看上去很是威严的老人挠了挠脸,他好像病的很严重。

    “这是我爷爷!”云景没有走近,只是站在进门处。

    “他……”苏沫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问什么,最后咕哝了一句:“会好的!”

    为什么觉得她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嗯!”云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不用多想,只是想带你来见见他!”

    呃呃呃?

    “阿景……”苏沫好纠结地扯着云景的袖子,她其实很想帮忙的。

    “先出去,有件事想告诉你!”云景握着苏沫的手,牵着她离开,苏沫张了张口,不过最终没有说什么,老老实实地跟了上去。

    挥退见他们出来想上前的暗卫,云景拉着苏沫进了另一个房间,苏沫看着布置的同样古色古香的房间眨巴眨巴眼睛,现在那个把房间照亮的东西走过去,从墙上拿了下来。

    竟然会发光!

    苏沫拿在手里左右翻着看,眼睛亮晶晶的。

    “这是夜明珠!”云景见她喜欢,眼里带着淡淡的笑,在他记忆里她好像除了吃,难得有喜欢的东西。

    “很好看!”苏沫点点头,称赞了一句,然后就将夜明珠放了回去。

    云景疑惑地挑眉,“怎么不拿着?”

    呃?

    苏沫同样迷惑地看过去,“它又不能吃!”

    她干嘛要拿?

    云景:“……”

    “阿景,你想告诉我什么?”苏沫走回去,仰着头看着他,乖的不行。

    云景失笑,“除了吃的,你那小脑袋瓜就不能想点别的?”

    “呃?”苏沫挠头。

    “算了!过来!”云景走到椅子上坐下,冲着她招了招手,苏沫立即挨着他坐。

    “你那次给我的药,救了我爷爷一命!”

    “什么?”苏沫一时没反应过来,话出口她又恍然大悟,“小狐狸给的药!”

    准确的来说是她搜刮过来的!

    “嗯!”云景晗了下首。

    当时镇南王的确是撑不住了,叫了御医过来也束手无策,云景自己也绝望了,怀里那瓶药意外掉了出来。

    他那时候记起来苏沫告诉他这药是保命的,就鬼使神差地给他爷爷喂了下去,哪儿曾想真的吊了他的命。

    而之后他当机立断设计了那出假死,若是还留京城,恐怕他爷爷的病一辈子也好不了。

    苏沫暗搓搓地准备明天就去把小狐狸找回来了,知道它手里的药很管用,却没想到这么管用!

    “那药应该是薛衍配的!”云景紧接着开口,让苏沫茫然地眨了眨眼。

    “薛衍,毒医双绝,人称神医!”提到薛衍,云景的眼眸深了深,“只是他性格怪癖,很少与人来往,唯一伴在他左右的的只有一只银狐,他曾称这个世界上他唯一毒不死的只要银狐,所以只有它才配陪在他左右!”

    苏沫嘴张的老大,“那只蠢狐狸?”不会吧?

    “银狐无毒不欢!灵气十足,世间少见!”

    苏沫怎么都要合不上了,她虽然见过小狐狸吃药材,可是它同样无肉不欢的好吗?

    确定说的是同一只狐狸吗?

    “那些药想来是它偷薛衍的!”就算是云景,也不得不赞一句,不愧是传说中的银狐,它的智力该是能跟小孩子相媲美,原来难怪他说什么它都能听懂的样子,竟是……真的能听懂。

    “它跑了!”苏沫弱弱地回了一句,早知道,她该搜刮它一次。

    “无妨!总会有办法的!”云景摸了摸苏沫的脑袋,像是在安抚受伤的小兽。

    “阿景……”苏沫再次弱弱地举起了手,又像是担心他生气一样,盯着他眼睛看。

    云景似笑非笑地瞅着她,她一旦这种表情,绝对是又闯了什么祸!

    这小破孩儿,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阿景……”苏沫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心里却在暗暗地叫苦:怎么阿景都不问她呢?

    “嗯?”云景轻轻应了声,给苏沫倒了一杯水,也给自己倒了杯,轻啜了一口。

    苏沫简直急得要上火,端起水,一口气给喝了。

    云景一勾唇,抬手就又给她倒了一杯。

    苏沫:“……”

    “阿景,其实,其实我也有办法……给你爷爷治病的!”

    云景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

    苏沫坐在温玉床上,看着在不远处站着的云景抿了抿唇,这才伸出了手,放在云景爷爷手腕上。

    云景看着苏沫那明显不是把脉的姿势,眉心蹙了下。

    苏沫运转起了异能,先在他体内探了一圈,待察觉到他体内也有阿景体内那置人虚弱的毒,她情不自禁张了张嘴,可恶,这些该死的坏人,不要被她揪到!

    好在阿景爷爷体内毒素只有一种,再加上这种是慢性毒药,算不得致命,阿景爷爷致命的还是身上的暗伤。

    苏沫吸了口气,木系异能缓缓地侵入他体内。

    “唔……”镇南王云诏似有所觉,呻吟出声,这一声让云景情不自禁地向前跨了一步,不过很快就止住了脚。

    苏沫闭着眼睛,正在专心致志地帮云景爷爷医治,其实比起云景来,他的病倒是好治,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耗费异能。

    随着时间的流逝,苏沫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这让云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他想打断,可是又害怕贸然开口会惊到她。

    又过了好一会儿,苏沫的手才拿开,眼睛也睁开了。

    云景立马上前,“感觉怎么样?”

    苏沫小脸白的像片纸,闻言眼睛一眨,虚弱的叫了一句:“阿景……”

    “我在!”

    “好累!”苏沫情不自禁地又咕哝了一句。

    云景伸手就把她抱住,哪儿里知道苏沫先一步栽了过来,他把她抱了个满怀。

    “有没有哪儿点不舒服?”

    “唔……好饿!”苏沫张口来了一句,可其实她也没有饿,只是异能使用过度很虚弱,只是她习惯在她不舒服的时候大吃一顿。

    “我让人送东西上来!”云景拍了拍怀里的苏沫,将她一把抱起来走了出去,“来人,送些吃的过来,另外请大夫过来!”

    “是!”有人领命下去。

    云景抱着苏沫回到了刚才去的房间。

    “阿景,我也好困!”苏沫打了个哈欠,焉焉地窝在云景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女主她有锦鲤运
  sitemap